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紅樓夢》之薛寶釵篇

清音
font print 人氣: 226
【字號】    
   標籤: tags:

寶釵是《紅樓夢》中的主要人物,她體態豐滿,品格端方,才德兼備,性格大度,是金陵四大家族之薛家的掌上明珠。在她冰冷的外表下,也藏著一顆火熱的心,比如,曾作過〈螃蟹詠〉諷刺貪官污吏。身上掛有一金鎖,刻著「不離不棄,芳齡永繼」八字,與賈寶玉隨身所載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壽恆昌」恰好是一對,因此有「金玉良姻」之說。由於雙方沒有共同的理想,寶玉又無法忘懷知音林黛玉,婚後不久即出家當和尚去了。薛寶釵只好獨守空閨,抱恨終身。

在蘅蕪苑,杜若、蘅蕪兩者都為香草的一種,使人想到楚辭「離騷經」裡屈原總是在身上戴滿香花。「只見許多異草,或有牽籐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嶺,或穿石腳,甚至垂簷繞柱,縈砌盤階,或如翠帶飄搖,或如金繩蟠屈,或實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氣馥」。薛寶釵住在蘅蕪苑,加之她的氣質使然,海棠詩社別號為蘅蕪君。

在大觀園清麗溫馨的抒情天地裡,林瀟湘薛蘅蕪,各以其風流蘊藉的資質才情俏然佇立於千紅萬艷之極致;融裊娜飄逸與含蓄溫柔為一體的「兼美」意象的設計,使得「任是無情也動人」的蘅蕪君,在這部懷金悼玉的《紅樓夢》裡,成為人們深深追憶的倩影。

寶釵的內涵與中庸之道

寶釵的修養體現在方方面面,人們普遍鄙夷的趙姨娘賈環母子,可她卻仍然持關照態度,她曾帶賈環玩耍,饋贈禮物,對此,一向被人瞧不起的趙姨娘由衷地喜歡,心想:「怨不得別人都說寶丫頭好,會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來,果然不錯,為他哥哥帶了多少東西來,他挨門送到,並不偏漏一處,也不露出誰薄誰厚,連我們這樣沒時運的,他都想到了。」此舉同王熙鳳對賈環的卑視,寶玉對賈環的疏淡,探春對賈環的冷峻,以及眾人常拿薛蟠與賈環相比較,均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這堪稱薛寶釵恪守「中庸之道」大放異彩的成功事例。

寶釵的能力和水平是多方面的,是一個多才多藝之人。當賈母命惜春畫大觀園時,惜春感到無從下手。寶釵對她講了一通繪畫「非離了肚子裡頭有些丘壑的,如何成畫」的高論以點撥惜春。寶釵的確精於此道,連畫具也較惜春諸人內行得多,其繪畫技術恐為惜春所不及。但由於寶釵輕易不願顯山露水,善藏機鋒,故而不曾當眾表演。在才華方面,她學識淵博,處處給人以穩重大方渾厚之感。即使她引經據典、改「綠玉」為「綠蠟」這樣奧僻之典也詮釋得天衣無縫。

《紅樓夢》中,最能顯示少男少女才華性情的莫過於作詩填詞。她所填的〈臨江仙.柳絮詞〉「白玉掌前春解舞,東風捲得均勻。蜂團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真正是不落俗套的佳作!

寶釵的「罕言寡語,人謂裝愚,隨分從時,自云守拙」的性格特徵歸結到一點便是儒家所倡導的中庸之道。寶釵出身豪富,天生麗質,聰敏穎慧,她對於中庸之道不僅理論上精通又能身體力行。所以在處理和應付各種矛盾的相互錯綜複雜關係中,充分展現出她那不卑不亢,禮讓周到,適可而止,說不得善,說不得惡;說不得賢,說不得愚的一位特殊社會背景下造就出來的典型人物。

情感特徵之「冷」與「潔」

寶釵的以理御情乃是她性格特點的本質體現,而「冷」才是她以理御情的外在表現形式。薛寶釵的「無情」的外在象徵物是「雪」和「冰」。薛家之「薛」,即冰雪之「雪」的諧音。十二釵正冊判詞云其「雪裡埋」有「晶瑩雪」,「冷美人」之美譽;寶玉眼中看到的是她「雪白」肌膚;她的房間給人的感覺是「雪洞一般」。寶玉在詩中喻她是「出浴太真冰作影」,她也自比是「冰雪招來露砌魂」。她吃的藥叫「冷香丸」,是用四種白花的花芯作的花料,埋在梨花樹下一梨花又是白色的,皆是潔淨之物。「冰」、「雪」的「冷」與「潔」,正象徵著寶釵的情感特徵的「冷」與「潔」。

在大觀園裡桃紅柳綠、燕妒鶯慚的春天裡,她不越雷池半步,將自己的情感悄悄掩藏在理智的硬殼裡,成了別人眼中的「動人」而又「無情」的「冷美人」。由此可見,寶釵的無情──冷峻理智的自我克制是她修養的結果。

從「金簪雪裡埋」的預示,當是賈家敗落之後,「飛鳥各投林」,薛寶釵無從生計,時在嚴冬之際,草草掩埋。遙望那年冬天,寶釵苦苦經營著處在崩潰邊緣的賈府,終於支撐不下,一位奇女子孤獨的離去,而這段「金玉姻緣」也給人們留下了無盡的感慨與思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圖片新聞:2月13日下午2時僑社慶祝除夕,大專聯合校友會邀請真愛家庭協會副會長蘇文安教授在僑教中心大禮堂講解:「紅樓夢」。
  • 看過《紅樓夢》的朋友一定對妙玉品茶的那段經典妙語印象深刻,「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了」,短短3句話卻勾畫出中國文人對品茶的一種聖潔情懷,以及茶在中國歷史上無可替代的文化地位。品茶除了要求茶葉好以外,還要講究泡茶的水、泡茶的技藝、盛茶的茶具、品茶的地點及一起品茶的對象,無論缺哪一樣都是遺憾。
  • 台灣國家國樂團今年樂季登場,「樂說紅樓夢」明天打頭陣,邀請國際知名花腔女高音吳碧霞獻藝,說唱「枉凝眉」、「葬花吟」等經典歌曲,詮釋紅樓夢的愛恨情愁。
  • (shown)《紅樓夢》第82回,襲人開導寶玉:「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貌不驚人的小丫頭口中也有千古真理…
  • 網上看到一則消息,央視玉樹賑災晚會主持人結尾說了句:讓我們下次賑災晚會再見吧!

    央視,該算是中共的喉舌吧,如此不吉利的話出喉,能不讓人心驚嗎。

  • 音樂詭異、光線黯淡、人影飄忽,拍得「神乎其神」的新《紅樓夢》一開播就被外界諷為「鬼片」,而身著暗色調且「飄著」離開人世的秦可卿更被封「最陰森」。對此,昨天《東方早報》記者採訪了秦可卿扮演者唐一菲,她覺得「陰森」是來自於「夢」的感覺。此外,她認為姚笛演的王熙鳳演得做作。
  • 善良、頑皮、細膩而熱愛生活,這是楊洋給出的關於賈寶玉的幾個關鍵詞,他也正是按照這樣的理解去演繹新《紅樓夢》中的成年寶玉的。現在距離新版《紅樓夢》殺青已經將近一年了,該劇正在十個地面頻道播出,而成年寶玉楊洋也登場亮相了,昨日,《成都商報》記者採訪了成年寶玉的扮演者楊洋。
  • 100萬字的整部《紅樓夢》彫刻在280塊形態各異的石頭上,最小的字所佔面積只有0.25平方毫米,相當於一粒米的六十五分之一。這是浙江嵊州人周麗菊的傑作。從小對微彫藝術的興趣,讓她堅持了幾十年,最終完成了這個常人難以想像的藝術工程。
  • 昨日,李少紅帶著演員於小彤(飾小寶玉)、蔣夢婕(飾黛玉)、李沁(飾小寶釵)和葉琳琅(飾劉姥姥)來到廣州,為新版《紅樓夢》宣傳。在發佈會前,李少紅接受了記者的專訪,但面對媒體的質疑,李少紅一直採用「游花園」的方式跟記者兜圈,給出的答案頗為「游離」
  • 7月11日,導演李少紅帶著新版《紅樓夢》劇組到長沙為電視劇播出造勢。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李少紅一臉微笑的道出了拍攝《紅樓夢》的個中辛酸,同時也對外界的一些質疑進行了解釋。她說自己對這部《紅樓夢》的心情是:「戰戰兢兢、懷著敬畏之心,用誠懇的態度拍攝。」並感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紅樓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