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文史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是人們常說的一句古語,也是影視劇作常用的古典名句。這個名句的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
一部《西遊記》,包羅萬象,給世人帶來了許多歡樂。其中,作者吳承恩還採用了不少俗語,藉由悟空、八戒、沙僧、哪吒等人之口,講出的俗語,卻也詼諧風趣。
大同思想為中華傳統文化中固有之思想。《禮記·禮運篇》記載,孔子曾喟然而嘆道:「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1]。」孔子感嘆自己未能看到堯舜以上、三皇五帝時,「大道之行也」的大同之世;也未能看到禹、湯、文、武、成王、周公「三代之英」時,「大道既隱」的小康之治。
西元前251年,在趙國和秦國又同時發生了一件大事:趙國的平原君和秦國的昭襄王在這一年相繼去世。燕國趁機攻趙,被廉頗、樂毅擊退,並進而圍攻燕國。
西元前259年,秦國的六十萬大軍直驅邯鄲,沿途順道占領幾個城池,並沒有遇到什麼阻力,因為趙國的主力軍隊已在前年的長平戰役中折損,剩下的兵力勉強只能防守邯鄲。雖然守城的將士不多,但有善於防禦的廉頗坐鎮指揮,加上邯鄲在百年來的不斷建設後已是十分堅固、易守難攻,因此秦軍無法馬上攻下,只好把城包圍起來,這一圍就是二年。
一陣北風迎面撲來,吹醒了嵇康幾分酒意,他想他該去彈彈琴,那闋〈廣陵散〉,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彈完,雖然知音都在關山外,他還是要彈給他們聽的。
武靈王留下的基業,加上惠文王在位期間(西元前298~265年)出現了好幾位賢臣良將,國君知人善任,使趙國進入鼎盛時期。與此同時,原本在戰國七雄中勢力較強的齊、楚二國,此時皆因戰爭受創嚴重,國力大衰,遂使趙國因緣際會,成為能與秦國抗衡的六國之首。
西元前326年,趙肅侯死時,太子只有14歲。五國各派一萬兵馬來參加葬禮,意圖十分明顯,不過被年輕的趙雍成功化解。他在次年順利登基,就是著名的趙武靈王(西元前340~295年)。他在20年後推行的胡服騎射政策,讓趙國一躍成為戰國後期的強國。
邯鄲的成語典故,從神話時代就開始了。傳說女媧補天時,曾用過邯鄲西邊山區的石頭。邯鄲西邊的山區古時稱為邯山,山上滿是紫紅色的石頭,女媧煉五色石補天,其中紅色的石頭可能就是來自此處。
大清經過康雍乾盛世之後,至道光年間逐漸衰落。清朝內有天災兵禍,導致四海惶惶,百姓生計艱難。在此時局之下,洪秀全在廣西金田起義,登高力呼,群山響應,四方豪傑,聞風而起。短短幾年之間,太平天國囊括了中原半壁江山,為神州注入新的活力。
五代十國時期的平居晦遠行到了于闐,記錄了神話一般的于闐產玉的情景。那時的于闐盛產玉,多到什麼程度呢?人家叫撈玉,直接去河裡撈就行了,那裡的河就叫玉河。中原撈魚,于闐撈玉,聽起來像個童話,可這是真實的歷史。
天生一對佳人,卻因種種原因,彼此天各一方。愛情對於他們可遇不可求,只能眼睜睜地相思相望,但不能相親相愛。
一代國學大師林尹,他是章黃學派的主要傳人。在對日抗戰的前夕,他放棄教職親赴前線作戰數年,然而卻不幸遭捕。在獄中的他做絕命詩自況,感動了敵偽特務首領而得以脫險,他也因而被時人稱作當代的文天祥、史可法。
中國書法,是文字的藝術,是藝術的文字,漢字因書法而彰顯,書法因文字而高貴。傳統文化中非常重視道德、人品,尤其重視道德與行為的統一,提倡「德才兼備」,因此歷來就有「文如其人」、「字如其人」的說法。
唐朝詩人孟郊有一首名作《遊子吟》,流傳至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詩云:「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這首唐詩朗朗上口,流傳千載,經久不衰。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從古至今,世人對愛的祝福從未減弱,也從未停止。在沒有電子產品的年代,有些古人不僅情商高,智商更是了得,能把成串的中藥名編入詩中,向心儀的她(或他)表達愛慕之意,或者向至親好友表達祝福之情,這樣的情詩藥香飄飄,怡人悅心,很有治癒能力呢。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出自《孟子‧離婁上》,原文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舜不告而娶為無後也。君子以為猶告也。」
大家可能都聽說過孔子在陳絕糧的故事,其實在孔子適陳之前,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小故事。話說孔子帶著弟子們從衛國出發去陳國,在途中也遇到了一位儀態優美的採桑女。孔子見了她忍不住吟唱:「南枝窈窕北枝長。」採桑女對曰:「夫子行陳必絕糧。」
《世說新語》在品評東晉才女謝道韞時,用了一個簡潔傳神的詞彙——林下之風。但是仔細想來卻有了疑問,什麼樣的風韻能以林下譬喻,為何又要用林下風形容女子才情?山林清幽,人在其中自有一番脫俗出塵之氣,這倒讓人想起大名鼎鼎的竹林七賢。那麼,有沒有一片樹林,是古代女子的專場,演繹她們的高情遠致?
說起「藏拙」一詞的來歷,還和南朝「天上石麒麟」徐陵有關!徐陵出生於顯赫世家。正史記載,他出生之前,母親臧氏曾經夢到五色祥雲化成一隻鳳,降落在她的左肩上,醒來後生下徐陵。
仰望文學的天空,經典作品可謂是繁星滿天,所有的經典文學作品都離不開……
您是否曾遇到令你心動的美麗佳人?即使遇上了又當如何?陳思王曹植在洛水遇上了美麗的洛水之神,雖心生愛慕卻謹守禮法,女神為他的誠心所感動,為其而舞,寫下了一個美麗的故事。
劉備之義還在於三顧茅廬請諸葛亮。劉備兩顧茅廬反復見不著諸葛亮,備受各種心理、環境打擊,卻沒有絲毫怨言,一直苦等到次年春天後,選擇吉日,齋戒三日,薰沐更衣三顧茅廬,敬賢之真誠媲美與周文王請姜子牙。
翻開《詩經》,有一片美麗的星空。人們耳熟能詳的北斗星、啟明星、大火星、織女星、牽牛星等等,都能在《詩經》中找到蹤影。
岳飛寫這篇文章時,年僅25歲,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軍官,但位卑未敢忘憂國,在文章中,他縱論國家大事,顯示出對時局有較全面深入的了解。尤其可貴的是他敢於仗義直言,指斥權貴,正如古人云「忠肝義膽,流溢行間」。
漫漫長夜,寶釵是否想起,自己當年點的魯智深醉鬧五台山的那出戲,無意中成了寶玉出世思想的啟蒙。對於飛揚絕塵的生命,她像大多數人一樣,只有仰望的份兒,只當是離自己很遠的戲、神話而已,不料竟一戲成讖,如今寶玉也走了和魯智深一樣的人生結局。
《三國演義》開篇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亂世紛爭中,人們該何去何從?何為天道?什麼是行為標準?是從道德來劃分的。
在古時,一些修行有素的僧人,因德高望重,連君臨天下的帝王都欽佩不已。西遊故事中,唐僧奉太宗之命,前往西天求取真經。唐王親自贈賜紫金缽盂,教唐僧持此沿路化齋。所以紫金缽是唐僧珍愛的聖物,一直陪伴他走到西天。唐僧師徒風餐露宿走了14年,終於走到了雷音寺,見到了如來。
我以為李杜二家之足以並稱千古者,其真正的意義與價值之所在,原來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與耀目之光彩的一線相同之處,因此李杜二公,遂不僅成為了千古並稱的兩大詩人,而且更成為了同時並世的一雙知己。
昔日大戰十萬天兵,悟空都沒有掉過眼淚。這次,悟空為保唐僧,打殺了毛賊,唐僧憤怒地再次驅逐悟空。悟空飛到落伽山,在菩薩面前失聲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