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詞創作
麥立:新
新的一年囉 新的一天囉 可有 有新的心情 有新的行動 有新的願景
新詩:量子哲思
過去的已被歲月帶走 混淆不清的未來 期望愛人與被愛 毋須刻意咀嚼意義 可以在陪伴與慰籍裡 感受倒影溫度
稻香吟
金色的稻浪起伏綿延 陣陣清風沁飄香甜 遠古的緣分 遠古的願 牽繫著我們走在鄉村小道間 淳樸的人們等待喚醒 真相能抹去他們腦中的謊言
麥立:天上的星星
天上的星星眼眨眨 天上的星星不說話 地上的小小魯冰花 好想念天上的媽媽 點起了一根根蠟燭
現代詩歌:真正的英雄
這首詩用具有鋒利雙角的羚羊(antelope),或許是叉角羚(pronghorn),來比喻邪惡的中共法西斯;高智晟的幼發拉底河(Euphrates),代表著中國的良心與中國終將走向文明的源起;而「我們的天空」就是中國人致力追求的自由。
麥立:一件事情
什麼事讓你常掛心頭 什麼事使你如此重視 想想每天做的事情中 有它嗎 夜深人靜是否有悔恨
新詩:走失的岔口
山麓又濛起妳的霧 被妳拏走的曾經 可還有我的聲音? 我仍記得一些不該記得的交融 這些難以忘懷的景象 陳放在一首首無法入眠的詩裡
新詩:臭豆腐的芬芳
你不飲水思源, 引用「臭豆腐」配方。 卻緣木求魚, 膨脹起共產主義邪惡夢想。
麥立:鎖不住
冬天嚴厲對櫻花說 妳不准開不能開 冬天想把它鎖住 鎖在花苞裡 鎖在圍牆內 一疏忽 櫻花全都綻放了
新詩:女孩的眼睛
女孩的眼睛清澈明亮 回顧過往 眼神中有滄桑 也有堅強 那時男友聰明俊朗 女孩温柔端莊 可謂郎才女貌璧人一雙
許其正:路的命運
在都市 路總被擠得 狹窄、瘦弱、彎彎曲曲 被建築,被車輛,被人,被吵嚷 在山區 路也總被擠得 狹窄、瘦弱、彎彎曲曲
新詩:羞赧的春色
春從山巔溜下 海邊浪花遠遠迎迓 承諾的重量迤邐消瘦 回望山頭眉梢 樹鵲仍在風裡吱吱喳喳
麥立:春暖誰先知
春暖誰先知 溪水說是它 早化冰雪為清水 潺潺述說著春意 春暖誰先知 鴨子說是它 早就呼朋又引伴 呱呱述說春來了
麥立:喜上梅梢
寒冬中 梅花掙開了花苞 在沒花的季節中 依然是 笑咪咪又喜滋滋 她想說 現正受苦的人啊 再堅持忍耐一下
今月:回家
是否人越老, 都會更想家? 就像遠飛的鳥兒, 不會再戀晚霞。 都是天上來, 此家非彼家。 可是幾人聽得懂, 最後才想起他?
麥立:激情
嗨朋友 可知我來自何處 千萬里之外 嗨朋友 知是多少年祈求 百年又千年 只為此次的相遇 我怎不激情
新詩:打開心窗
倒那堵紅牆 打開你的心窗 讓陽光驅散迷霧 讓春風在心頭蕩漾 人都是紅塵中的過客
麥立:撒網
漁夫在撒網之時 看似簡單的動作 其實是歲月累積 他們嗅出魚蝦味 他們測出準確位 靈巧地撒出一網
麥立:楓葉情
楓葉出生翠綠 鮮翠欲滴 枝頭快樂搖曳 楓葉凋萎脫落 鮮紅欲滴 依然 枝頭快樂飛舞
新詩:油條的思念
熙熙攘攘的街頭, 一盤剛出鍋的油條香脆可口。 一張矮桌,一個小凳, 咬一口蒜瓣,喝一口豆漿, 那是百姓最愜意自在的時候。 外酥內軟, 花生油香與海鹽融合的特殊口味, 只有家鄉有。
麥立:歲月
你問我是獅子嗎 歲月讓我斷手腳 歲月讓青苔爬滿 歲月斷了我利牙 守護什麼不記得
新詩:鬧鐘
叮鈴鈴,叮鈴鈴, 驚醒主人睡夢中。 矇矇矓矓按下鍵, 寂靜長夜斷響鈴。 左手還在迷糊, 右手已近清醒
麥立:短暫的美麗
彩虹說 我知道每次出現 時間很短暫 但 這正是我的追求 求精采不求永恆
新詩:松鶴延年
蒼松參天,一條小徑通往林蔭深處 浩然是日光照耀下流動的氣韻 我試著穿越樹林 倏忽群鶴放飛起舞 我嗅聞虯枝上的皺褶 那是誰以生命拓印雕琢的葫蘆
新詩:追思
五年緊鄰切磋一一如爪 抓著心靈景致 真情溫暖了工作日 夢見您微笑的臉龐 想起自己跌跌撞撞桌角 您及時放上的煦陽
麥立:取暖
什麼時候會想到朋友 在一群人中卻是 感到孤單寂寞時 被人欺騙欺負時 還是 感情受傷受挫時 這時心好冷好冷 需要朋友暖一暖
新詩:礦工的兒子
一位英年早逝的礦工父親 一位常年在礦上打雜工的母親 茹苦含辛 撫育出了一位臺灣的總統 令人感動 更令人動容 一位礦工的兒子 走出礦山 萬里跋涉 走出貧窮
麥立:笑看人生
我好快樂喔 人間悲傷事 不多嗎 多啊 很多 轉念 正念 再說 我站在高處 只管撒祝福 只要我開心 祝福多又多
麥立:借光
雲朵對水面說到 你最好 什麼都空空 卻借了我的美麗 水面說 你才好 別人無法與你相映 映入我才更加美麗
新詩:松濤帆影
是誰幽居山巒蒼崖邊 曙光輕撫他臉龐 一竿在手坐釣寂靜中的喧囂 只見青山搖晃著水波 天空已被坐成深沉的疑問 沒錯!我們都渴望笑容能染有冬日暖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