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兵书:《司马法》(3)

姜子牙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定爵

凡战:“定爵位,着功罪,收游士,申教诏,讯厥众,求厥技,方虑极物,变嫌推疑,养力索巧,因心之动。” 凡战:“固众,相利,治乱,进止,服正,成耻,约法,省罚。小罪乃杀;小罪胜,大罪因。”

顺天,阜财,怿众,利地,右兵,是谓五虑。顺天奉时,阜财因敌,怿众勉若,利地守隘险阻,右兵弓矢御,殳矛守,戈戟助。凡五兵五当,长以卫短,短以救长,迭战则久,皆战则强。见物与侔,是谓两之。 主固勉若,视敌而举。将心心也,众心心也,马牛车兵佚饱力也。教惟豫,战惟节。将军身也,卒支也,伍指拇也。 凡战,智也;斗,勇也;陈,巧也。用其所欲,行其所能,废其不欲不能,于敌反是。

凡战,有天,有财,有善。时日不迁,龟胜微行,是谓有天。众有,有因生美,是谓有财。人习陈利,极物以豫,是谓有善。人勉及任,是谓乐人。大军以固,多力 以烦,堪物简治,见物应卒,是谓行豫。轻车轻徒,弓矢固御,是谓大军。密,静,多内力,是谓固陈。因是进退,是谓多力。上暇人教,是谓烦陈。然有以职,是谓堪物。因是辨物,是谓简治。 称众,因地,因敌,令陈。攻,战,守,进,退,止,前后序,车徒因,是为战参。不服,不信,不和,怠,疑,厌,慑,枝柱,诎,顿,肆,崩,缓,是谓战患。 骄骄,慑慑,吟旷,虞惧,事悔,是谓毁折。大小,坚柔,参伍,众寡,凡两,是谓战权。

凡战:“间远,观迩,因时,因财,贵信,恶疑。作兵义,作事时,使人惠。见敌,静,见乱,暇,见危难,无忘其众。居国惠以信,在军广以武,刃上果以敏。居 国和,在军法,刃上察。居国见好,在军见方,刃上见信。

凡陈:“行惟疏,战惟密,兵惟杂。人教厚,静乃治,威利章。相守义,则人勉,虑多成,则人服。时中服,厥次治。物既章,目乃明。虑既定,心乃强。进退无疑, 见敌无谋。听诛,无谁其名,无变其旗。”

凡事,善则长,因古则行,誓作章,人乃强,灭厉祥。灭厉之道:“一曰义,被之以信,临之以强,成基,一天下之形,人莫不说,是谓兼用其人;一曰权,成其溢, 夺其好,我自其外,使自其内。” 一曰人;二曰正;三曰辞;四曰巧;五曰火;六曰水;七曰兵,是谓七政。荣,利,耻,死,是谓四守。容色积威,不过改意,凡此道也。唯仁有亲,有仁无信,反 败厥身。人人,正正,辞辞,火火。

凡战之道,既作其气,因发其政,假之以色,道之以辞,因惧而戒,因欲而事,蹈敌制地,以职命之,是谓战法。 凡人之形,由众之求,试以名行,必善行之。若行不行,身以将之,若行而行,因使勿忘,三乃成章。人生之宜谓之法。

凡治乱之道:“一曰仁;二曰信;三曰直;四曰一;五曰义;六曰变;七曰尊。”立法:“一曰受;二曰法;三曰立;四曰疾;五曰御其服;六曰等其色;七曰百官 无淫服。”

凡军,使法在己曰专,与下畏法曰法。军无小听,战无小利,日成行微,曰道。

凡战正不行则事专,不服则法,不相信则一。若怠则动之,若疑则变之,若人不信上,则行其不复。自古之政也。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子之义,必纯取法天地,而观于先圣。士庶之义,必奉于父母,而正于君长。故虽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贵贱之伦经,使不相陵;德义不相逾;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 《司马法》是司马穰苴的理论集结。司马穰苴是春秋末年齐国的将军、大夫,也是一个军事家。齐景公时,由于相国晏婴的推荐,齐景公任为将军。出征时,齐景公指派庄贾为监军,庄贾一向骄横且阅军时迟到,不把军令放在眼里,司马穰苴为建立军中威信,依军法斩庄贾。
  • 武王问:“两军相遇,敌人无法进攻我军,我军也无法进攻敌人。双方都有坚固的防守,谁都不愿先发起攻击,我军想要袭击他,但又没有有利的条件,该怎么办好呢?”
  • 人体“特异功能”是否存在?被打着“科学”旗号所否定的许多现象,是否真如那些为政治服务的“专家”们所述?中国人如何才能重新找回历史的真实、看清现实中的真相,何时才能找回对自己祖先、对中华五千年文明应有的敬重?
  • 元初七年,郡内长了棵灵芝,太守刘祗打算上报朝廷,询问唐檀的意见。唐檀回答说:“现在外戚强盛,天子之道微弱,这难道是吉祥的征兆吗?”刘祗就没有上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