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隨筆
父親寫的散文詩
這是我父親日記裡的文字 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來的散文詩 多年以後 我看著淚流不止 我的父親已經老得 像一個影子
心中的明燈——短文二篇
剛開始,經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頭睡著了,口水都會流出來。慢慢等他大一點,他會拉著我的手,自己走幾步。再大起來,他就喊著廣告詞,變換著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著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們欣賞龍山路華燈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賞著我們這一對母子。
散文:幹校棚友雜憶
朔風吹。1968年底,一輛「躍進」卡車把我們一批知青載到了南匯東海農場老九隊的海邊。 中港一帶的護塘東堤腳泥灘上,已經紮起了兩排蘆席為牆,稻草復頂的草棚,一排十間, 每間五張上下舖的雙人鐵床,住八個人,另一空床,上鋪堆放箱子行李,下舖放些面盆之類。
散文:春將至
兒時就經常老人們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時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節。兒時的記憶裡這季節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夥伴們穿著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樂的去滑冰的季節。而現在的天氣卻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驚奇、咋舌。
送別母親手記
我的媽媽有10個兄姐,她是老么,從小備受外婆與姐姐(4個姐姐)的疼愛。她的個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機靈古怪的,喜愛捉弄別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歡kitty貓,喜歡狗狗小動物。她早年從事美髮業,可能是因為這樣的薰陶,所以她對美感有著特殊的見解,服裝打扮都走一點可愛風,又不失體面。
傲立綻開的臺灣百合
蔡銀妹與周雅川夫婦共同在這座島嶼建立家園,讓外省軍人與客家政治受難者家庭結為秦晉。她為周家撐起一生一世的生命奮鬥過程,以及溫柔、勇敢而獨立的臺灣女性精神,如同臺灣百合的傲立綻開。蔡銀妹的故事,不僅是後人面對未來橫逆挑戰最好的典範,也必然是大時代裡臺灣族群融合最浪漫的傳奇。
記憶中的鯽魚乾
作者以修煉者的心態回憶起多年前父母因上訪遭遇迫害後家庭的經歷。
天涯咫尺
謝謝妳,臺北世紀合唱團最資深與最忠實的粉絲。從此,妳將永遠在觀眾席上缺席了,可是我仍要繼續為妳歌唱,我的生命是妳賦予的,人生是妳造就的,妳曾經把我搖在妳的懷裡,教導我怎麼認識這個世界。我要以音樂頌讚妳,妳在我的身體裡,在我的歌聲裡,在我的快樂與悲傷裡。
考試作文如何獲得高分
作文可以綜合體現考生的寫作能力,文學水平和心胸才智。過去的科舉制度,最重要的環節就是作文。在現在的語文考試中,作文也是占據很大的分量。大家都很重視作文,可是有些同學的寫作能力很強,卻總是很難得到高分。現在作文的命題不再生僻冷門,作文的評審也不在於強調辭藻的華麗,使用平實準確的詞語,也備受青睞。
冰花,冰天雪地的精靈
冬天,即使溫暖的室內,在靠近窗子的地方,還是有絲絲的冷意,寒暖交鋒,玻璃上,便會留下形態各異奇奇怪怪的花來。這些短時間內綻開的冰花,有的像奇峰怪石,有的像飛禽走獸,有的又像奔跑的巨人;有的則似菊非菊,似蓮非蓮,看似這個,又像那個……這些窗上的冰花,一身素白,笑對冬天的肅殺,一身傲然之氣,它們簡直就像冬天裡的精靈
看火車的日子
火車跑得很快,時光跟著在大地奔馳,男孫小恩要上大學了,望著桌上的小火車模型,又回憶起小恩小時候的情形。
新年隨想
時間真快啊,元旦即將到來,新的一年又將開始了。 此時的大陸,北方已經是冰雪覆蓋,北風呼嘯了。而南國的景象還宛如夏天一般,竹林、椰林、芭蕉林鬱鬱蔥蔥,鮮花遍地。
散文:冬日隨感
又是一個冬日,大雪已過,天卻未寒,只等此次風雨過後溫度驟降。想來學生時代,對冬日有著無盡的幻想與期待。也曾附庸風雅地在雪落之時泡一壺茶,嘆一聲「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也曾夜歸之時自詡為「柴門聞狗吠,風雪夜歸人」。想起曾經種種,不禁莞爾。
散文:守靈時刻
我最親愛的母親大人蔡麗瑛於昨夜飄然仙逝了。以她素來的康健體質,儘管已高壽,我們都理所當然以為她再活個五年當不是問題。前晚她還一如以往推著她可愛的助步車和我一起出門散步,經過家門還不想回家,又邀我一起去逛水果店和在外晚餐。可惜一切都太突然。
雲遊紅塵:碧水清清滌凡塵
楊柳青青,綠水悠悠。城中河穿過整個市區,蜿蜒向東南方向流去。河邊新修了綠化帶與人行步道,並在多處設置了些健身器材,這裡便成了中老年人健身的好場地。
雲遊紅塵:合歡園裡黃花開
合歡園坐落在南郊二環的路邊上,是一個小小的街邊公園。占地面積不大,園子裡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花樹,特別是臨街邊的迎春花、桃樹、雙瓣海棠、梨樹、丁香等,每當春天花開時,那真是姹紫嫣紅,分外妖嬈。現在雖已是秋末,樹上的花朵沒有了,但地上的菊花卻在黃澄澄地盛開著,金光燦爛,不是春光勝似春光。
雲遊紅塵:夕陽無限好
正是金秋十月,天高雲淡,陽光明媚。季節雖已過了寒露,但這幾年的天氣卻是極其的反常,本該是秋風送爽、黃葉飄零如蝶飛舞的季節,氣溫卻依舊徘徊在二十五、六度,樹上的綠葉仍然青翠欲滴,絲毫沒有深秋的味道。公園裡絲棉木已是碩果纍纍,一簇簇紅色的果實襯著碧綠的葉子,猶如秋之花,非常美麗、動人。
散文:生命從冬天開始
陽光傾瀉而下,若是沒有風,空氣暖暖的,讓人通體舒爽,使人想到造物主的恩賜,即便在嚴寒肆虐的日子。人和萬物何嘗失去他一刻的眷顧?
寒山寺隨筆
寒山寺位於蘇州市姑蘇區楓橋鎮,坐東朝西,面對古運河,在晨曦一抹或暮色蒼莽之時,於湖水岸邊聽得入耳的木鼓鐘聲不覺令人感嘆天地悠悠的懷古幽思,人人不由自主的吟唱唐代詩人張繼的千古大作《楓橋夜泊》
電影《消失的他》:萬物有裂痕,光從隙中生
新世紀影視最近推出的新片《消失的他》在網絡上討論得很熱鬧。看完之後,我也感觸良多。 影片講的是阿祥和薇薇這對甜蜜的校園小情侶在畢業後走向社會的一段愛情故事和人生經歷,兩人的不同選擇,揭示了現代年輕人在面對感情時是考慮現實利益還是遵循傳...
松街的故事之十九:講「聊齋」故事給我聽的范表舅
前言 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中國,只能用「兵荒馬亂」來形容,在浩劫中遭「骨肉離散」的家庭比比皆是。我這在台灣成長的第二代外省人,除了父母與我老哥之外,就沒有其他直系親屬在台。但父親方面的堂親,與母親那兒的表親倒是有好幾位,我的表舅范如仲就是...
散文短章:金秋
絢麗的秋天,浩大而奢華,令人迷戀,陶醉。此時,遍地的金黃,是對金秋最妙的詮釋。人們笑意盈盈,心靈也滿貯金子的色彩,怎麼能不開心呢?秋天是淬鍊金子的季節,也是在彰顯金子的純度,秋之神采,凝重而豐饒,讓你無時不被幸福所縈繞。
散文:行在秋風裡
水繞著山轉,路順著溪行,車子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疾馳。眺望遠處,山重水複,路好像到了盡頭,待到近前,豁然開朗,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散文:在回歸的路上
那年夏天,我們登上了海拔兩千公尺的拉拉山,說是避暑,其實另有目的,應該說有其寓意,只是大夥心照不宣。 我們的小巴士在北台灣的崇山峻嶺間盤旋,第一天就攀上了峰頂,大家站在布棚下迎著涼風,看著腳下支支杈杈蜿蜒的山路,身旁有人吐了口大氣說:「總算上來了。」我覺得,像經歷了一段曲折的過程。
韓亦言:其味無窮之「兮」字
兮,漢典的解釋是助詞,相當於「啊」:「表示感嘆的語氣」或者「表示讚歎、肯定的語氣」。但在實際的使用中,尤其是用在詩詞中,一個兮字所能表達的意思或所起的作用遠遠多於上述二點。本文簡單談談我個人使用的體會。
不死藥的神話,從嫦娥說起
藥能治病救人,藥能長生不老。人們對無病無災的福份嚮往,沈澱了一種持久的文化理念。古人對藥的崇信,引發出許多神話故事,讓我們來看看中國古代文化之中的“藥”的神話寓意吧。
隨風飄逝的炊煙(下)
眼前的河灘早已不是我記憶中的河灘。那片記憶中廣袤無邊的槐樹林早己被砍伐一空。那河岸邊開著雪白蘆花的蘆葦叢不見了,那長著硬邦邦蒲棒可敲木魚的浦芳草也沒有了,那有著紫紅穗子的秋芒也失去了她的芳影。長著甜甜草根的葉子像韭菜葉一樣的無處不在的間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隨風飄逝的炊煙(上)
村落雖然還是過去的名字,但早已經物不是,人非昨:過去的沙土路不見了,牆也不是處處可見青苔綠痕的夯土牆,街上、庭院沒有了枝繁葉茂的槐樹、榆樹、椿樹和婀娜飄逸的楊柳,更填平了用吱吱扭扭轆轤吊水的水井。房舍也不再是過去典型的一進、二進院落的四合院。
散文:月圓之夜
月,照進囚室。這裡原是堆放雜物的小倉庫,一扇窗的玻璃碎得七零八落,掛滿灰網。夜裡,驟起的風吹得身上冰涼。前兩天,悶熱的晚上,加上蚊蟲的叮咬,她根本就睡不著,轉眼間,就像換了季。
前言 十年前,我曾寫過一篇「服兵役的那一年」,詳細地交代了我那自覺「驕傲」,在花蓮與馬祖前線服兵役之經過,時間點大致是1968年的下半年,加上1969年的上半年。當時正值「八二三砲戰」十週年,兩岸局勢不寧靜,我在馬祖的服役地點是「白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