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序書摘
在黑死病蔓延義大利之際,黑衣騎士遇上了那道藝術之光,漆黑的世紀因此明亮起來……他不知道的是,從那往後,他的一生將在光明與黑暗的激烈搏鬥中度過,他無從逃避。
街邊吃煎釀三寶車仔麵碗仔翅狗仔粉西多士,仍是昔時滋味,油尖旺金魚街在透明塑膠袋裡優游的彩色小魚……但我知道,這裡,既是一樣,又是不一樣,變與不變本就是時空的一部分。
異地相聚的我們不再年輕,昔時的意氣風發,如今的沉靜滄桑,現在遇到我的人,恐怕不曾想過我也曾經年輕,就像斷開了的七彩拐杖糖,拿到紅色那一截的以為是櫻桃口味,黃色那一截的以為是檸檬口味,卻不知道糖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味道,而我的年輕歲月留在了臺灣。
米羅看看四周,看見一大群瞌睡人——有的坐在汽車上,有的站在路上,有的躺在樹上。他們很難辨識,因為無論坐在什麼東西上或靠近哪裡,他們總是和周圍同一個顏色。
「從港島到新界,從快餐到慢食,在這裡六年了,兩千多個日子的漫遊,我聽我看,我書寫我揣想,並且記住,其中的甜美與酸澀,釀出的溫暖與辛香,雜揉的文化與滋味,交織的吶喊與風景」──楊明
人來人往的街頭,行走其間,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情,車仔麵將出外討生活的外地人遇到的酸甜苦辣匯在一隻熱騰騰的碗裡,不論悲喜,價平卻四溢的香味暫時填飽了肚子,寂寥似乎也不那麼刺心了。
從前,有個男孩叫米羅,成天嫌日子很無聊。有一天,米羅回家後,在房裡收到一個很大的禮物,是一個能帶他到處遊玩的「神奇收費亭」!於是,他開始了一次驚險刺激的奇妙旅行……
我不是美食者,祇要合情趣的都吃,近在厝邊,遠處也有些常常思念的飲食料理的朋友,所以,兩肩擔一口,臺北通街走。但每次出門訪問,就多一次感慨,過去的古早味越來越少了。
中華商場初建和繁盛時期,出現的各地小吃,都保持各自特殊的地方風味,其中涵隱著載不動的沉重鄉愁。這是近幾十年臺灣飲食發展,非常重要的轉折。
文學作品之超越國界,通過翻譯又超越語種,進而越過地域和歷史形成的某些特定的社會習俗和人際關係,深深透出的人性乃是人類普遍相通的。
(續前文) 林德仍背對著我說:「哈囉,詹米。」 「你怎麼知道是我?」我輕鬆地說:「你們的拿手活都該換了,現在這招我都快見怪不怪了。」 「坐吧。」 他示意我在沙發坐下。 「夏洛特人呢?」 我聳聳肩。 ...
奧古斯特‧莫里亞提對外捏造自己的死訊、躲在夏洛特‧福爾摩斯哥哥麥羅的國防科技公司裡。他不計前嫌,答應協助夏洛特和詹米‧華生找出夏洛特叔叔林德‧福爾摩斯的下落。
漁夫的寡妻勇敢地隻身踏上前往平安京的路程,在漸漸升起的太陽下,她的長竹竿每次顛簸震動都閃爍著光芒。​​
高行健幸虧出逃,先從中國,隨後浪跡全世界,他幸虧深深置身於藝術與文學的實踐,同時又對行將結束的這一個世紀導致人類瀕臨深淵的那些偌大的原則和偉大的意識形態一概拒絕,才創造了這樣一部令人如此困惑又如此著迷的作品。人們終於得到了這世紀末中國小說的偉大之作,敢於揭露他那國家由中國共產黨建立的極權制度而又始終不放棄最大膽的文學手段,給世界上這片土地帶來一束強光的這部小說。
美雪用指甲抓了抓身體,當從皮膚上掉落的皮屑溶進水中,會被魚群當成池水裡的天然粒子。之前,勝郎就是靠著這方法讓魚隻對他日漸熟悉,直到牠們會自己游向前來,將肚腹就著勝郎的掌心休息。這個動作,每次都讓園池司的官員們看得入迷。
他們放棄過去的傳統住家,打破租金和房貸的枷鎖,搬進旅行車、露營車和拖車式活動房屋,追逐美好的天氣,四處旅行,靠旺季時的臨時打工來確保油箱的滿載。
十歲以前的生活對他來說如夢一般,他兒時的生活總像在夢境中。
到了美國唸書,第一次發現其實老美是「算數」很差,而未必是「數學」很差。
小時候沒人教過我們怎麼談心,學校、教堂也沒教,等到了三、四十歲,甚至是八十歲,就怎麼也沒法把話說出口了。工程師又不是一出生就知道怎麼蓋橋,那是要學習的技能。
五杯酒,敬五個永誌難忘、卻無法再見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愛,形塑了他,又讓他破碎?
我何等幸運,有機會把燥熱留在山下,循著前人的挑鹽路,從草屯入埔里、行車橫越整個南投縣境,再沿十四號公路往東北方,抵達群山環抱的避暑勝地——廬山,暫住幾天。
十二世紀平安時代日本,專門為京城供應鯉魚的漁夫意外身亡,深愛著丈夫的遺孀,為了完成丈夫未了的工作,踏上一段送鯉魚的旅程......
離別是為了另一次的重逢。人的一生,每個經歷過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個走過的腳印,都是相連的,它一步步帶領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
原本我開啟這些研究的最先初衷,是想替世上千千萬萬、每天服用管制毒品來「昏迷」自己而短暫逃避失眠及睡眠障礙問題的可憐人群,去幫助他們脫離這些藥物毒害的控制。可是就在我研究達成目標的過程中,我驚訝的發現,透過這些管制藥物的安眠機制,將是多麼地傷害身體細胞,
金色種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沒有壓制迫害法輪功,如果法輪功在中國能像在台灣一樣自由發展,那麼,中國可能將有數億遵從「真、善、忍」的好人,就不會有獨裁暴力、貪婪枉法,那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祥和的兩岸,多麼和平繁榮的世界!
只要和改變、目標、夢想有關的事情,你就必須信任自己。這種信任就傾聽改變的直覺開始,並且透過行動去榮耀你的直覺。我很感激自己聽進了那個把自己當火箭一樣從床上發射出去的傻想法,因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個想法而改變了。
自從開始透過做菜,講述每道菜背後,屬於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發現味蕾與情感交織成一張充滿酸、甜、苦、澀滋味的記憶網絡,隨著時間的流轉,就像食物經過釀造、儲藏展現的醍醐味,百感交集,令人在舌間心上低迴不已。
歲月是一疋長布,隨心隨性裁一小幅, 您來看看是什麼花色,好不好?
如果歐寶企業是位多金老婦,她可是老得讓我們幾乎看不見她的存在,已然成為此後歲月風景的一部分。事實是目前的歐寶企業顯然比許多國家還老,比黎巴嫩老,甚至比德國老,比大部分的非洲國家老,比諸神都迷失在雲端裡的不丹更老。
一個名字,確實就是一聲呼喚,我們喊著重慶,心頭映有重慶的人,一律都會回頭。「哎、哎,早上重慶出發,傍晚則到了重慶。」很遠很遠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來。這是命名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