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人類:隋朝疫情

林蘭 編輯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3日訊】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

公元581年,隋文帝楊堅代周建隋,隨後重新統一全國。歷史又從分裂走到了統一。災疫也隨著社會的穩定趨於減少。隋朝疫病的流傳比起魏晉南北朝時期,要少得多。立國38年,較大的疫病流行共有六次。總體上說,隋朝前期安定時日多,所以疫病較少;隋末混亂,隋煬帝轎奢淫逸,窮兵黷武,社會矛盾激化,疫病流傳廣泛;而且隋朝的疫病有多次與戰爭相關。

隋文帝統治時期疫病較少。開皇二年(582年),突厥發生旱災,帶動了疫病流行,“又多災疫,死者甚眾”。開皇十年(590年),京城長安發生疾疫。開皇十八年(598年),隋文帝派遣大軍遠征高麗,至遼水,部隊出現疫病,“不利而還”,“死者十二三”。

隋煬帝即位後,耀武揚威,濫用民力。大業三年(607年),煬帝派羽騎尉朱寬到琉球國。次年,煬帝又命朱寬前往招降,琉球不從。大業六年(610年),煬帝派虎賁郎將陳稜和朝請大夫張鎮周自義安(今廣東潮州)出海,到達琉球。盡管討伐戰爭取得了勝利,“獻俘萬七千口”,但戰爭並不是十分順利。部隊进入潮濕的山區後,“蒙犯瘴癘,餒疾而死者十八九”,說明隋軍染上了嚴重的瘧疾傷亡慘重。

大業八年(612年),山東、河南大水,淹沒四十余郡,不久出現疾疫。其中山東地區疫情尤為嚴重,“人多死”。加上煬帝派大軍遠征高麗,山東地區“征斂供帳軍旅所資為務”,民不聊生,百姓生活困苦。

隋煬帝末年,三征高麗,統治殘暴,社會民心不穩,經濟遭受嚴重破壞,“宮觀鞠為茂草,鄉亭絕其煙火,人相啖食,十而四五”。此時關中地區疾疫流行,“炎旱傷稼”。雖然史書沒有詳細記載疾疫流行造成的嚴重後果,但可想而知,疾疫的流行加速了隋朝統治的崩潰,引起了社會矛盾的激化。疫病的流傳,一定意義上而言,是隋末統治腐敗的結果。也可以說,疫病加速了隋朝統治的滅亡。

參考資料:《三千年疫情》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蟲、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他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在王莽掌權時期,由於政局和經濟的混亂,疫病的傳播十分頻繁。平帝元始二年夏天,北方地區出現大面積的乾旱,在今山東地區又出現了蝗災,青州郡受災尤其嚴重,民眾被迫遷移出世世代代的居住處,流落他鄉。
  • 雅典這個向人類貢獻了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文明之邦,西元前430年左右,一場可怕的瘟疫幾乎摧毀了整個雅典。
  • 瘟疫和其他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征和三年(前90年),漢武帝派將軍李廣利率兵伐匈奴。打慣了勝仗的將軍這一次兵敗被俘,被匈奴囚禁了起來。
  • 西晉太康年間,晉國出兵伐吳對,大都督賈充仍向晉武帝奏:“吳未可悉定,方夏,江淮下濕,疾疫必起,宜召諸軍以為後圖。”主張進攻吳國的時機絕對不能選擇在夏天。
  • 社會黑暗,疫病接踵而至。疫病頻頻流傳,又把社會更推向黑暗的深淵,社會的混亂破敗不可避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