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之窗:正眼看它,正面迎它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2月9日訊】
不正面面對恐懼,就得一生一世躲著它。──霍克•克洛(HawkCrow)

我打過很多次的退堂鼓。理由很多。

發現自己生性愚魯,所以放棄學鋼琴;發現自己身段不夠矯捷,每次上課都搞得腰酸背痛,所以放棄學舞;發現自己實在沒有真正的興趣涉足司法,所以在大學畢業後放棄司法界這一途;發現那人的人生目標與情趣和我相差甚多,所以放棄愛情。

人生是在渴望、選擇、放棄之間起起伏伏。

放棄,沒什麼不可以,但我不允許自己因為恐懼或憂慮而放棄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如果只是因為害怕而打退堂鼓,犧牲我真正有興趣的事,我會很難原諒我自己。

就像北美印第安人的一句話:‘不正面面對恐懼,就得一生一世躲著它。”

如果不能自己拆掉恐懼,那樣的陰影會跟著你,變成一種逃也逃不了的遺憾。

我實在不希望自己到了七老八十,才用蒼涼的聲音說:“我本來想當一個作家的……”或是:“我小學的時候曾經得到演講比賽第一名,只是現在……我……我……哦一在大家面前講話就發抖。”

我們總不會因為怕人家嫌自己醜而永不出門。

不要因為恐懼空難而不敢去旅行,一生一世掩藏著自己渴望看到新奇事物的心情。不要因為恐懼失望而害怕愛情。以此類推,很多恐懼都會被擊破。

“不要因為怕水,你就永遠不去游泳……”有一次我在澳洲的一個漂亮飯店裡,看著善泳的朋友們在陽光下嬉戲,忽然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湧上心頭。我剛剛告訴他們,我怕曬黑,所以我不想下水。天曉得我多想鑽進水裡去。

我想,我是有點怕水沒錯。念高中時,體育老師規定不遊十五公尺絕對不讓我畢業。我在游泳池裡奮力了兩個暑期,才以十五公尺的爛成績過關。我不會換氣,也不敢在水中睜開眼睛,一掉進水中我的腦海裡就想到“淹死”兩個字。陽光濺在他們水滑滑、光亮亮的肌膚上,他們像海豚一樣驕傲地嬉戲著,而我,其實並不想躲在沒有陽光的陰影裡看著他們的快樂而已。

我是個懦夫。

如果我沒有學會游泳,我一輩子要躲著這幅景象。

“那就好好去吧!就算你上輩子是鐵達尼號的殉難者,這輩子也不該那麼孬種。”我對自己說。

大概在一個月後吧。朋友邀我到一個溫泉度假中心,我鼓足勇氣下水了。

我發現我沒自己想像中那麼爛,但我不敢遊到水深的地方。

“試試看,”這位朋友和藹地對我說,“往水下鑽鑽看,看會不會沉下去!”

“你說什麼?”我還以為他這個游泳高手故意整我。

我試了。他說得沒錯,在我們意識清明的狀態下,想要沉下去、摸到池底還真的不可能。真是奇妙的體驗!

“看,你根本淹不死。沉不下去,為什麼要害怕呢?”

我上了一課,若有所悟。從那天起,我不再怕水,雖然目前不算是游泳健將,但遊個五百公尺是不成問題的。

人生中有不少潛藏的恐懼,有的是因自己的怯懦而產生,有些是外力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所加諸的陰影,但如果我們不正眼看它,正面迎它,而只想處處躲它,我們終會發現,地球真是圓的,世界還真的很小,我們的心逃無可逃。

──轉自《新生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們接過它便開始搖,可是沒有一個人能搖出黃金。於是問他爲什麽,老人說:“當你們搖寶盒時心裏不想黃金,就能搖出黃金。”人們這才明白其中的秘訣。
  • 25歲的時候,我因失業而挨餓,以前在君士坦丁堡,在巴黎,在羅馬,都嘗過貧窮和挨餓的滋味。然而,在這個紐約城,處處充溢著豪華氣息,尤其便我覺得失業的可悲。
  • 在工作和生活中,基本上我們大部分時間都處在兩種心理模式之下:反彈和回應。在反彈中,我們感到壓力,而且很快下判斷。我們沉不住氣,耿耿於懷,以為事情是衝著自己來的。──理查•卡爾森(RichardCarlson)
  • 我很高興能在穆斯林齋月結束的這一天向所有慶祝齋月的人致意。人們以齋月來紀念可蘭經裡安拉向先知穆罕默德所作的啟示。人們在這段日子裡專心致志並充滿敬仰地閱讀並背誦上帝的話語。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穆斯林在日照期間禁食禁水,目的是把他們的意念重新凝聚在信仰之上,把自己的心靈再次引向善行之中。
  • 是的,我們沒那麼重要,失敗沒那麼重要,失戀也沒那麼可怕。對於宇宙來說,我們不過是沙漠中的一顆沙子,(關於這點,我一位學科學的朋友並不以為然。他說,我們比一顆沙子上的微生物還微不足道。)所以何必要把自己的苦處放大,或太強調自己為別人做過的功勞被辜負呢!
  • 有一天,西域來了一個經商的人將珠寶拿到集市上出售。這些珠寶琳瑯滿目,全都價值不菲。特別是其中有一顆名叫“珊”(shan)的寶珠更是引人注目。它的顏色純正赤紅,就像是朱紅色的櫻桃一般,直徑有一寸,價值高達數十萬錢以上,引來了許多人圍觀,大家都嘖嘖稱奇,贊嘆道:“這可真是寶貝啊!”

  • 我終於問了自己這個問題:這究竟是誰的人生?當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就曉得我必須改變了。
  • 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是古代人生極高的一種追求和境界。現代社會人們熙來攘往,充滿競爭,充滿誘惑,也充滿無奈。但卻缺少一份寧靜,一份淡泊,使人分外懷念逝去的平淡。
  • 長期的階級斗爭,給人們的心靈造成很大的創傷,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怨气。
  • 一個青年背著一個大包裹千里迢迢跑來找無際大師,他說:“大師,我是那樣的孤獨、痛苦和寂寞,長期的跋涉使我疲倦到極點;我的鞋子破了,荊棘割破雙腳;手也受傷了,流血不止;嗓子因爲長久的呼喊而喑啞……爲什麽我還不能找到心中的陽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