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歌曲
現代詩歌:懷念
我懷念第一個出現在世界上的人 那時候 人雙腳觸及大地,頭頂蒼天 雙腳和頭頂之間的橋梁 是心臟 那是德行護衛的地方
天地之間橫大篩 芸芸眾生法定裁 善惡已分人自選 真相送你好未來
冬日穿樓隙, 熙光洗腑憂。 開窗清氣入, 化水影牆流。
眼見陰謀得逞,心慌世界多災。 人間混亂費疑猜,末後常存無奈。
疫火重燃遍地燒, 南山朽木命枯焦。 紅朝焚毀紅龍滅, 得救新人福路遙!
萬世孤魂不得眠 西風東進百年前 無神進化人心變 共產幽靈地痞顛
【元曲大家】關漢卿如何「戲說」三國?
三國風雲,百年紛爭,是後世津津樂道的話題。它可入詩,吟唱那「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慷慨悲歌;它可入詞,彈奏那「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曠達情懷。它既是明辨博雅的《三國志》,躋身中華二十四正史;它也是盪氣迴腸的《三國演義》,成就明清小說的傳世奇書。
新詩:我願再次起舵揚帆-和妳
腦海蒙上一層濃霧 昨夜又被失眠輕撩 妳流在夢裡的淚珠 今晨猶在屋簷滴落
仕路頻遭貶謫,人生盡曉悲歡。 欲將衰體惜殘年,留取傷心一片。
末日瀕臨毀滅,佛恩救度回還。 洪揚大法正人間,真相慈悲勸善。
永恆的生命
啊 讓我是你的夏天 當夏季已經過去! 我也是你的音樂 當夜鷹 和黃鸝 — 沒了聲音!
正義遲來定會來, 良知月下莫徘徊。 劈開鐵幕看真相, 神佑川翁復上台!
守護自由人挺川, 人潮洶湧起驚瀾。 喊聲震碎強權夢, 民怨沸騰國會山。
台灣古典詩:冬遊福壽山
小春無畏朔風寒,福壽山登興未闌, 寂寂天池敷翡翠,森森松徑響琅玕;
左派陰推共產,紅魔滲透金錢。 潛摧正統許多年,小鬼人間作亂。
詩歌:梅征
梅披素雪戰冬寒 冰箭風刀腳下殘 冷意雖濃梅更豔 誓還春色滿人間
「真善忍」之感悟
真心 真意 真誠 真情 至真求真理 在謊言的沙漠上播種真理 真理的種子就會將沙漠變成綠洲
一生心與萬民同, 夙夜孜勞締造功。 率土恩承三德乂, 普天綺散八旗風。
奇文賞析:巴頓將軍詩《透過冥冥中的玻璃》
巴頓將軍(George Smith Patton, Jr.,1885-1945),二十世紀最傳奇的美國上將 ,以二戰歐洲戰場中的卓越戰績而聞名天下。巴頓將軍出生於軍事世家,他在戰事中有著天才般的直覺和創造力,與生俱來的非凡鬥志和勇氣……
麥立:大樹有情
天寒了 大地說 好冷 好冷噢 大樹一聽 不顧自己也抖嗦
天低雲黑山莊暗 人湧旗幡塞華城 兩院眾參聯席辯 幾時驢象混聲爭
浩氣英風撲面來, 因疑飛將下雲台。 九重紫氣驚龍矯, 一片丹心向日開。
新詩:無伴奏組曲
這小小的美麗島嶼 千萬年來佇立在婆娑之海 日日仰望著碧藍的蒼穹 唱著屬於自己的歌
反天狂撒旦, 驅獸壞人倫。 邪獸橫行處, 人皮不是人。
你是我的詩
給我一些字 我把它們組成詞 給我一些詞 我寫成句 給我一些句子 我就作成詩 給我一些詩 我就會找到 你
寂月獨臥九霄空 靜待世間斬赤龍 清風有意掀夜幕 多少痴人仍夢中
共處共存
何時學會欣賞 那些我們眼前的 生命的美麗? 蜻蜓 直升機般地飛來飛去 展示它的舞姿
知行存一性, 思想定人行。 神眼之中獸, 人皮附著靈。
小雪來, 大雪來, 窗外冬梅傲雪來, 炕頭謀未來。
風雨漂搖又一年 漏船一艘 惡浪連連 滿眼烽煙遍地愁 紅魔耍鬼 人不識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