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隨筆
我以為當人生到了最後,假若有一雙可以這樣緊緊握住的手,或許死亡也就沒有那麼可怕。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是人們常說的一句古語,也是影視劇作常用的古典名句。這個名句的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
在西拉雅生活,不像大城市那樣,每個人都是籠子裡奔跑不停的倉鼠,人們傾聽大自然時序的聲音,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清楚地知道什麼時候要拿起鋤頭,也知道什麼時候休養生息。
台灣的生活美感是什麼?作者在西拉雅旅行,尋找到想要的答案。
茉莉之花不大,又只有素雅的白色,「冰葩淡不妝」,卻自有其清麗脫俗的美。常見的雙瓣茉莉花潔白瑩潤,宛如精緻的白玉小荷。
美國洛杉磯附近的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有6萬多居民,其中華裔占三分之二,是美國華裔比例最高的地方。而市內唯一可以舉辦大型活動的巴恩斯公園(Barnes Park),就成了自由民主人士和中共五毛歷次角力的戰場,所發...
又是不知不覺被瀟瀟灑灑的雨露帶到一個洗得幾近透明的清秋,又是月上中天、桂子飄香的時候。桂花是我國傳統名花之一,即使從她被始載於先秦典籍時算起,也與我們相伴近30個世紀了。
一部《西遊記》,包羅萬象,給世人帶來了許多歡樂。其中,作者吳承恩還採用了不少俗語,藉由悟空、八戒、沙僧、哪吒等人之口,講出的俗語,卻也詼諧風趣。
這茶香太迷人了,雖然我沒忘記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聳竹林搖下來一陣風,渾身涼爽,我舒了一口氣,點著頭致謝,將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輕輕推向那司茶人。
大同思想為中華傳統文化中固有之思想。《禮記·禮運篇》記載,孔子曾喟然而嘆道:「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1]。」孔子感嘆自己未能看到堯舜以上、三皇五帝時,「大道之行也」的大同之世;也未能看到禹、湯、文、武、成王、周公「三代之英」時,「大道既隱」的小康之治。
花 杯 下午茶
就在這安靜下來的時刻,我們聽見鳥囀鶯啼,春風拂過樹梢婆娑作響,這些來自山林的天籟其實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聲音淹沒了。
父親說,一過立春,十香菜便經常出現在老家的餐桌上,除夕的年夜飯更非得有一大盤不可,因為十香菜有「十全十美」的寓意。
西元前251年,在趙國和秦國又同時發生了一件大事:趙國的平原君和秦國的昭襄王在這一年相繼去世。燕國趁機攻趙,被廉頗、樂毅擊退,並進而圍攻燕國。
重溫昔日回憶,1998年櫻花季接近尾聲,聞名遐邇的竹子湖海芋季,假日遊客絡繹不絕。遍地盛開的海芋形如倒立的馬蹄,又如蓮花般生長在水中,而有「馬蹄蓮」的別稱,白色海芋的花語為純淨的愛,深情代表真誠簡單純潔高貴。
「讀冊讀冊越讀越氣。」當時似乎流行這句笑語,但出了社會後,才知道讀書的生活是多麼快樂。
西元前259年,秦國的六十萬大軍直驅邯鄲,沿途順道占領幾個城池,並沒有遇到什麼阻力,因為趙國的主力軍隊已在前年的長平戰役中折損,剩下的兵力勉強只能防守邯鄲。雖然守城的將士不多,但有善於防禦的廉頗坐鎮指揮,加上邯鄲在百年來的不斷建設後已是十分堅固、易守難攻,因此秦軍無法馬上攻下,只好把城包圍起來,這一圍就是二年。
八二三砲戰發生在民國47年8月23日,首先要表明,我是在八二三砲戰發生的那一年年底,才隨部隊換防,於料羅灣登陸,在金門駐過一整年的空軍高砲部隊通信兵之後,又因時限一到,換防回防台灣,幾個月後除役的。
一陣北風迎面撲來,吹醒了嵇康幾分酒意,他想他該去彈彈琴,那闋〈廣陵散〉,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彈完,雖然知音都在關山外,他還是要彈給他們聽的。
武靈王留下的基業,加上惠文王在位期間(西元前298~265年)出現了好幾位賢臣良將,國君知人善任,使趙國進入鼎盛時期。與此同時,原本在戰國七雄中勢力較強的齊、楚二國,此時皆因戰爭受創嚴重,國力大衰,遂使趙國因緣際會,成為能與秦國抗衡的六國之首。
筆墨迷宮中,書寫是跳脫現實生活的一帖良方。有詩有夢可以安放一方小小世界。
人終究是貪心的。想擁有,想獲得,卻不想失去,每到一個人生階段,那些想帶走的東西太多,捨去或拋棄的卻很少,畢竟心中圍繞的想法:留著總是有用。
這是一個日漸國際化的時代,人間由處處是鄉村,在幾十年間轉變為處處是城市。一個女學生生長於這樣的轉變中,因父親的關係,她是少數能從鄉村至遠洋留學的人,在那個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學習了一門古典學科。數年後,成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愛護她的先生,眾所周知,在她被排擠、被中傷、被妒嫉時,總能默默地在身後支持她,她在國際間小有名氣。
話說,在某個朝代、某個皇宮中,有個清秀美麗的大宮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讓她掌管宮中很多事情。她雖非國色天香(如果是這樣就不會只是宮女了),卻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宮庭倉庫的大總管。
「要不是高拉,我和我兒子活不到今天,這是毫無疑問的。」主人阿爾漢娜感恩告白。示意圖。(Konstantin Tronin/shutterstock)
好動成性的來吉送到鄉下後,對於沒有我們這一個家的來吉,感到實在既生疏又不習慣,很不自然!隔了一段時間,我們去了鄉下阿姨家看望牠,遠遠地看到我們走近,牠想掙脫首環與繩索,歡天喜地跳躍著想奔向前來,場景令人感動又傷感!
美國女籃界新生代潛力女球員海莉·范·麗思(Hailey Van Lith)在比賽中。(Marcelo Endelli/Getty Images)
我有時心不在焉當作耳旁風,有時倒也能靜下心津津有味聽她五花八門的看球心得。但讓我聽得哈哈大笑又心中若有所失的,只有那麼一次。
西元前326年,趙肅侯死時,太子只有14歲。五國各派一萬兵馬來參加葬禮,意圖十分明顯,不過被年輕的趙雍成功化解。他在次年順利登基,就是著名的趙武靈王(西元前340~295年)。他在20年後推行的胡服騎射政策,讓趙國一躍成為戰國後期的強國。
「來吉」是44年前來到我們家的一條斷了奶的黑小狗。那是由阿里山鄉(前稱為吳鳳鄉)的鄒族同事,從山地帶來給我的狗狗,費了好久時間才終於等到了牠;在辦公廳交給我,下班後帶回家;第二天,依照民間習俗回送他若干斤量的砂糖。
時隔多少年月,再次踏上那塊伴我成長的大地,寬闊的馬路早已取代了記憶中的羊腸小道,以往挺直的槐樹也蒼老消沉得不再開花,原保有純淨香氣的舊式平房建築,早不復見,取而代之,是那一座座聳立雄偉的辦公大廈。
上個週末,憑著報上一則含糊不清的賞花新聞,我和先生在不知地點和沒有地圖的情況下,開車往木柵附近山裡,尋一個杏花村。
如果沒有媽媽的陪伴和堅持,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下,我可能被成績壓垮,變成憤世嫉俗或叛逆的少女。她的教育方式,讓我更明白: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條可以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