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詞創作
橫肩壯臂,沒有 一襲飄逸及肩的秀髮 放在一副尖俏的臉龐 清雅靈秀,比女子更明亮
記得有人用黑夜的眼睛 尋找白晝的光明 而我 卻用持續加溫的心 待妳冰封眼眸的解凍
憂憂的風,吹著那柔柔的髮絲 髮尖拈在你的咀角 怕冒犯,不敢替你撩撥 你用右手從後把左方的頭髮 撥到肩前
新詩:秋溪閒釣
撥開時間門簾 楓紅以夢的速度奔馳而來 霜林一片秋意 所有熟悉的跫音都已走遠
新詩:山上
黑鳶畫過了一片天空 淒涼的啼聲,讓 山徑更加寂靜,幽遠 遠眺鄰山巒峰 稜線上濃密的雲霧 彷彿波浪捲上了峰頂
新詩:彩虹
一彎彩虹繪天邊 風不定,人初靜 明日落紅應滿徑 雨才收起雨幕 妳即迫不及待穿上彩衣 舞起一彎炫麗
日月在炙熱的蔗田裡 無聲的,兀自升落 斑駁而鏽蝕的臉龐 刻劃著生命的山河 你的心,鋼鐵般的堅硬 不任廢棄的靈魂浮沈大海
許其正:我的人影
不知影呀不知影 不知影我的人影和我 是怎樣結緣的? 是在什麼時陣? 是在什麼所在? 是在什麼情形? 為的又是什麼?
長街佔據黑暗 靜謐的夜 遣下孤單的車站 車隆隆聲的消失 空洞的圾垃筒,是否很寂寞?
麥立:花心
花兒總不把心思深藏 花心總是裸露在外面 蜂兒來了她說說 蝶兒過往她叼叼 風兒 風兒 雖不曾駐留
落地窗前咖啡坐 庭中噴泉躍馬揚 忽來秋雨紊思緒 淅瀝蕭蕭喚伊回
她翡翠般的雙瞳,深藏著 一個美麗而哀愁的靈魂 亮如秋波的金色柔情裡
新詩:黃昏戀歌
直到電線桿架設好五線譜 雲朵開始妝扮成音符 於是 夕陽定格在最末場安可的位置 一日尾聲開始倒數
新詩:天使的眼淚
是亙古的執著 還是轉瞬的迷戀 任性的星子 從光年之外,墜入了 向陽的山巔
那天過後 你是不是還記得 當明天已成遙遠的未來 夜晚只剩杳無盡頭的悲哀 你的心是脆弱的嬰孩
麥立:精靈的眼睛
山中有許多小精靈 東奔西跑 不辭辛勞 時時守護 守護這片山林
新詩:穗花棋盤腳
悄悄的我來了 我輕輕的呼喚 那徘徊在雲朵裡的月光 是你今夜的囈語朦朧 湖面漣漪悠悠
每個人都有一盞燈 珍藏在隱祕的心靈 那是神賜的寶物 用來護佑人生的旅行
那年初夏 在 蟬聲割傷的六月 雨絲輕輕地耳語著鯉池 魚群論辯紛紛 跳躍水間頻頻笑問岸上畫客
這便是夜:它,探頭出來 圓圓月暈 風景特好 它用極深的高度俯視人間
在靈魂最底層 有一組味覺的晶片 從阿祖的阿祖 古早的古早 就已深深植入
新詩:十分寮瀑布
一個音符 不斷在銀亮髮絲的輪迴裡 依著一往情深的旋律 奔放迸瀉,像人生旅程 一階接一階 一段接一段
麥立:回家
太陽忙了一天 一天東奔西跑 紅著臉 要回家 水滴走了一天 一天東流西竄 蕩漾著 要回家
新詩:草山月世界小玉山
盈盈翠綠草山月世界一塊碧玉 如筍錯落是時間的鏤刻 峰峰相連高低有致 翠竹成蔭,荒寒遂有了生機
新詩:青春幻響曲
這夢境的高度與愛情的高度 叫我如何去衡量?也許 我會站在彩虹的彎弧上採摘那片雲朵
新詩:綠繡眼
初秋,清晨啁啁啾啾 一對綠繡眼風中追逐 小溪旁的欒樹 似醒若夢 是在夢裡嗎?
新詩:合歡山脈
雨後初霽 凝青的合歡山脈 旅人帶著涔涔汗水 沿著山徑踽踽而行 風來雲馳 凝神遠眺
新詩:伯爵茶
雲霧裊裊的武夷山上 一心二葉,翠綠依舊 靜靜等待天明的 飄洋 纖柔的身軀深藏著一心的堅貞 依戀的心頭緊鎖著二葉的芬芳
新詩:一抹彩霞
好久沒有 和妳一起擁抱夕陽 顯然是我忘了 依人的楚楚 年復一年 歲月慢慢將記憶褪色
麥立:這感覺真好
擺脫黑暗的束縛 擺脫低矮的窒息 迎著和煦的朝陽 吻著清涼的微風 嗯 這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