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序書摘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以二十歲的體格,四十歲的頭腦活下去,活久了就會發現各有各的好處。如今,我開始期待茱莉.蝶兒和伊森.霍克的下一部電影了。或許,我是在以等待另一種人生的心情期待吧。
做為一個大人,應該以我之名,為自己做決定;承擔責任;享受生而為人的快樂;與久違的自己重逢,感謝自己受過的傷、流過的淚、堅持的夢想……
那些汪洋中自成天地的島嶼,它們的意義究竟在於孤獨,還是圓滿?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相隔千年,但故宮仍離我們很近,〈橙黃橘綠〉在,〈鵲華秋色〉也在,當然大家最愛的白菜也不會缺席;趙孟頫與蘇軾還活在那兒,趙構與岳飛還在互相通信!就在臺北外雙溪,每天上午八點半準時等著與我們相遇!但,若缺乏足夠的認識與理解,他們卻又離我們很遠,即便近在咫尺,卻又很陌生,如同天涯~~
1922年,紅色政權席捲蘇聯。一位帝俄時期的青年貴族,被迫在莫斯科一家豪華飯店度過餘生。他以紳士風度對抗遭囚禁的命運,用品味緬懷過往的美好,在劇變的時代,成為最不自由也最幸運的人。
筆如手術刀,劃過生死、榮敗、悲喜,帶著時而溫柔、時而銳利的目光,寫下醫前、醫後、醫外,關於親情、愛情、友情、醫情、同情的故事。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詠,也是後來所有侯文詠的原型,而故事還在繼續。
楊廷鰲雖然飽讀詩書,但是對於坊間的章回小說與說書,也抱持孔老夫子「有教無類」的胸懷,總是「有看無類」,他心想:「楊知縣做的都是地方官本分當為的事,怎麼會變成楊本縣鎮壓臺灣龍脈風水的絕招呢?我如果當了知縣,多半也會做一樣的事,又不知道會被說成什麼。不過,信史被這麼加油添醋一說,倒是精采多了。全臺灣各地知縣來來去去可多了,恐怕老百姓只會記得有這麼一位楊本縣,真不知道楊知縣英靈有知,會高興還是難過?」邊想邊搖頭苦笑而去。
伊奈忠次,天文十九年(一五五○年)生於三河國幡豆郡小島城。在他十四歲那一年,一向宗的門徒煽動民變,他的父親伊奈忠家是家康的臣子,本來應該率先趕往家康身旁,幫忙平定叛亂才對,結果忠家卻待在小島城靜觀其變。叛亂平定後,忠家的行徑令家康大為光火。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成長在單親家庭的希實有著沉重的壓力,看似親近的同學似乎又與自己有著莫名的疏離,她究竟該如何走出這個情緒的困境?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愛,只是從不同的地方得到。
一句「竹風蘭雨」的地理俗諺,說明了宜蘭下雨的頻繁景況。陰雨綿綿,如煙似霧,難得見晴的天氣,從春雨開始,經彷彿沒有止境的梅雨季節,到了夏秋之間,常見由海上襲來的颱風,而後東北季風來時的溼冷,讓冬季顯得特別的漫長。
失去助手的福爾摩斯、沒有搭檔的華生,獨自面對破案挑戰的路上,要怎麼找回彼此、找回偵探的初心……?
她,朴末禮,71歲的那年,開始與27歲的孫女金宥拉到世界各地體驗人生價值、尋找自我存在的意義,她的生命出現了變化,還成為韓國阿嬤級網紅。人生落落長,和朴末禮一起期待精采的70歲人生吧!
我們想要變得更好,為了讓自己更好,我們不會任性,不會蠻橫無理。我們會更有同理心,更能體貼別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們能保持個性,能發揮生來就具足的才能與潛力。
我為什麼常常不快樂?失落了真實的自己,我們每個人都在追求愛、喜悅與和平,但為什麼幾乎人人落空?
不論無奈地、歡樂地,或苦甜與共地,「接受」都會帶來相對平靜的安穩,在對於發生過的事上不會再有強烈的情緒波動,甚至終有一天可以強韌到從中學習,並進化成更有耐受力的人。
偶爾我們追逐得太認真,會忘了被磨掉的稜角在哪裡遺失,有沒有都被撿到、有沒有傷害到他人。我們太仔細吸收那些美好的事物、包括美好的想像,卻不一定有餘裕將它們在自己這裡好好地梳理與排列,不一定在最後就能清明地看見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面對失控的疫情,失能的政府,失去信任的社會,活下去,竟成為如此艱難的願望。
拉脫維亞以優秀的手工藝之國聞名,因為他們從小便在家中和學校學習手工藝。孩子們到了十二歲,都會接受關於手工藝的測驗,男女分別進行整整五天。
山巨大、安靜、吸收著。你可以將你的心靈拋給一座山,山會保存它,將它摺疊起來,不會將它擲回,如某些溪流那樣。
總說歲月像小偷,冷不防就把時間順手帶走。如果要抵抗歲月的流逝,留下時光的印記,最好的方法就是寫日記了吧。走過年月,四季更迭,有了些許人生經歷,在日子裡刻印痕跡,那些或深或淺的感觸,以及對這世界的絮語,是否都有好好安放了呢?
我的名字從出生便藏著最微小卻遙遠的夢想嗎?我有嗎?有成為爺爺心目中美好的作家嗎?
她對認識女孩兒沒多大興趣,也不太喜歡和她們湊在一起聊八卦,她只是直挺挺地站著,時刻注意讓自己的背緊貼牆上,不自在的模樣就像一匹小公馬闖入花園一般。屋子另一邊有一群男孩子,正在興高采烈地討論溜冰,喬很想過去加入他們,因為溜冰是她的人生樂趣之一。
「世上的一切都只建立在『願意』兩個字上。只要願意,什麼都有可能,什麼都好解決,可一旦不願意了,死拖活拖、哭天搶地也只是互相傷害而已。」
時值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父親遠離家鄉、身處前線,瑪楚家中留下堅強的母親,養育教導他們視若珍寶的四姊妹。書中歌詠善良、勇敢、希望,透過瑪楚一家對愛與美德的身體力行,期許人與人的每次相遇都是最美好的瞬間。
溫柔婉約但嚮往富裕生活的瑪格、才思敏捷卻老是暴衝過頭的喬、溫順恬淡卻極度膽小怕生的貝絲、俏麗可人但時而驕縱傻氣的艾美……這是專屬於四位少女的故事,在相互扶持的青春旅路上,敘寫她們戰勝心中困頓,大步迎向自己夢想的姿態!
在黑死病蔓延義大利之際,黑衣騎士遇上了那道藝術之光,漆黑的世紀因此明亮起來……他不知道的是,從那往後,他的一生將在光明與黑暗的激烈搏鬥中度過,他無從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