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寓言:荆巫

作者:默安
中国寓言故事。(shutterstock)

中国寓言故事。(shutterstock)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

荆楚一带,盛行祭祀的风气,已经很久了。有一个巫师,在乡里颇有名气。起初,他为人祭祀,只是要求以平常的筵席款待。这样,他用歌舞来迎神送神,但祈求他治病的患者,都能够马上恢复健康,祈求年成好的农民,可以获得丰收。

后来,他为人祭祀,要人给他准备鲜肥的猪羊,喝满杯的美酒,但祈求治病的患者,反而死去。祈求年成好的农家,反而挨饥受饿。乡里人对此十分不满,但想不出这是什么原因?

正好有人议论起此事,说:“我过去曾到这个巫师家去玩,他家里没有什么令他牵挂 ,所以,为人祭祀时,诚意都全发自内心,神的福佑也就相应的降临;祭祀用过的物品,他也都散发给众人。后来,他家生养的子女多起来,衣食用度也需要得多一些。因此,他替人祭祀时,不能尽用内心的虔诚,而神灵也就不再来亲近、保佑了。敬神用过的祭品,也都被他拿回了家。这个巫师,并不是从前圣明、后来愚蠢,而是私欲牵挂于心,没有聚精会神的专注为人祈祷,心里总是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一个巫师祈神,也要用心精诚!何况其他的人呢!

【原文】

荆楚人淫祀者旧矣。有巫颇闻于乡闾,其初为人祀也,筵席寻常,歌迎舞将,祈疾者健起,祈岁者丰穰。其后为人祀也,羊猪鲜肥,清酤满卮,祈疾得死,祈岁得饥。里人忿焉,而思之未得。适有言者曰:“吾昔游其家也,其家无甚累。故为人祀,诚心罄乎中,而福亦应乎外,其胙必散之。其后男女蕃息焉,衣食广大焉。故为人祀,诚不得罄于中,而神亦不歆乎外,其胙且入其家。是人非前圣而后愚,盖牵于心而不暇及人耳。”以一巫用心尚尔,况异于是者乎?

(事据罗隐《谗书》)@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秦二世二年七月,赵高害死李斯后,自己做了中丞相,朝中的大权渐渐地全都落入他的手里。当时各地都爆发了农民起义,很多人起来反抗秦朝的暴政。本来这正是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刻,可是赵高却对秦二世说:“那些反贼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既然丞相赵高都说没事,所以秦二世依然像以前一样,终日沉迷于酒色。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陈胜,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农民起义的领袖,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胸怀大志、有勇有谋的人。在天下百姓“苦秦久矣”的时候,他振臂一呼,提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带领千千万万的贫苦百姓一起作战,誓要推翻暴秦的统治。可是他却在起义的第二年,就被手下给杀害了。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秦二世胡亥做了皇帝以后,宠信赵高,还任命他做了郎中令。升了官的赵高马上表现出一幅小人得志的模样,他一方面怂恿秦二世胡亥沉迷于酒色,另一方面排除异己,诛杀了很多和自己有过节的人,因此朝中上下都很恨赵高,很多人想杀他。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魏国有贤人徒师沼治理国政,市场上便没有囤积居奇、获取暴利的商人;有贤人郄辛治理阳城,连道路上的失物,都没人会捡拾占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为官,邻国有才德的君子纷纷前来求见。这三个贤人,就是魏国真正的宝物。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东汉末年,中原大乱,在北方却出现了两片乐土,成为士民百姓向往的地方。这就是公孙度所管辖的辽东郡,和田畴所治理的徐无山。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在荀灌一再询问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儿,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围到襄城去求援。可军士们都有气无力不敢出城, 看来只有坐待灭亡了。爹爹能不着急吗?”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有人让我们不费气力就能得到一座城,论起功劳是不是应该嘉赏他?不赏赐,是失信的行为;但若赏赐,岂不是嘉许一种不忠的行为。这样的赏赐绝对是错误的!不管是失信或是赏赐错误,对人民都有很坏的影响,假如这样做了,我们将来又能拿什么来教导人民呢?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楚文王重病将死,对大臣们说:管饶动不动就顶撞我,抗拒我,跟他在一 起非常不舒服,不见面也不会想念他,但我知道他真的是治国的人才,你们要赶紧找他入朝来,我要将政事交给他。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我听说圣明的天子,是把财富藏在四海之内的老百姓家里。这叫藏富于民。您藏富的地点不对,不发生天灾,也会发生人祸。现在没有发生人祸,只是发生了一点天灾:烧掉一个库房而已。这不是很幸运、很值得祝贺的吗!
  •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杜根说:我当时的确是九死一生啊!附近的朋友我也想到过,可是一旦暴露,灾祸就要临头,连累他人。我宁可死,也不愿意连累别人。宜城山中人烟稀少,牵扯不上任何人,忍耐十五年,是从长远打算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