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呻吟語 (三十六)

明‧呂坤
font print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9月20日訊】

有相予者,謂面上部位多貴,處處指之。予曰:「所憂不在此也。汝相予一心要包藏得天下理,相予兩肩要擔當得天下事,相予兩腳要踏得萬事定,雖不貴,子
奚憂?不然,予有愧於面也。」

物之入物者染物,入於物者染於物;惟聖人無所入,萬物亦不得而入之。惟無所入,故無所不入。惟不為物入,故物亦不得而離之。

人於吃飯穿衣,不曾說我當然不得不然,至於五常百行,卻說是當然不得不然,又竟不能然。

孔子七十而後從心,六十九歲未敢從也。眾人一生只是從心,從心安得好?聖學戰戰兢兢,只是降伏一個從字,不曰戒慎恐懼,則日憂勤惕勵,防其從也。豈無樂的,樂也只是樂天。眾人之樂則異是矣。任意若不離道,聖賢性不與人殊,何苦若此?

日之於萬形也,鑒之於萬象也,風之於萬籟也,尺度權衡之於輕重長短也,聖人之於萬事萬物也,因其本然付以自然,分毫我無所與焉。然後感者常平,應者常逸,喜亦天,怒亦天,而吾心之天如故也。萬感劻勷,眾動轇轕,而吾心之天如故也。

平生無一事可瞞人,此是大快樂。堯、舜雖是生知安行,然堯、舜自有堯、舜工夫。學問但聰明睿智,千百眾人豈能不資見聞,不待思索?朱文公云:聖人生知安行,更無積累之漸。聖人有聖人底積累,豈儒者所能測識哉?

聖人不矯。聖人一無所昏。孟子謂文王取之,而燕民不悅則勿取,雖非文王之心,最看得時勢定。文王非利天下而取之,亦非惡富貴而逃之,順天命之予奪,聽人心之向背,而我不與焉。

當是時,三分天下才有其二,即武王亦動手不得,若三分天下有其三,即文王亦束手不得。《酌》之詩曰:「遵養時晦,時純熙矣,是用大介。」天命人心一毫假借不得。商家根深蒂固,須要失天命人心到極處,周家積功累仁,須要收天命人心到極處,然後得失界限決絕潔淨,無一毫黏帶。如瓜熟自落,栗熟自墜,不待剝摘之力;且莫道文王時動得手,即到武王時,紂又失了幾年人心,武王又收了幾年人心。牧誓武成取得,何等費唇舌!多士多方守得,何等耽驚怕;則武王者,生摘勁剝之所致也。又譬之瘡落痂、雞出卵,爭一刻不得。若文王到武王時定不犯手,或讓位微箕為南河陽城之避,徐觀天命人心之所屬,屬我我不卻之使去,不屬我我不招之使來,安心定志,任其自去來耳。此文王之所以為至德。使安受二分之歸,不惟至德有損,若紂發兵而問,叛人即不勝,文王將何辭?雖萬萬出文王下者,亦不敢安受商之叛國也。用是見文王仁熟智精,所以為宣哲之聖也。

湯禱桑林以身為犧,此史氏之妄也。按湯世十八年旱,至二十三年禱桑林責六事,於是早七年矣,天乃雨。夫農事冬旱不禁三月,夏旱不禁十日,使湯持七年而後禱,則民已無孑遺矣,何以為聖人?即湯以身禱而天不雨,將自殺,與是絕民也,將不自殺,與是要天也,湯有一身能供幾禱?天雖享祭,寧欲食湯哉?是七年之間,歲歲有早,未必不禱,歲歲禱雨,未必不應,六事自責,史醫特紀其一時然耳。以人禱,斷斷乎其無也。

伯夷見冠不正,望望然去之,何不告之使正?柳下惠見袒裼裸程,而由由與偕,何不告之使衣?故曰:不夷不惠,君子後身之珍也。

亙古五帝三王不散之精英,鑄成一個孔子,餘者猶成顏、曾以下諸賢至思、孟,而天地純粹之氣索然一空矣。春秋戰國君臣之不肖也宜哉!後乎此者無聖人出焉。靳孔、孟諸賢之精英,而未盡泄與!

周子謂:「聖可學乎?曰無欲。」愚謂聖人不能無欲,七情中合下有欲。孔子曰己欲立欲達。孟子有云:「廣土眾民,君子欲之。」天欲不可無,人欲不可有。天欲,公也;人欲,私也。周子云「聖無欲」,愚云:「不如聖無私。」此二字者,三氏之所以異也。

聖人沒自家底見識。對境忘情,猶分彼我,聖人可能入塵不染,則境我為一矣。而渾然無點染,所謂「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非聖人之至者不能也。若塵為我役,化而為一,則天矣。

聖人學問只是人定勝天。聖人之私,公;眾人之公,私。聖人無夜氣。「衣錦尚絅」,自是學者作用,聖人無尚。聖王不必天而必我,我之天定而天之天隨之。生知之聖人不長進。 學問到孔子地位才算得個通,通之外無學問矣。聖人嘗自視不如人,故天下無有如聖者,非聖人之過虛也,四海之廣,兆民之眾,其一才一智未必皆出聖人下也。以聖人無所不能,豈無一毫之未至;以眾人之無所能,豈無一見之獨精。以獨精補未至,固聖人之所樂取也。此聖人之心日歉然不自滿足,日汲汲然不已於取善也。

聖人不示人以難法,其所行者,天下萬世之可能者也;其所言者,天下萬世之可知者也。非聖人貶以徇人也,聖人雖欲行其所不能,言其所不知,而不可得也。道本如是,其易知易從也。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太公回答:“身為君王,應該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無才德的人,任用忠誠可靠的人,防止奸詐虛偽的小人。嚴禁暴動的行為,制止奢侈浪費的習俗。也就是說君王要警惕六賊和七害。
  • 正義列女傳云:“太姜,太王娶以爲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貞順,率導諸子,至于成童,靡有過失。太王謀事必于太薑,遷徙必與。太任,王季娶以爲妃。太任之性,端壹誠莊,維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賢行也。
  • 集解徐廣曰:“周書度邑曰‘武王問太公曰,吾將因有夏之居也,南望過于三塗,北詹望于有河’。”索隱杜預云三塗在陸渾縣南。岳,蓋河北太行山。
  • 不敢怠業,時序其德,遵修其緒,⑾修其訓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篤,奉以忠信。奕世載德,不忝前人。⑿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無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惡于民,庶民不忍,欣載武王,以致戎于商牧。⒀是故先王非務武也,勸恤民隱而除其害也。
  • 集解韋昭曰:“庶人卑賤,見時得失,不得達,傳以語王。”正義傳音逐緣反。庶人微賤,見時得失,不得上言,乃在街巷相傳語。
  • 正義杜預云:“成王營王城,有遷都之志,故賜周公許田,以爲魯國朝宿之邑,後世因而立周公別廟焉。鄭桓公友,周宣王之母弟,封鄭,有助祭泰山湯沐邑在祊。鄭以天子不能複巡狩,故欲以祊易許田,各從本國所近之宜也。恐魯以周公別廟爲疑,故雲已廢泰山之祀,而欲爲魯祀周公,遜辭以求也。”括地志雲:“許田在許州許昌縣南四十裏,有魯城,周公廟在城中。祊田在沂州費縣東南。”按:宛,鄭大夫。
  • 二十八年,定王崩,①長子去疾立,是爲哀王。哀王立三月,弟叔襲殺哀王而自立,是爲思王。思王立五月,少弟嵬攻殺思王而自立,是爲考王。此三王皆定王之子。
  • 【索隱述贊】後稷居邰,太王作周。丹開雀錄,火降烏流。三分既有,八百不謀。蒼兕誓觽,白魚入舟。太師抱樂,箕子拘囚。成康之日,政簡刑措。南巡不還,西服莫附。共和之後,王室多故。□弧興謠,龍漦作蠹。頽帶荏禍,實傾周祚。
  • 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①孫曰女修。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②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③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爲輔。”帝舜曰:“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皂游。④爾後嗣將大出。”⑤乃妻之姚姓之玉女。⑥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爲柏翳。舜賜姓嬴氏。
  • 秦仲立三年,周厲王無道,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室,滅犬丘大駱之族。周宣王即位,①乃以秦仲爲大夫,誅西戎。西戎殺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于戎。②有子五人,其長者曰莊公。周宣王乃召莊公昆弟五人,與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于是複予秦仲後,及其先大駱地犬丘幷有之,爲西垂大夫。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