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大觀
蒞日。換了另一位助教陸集,其人不知日前之事,未有調換蘇伊,便令開始對弈。蘇伊好生氣惱,雙手抄袖。
窗外飛進一隻黃鸝,落於辛元手臂之上,婉轉鶯啼,動聽若水。辛元撫著黃鸝,道:「小黃鸝,你怎麼不說話?」那黃鸝似通人性,撲愣翅膀,落於窗棱之上。
琴棋書畫,瓊林四部,於雲海仙境之間,星野四分,築四座宮宇殿堂,分別作天音閣、乾坤闕、文書塔與丹青軒,拱衛中心鳳凰台,是為掌門所在。
景陽回返,仙苑佳景依舊,故人已逝,觸目淒涼。一言不發,親自走至鼓樓,敲鐘三聲,立於花庭柳樹之下。
景陽離開王城,一路向西南而去,到得一處。群山環繞,仙氣不絕。山峰聳入雲巔,蔚為壯觀。深提一口氣,躍上百丈高崖。崖頂景致風貌,不似人間。雲遊身側,亭台樓閣,一派超越塵世,仙家氣象。
昭雪心神哀極,十指滴血,抬眼婆娑,壯士血戰於前,心愈勇,志愈堅。莫少飛拼盡最後一絲餘力,誓死護衛,大義凜然,知死無懼。一眾兵士為其氣概所震懾,持刀愈顫,不敢上前。孫嚴芳大怒,令弓弩手,萬箭連放。
重陽佳節,王庭設宴,席間清冷,百官莫敢言聲,不知誰人下個就死。夜風入庭,人人噤若寒蟬,唯皇甫一人,言笑晏晏,舉杯豪飲,胸懷暢然。
王建中落戶舊金山 王建中甫出監牢,生計艰难,很快尋至山中。老T自無二話,慨然伸手相助。王建中的作品書中有畫,自成一體,我也曾見過兩幅。《泰山日出》寫得山川縱橫,蒼翠欲滴。《黃河》兩字,則波濤洶湧,彷彿馬上要從紙面呼嘯而出,濺人一頭一身...
話說玉林背負納蘭屍身,逃出城外,疾走十里。一路狂奔,氣力將近,步履不穩,腳腕一痛,跪地林間,納蘭屍身落於地上。
王庭。皇甫於摘星樓頂,負手憑欄,仰觀浩瀚星河,俯視萬家燈火。朱公公來報,詳言今日法場之事:「回稟王上,武平王……死了。」皇甫雙目微闔,起手扶住欄杆,心如滴血,眼若冰霜。
納蘭庭芳自領神機營騎兵,衝入戰團,為義軍開出一條血路。但見叛軍之中一人,髮髻散亂,正是昭雪,登時一愣,避開視線,對上永延雙眼:「王爺,當真衝冠一發為紅顏,世襲爵位、同袍兄弟,都可不要?!」
刑部。昭雪暫押大牢,鐸克齊連夜審訊。昭雪心思駭然,不言不語,一心求死。
納蘭手持永延奉上錦卷,按圖索驥。西山迂迴婉轉,多奇峰彎路,繞了大半天,鼻下隱隱可聞焦土味道,遂提步近前。只見一方山崖地下,空著偌大山谷。四面環山,密不透風,僅有小路通行。
清晨,昭雪甫醒,心下大驚:「昨日納蘭審問名冊之事……」即刻令紅纓更衣,回轉花園。秋菊清芳依舊,露珠點點,不改高潔。昭雪雙手撫著,一朵一朵翻找,卻是一無所獲,登時坐於石凳之上,不知所措。
轉眼半月已過,牡丹早落,獨留秋菊,不畏清寒。昭雪獨坐花園,目光凝然,若有所思。紅纓摘了鮮菊花泡酒,抬頭一看:「王爺吉祥!」
訴江大潮 聽聞老T的傳說 2012年,習近平上位,遂即習王聯手,雷霆反腐。活摘器官的幕後黑手周永康、薄熙來等一干貪官酷吏,如秋風落葉,一地狼藉,看似不可一世的龐然大物,彈指之間魂飛烟滅。 2015年,最高法提出有案必立,訴江一...
從前,有個男孩叫米羅,成天嫌日子很無聊。有一天,米羅回家後,在房裡收到一個很大的禮物,是一個能帶他到處遊玩的「神奇收費亭」!於是,他開始了一次驚險刺激的奇妙旅行……
「皇甫亦節,從來不是蕭世子之敵人——」臨終所言,蕭世子殞身於地,黃沙裹屍,秋風悲泣。皇甫持劍佇立,抹掉嘴角朱紅,心神鬆弛之際,突然掠過一絲落寞。
長江兩側,旌旗飄飄。江北,赤旗黑紋,雕鏤侯門圖騰;江南,藍旗白條,錦繡雲紋游鳳。兩岸對峙之間,大江東去,浩浩蕩蕩。
東廂臥房,床榻之前,一個小童來回踱步:「已經九九八十一天,不知師祖之方管用不管。」嘆了口氣,趴至床邊細瞧,但見其人雖有生息,但卻一動不動,如活死人般。
望風台焚香祭酒,祭奠遭侯門殺害的英雄俠士。夏末秋初,夜裡涼風襲人,宇文獨立望風台,久久不去。直至子時,方才回轉中堂。心憂俠士殞命,江湖大難,宇文收起摺扇,嘆了口氣。
先生的淚,一滴滴 無聲地流下 每當先生聽著那首生日祝福,目光飄渺,神遊物外,斜靠著椅背,以手托腮,眼角點點濡濕。我知道,先生又在回想勞教所的歲月,思念他的同道們。 我一聲不吭,靜靜地陪他坐著。許久,許久,先生拉起我的手,輕輕撫摸著...
王庭。鐸克齊負立多時,心內惴惴不安,抬眼之間,望見皇甫只手扶額,閉目不語。
祁連叛軍再現京師,納蘭召集三將議事,一夜未得安寧。清晨,宮中侍衛通傳,言王上急召武平王與莫將軍覲見。永延、哈爾奇被攔宮門之外,僅由二人進宮面聖。
暴雨初停,一派靜謐。納蘭沉於夢魘,揮之不去:「殺父之仇,早晚會知曉……若一生不知,若何……但一步一步,便可容易接受……」驚醒之時,天已大亮。
昭雪手持魚食,獨坐水亭,呆呆望遠,水中錦鯉嬉戲,繞著魚餌打圈。忽地,眼前落下一物,落於水中,定睛一看,原來是朵牡丹花。回身之間,納蘭走近身來,昭雪登時皺眉:「花開得好,為何就摘了?」
金山本在尚書府,接郭絡羅密令,唆使百姓湧入王庭,製造混亂。未知結果如何,整夜於中堂踱步。幾次派人出去打探,皆石沉大海,黎明將至,好容易有人回轉府中,言王庭戒嚴,街市布滿兵部之人。再三詢問,勝負不置可否。
宋 易元吉 子母猴 軸(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話說郭絡羅安排停當,靜待納蘭入宮。納蘭下馬卸刀,隨朱公公入王后寢殿。不多時,內裡傳來砍殺吼叫之聲,約莫半盞茶功夫,悄無聲息。
宋 易元吉 子母猴 軸(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日已西沉,月上柳梢。納蘭於芳雪齋用晚膳,昭雪隨侍。納蘭興致頗高,酒過三巡,已是杯盤狼藉。下人收了碗碟,昭雪但要送客,誰知納蘭賴著不走,又令紅纓取了棋盤來。
宋 易元吉 子母猴 軸(台北 故宮博物院提供)
神龍果真不動,全身鱗片脫落,屍身呈青黑色,已是死態。皇甫大驚,令人將稽世予捉來問話。御前侍衛領命前往,一間一間翻找,竟無一人。便至東廂暖閣,見有一人趴在床上熟睡,立時拎出被窩,扔於皇甫駕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