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書話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八回  三教會破誅仙陣
當老子一爇化三清,化出了另外三位道人圍著通天教主打,但是奈何不了通天教主!這裡面,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生命概念:這種幻化出來、演化出來的生命,不能夠對通天教主直接造成致命的打擊,破不了他的陣。就是說:老子可以一爇化三清,卻無法以他幻化的分身,去破掉通天教主……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七回  老子一爇化三清
一爇化三清,咱們說心裡話:這不太好講。因為它包括著老子的境界、元始天尊的造化——他們是神來的——人嘴不太好講。在《封神演義》裡的某些用詞,有生命背後真正的因素,而這一份因素在書中是找不到的。會有這個問題,先跟大家講清楚。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六回   鄭倫捉將取汜水   
《封神演義》裡面講述的一些功能、一些本事 ……如果你覺得理解上有難度,沒見過啊!我覺得就可以這麼對比。不是每個人都有瀕死經驗,通常我對比的就是「夢境」。因為每個人都做夢,每個人做夢的環境、發生的一些事情,就會給人一種感覺……說不上來的……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五回     土行孫盜騎陷身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 我們講過天、地、人,然後提到人們吃飯、喝水、呼吸……維持人的生命是三種型態:固態、液態、氣態。人身體本身同樣是這三樣(肉骨頭、血液、脈絡)。 氣態,人們眼睛是看不著的。那現在,出現這種大瘟疫...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四回  哼哈二將顯神通
封神演義》裡的這些人,在現在的廟宇中都可以看到(編注:佛寺山門上兩個門神,俗稱「哼哈二將」——哼將:鄭倫;哈將:陳奇)。當然,他們有一些出現改變,跟地方、民間是有關係的。所以我們講《封神演義》,聽氛圍,有些細節我以為不一定準確,同樣有局限性。特別是涉及到具體的神仙。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  青龍關飛虎折兵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個正神(上回說了,通天教主解釋了誰進封神榜),這就對應出來一個問題: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時間」。提到周天,通常是煉氣功的在解釋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練人的七經八脈,練成一體。在《封神演義》裡說出來的故事當中,其實就有個內在的東西:人身體的周天,實際跟時間的一年,能走在一個吻合面上。
【濤哥侃封神】第七十二回  廣成子三謁碧遊宮
《封神演義》七十二回是「廣成子三謁碧遊宮」,他去見通天教主,這裡面牽扯相當深刻的「因果」關係,是交織在一起的。
【濤哥侃封神】第七十一回  姜子牙三路分兵
《封神演義》裡面對孔雀大明王的說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最開始的時候,說殷郊、殷洪可以擋住女媧的雲路,其實也代表他們的根脈很深。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理解的話,今天,進入三界,成為人的人,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這種根底的來處,不是我們人這邊能夠理解到;能夠接觸到的。
【濤哥侃封神】第七十回  準提道人收孔宣
通常說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夠看到的有形的物質,是指三界裡面的東西。書中也談到孔宣的根基、根脈太深,他的來處高(他的久遠),普通人不知道他來自於何處。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臺拜將)酒了,但是告訴姜子牙的偈語卻不包括孔宣。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九回  孔宣兵阻金雞嶺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紂伐周」的時候,赤精子跟廣成子怕殷郊的阻擋,使姜子牙錯過了三月十五號這個定下來的拜將時辰,以至於諸多道友出來幫忙,把殷郊給除了。所以,姜子牙對「三十六路人馬」那麼看重,而且講「三十六路人馬俱完」,為什麼最後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後又補了一路。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八回  首陽山夷齊阻兵
第六十八回「首陽山夷齊阻兵」。講伯夷、叔齊這兩個人。這章比較簡單,是一個過度章節,講述了伯夷、叔齊兩個人至死不食周粟,流傳萬古。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七回  姜子牙金臺拜將
姜子牙他拜帥東征是順其天意。也就是說:天上要修正神界、仙界的一切,但,是從人開始,從人間的正與邪、善與惡,最基礎的開始修正。也就是往上、往下修正。我理解是這樣。所以當下界的姜子牙拜帥的日子,連他的師父元始天尊都來了。但是他的師父不被人看到。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六回  洪錦西岐城大戰
殷郊,這個角色滿特別的!在第一章女媧出場的時候,就是被殷郊、殷洪的紅光給擋住了。殷洪,太極圖把他殺了,等到殷郊的時候,一個太極圖根本殺不了他,而出現了最高神仙界的代表都出場來斬殺殷郊。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五回  殷郊岐山受犁鋤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陣,(用人)分得很清楚,當遇見仙了,這些「人」都不出來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練武的,但是他們都不上戰場。等過「萬仙陣」之後,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為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一個「生命境界」的問題——上位境界的生命不會管下面的生命。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四回  羅宣火焚西岐城
也就是:燃燈隨著破十絕陣的過程中,隨著更多人出現(包括陸壓),他自己的境界在改變!祂每破完一陣就回來打坐,祂的境界在隨著破陣的過程中在改變、淨化;在更接近於祂自己生命的本來。所以等到了「紅沙陣」的時候,祂沒解釋,祂說得武王去……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三回  申公豹說反殷郊
如果你把《封神演義》跟《西遊記》連起來看的話,你會發覺中間有很大的連繫——表面上可沒什麼連繫。兩本書同時出現在明朝,可能有著某種因素在背後,但人的表面是沒有關係的。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二回  張山李錦伐西岐
可以看到從「十絕陣」開始,一直到殷洪被殺,整個《封神演義》當中,這是非常大的一部份組合,後面有殷郊出現,中間就出現了第六十二回的「張山李錦伐西岐」。這兩個人沒有留下太多印象,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過場一樣。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一回  太極圖殷洪絕命
其實,無論石磯娘娘也好,馬元也好,因為《封神演義》是在講「道」,所以在道的大系統當中什麼都有。換個角度來講,也就體會到:為什麼《封神演義》的出現,等於是對仙界的一次大清洗!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回  馬元下山助殷洪
第六十回「馬元下山助殷洪」,圍繞著蘇護,仙界下來了很多人,馬元就是另外一個稀奇古怪的人。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九回  殷洪下山收四將
《封神演義》一回套一回,等套到瘟疫出現在人間的時候,前面對應著朝廷裡出了妖怪;人間的道德水平降到急功近利、物慾橫流的一個環境。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八回   子牙西岐逢呂岳
土行孫故事完了之後就遇見了瘟神,當然這裡面只講他伐西岐的過程,但,我能讀到的暗語就是:人中惡的極致,會招致瘟疫的懲罰——《封神演義》裡不是這麼說,但是前後的章節、內容、次序是這麼來的。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七回  冀州侯蘇護伐西岐
土行孫的故事最能詮釋人中的道理,大家能從中窺視「道義」之間的關係——同樣一件事情、同樣一個客觀行為,在不同生命境界的背書下,意義完全不同。這是很值得分享的。
天上夭桃盛,雲中杏蕊多? 到頭來誰見把秋捱過
惜春逐漸變成了一個性情孤僻的少女,不再開口說話了,賈母了解她的性情特質,讓她丹青繪圖,將大觀園畫下來。會畫畫,也依然是惜春這個生命的天性的一種投射方式,就是這個女孩她有一雙打量、觀察、審視的眼睛,她眼睛尖,雖然不聲不響,但對全局瞭然於胸。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六回  子牙設計收九公
土行孫的故事很有趣,它是一環一環套過來的,從紅水陣到紅沙陣到黃河陣,裡面全都在講述著人情世故,就是七情六慾對人的影響,結果就落在了實處上,落在土行孫這人身上。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五回  土行孫歸服西岐
土行孫,基本上是對「黃河陣」的一個總結。而「紅沙陣」其實是(暗指)「紅塵滾滾」。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四回  土行孫立功顯赫
在破了黃河陣、十絕陣之後,緊接著出現的是土行孫。「紅沙陣」我們講了很多:紅塵滾滾;而「黃河陣」講的是情。結果,在土行孫的身上全都兌現了。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三回  鄧九公奉敕西征
土行孫被申公豹給說反了。其實應該是表現土行孫「生命境界整體的差錯」。因為他不單純表現在(追求)榮華富貴;不單純是聽信申公豹隨意對他的斷論;他還偷了他師父的綑仙繩。 他自身對師父並沒有那麼敬意,原因出自於修行過程中他生命的品質。他的品質...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二回  絕龍嶺聞仲歸天
在當時「半人半神」的文化,半喇神在人間也尊崇定數。聞太師的師父讓他下山的時候就跟他講:你不能碰這個「絕」字。那(兩隊人馬)在十絕陣、黃河陣對壘時,他們當然知道聞太師會死在「絕」字上(老子都已經出現了),連燃燈道人都知道。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一回  子牙劫營破聞仲
在趙公明追打燃燈道人,曹寶、蕭生他們出現的時候,穿的是一紅、一黑的衣服,黑、白臉。我跟大家解釋過,其實紅、黑的衣服代表著元始天尊。那黑、白臉,實際就是他們的境界——是道家最低的——他們是散人嘛!最低的那麼一個層面。
【濤哥侃封神】第五十回 三姑計擺黃河陣
三仙姑不知道陸壓的道行在哪兒,不知道他是誰,所以用箭射他,那箭就全都燒毀了,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且給他貼了符字,壓在他頭頂上,沒有壓住;用金蛟剪去剪他的時候,他化作虹光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