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刘禹锡感怀 前度刘朗今独来

宋紫凤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文/宋紫凤

题记:刘禹锡,字梦得,唐代文学家,有“诗豪”之称。与柳宗元并称“刘柳”,与韦应物、白居易合称“三杰”。刘禹锡一生吟咏不倦,而他两次游玄都观,感慨题诗,则道出一段他对人生境遇的感怀。

独自兀坐在一个风日清和的春晨,突然想到那片桃林应是芳树婆娑的时节了,一时兴起,于是跨了匹老马,一路徜徉着往玄都观而去。

上次去那里还是在元和十年的时候,我被外放朗州整整十年,以为将老死远乡。想不到一朝得接恩旨,召我回京。才到长安,正值春辰,一路早见游人仕女络绎于途,竟是去玄都观赏桃花。说近年那观里来了一个道士,手植仙桃百本,每逢花时,天香烂漫,说的我也心动,于是乘兴一游,及至观中,果见一片深红浅白,髣拂绛云生兮。

玄都观里桃千树

移步观里,流连花下,正遇那道人浇水灌园。我前去与他行礼,又寒暄起来。我说我才从朗州任上得诏回京,当年走时,这观中还未有桃树,他却问我可是刘禹锡刘司马,我说正是。又说到当朝执事,他竟也颇知一二,我却不以为然,在我看来,这些新权贵不是依附宦官,就是结党营私,你来我往,走着过场。想到这里,一时兴起,索了笔墨,就一面粉壁上大书“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书罢投笔,心中畅快了许多。那道人看了我的诗,似有所想,但终究没说什么,我也就告辞而归。

说实话,虽然我经历十年外放,自以为磨炼许多,现在想来,还是气盛。所以,第二日这首诗便传遍朝野,不是因为写的好,而是被指为有怨怼之心。直到接到圣旨,知道自己被再贬播州,才想起那天道人看过我的诗后,欲言又止的神情。我想,这道人必是个湛破尘缘,知晓因果的有道之人吧。好在后来圣上念我老母年高,不能随去播州九死一生之地,最终将我改迁连州刺史,后又辗转数地,此一去又是十余年!

玄都重游观已空

一路想着,不觉已至玄都观前。观门关着,虽看不出破败,却也掩不住清冷,大概是因为这一路我竟未见到一个游人的缘故。我心下迟疑,却还是拾阶而上,拍门叫道:道长——,无人应声,门却原来是虚掩着的,一推便轻轻的开了。我举步迈入,却怔住在那里,在我眼前只有一片兔葵与燕麦在春风中动摇,而当年烂若晨霞的小桃林已荡然无复一树,我又转至后院寻了一回,那道士也不知所在。我望着窗棂上荏苒的游丝,春台上厚厚的积尘,我知道这观中早已无人打理了,想来那片桃林大概也随那道士羽化而去了。今者,故地重游,人物皆非,不觉一叹:“种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刘郎今独来”。

出了玄都观,依旧跨上那匹伴我多年风尘仆仆的老马,想我初离长安,这玄都观中无有桃树,我回来时,已是仙桃百本,我再来时,却又无复一树,嗟夫!人此一生何不如是!而我以此桑榆之年才明白这些,还是太愚钝了吧,不过,终比老死不悟还是要强得许多。想到这儿,当下转过马头,离了玄都观,骋目一望,前路诸天寥廓,蓝蔚苍苍,心中顿觉释然,竟不知身外更有人间世矣。 ◇

责任编辑:章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刘禹锡 《 陋 室 铭 》 山 不 在 高 , 有 仙 则 名 。 水 不 在 深 , 有 龙 则 灵 。 斯是 陋 室 , 唯 吾 德 馨 。 苔 痕 上 阶 绿 , 草 色 入 帘 青 。 谈 笑 有 鸿 儒 , 往 来 无 白 丁 。 可 以 调 素 琴 , 阅 金 经 。 无 丝 竹 之 乱 耳 , 无 案 牍 之 劳 形 。 南 阳 诸 葛 庐 , 西 蜀 子 云 亭 。 孔 子 云 : 何 陋 之 有 ?
  • 刘禹锡(公元772─842),字梦得,是与白居易同时的唐朝大诗人和文学家。他的诗通俗清新,精炼含蓄,善用比兴手法,多有弦外之音。他以《竹枝词》、《杨柳枝词》和《浪淘沙》为名的三组组诗,富有民歌特色,是唐诗中别开生面之作。他的《乌衣巷》、《石头城》和《柳枝词》是传世的精品,对后世的诗人和词人很有影响。
    刘禹锡一生生活不幸、仕途坎坷。他结婚九年后便丧妻,对他感情上的打击很大。[1]因参加王叔文集团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于公元805年从监查御史贬为朗州司马;十年后返京,再出为连州刺史;六年后转夔州刺史;三年后转和州刺史;两年后罢官还京,公元831年出苏州刺史;835年转同州刺史;一年后升为太子宾客,六年后去世。
  • 太子宾客刘禹锡任屯田员外郎。当时的政事稍有变化,好像在短时间内他就有飞黄腾达的希望。他知道有一位僧人极精术数。有一次,他在省衙里值夜,就把这位僧人请到省衙。刘禹锡刚想问僧人自己的命运怎样,忽然有人通报,说韦秀才在门外等候求见。刘禹锡不得已,只好让韦秀才进来相见,让僧人先坐在帘下等候。
  • 众所周知刘禹锡是唐代中期杰出的文学家、哲学家,但他还是一位通晓医药的大师,这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 柳宗元和刘禹锡是诗文方面互相欣赏的好朋友。唐代顺宗永贞年间,二人共同参与王叔文集团的政治改革。后来革新运动失败,柳宗元被贬职到邵州任刺史,赴任时还没走完一半路程,又被贬职到永州任司马。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音:读)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 刘禹锡,字梦得,唐代文学家,一生经历坎坷,后修习佛法,人生境界卓然不同,曾写下了传世名篇----《陋室铭》。
  • 自从魏文帝曹丕勾勒出了“文人相轻,自古皆然”的关系之后,“文人相轻”便成了文人间“正常”的关系。如果文人间相互尊重、相互敬慕,便越出了“自古皆然”的常规,在一般人看来反倒不正常的了。
  •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