各类专史
周文王问姜太公说:“文伐的方法有哪些?”姜太公说:“文伐的方法有十二种:一是,按照敌人的喜好,顺从他的志愿。这样,他就会滋长傲慢情绪,而去做邪恶的事情。如果我再因势利导,就一定能把他除掉。
百姓民心的向背就像流水一样,堵塞它就停止,放开它就流动,清静它就变清澈。唉!真是神奇啊!只有圣人才能看到它的发端,并进而推断出它的结果。
鸷鸟将要起飞攻击时,必定先收起翅膀低空飞行;猛兽将要搏斗时,必定先贴著耳朵伏在地上;圣贤将要行动时,必定先向人表示自己愚蠢和迟钝。现在的商朝,谣言四起,社会动乱不已,而商纣王却依然荒淫度日,这是商朝覆亡的征兆。
凡战之道:“用寡固,用众治。寡利烦,众利正。用众进止,用寡进退。众以合寡,则远裹而阙之。若分而迭击,寡以待众。若众疑之,则自用之。擅利,则释旗, 迎而反之。敌若众则相聚而受裹。敌若寡,若畏,则避之开之。”
凡战之道:“位欲严;政欲栗;力欲窕;气欲闲;心欲一。”
凡战:“定爵位,著功罪,收游士,申教诏,讯厥众,求厥技,方虑极物,变嫌推疑,养力索巧,因心之动。” 凡战:“固众,相利,治乱,进止,服正,成耻,约法,省罚。小罪乃杀;小罪胜,大罪因。”
天子之义,必纯取法天地,而观于先圣。士庶之义,必奉于父母,而正于君长。故虽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贵贱之伦经,使不相陵;德义不相逾;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司马法》是司马穰苴的理论集结。司马穰苴是春秋末年齐国的将军、大夫,也是一个军事家。齐景公时,由于相国晏婴的推荐,齐景公任为将军。出征时,齐景公指派庄贾为监军,庄贾一向骄横且阅军时迟到,不把军令放在眼里,司马穰苴为建立军中威信,依军法斩庄贾。
武王问:“两军相遇,敌人无法进攻我军,我军也无法进攻敌人。双方都有坚固的防守,谁都不愿先发起攻击,我军想要袭击他,但又没有有利的条件,该怎么办好呢?”
周文王问姜太公说:“奖赏是用来鼓励人的,惩罚是用来警惕人的,我想用奖赏一个人来鼓励百人,惩罚一个人以警诫大众,应该怎么做呢?”
周文王问姜太公说:“君王致力于举用贤能的人,可是却不能有实质的效果,社会日渐动乱,终导致国家陷于危难之中,请问这是什么原因呢?”
太公回答:“身为君王,应该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无才德的人,任用忠诚可靠的人,防止奸诈虚伪的小人。严禁暴动的行为,制止奢侈浪费的习俗。也就是说君王要警惕六贼和七害。
如果他遵照天地运行常理来治理天下,百姓就会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产生动乱。那么,天下纷争就必然随之兴起。圣人君子此时就悄悄的储备自己的能力与才华,等到时机成熟才公开进行征讨。
周文王问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国家呢?”
周文王问姜太公:“统理国家、治理百姓的一国之君,其所以失去国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么?”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养,把姜太公召来,当时太子姬发也在床边。周文王说:“啊!天将要放弃我的寿命了,周国的社稷大事就将要托付给您了。现在我很想听您说说至理明言,好让我明确的传给后代子孙啊。”
周文王问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礼应该是怎样的?”
文王问太公:“我想了解治国的基本道理,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使君王受到尊重,百姓得到安居?”太公答:“只要学会爱护百姓就足矣了。”
文王问太公说:“天下大局熙攘纷乱,有的时候强盛,有的时候衰弱,有的时候稳定,有的时候又很混乱,之所以会如此,到底是什么缘故?是因为在上位者贤能或不肖所致呢?还是因为有天命难违、大自然变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周文王好奇,上前询问:“先生您很喜欢钓鱼吗?”太公回答说:“我听说君子真正高兴是在于他心中怀着远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兴则是在于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钓鱼,与这个道理很类似,我并不是真正喜欢钓这个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