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詞創作
那天午後來到海邊 地平線上的雲 特別的艷黃 好像 著火似地燃燒著海面 海還是依時序樂譜 指揮浪濤拍擊礁岩
自從奇怪的彼一日 便開始落雨 有時大有時小,陸陸續續 予我許多困阻 雨呀雨,雨哪會落不停?
我永遠渴望 長長的流浪 一個人 去 浪跡天涯 問候腳邊每一株小草 聆聽耳旁每一絲風聲
黑夜 給了我一桶黑漆 我將它鋪滿畫布 然後 在布面點上妳的眼睛
窗上斜貼的蝴蝶 似乎要撲翅飛去 卻回頭凝望
我願做一樹春花 淡淡地 謙卑地 開在高揚的枝頭 在殘冬的風裡 微微頜首
奇怪 一推雜草 幾塊亂石 怎麼 加了框 就像圖畫
涼風騷動了山巔 林間揚起湧動的雲 誰移步側看雲霧法相 夏雷翻滾 讓梅雨嚇得哇哇大哭 煙嵐飄渺 向著誰的心靈深處
籠子的殼兒 藏著一隻 小鳥的靈魂
那只 童年點起的花燈 還在嗎 那褶皺紙護起來的 頑皮的火焰 還燃著嗎
煙花與星星挨得那麼近 夜幕下 光芒在這一瞬 交相輝映 天空在靜靜地燃燒
你相不相信每一片樹葉 都睜著一隻溫柔的眼睛? 你相不相信每一滴透明的雨滴裡 都會傾聽到遙遠的海潮聲?
作者:夏墨竹 我對那些不感興趣 在我心裡 我願做一個 自由自在的 小孩子 在陽光下 採著發亮的野花
她的手 孤單地舒展著 冬之晨光照耀著 掌心裡如微笑的深紋
美麗的風景 在遠方,雲霧掩映 要穿過荊棘叢林 翻越道道山嶺
一半在岸上 一半在水裡 一半在水面 一半在湖裡 一半在眼裡 一半在心裡
街上一位老婦 挽著白髮的髻 守著她方巾大的貨攤 行人匆匆或緩緩 從她面前飄過 木然的臉 一如腳下卑微的貨物
樂在寫詩,耕耘大半輩子 曾經聆聽你說詩讀詩 內心波動不已 此刻你揹起背包獨自到另一個國度去旅行
小花在清晨裡開了 依稀還披著隔夜的露水 在她一塵不染的 好奇張望的眼睛裡
世界上有一個生病的孩子 沒有人知道她 她獨自坐在院門口 秋葉般垂下的小臉 燒得火一樣紅 她在等待誰來
你獨自從遠方走來 停歇在樹蔭下 碩大的有掌紋的葉片 在你清涼的眼皮上 交影搖曳
又稱台灣櫸木的光臘樹 灰白樹皮有油蠟色澤 汁液是獨角仙的最愛 長線翅果迎風搖曳,翩翩舞姿舒展著笑聲
路邊的小花 在瑟瑟的寒風中 謙卑地開放了 彷彿大地做了一個小小的夢
在西澳南部,通常9月份是野花盛季。 圖為西澳南部的野花。(林文責/大紀元)
哦,寂莫的人 別把你的心像盒子一樣 冷清清地收起
路邊上開著鮮豔的花朵 你低頭輕輕聞一下花香 卻不願隨意把花瓣扯下 因為你知道—— 它的美麗是屬於別人的
水,無處不在 無處不有 在哪兒,在哪兒 在媽媽給你的 牛奶的濃香裡
宇宙之大 大到包山包海包銀河 無遠弗屆
我聽見這棵小植物的喝水聲了 聽,他咂得多起勁呀 啪,咕嘟! 啪,咕嘟嘟
我採了一朵 彩虹花 送給媽媽 媽媽把它捧到臉頰旁 好美啊孩子
我的心是一片青翠的草地 你的小腳丫在上面 笑嘻嘻地走過 哦,我的孩子 你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