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六十二)

王維洛博士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26
順手牽羊:地下電站,擴大裝機順手牽羊,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十二計。
原文:「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必得。少陰,少陽。」

先低後高

一九九二年,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國務院興建三峽工程方案,包括:三峽電站裝機容量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平均年發電量八百四十億千瓦時,三峽水庫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工程移民一百一十三萬等許多重要指標。

林一山,當年被稱為「長江王」,三峽工程鐵桿支持者,聽聞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決定之後,認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所批准的一百七十五米方案,是以西裝料子,做了背心、短褲,大材小用,極為可惜。林一山說,蕭規曹隨,三峽工程大壩的高程一定還會加高,三峽水庫的蓄水位,也一定會加高。筆者反對林一山在三峽工程上的觀點,但這一次,林一山是說了真話。

筆者看過林一山擔任長江流域辦公室主任時,所編寫的三峽工程報告方案比較,三個蓄水位高度分別為:海拔二百米,一百九十五米、以及一百九十米。最後的結論是:推薦海拔二百米方案,因此方案的發電效益遠高出其他兩個方案,相反的,尤其是一百九十米方案,無論是發電還是防洪,效益都很差。一九九二年批准的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方案,按林一山的觀點,是大材小用。按過去三個方案比較的結果,一百七十五米的經濟可行性的確很差。

究其實,是李鵬等人在三峽工程論證中做了手腳,採用的策略是:先小後大,先低後高。就是在上報審查的方案中,盡量減少三峽工程淹沒的損失和移民人數,以爭取先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批准,而後再擴大發電機裝機容量,加高蓄水位,加大大壩高程,最終可達到從三峽水庫取水,實現夢想已久的南水北調。

增建地下電站

一九九二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剛批准三峽工程,一九九三年三峽工程初步設計時,則來了個順手牽羊,提出增建三峽工程地下電站,將三峽工程發電裝機容量從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擴大到二千二百四十萬千瓦,將近擴大四分之一,這不屬於一般的技術性更改,而是屬於對三峽工程的重大更改。如此大的更改,必須重新審查可行性論證,以及修改後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同時也要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再審查和再批准,否則,就是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策的蔑視。

三峽水利樞紐初步設計報告(樞紐工程)中,批准的樞紐建築物總體佈置方案為:河床中部佈置洩洪建築物,兩側布置電站壩段和壩後式廠房,左、右岸廠房分別佈置十四台和十二台單機容量七十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通航建築物均布置在左岸。另在右岸的白岩尖山脊下,預留六台機組地下廠房位置。

初步設計審查過程中,不少專家建議提前建設右岸地下電站,以增加初期發電效益。專家組意見認為:「三峽工程建設後,擴機時間不會很晚,地下廠房的前期工作、必須在一期工程內施工的部分(如進水口),應該抓緊」。並「建議請設計單位抓緊進行研究,提出更詳細的專題,報告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決策」。

中共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於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七日,以國三峽辦發技字(一九九三)○五○號「關於下達三峽工程右岸地下廠房任務」之函,要求長委立即進行三峽右岸地下廠房前期工作,並向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提出研究報告(由辦公室主持審查)。據此,長委即抓緊進行前期工作,並開展三峽右岸地下廠房研究報告編製。

一九九四年,全面開展右岸地下廠房設計工作。一九九八年一月,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第七次會議決定,三峽地下電站不提前興建;但三峽開發總公司陽奉陰違,到二○○三年六月,三峽水庫蓄水時,三峽地下電站廠房建設工作已完成,唯一缺少的就是六台七十萬發電機組的安裝,計畫在二○○九年前完成。

二○○五年黃曆新年前,國家環保局刮起一場所謂「環保風暴」,以沒有工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為由,叫停了一批大型工程,其中也包括三峽地下電站工程。國家環保局刮「環保風暴」其實是做秀,黃曆新年之後,三峽地下電站工程,繼續施工。

為何三峽工程要如此迫不及待建設地下電站?原因在於:三峽工程論證中的錯誤,原規劃的發電裝機容量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不能達到平均年發電量八百四十億千瓦時的目標,唯有通過擴大發電裝機容量,才能達到此一目標。不可否認,三峽工程以原規劃: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發電裝機容量,以及計畫平均每年八百四十億千瓦時的發電量,為世界最大水電站。但卻掩蓋不了一個事實,三峽工程是世界上發電效益最低的巨型水電站。

順手牽羊 擴大裝機

三峽工程原本發電效益就低,依泰普水電站的效率比三峽工程高出百分之五十二;增建了地下電站後,三峽工程發電效益更低,依泰普水電站的效率比三峽工程高出百分之七十九。三峽工程二千二百四十萬千瓦發電機裝機容量,平均年發電量為八百七十七億千瓦時,電廠效率為百分之四十六。換句話說,發電機百分之四十六的時間是滿負荷工作,而百分之五十四的時間則休息。巴拉圭依泰普水電站電廠發電機百分之六十八的時間滿負荷工作,而百分之三十二的時間休息。

發電機的利用效率如此之低,三峽工程發電的經濟效益自然不可能好。若想要提高三峽工程的經濟效益,便得提高發電機的利用效率,而提高發電機的利用效率,則只有加高三峽水庫的蓄水位,也就如林一山所說,蕭規曹隨。

順手牽羊是三十六計中的第十二計。順手牽羊有順便之意,也可以是伺便竊取的意思。關漢卿在「單鞭奪槊」劇本中寫道:

「我也不聽他說,被我把右手帶住他馬,左手揪著他眼劄毛,順手牽羊一般拈了他來了。」在兵法上有「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必得,少陰,少陽。」之說,意指敵方再微小的疏忽,也必須利用;微小的利益也要力爭,變對方的疏忽為我方的小勝利。三峽工程順手牽羊,通過地下電站,將發電裝機容量從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到二千二百四十萬千瓦,擴大近四分之一,為今後加高三峽水庫的蓄水位,打下了技術埋伏。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暗度陳倉的前半句是明修棧道。根據司馬遷《史記之卷八高祖本記》記載,漢王劉邦回國去,項羽派三萬兵跟隨在後,劉邦命令士兵用火燒毀棧道,一來防備其他諸候襲擊,二來也同項羽表示,自己再無向東進犯的意圖。
  • 空城計是三十六計中的第三十二計。羅貫中《三國演義》第九十五回《馬謖拒諫失街亭,武侯彈琴退仲達》一章,詳細描繪諸葛亮設空城計的經過。
  • 在中國,自從一九八四年國務院原則批准三峽工程之後,國人對三峽工程、特別是中央政府草率的決策,多有意見。
  •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李伯甯等政協委員向政協七屆三次會議,提交了「建議將長江三峽工程列入『八五』計畫」的提案,同時也將提案直接交給政協副主席王任重。
  • 考慮任何問題,都不能忘記建設三峽工程的目標。建設三峽工程的第一目標是防洪。
  •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主要結論之一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體來說,三峽工程早建方案的費用總現值最小,比不建、晚建分別少一百一十點一億元和七十二點七億元,相當於三峽工程費用總現值的百分之七十點二和百分之四十六點四。
  • 歷史上,長江中下游地區「洪水過程不明顯,江患甚少」,主要是因為:長江中下游地區有大片連綿不斷的湖泊和沼澤。
  • 水庫區還開闢許多游泳場,暢遊長江,極目楚蜀,白日當空,湖光泛銀,遊人似潮,笑聲四起。水庫兩旁山上,將建起朱樓畫閣,山亭水榭,斗拱飛簷。
  • 如果政治家認為,八十年三峽庫區沖淤基本達到平衡,三峽水庫的泥沙問題已經解決,那麼「重慶」,便是他們為此付出的代價。
  • 千將坪滑坡是一古滑坡體,正是三峽水庫的蓄水促使了這個古滑坡體的復活,從而造成特大山體滑坡災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