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詞創作
那隻牛犢突然出現在我的夢中 赭色的身軀 強壯的四肢 彎彎的犄角 大大的眼睛 還沒被穿鼻
詩寫在哪裡 畫布上 圖畫在哪裡 畫布上 大自然這位偉大藝術家
曾經枝繁葉茂 曾經鬱鬱菁菁 曾經結實纍纍 曾經是堅強的典範 曾經給出許多庇蔭
風微微拂過 一枚雍容錦邊蓮從荷塘深處現身 絢爛了濁世裡的仲夏午後
仙人要聚會 地方陽光選 那裡要清幽 那裡要優美
天天爬一樣的梯子 到二樓 到三樓 面對一成不變的臉孔 於我,能滿足嗎? 心中的願望就只於此?
我是很老很老了 頭髮很白很白了 但 內心十分十分喜悅
久了不溫 荒涼了 就會成為失落的故事 失去消息如同忘了座標
乘風飛去吧,風箏 飛到更遠的地方 飛到更廣闊的天地 是歐洲?是美洲?是大洋洲…… 是山?是河?是平原……
天亮了嗎 為何不見日出 有沒有日出不重要 又是 嶄新的一天
鳥兒飛翔著,各種鳥兒 蝴蝶飛翔著,色彩繽紛的蝴蝶 晚霞飛翔著,燦爛輝煌的晚霞
那年我們正年輕 追尋藍色的夢 有人羡慕遼闊的海洋 有人嚮往無際的天空
一甲子,一瞬 一瞬,一甲子 那些青春飛揚的日子 多少甜美和歡笑在裡頭燦亮 歷經一甲子的風霜雨雪
岩石 好心情 一早 風兒又在岩壁上 多加上了好幾筆 鳥兒雙雙對對和他聊天 小草又長高長大
滿天黃金花雨隨風搖晃 撒落一地如夢似幻 枝頭蟬聲鼓譟,宣告盛夏已來臨 陽光燦燦
無關乎愛與不愛 一朵白木蓮遶過春天 與梅雨同時綻放 花瓣上 有光有暗影 有雨珠成形
矇矓裡,是在夢中嗎? 還是在當年的農村鄉間? 只見一輛牛車緩緩前行 車輪還發出軋軋的磨擦聲
一棵老樹 非常非常老了 每天迎著朝陽 臉上總是掛著微笑
向前行進 向前行進…… 已經向前行進多遠了 還是要向前行進 已經向前行進多久了 還是要向前行進
有一種聲音是無聲 但 聲聲直入人心 有一種聲音是無聲 但 聲聲勝過有聲
一大早在晨曦中 陽光輕吻著葉片 葉片輕喚著螞蟻 螞蟻歡欣著覓食 大家互道一聲
陡崖 巨岩 雲霧   氣喘 汗流 臉白
喜喝春雨的黃金石斛蘭 張口靜等天降甘霖 無視於周遭環境喧囂 亮燦著一身金黃 坐擁春日和煦陽光
那一雙腳 走在道路上 左腳右腳,左腳右腳…… 或快,或慢 或被擠得站立不穩 仍不停步 跋山涉水 踢過石子 濡濕過,破皮過,流血過 疲憊不堪過 經受風霜雨雪 還是在走 左腳右腳...
嫩葉們 探頭問 時間都到哪去了 是 跟著夕陽睡覺去了 是 跟著春風旅行去了
鑼鼓喧天。廟前 布袋戲台上正熱烈地搬演著 好戲呀!好戲嗎? 觀眾則稀少到幾乎沒有
天神要美化地球 一番激烈徵選後 產出的是…… 是大太陽 是雨水
重生 或說。天意 借你之手 執行我蘊藏許久的發想 徹底焚去 一個夢 一截爬滿藤蔓的城牆 連同春草般的執念
那天 在一個路口 我目擊了一場車禍: 一個人和一輛大卡車 碰的一聲,猛然相撞
天梯 誰做的 是陽光 是風 是月光 是水 還是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