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中篇小說
CK從小時候就常聽父親提到「體制」一詞。他從來不確定是什麼意思,但可以預測父親什麼時候會說出口。父親會在說之前會微微停頓,緩慢而刻意地加重語氣,使其在句子裡有所區隔,好讓兒子知道此時該留心。
每當走在這個新定居的街區中,我總藉著誦唸這些聽起來喜氣的路名來練習中文,像是安福路、永福路、宛平路。我所居住的(路名)大概是聽起來最喜氣的一條:長樂路,代表「長久的快樂」,但我為了讀起來更通順,於是將其英文名修飾為「永恆的快樂」(Eternal Happiness)。
長樂路長約三公里,當交纏的路樹枝枒在冬日落光葉子,你就能穿過枝幹看到遠方這座城著名的天際線:金茂大廈、上海環球金融中心、上海塔。這三大巨人矗立在比鄰的幾個街區,每一棟都比紐約的帝國大廈還高。
我所拍攝的很多照片裡都有馬的身影,因為戈麥高地上的人們在最為日常的生活中,都不能允許馬的缺失。馬幾乎負擔著一切。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維多利亞瓷磚在我裸露的腳丫子下方冰冰涼涼的,我的腳趾在棕色和藍色的地板上彎曲。我將一根手指滑進信封下方,像捏起一片破碎的葉子般將它拿起來,紙上印著思凱頓藝術學院的信頭字樣。
就在小紅欣喜若狂地整理著辛苦採收回來的脆黃臘梅,小心翼翼地檢視花卉收藏專冊裡記載的工序,窗外雪地裡,蓑衣人瞬間閃現,幾乎沒看清他如何移步,便已到門外。
嘗試錯誤,也是一種快速記憶的過程,畢竟在自己腦子裡打過轉,怎麼也忘不了。
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一個人給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譽,他知道扭轉形像需要一段時間,經過這次受傷,可喜的是,他給人的形像漸漸地在轉變。
商人都是貪婪的這句話,為此,他遠離了出生的家庭,長年與基層人員一起工作,他的工作非常基層,需大量的體力活,收入不高,在那段時間,他學會了如何用不高的收入生活。
搭檔:「對。我們都很清楚童年造成的心理缺陷會在成年後擴大,和兒時的缺陷程度成正比。這個女孩的問題算是比較嚴重的。一般來說,父親是女人一生中第一個值得信賴的異性,但是她沒有這種環境,對吧?」
「聽說催眠也許對我會有點幫助。」她把裝有病歷紀錄的檔案袋交到我手上時這麼說。我留意到她的黑眼圈,那看起來就像是在眼睛周圍籠罩著的一層陰霾。
搭檔看起來似乎很高興:「你有這種分析能力,就證明我沒看錯人,對吧?而且你也猜對了,我的確從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沒有的特質,所以才會認為我們很適合做搭檔。」
痛是好事!痛是身體給我們的警訊!
「對不起,請你來一下。」我轉頭招手,叫她媽媽過來看看,「很嚴重的牙結石呢!簡直是不可思議!」
有一個尋常的動作,平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牙醫的兩隻手通常都不是懸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險工具的那隻手。我們都會尋求一個支撐點,最常用的是無名指,將手指輕抵在牙齒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於四處亂動。
寶塔消失後,地球南北磁場調換了,太陽變成西升東落,時間似乎倒流,年老的返年輕,年輕的變孩童,也就是過了幾天,天清地明,陽光清新溫暖,青山綠水,人們才開始過上正常生活。
「蒼莽神洲,以此立證:龍馬馱書,神龜獻圖,半神文化,儒釋道傳。滄桑輪迴,千古迷局,今朝破解,得道回家。故鄉故鄉,從人返鄉,劇終劇始,法開新宇。 」
張德江、張高麗、俞正聲等人立即實行暴亂,企圖謀殺習、王等人以奪權,他們炸掉了天安門廣場的毛墳和紀念碑,又企圖炸中南海,但得知習、王等人不在,便放棄了。王去天津考察災情,江派殘餘勢力實行現場槍殺,但也真是天助老王,當槍手瞄準王的背影時,突然升起一股濃濃的霧,擋住了王的身影,使槍手失去了判斷力,只得放棄。
頓時,黃海海底板塊震盪,海水掀起滔天巨浪,形成了幾百米高的浪山浪牆,向上、向兩邊衝開,一陣陣刺眼的火光衝出海面,黃海海底的核武爆炸了。
因為找不到江澤民,習最擔心的是核武問題,但又不知江躲到哪裡。於是,所有江有可能出現的地方和交通要道都收到緊急通知:凡是出現江或與江類似的人,立即逮捕,所有國家領導人的交通工具,一律禁止通行!
早有人報告給了曾慶紅,曾慶紅立即打祕密電話給江澤民。江澤民雖然年紀很蒼老,但它體內的妖精要它補充能量時,就會要它找年青女人淫亂,淫亂好後, 它就會全身精力充沛。
不料,江派早動手了。為了防止習王動宣傳部,江派又是故伎重演,加大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和迫害,國內外媒體又開始造謠,讓習背國際黑鍋,以此給習挖坑。
誰也不曾想到,這蛤蟆屁如放連珠鞭炮一樣滾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帶有噁心的腥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足以讓人頭暈呼吸緊張,甚至連站在門口倒水的服務員都站到了門外。
江澤民聽了王奇山說明來意後,笑了:「法輪功學員說的一點也沒錯,我是妖怪,江澤民因為太壞,迫害佛法,他的靈魂在1999年前就被打入地獄形神全滅了,我是占有了他的肉體,來毀掉人類的。在我有生之年,你們不能再查我的人,特別是曾慶紅,我死了之 後,你們怎麼查都可以,如果我還活著,你們抓我或再抓我的人,我就要引爆黃海的核武。」
但是習鐵了心,要抓政治局常委級的人,為了抓捕政治局常委級的人,習進平建立國安會和監察委,對公權力進行收權和監察,並立即召開成立大會,在會上習說:「我給你們調查、抓捕的權力,給你們軍隊做保障,因為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還未形成,你們要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及看齊意識,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反腐要有猛藥去痾、重典治亂的決心,不管涉及到誰,不管級別有多高,都要一查到底,決不姑息。即使我遇害,祖國前進的步伐不會停止。」
蘇榮因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其犯罪待遇理應是關到秦城監獄去。再說在秦城監獄,那天放風,周薄令狐三人正在密談,突然警察放了一個人進來,大家一看,原來是蘇榮,很是吃驚,異口同聲問:「你怎麼來這兒了?」
國安部部長馬建站出來說:「這是發生在中南海裡面的事,卑職人微力弱,如沒有能者強人相助,恐有負習總重託。」
胡錦滔時代的那個高人是在崑崙山修道的大德之士,那天他殺江澤民不成,只得逃回崑崙山山洞。當晚做了個夢,夢中他師父點化他:「末法之時,所有佛道已歸天國,三界已與天國分離,世上一切法、一切道都已失去度人之力,末世之有法輪大法在世救人,將成就新三才,弟子速去紫竹公園尋找大法,為師自有安排,以便得度後回歸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