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行不義 必自斃

font print 人氣: 14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訊】周朝末年,周宣王將自己的弟弟桓公友封於鄭這個地方。桓公友的兒子(鄭武公)娶了申國女子,名字叫武姜,生下莊公和共叔段。莊公出生時,由於胎位不正,造成腳先生出來而難產,使得姜氏受到驚嚇。姜氏因此給莊公取名為寤生。由於武姜一直偏愛共叔段,所以當莊公和共叔段長大之後,便希望立共叔段為太子。可是在她屢次向武公請求時,武公都不答應。

等到莊公即位後,武姜就為共叔段請求,希望能把共叔段封在制這個地方。由於制這個地方地形險要,所以莊公回應她說:“制是個形勢險峻之地,從前虢叔就是死在那裡。要是別處,我一定從命。”武姜於是又請求封在京城,莊公就把京城封給共叔段,稱他為京城太叔。

由於這麼做是不符合君臣的禮節,所以鄭國的大夫祭仲便勸諫莊公說:“凡屬國都,城牆周圍的長度超過三百丈,就會給國家帶來禍害。先王制定的制度,大的地方的城牆,不超過國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超過五分之一;小的,不超過九分之一。現在京城已經逾越了規矩,不合先王的制度,君王將會不堪其憂了啊。”莊公說:“是姜氏要這樣,我那有辦法避免禍害呢?”祭仲回答說:“姜氏哪會這樣就滿足呢?不如早一點處置他,不要讓他繼續蔓延;一蔓延就難處理了。蔓延的野草尚且難鏟除,何況是君王所寵愛的弟弟呢?”莊公說:“多行不義,必定會自取滅亡,你姑且等著看吧!”

果然過了不久,共叔段就命令西鄙、北鄙兩個地方即聽莊公的命令,同時也要接受他的管轄。此時,鄭國的公子呂就對莊公說:“一個國家不可以容許有兩個君王同時存在的,您打算怎麼辦呢?如果您想把國家交給京城太叔,那麼臣就請求去侍奉他;如果不是,就請把他除掉,不要讓民心背離。”莊公說:“用不著,他再這樣下去會自取其禍的。”後來,共叔段又進一步把西鄙、北鄙據為己有,並且擴大到廩延。這時公子呂又對莊公說:“夠了!再讓他勢力大下去,得到的民眾也會越多了。”莊公則是一點都不擔心地說:“他對國君不義,對兄長不親,沒有正義就號召不了人,勢力雖大,愈容易自行崩潰。”

緊接著,共叔段便開始整治城郭,儲備糧草,充實盔甲和武器,準備步兵和車輛,想要去偷襲鄭國的都城。而姜氏也準備開城門作內應。當莊公獲得共叔段進兵的日期時,說:“時機到了。”於是命令公子呂率領兩百輛兵車討伐京城。結果京城的人反對共叔段,共叔段只好逃入鄢。而莊公又向鄢進兵,共叔段最後只好逃到共國。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如果仗勢著自己的背景或權勢,而不顧及人應有的倫理道德,那麼久而久之就會因為他自己做了太多不義的壞事,最後遭遇自取滅亡的下場。

出自(《春秋左傳.卷一》)【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丞相崔造還是平民的時候,他與韓會、盧東美、張正則三人非常要好,號稱“四夔”。江左一帶的士人都稱他爲“白衣夔”。後來崔造做官被降職調到洪州。洪州的主帥曹王想要聘任他爲副使。當時德宗在興元府,因爲曹王有功勞並且是皇親,所請示的事情沒有不批准的。
  • 上古、中古時期的君王,莫不以修身養德為重,古代君王都是嚴肅地修身伐己,其程度可能是今天的人難於想象的。
  • 据古書《列女傳》中記載,漢代河南有個叫李叔卿的人,是郡府的工曹,被舉荐為“孝廉”(古代的一种榮譽稱號,提拔官員時可以优先考慮)。叔卿有個妹妹丈夫去世了,寡居在家。
  • 蕭華雖然陷入賊人的隊伍中反抗過朝廷,但李泌曾經推薦他到朝廷作官。後來李泌入山中隱居,肅宗終於請蕭華作了宰相,蕭華只推舉薛勝掌管吏部,卻始終不行。
  • 戰國時,秦國的秦武王想要稱霸天下。他對寄居在秦國的甘茂說:“我想出兵向東進攻三川(韓國一地名),取周室而代之,你如果能為我實現這一夙愿,我將至死不忘。”甘茂說:“我要求去魏國与魏王相約,共同攻打韓國。”于是,武王派親信向壽做甘茂的副使出使魏國。
  • 后山廟位于大陸河北省易縣城北15公里處,距清西陵10公里。据記載,后山是秦漢以前君王祭天、封禪的地方。至今還流傳著炎帝、黃帝、洪涯、九玄、嫘祖、張良、劉秀等歷史故事。傳說,王莽篡權后,調動數千兵馬追殺劉秀。劉秀落難之時,逃到了易縣后山村一帶,村中一位姓張的老奶奶冒死將其救下。劉秀東山再起后,撥重金在易縣后山之上建起后山廟,以報答救命之恩,使其精神永昭日月。
  • 魯莊公姬同有三個弟弟:慶父、叔牙、季友。慶父最為專橫,並拉攏叔牙為黨羽,一直蓄謀爭奪君位。
  • 竇廷芬對李泌說:“中橋有個叫胡蘆生的算命人,因為推算得極准,所以非常出名。昨天他為我算命後告知,不出三年,我們家有滅門之禍,必須找到黃中君才能倖免。
  • 宰相崔圓少年時貧賤落迫,家住在江淮一帶。他的表丈人李彥允是刑部尚書。崔圓從南方來到京城,等候拜見李彥允,想謀求個小職務。李彥允當時在學院裏正與學生們研習功業,對崔圓很蔑視。
  • 貞觀三年的十二月間,唐太宗下詔,為過去行陣作戰的地方,建立佛寺,在他《行陣所立七寺詔》一書中說:「紀信捐生,丹青著於圖像,猶恐九泉之下,尚論鼎鑊,八維之間,永纏冰炭,所以樹立福田,濟其魂魄。」於是在交兵作戰、死亡慘重的地方,為敵我雙方的陣亡者各建寺剎,延招僧侶。讓那些死難的亡魂,聞到晨鐘暮鼓之聲,能夠變炎火於青蓮,易苦海為甘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