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

歷史真貌─廣泛興佛的時代:兩晉與南北朝(一)

(公元265年---公元588年)
心緣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盡情演“義”的三國時代隨著東吳的被滅而終於謝幕了。掩卷而思業已走過的歷史大戲,不禁慨嘆上天精妙的安排。如此紛繁的事件,如此不同的朝代,卻被那看不見的主線緊緊的牽在一起,在一走一過間,留下了各自璀璨的文化,留下了足以讓後人深思明鑑的故事,留下了豐富人精神內涵的思想和行為方式。

當大幕再次開啟時,我們迎來了一個經歷了短暫的統一後、長達三百多年的大分裂、大動盪時期,也是一個佛教在華夏大地廣傳的時代,這就是兩晉和南北朝時期。

奠定人類正信基礎─佛教傳入中國概述

眾所週知,佛教起源於古印度,那麼佛教是如何傳入中國並成為中國人的信仰的呢?這自然是需要一定的條件和機緣,不過,那曾經走過的歷史卻將一切早已安排停當。

從地理位置上講,古印度不僅指今天的印度,還包括不丹、尼泊爾、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在內的整個南亞次大陸。中國古代歷史書中把印度稱為“身毒”或“天竺”。

古印度位於中國的西部和西南部,與古代的西域毗鄰。西域,是中國史籍中的一個地理概念,泛指玉門關、陽關以西的廣大地區,狹義的西域,指歷史上的新疆。新疆地處歐亞大陸的中心,是東西方社會交流的樞紐。在已然走過的歷史中,我們知道西漢的張騫曾經出使西域,並開通了“絲綢之路”,這使得中國與異域文化的交流和溝通更為便捷和頻繁。佛教就是沿著古印度─西域─絲綢之路─中原地區─中國其它地區這一脈絡傳入並弘揚的。

佛教傳入西域

大約在公元前三世紀印度阿育王時期,佛教便傳入了當時西域的於闐(今和田)、龜茲(今庫車)等地。今天學術界多依據藏文《於闐教法史》、《大唐西域記》等史籍推論,大約在公元前80年,以毗盧遮那阿羅漢就在西域建立了第一座佛寺,小乘佛教傳入。印度大乘佛教興起之後,約在公元2─3世紀也傳入了西域各地,出現了大小乘並存的局面,逐步發展形成了以於闐、龜茲、高昌(今吐魯番)以及莎車、疏勒(今喀什)等城為中心的佛教勝地。

自然居住在西域的居民最先沐浴在佛法中。自秦起至東漢,居住在西域(廣義)的少數民族先後有月氏、烏孫、大宛、匈奴、鮮卑、羌、羯等。佛教在西域的興起和強盛自然影響到這些少數民族,很多人,包括上層貴族都開始聆聽佛法,並成為了佛教徒。

在佛教傳入西域的同時,上述少數民族為了爭奪地盤,彼此之間相互征伐,其中匈奴在西漢時曾經臣服了大部分少數民族,並據有廣大西域地區。一些被打敗的少數民族開始外遷和內遷,內遷者逐漸與漢族雜居。

在這裏,一定要提到月氏族。他們最開始居住在河西走廊地區,西漢時被匈奴打敗。一部分月氏不得不北遷,後又遷到阿姆河流域,於公元1世紀建立貴霜王朝,並興於印度北方,吞併了犍馱羅(古印度十六大國之一),成為古印度北方的共主。貴霜王朝的迦膩色迦王虔誠信佛,後將佛教藝術傳回了西域。

佛教傳入中原

東漢明帝時,聽說西域有神,其名曰佛,便派使者赴天竺,也就是古印度,求取其書及沙門,並在洛陽建立了中國第一座佛教廟宇–白馬寺。這時,一些天竺僧侶也開始從西域進入中原遊歷傳法,翻譯佛經。

《後漢書西域傳》中敘述桓帝奉佛之後說:“百姓稍有奉佛者,後遂轉盛。”可見當時民間信佛也由少數而逐漸增多。

《後漢書陶謙傳》與《吳志劉繇傳》中記載:獻帝時,丹陽人笮融聚眾數百,往見徐州州牧陶謙,謙使督廣陵,下邳,彭城三郡的運漕。融於是接理三郡的漕運,“大起浮屠寺,上累金盤,下為重樓,又堂閣週回可容三千人。作黃金塗像,衣以錦彩,每濟佛輒多設飲飯,布席於路,其有就席及觀者且萬餘人。”說明獻帝時洛陽也有佛寺。

三國時,魏繼後漢,建都洛陽,一切文化都承後漢,所以說魏代的佛教也可說是後漢佛教的延續。魏明帝曾大建浮屠,而且也有陳思王曹植喜讀佛經的記載。

而另一方面,自東漢末年起,由於漢王朝的軍事征服和為彌補中原兵力和勞力不足,以及週邊各少數民族間的爭鬥,中國西部和北部邊疆的各少數民族開始大規模的向內地遷徙。到了三國末年和西晉初年,胡族內遷形成高潮。內遷的少數民族主要包括匈奴、羯、鮮卑、氐、羌等,歷史上泛稱為“五胡”。“胡”是古代漢人對漢民族以外,尤其是北方少數民族的總稱。因為羯是匈奴的一支,氐是羌的一支,實質上也可以說只有三胡。

西晉統治時期,中國北部、東部和西部,尤其是並州和關中一帶,居住著大量少數民族,史書記載“西北諸郡皆為戎居”,關中百萬餘口“戎狄居半”。

少數民族和漢族在雜居的過程中相互影響。一方面,在漢族的影響下,這些內遷的少數民族逐漸由遊牧轉向農業定居;另一方面,這些少數民族由於大多信仰佛教,在與漢族交融時,佛教漸漸被漢人所接受,並在民間廣泛傳播開來。特別是西晉末年和東晉時的五胡十六國的建立,雖然造成了中原動盪,但卻推動了佛教的廣泛傳播。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西域佛教達到鼎盛時期。上至王公大臣,下至普通百姓,都信仰佛。尤其是大批王公貴族出家事佛,成為了一種時尚,使住持正法的僧人具有崇高的社會地位,推動了佛教的發展,擴大了佛法對社會的影響。這種影響也慢慢擴展到了中原和南方地區。

這一時期,在西域境內開鑿了眾多規模宏大的石窟,興建了雄偉壯觀的佛寺,並廣納四方賢才,講經說法,使佛寺成為當時社會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從現存高昌等地的石窟群及佛寺遺址可知,它們大多或依山傍水,擁有十分優美的自然環境,或聳立在城市中心,近距上宮官府和繁華街市,出入凡塵世間,不即不離,自然成為人們嚮往的勝地。

西域佛教的興盛,沿著絲綢之路,隨著西行求法與東來弘法的高僧的宏揚,隨著胡人的內遷,隨著胡人對中原的統治,開始廣泛傳播開來,特別在南北朝時期,佛教的傳播達到了一個較為強盛的時期。

以前的中國人成神的修煉方法是修道,而道家強調的是獨修和清修,不能大面積普及。佛教則不同,它強調普度眾生。佛教在華夏大地的傳揚,逐漸讓人們認識了甚麼是佛,甚麼是修煉,也奠定了人們理解佛法的基礎。

此外,兩晉、南北朝時期諸多皇帝的信佛、修佛,對佛教的興起和廣泛傳播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