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大觀
天堂夢(94)
農場當局用連壓帶騙等方法讓難右白天幹活,到了晚上還要挑燈夜戰,三個月後,農場用難右們的鮮血和生命,在不給任何報酬下,築起一條10里長的水渠,他們用卡車敲鑼打鼓到總場報喜領賞去了。
雞鳴曉月窯家墟(22)
沒書看沒學上的日子,少年的我有時手拿彈弓東瞅西瞄想打個什麼,有時握一把裝樹藤籽的竹筒槍到處串門約人,像獵人一樣的出征感;有時雙手插在褲袋裡,更像一隻離群覓食的鵝東張西望。
天堂夢(93)
北大荒的氣溫急劇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濕而室內只生著一隻小火爐,室內溫度在後半夜驟降到零下10度左右。這群書生平時缺乏鍛煉、體質差,而農場天天供應難右吃的只有窩窩頭和只有一點油花的白菜湯,因此嚴重缺乏營養。
天堂夢(92)
共產黨不僅用群眾鬥群眾的方法,叫他們對設定的「敵人」進行殘酷鬥爭,而且還要叫他們互鬥,自相殘殺。一些知識界的敗類過去一直當毛共的鷹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報應。
雞鳴曉月窯家墟(20)
有些緣,有些人是前定的,拿起、放下,聚、散,冥冥中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掌控我們生命鬧鐘每個階段的旋鈕……
天堂夢(91)
他要用權謀,有計畫的摧毀知識分子的靈魂、人格、自信、尊嚴,和社會普遍對這一群體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訓,對知識分子進行所謂思想改造,其實質是打壓陷害和折磨知識分子。
雞鳴曉月窯家墟(19)
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這麼小就懂得這不是道理的「道理」。成年人世界裡不平等的包袱,似乎由他們變著法子擲到我頭上來,這樣也許能尋找到他們心理上的平等。他們不像小孩,他們不是小孩——他們是一群長著小孩面相的心生皺紋的小老頭。
天堂夢(90)
為什麼共產黨一得政權,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開殺戮,像蘇俄東歐朝越柬等那樣,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共產黨信奉馬列主義、階級鬥爭。
雞鳴曉月窯家墟(18)
母親總會伸手到鋅皮管道邊角拍打拍打,以便震動藏在縫隙裡的米粒落入袋子中——米是珍貴的,大饑荒都過去十多年了,偶爾還是有鄰居到我家來借米借錢
天堂夢(89)
錢明麗珍想起戰火紛飛在前線和敵後的戰鬥年代,自已用頭顱和鮮血換來的新中國,竟是中國人民和自已的一個苦難的牢籠。它帶給中國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樂,而是鐵鍊枷鎖——共產黨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雞鳴曉月窯家墟(17)
眼裡盛滿夏夜篩落的點點繁星,一種隱祕的親暱寧靜感緩緩穿過我的臉頰、眉目、頭髮向院子四面游移,周圍一切事物都閉口不語
天堂夢(88)
據我接觸的幹部和人民群眾中瞭解,他們都認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們說出了心裡話。而毛澤東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惡反動。
雞鳴曉月窯家墟(16)
在工具的包圍下,父親用一生來走完這不過五步的距離。這些工具陪父親走完了作為工具的一生,他們彼此先後走進了天國。陪這樣一位慾望不多的忠厚長者度過無數的日落月升,如果工具們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是感恩且無憾的吧——他和它們都沒有虛度一生,各自沒有愧對上蒼安排在窯家墟相逢的命運。
天堂夢(87)
反右運動是共產黨建政後指鹿為馬,誣陷忠良,矛頭直指廣大人民群眾,破壞經濟規律、自然規律,破壞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毀中華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開始。
雞鳴曉月窯家墟(15)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修補、咬模、塑模、鑄牙、鑲牙…… 父親力圖以他的辛勞幫助四鄰八里的鄉親拖延歲月的磨損,在滿足人們與時間和生理聯手搏鬥的同時,父親結結實實地依這雷打不動的手藝,養活他的一大堆兒女。
天堂夢(86)
這幾年來肖澤利用共產黨的政治運動,已將對他構成直接威脅的人一個一個懲倒、關押和流放外地。
雞鳴曉月窯家墟(14)
縱是淘盡南渡水,難洗今日滿臉愧!半島颱風夾帶來的雨水裡,想必也有一些人間的淚吧。人們戒備著自然界的風暴,而對起於青萍之末,不分高殿草廬,以摧毀生靈為快意的心魔邪風,人們更多的時候忽略了它。
天堂夢(85)
肖澤回答說夫人啊,妳可不知道,凡在共產黨內做高官的,他們都是踏著人民和同伴們的鮮血屍體,經過一番爾虞我詐、你死我活的鬥爭爬上去的。
雞鳴曉月窯家墟(13)
農人們滿懷喜悅拎來花生、糙米和番薯答謝父親,詮釋土地的善良與秋風的厚道。那些樸實心靈煥發的色彩,加深他——一個鄉間牙醫的幸福感。
天堂夢(84)
肖澤說怕什麼,他是我的下屬,要吃飯、要做官都得靠我,妳看見沒有,一些老革命進了江南,哪個不在當陳世美,做殺妻滅子的勾當。
雞鳴曉月窯家墟(12)
鬥魚霸、分浮財的鬥爭運動左右了漁民們的日常生活,攪得人心躁動起來像洶湧的大海,分分鐘能吞掉人。魚叉子、梭鏢似乎調整功能不去叉海上大魚了,變為貧苦漁民威逼漁霸交出家財的武器。
天堂夢(83)
她在勞改農場受盡苦難,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真是長夜難眠,月亮星星作伴,淚水濕透枕頭,冤屈何時清白?
雞鳴曉月窯家墟(11)
天后宮雖說已被「破四舊」整得沒有神像、壁畫,沒有神閣、香案,但並不妨礙街坊老頭老太偷偷摸摸前來敬奉媽祖一杯酒水。
天堂夢(82)
她蠻以為打倒地主農民分到了土地,翻了身,農村一定是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誰知今日一見,竟是滿目淒涼,桑樹矮小、桑葉枯黃、禾苗稀少、田野雜草叢生、房屋東倒西歪、門窗破破爛爛。
雞鳴曉月窯家墟(10)
她覺得這雨也像淋在啞姑娘的身上那樣讓她難過。她回家後攤開草藥來一摞摞曬乾。她構想著一個有聲的世界被她打開……
天堂夢(81)
他們和天空的月光、星光、燭光、狗叫、蟲子叫等交織在一起,好像是一個天然的哀樂團,他們為像明清那樣的被迫害死的千千萬萬無辜百姓,死得太慘而奏哀樂。
天堂夢(80)
三反剛過,1月26日,毛澤東又發出限期在全國開展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騙國家財產、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的反對資產階級猖狂進攻的五反運動,要求全國在2月上旬開始。
雞鳴曉月窯家墟(9)
兩間低矮漏雨的破瓦房,秋季一場暴風雨的肆虐下,坍塌一間,剩下一間,一個小院對著街道,沒有圍牆,舊瀝青紙棚頂下堆積著形形色色的廢品,像碉堡一樣嚴嚴實實地保護著她老人家。
雞鳴曉月窯家墟(8)
阿花成了振家心頭永遠的痛。街頭的一磚一石都承受過他暗夜嘭嘭嘭狂奔的痛,他的頭,他的身,他的心,他的腳,是一支膨脹的異常熱烈的導線,能向大地傳遞一切信息,卻無法通達杳無音信的阿花心靈了。
天堂夢(79)
他們在當地共產黨指揮下,重複延安整風老套,用大會圍、小會攻、車輪戰等幾十種刑罰逼供。被鬥者因受不了日日夜夜折磨,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