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文史
五代十國時期的平居晦遠行到了于闐,記錄了神話一般的于闐產玉的情景。那時的于闐盛產玉,多到什麼程度呢?人家叫撈玉,直接去河裡撈就行了,那裡的河就叫玉河。中原撈魚,于闐撈玉,聽起來像個童話,可這是真實的歷史。
天生一對佳人,卻因種種原因,彼此天各一方。愛情對於他們可遇不可求,只能眼睜睜地相思相望,但不能相親相愛。
一代國學大師林尹,他是章黃學派的主要傳人。在對日抗戰的前夕,他放棄教職親赴前線作戰數年,然而卻不幸遭捕。在獄中的他做絕命詩自況,感動了敵偽特務首領而得以脫險,他也因而被時人稱作當代的文天祥、史可法。
中國書法,是文字的藝術,是藝術的文字,漢字因書法而彰顯,書法因文字而高貴。傳統文化中非常重視道德、人品,尤其重視道德與行為的統一,提倡「德才兼備」,因此歷來就有「文如其人」、「字如其人」的說法。
唐朝詩人孟郊有一首名作《遊子吟》,流傳至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詩云:「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這首唐詩朗朗上口,流傳千載,經久不衰。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從古至今,世人對愛的祝福從未減弱,也從未停止。在沒有電子產品的年代,有些古人不僅情商高,智商更是了得,能把成串的中藥名編入詩中,向心儀的她(或他)表達愛慕之意,或者向至親好友表達祝福之情,這樣的情詩藥香飄飄,怡人悅心,很有治癒能力呢。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出自《孟子‧離婁上》,原文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舜不告而娶為無後也。君子以為猶告也。」
大家可能都聽說過孔子在陳絕糧的故事,其實在孔子適陳之前,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小故事。話說孔子帶著弟子們從衛國出發去陳國,在途中也遇到了一位儀態優美的採桑女。孔子見了她忍不住吟唱:「南枝窈窕北枝長。」採桑女對曰:「夫子行陳必絕糧。」
《世說新語》在品評東晉才女謝道韞時,用了一個簡潔傳神的詞彙——林下之風。但是仔細想來卻有了疑問,什麼樣的風韻能以林下譬喻,為何又要用林下風形容女子才情?山林清幽,人在其中自有一番脫俗出塵之氣,這倒讓人想起大名鼎鼎的竹林七賢。那麼,有沒有一片樹林,是古代女子的專場,演繹她們的高情遠致?
說起「藏拙」一詞的來歷,還和南朝「天上石麒麟」徐陵有關!徐陵出生於顯赫世家。正史記載,他出生之前,母親臧氏曾經夢到五色祥雲化成一隻鳳,降落在她的左肩上,醒來後生下徐陵。
仰望文學的天空,經典作品可謂是繁星滿天,所有的經典文學作品都離不開……
您是否曾遇到令你心動的美麗佳人?即使遇上了又當如何?陳思王曹植在洛水遇上了美麗的洛水之神,雖心生愛慕卻謹守禮法,女神為他的誠心所感動,為其而舞,寫下了一個美麗的故事。
劉備之義還在於三顧茅廬請諸葛亮。劉備兩顧茅廬反復見不著諸葛亮,備受各種心理、環境打擊,卻沒有絲毫怨言,一直苦等到次年春天後,選擇吉日,齋戒三日,薰沐更衣三顧茅廬,敬賢之真誠媲美與周文王請姜子牙。
翻開《詩經》,有一片美麗的星空。人們耳熟能詳的北斗星、啟明星、大火星、織女星、牽牛星等等,都能在《詩經》中找到蹤影。
岳飛寫這篇文章時,年僅25歲,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軍官,但位卑未敢忘憂國,在文章中,他縱論國家大事,顯示出對時局有較全面深入的了解。尤其可貴的是他敢於仗義直言,指斥權貴,正如古人云「忠肝義膽,流溢行間」。
漫漫長夜,寶釵是否想起,自己當年點的魯智深醉鬧五台山的那出戲,無意中成了寶玉出世思想的啟蒙。對於飛揚絕塵的生命,她像大多數人一樣,只有仰望的份兒,只當是離自己很遠的戲、神話而已,不料竟一戲成讖,如今寶玉也走了和魯智深一樣的人生結局。
《三國演義》開篇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亂世紛爭中,人們該何去何從?何為天道?什麼是行為標準?是從道德來劃分的。
在古時,一些修行有素的僧人,因德高望重,連君臨天下的帝王都欽佩不已。西遊故事中,唐僧奉太宗之命,前往西天求取真經。唐王親自贈賜紫金缽盂,教唐僧持此沿路化齋。所以紫金缽是唐僧珍愛的聖物,一直陪伴他走到西天。唐僧師徒風餐露宿走了14年,終於走到了雷音寺,見到了如來。
我以為李杜二家之足以並稱千古者,其真正的意義與價值之所在,原來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與耀目之光彩的一線相同之處,因此李杜二公,遂不僅成為了千古並稱的兩大詩人,而且更成為了同時並世的一雙知己。
昔日大戰十萬天兵,悟空都沒有掉過眼淚。這次,悟空為保唐僧,打殺了毛賊,唐僧憤怒地再次驅逐悟空。悟空飛到落伽山,在菩薩面前失聲痛哭。
現在有個詞叫再生人,即能記得自己前世,通過轉生再回世間的人。現代科學也發現:人死之後並沒有消失,會以另外的生命形式再次出現。這些都與中國傳統的輪迴觀不謀而合……
北平的菊花鍋子,以當時八大飯莊的「同和堂」做的最有名。據說總是點好酒精後才端上來,高湯一滾之後,茶房把料下鍋,再放菊花瓣,蓋上鍋一燜,立刻撤下去分成小碗給客人,因為幾味配菜都很嫩,怕客人操作,吃到的東西太老。
西遊記
《西遊記》第六十三回,悟空和八戒大鬧龍宮,打死了老龍。二郎神和梅山六兄弟協助悟空和八戒,剿除龍孫。二郎神的神犬汪的一口咬下了九頭蟲半腰裡的一個頭,九頭蟲負痛逃生。
唐僧師徒熄滅了燥火,顯現出清涼的本性,不僅提升了境界,闖過了難關,還加快了取經進程。你看他們趕路,猶如乘鸞跨鶴一般,不一日就走了八百里,而且還不覺得疲累,反而逍遙自在的向西走去,來到了祭賽國的地界。
鼓是中國傳統的打擊樂器,「鼓文化」是一種古老而神奇的藝術形式,文化內蘊極其深厚。作為一種傳播信息的工具,鼓具有祭祀、敬神、驅邪、樂舞、警示、戰爭等諸多作用,滲透入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影響廣泛而深遠。
破除色魔後,唐僧上馬直奔大路,向西前行,奔上了修行的大道。這一章回的結尾,小說作者吳承恩以詩句頌讚:「割斷塵緣離色相,推干金海悟禪心。」
古老的徽州,孕育了底蘊深厚的文化,其在建築、雕刻、繪畫、篆刻、盆景、理學、醫學等諸多方面都取得了驕人的成績,並流傳於後世。坐落在黃山腳下黟縣的「依山造屋、傍水結村」的西遞、宏村,是徽州古民居遺產的代表,其白牆青瓦和馬頭牆的建築模式,充滿了獨特的韻味,而其家家戶戶的中堂立柱上和書房中字體雋秀、朗朗上口、富有哲理的楹聯,更是讓人慨歎。
從小西天到大西天,需要穿過一條夾石衚衕。這衚衕名叫稀柿衕(音痛),在「七絕」山下,光山徑就有八百里。山上都是柿子樹,每年熟爛的柿子落到衚衕裡,爛果發酵發霉以後,這條路就成了極臭、極髒的污穢之路。
《西遊記》插圖
西行路上,唐僧見寺入寺,遇佛拜佛,內心著實虔誠。取經團隊穿越荊棘嶺,來到小西天地界,這回卻因唐僧執意要進小雷音寺,引出一樁禍事來。悟空到處搬救兵,可都被黃眉老怪用一口布袋收走了。最後,是誰為取經團隊解決了棘手的難題呢?
那麼,烏巢禪師的能力究竟有多高?即便悟空能翻江搗海,一個跟頭可翻十萬八千里,可是在禪師面前,仍舊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