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駭客任務

李家同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我年歲已大,記憶不太好,趁我記憶猶新之際,我要將我遭遇到的事情寫下來。

我年歲已大,記憶不太好,趁我記憶猶新之際,我要將我遭遇到的事情寫下來。

我用三架電腦,一架在暨南大學的研究室,一架在清華大學的研究室,一架在家裡,去年十月左右,我早上在清大研究室用電腦,看了電子郵件,下午我在家裡用電腦,我習慣性的一個動作是看看我有沒有新的電子郵件。我收信的伺服器在暨大,通常總有幾十封信在裡面,可是,那天下午,伺服器中一封信都沒有了。

我的好友邱教授是暨大計算機中心的網路組組長,我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我伺服器上的信件全部都不見了,邱教授認為我活該,我狡兔三窟,必定有一架電腦在看過信以後,將伺服器上的郵件順便刪除了,我一再地告訴他這不可能,因為我對於這件事是非常小心的,每架電腦上看信的機制,都不會刪掉伺服器上的信。邱教授反問我,那你如何解釋這種現象?我啞口無言。

幾個小時以後,我又收到信了,一切又恢復了正常。我回到暨大去上課,在周三下午,我忽然發現伺服器上的信又不見了。在暨大,雖然我已不是校長,很多人卻對我很好,所以有一大批計算機中心的專家來看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告訴他們我用Netscape看信,我又給他們看我在Netscape裡面的設定,設定中明文規定不要從伺服器上刪掉郵件。

就在此時,一位同事發現了一件怪事,儘管我從來沒有用OutlookExpress來收信,我的OutlookExpress裡卻有一大堆的信件,他們看了一下,發現自從去年六月,我的OutlookExpress就陸陸續續地在看信,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兩件事:

1.我的電腦在上週六曾經收過一次信。

2.我的OutlookExpress設定了一旦收了信,就從伺服器上刪掉信件。

這下,我上週六信件不見的事情可以解釋了,事實上是有人在我的暨大研究室電腦上的OutlookExpress看了信。因為OutlookExpress的設定是會自動將伺服器上的信件刪除的,所以我的伺服器上的信件就不見了。

但是不能解釋的是:有人利用我的OutlookExpress看的信,從六月就開始,設定一直是不刪除信件的,為什麼上週六忽然將設定改了,一改我就發現了,如果他要秘密地做這件事,他就應該永遠不刪除伺服器上的信件,看來這位老兄是要警告我一聲。也許他認為我太糊塗,始終不知道他已在利用我的電腦看我的信件,一火之下,做了一個大動作,將設定改成刪除信件的設定。

誰可能進了我的研究室呢?我的學生嗎?如果是我的學生,為什麼要修改設定來讓我知道?這件事之後,我放棄了Netscape,因為校方只幫我們維護OutlookExpress。

大約去年十一月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件怪事,我發現我無法送電子郵件給我的一個同事,許中頤小姐。她專門處理我們暨大電子雜誌的文章,我又求救於我的同事,這位同事發現許小姐可以收到別人的郵件,惟有收不到我的郵件。這位同事研究了好久,發現我用英文記錄所有的名字,以許中頤為例,我記錄她的名字是Hsu,C,Y,,這位同事異想天開地將Hsu,C,Y,改成HsuC,Y,,就這麼一改,我又可以寄信給她了。

這當然是完全不合理的,Hsu的後面有「,」,並不犯法,我一直都如此做,況且我對任何人都如此做,信也一概送得出去,為什麼惟有許中頤,我不能如此做。

過了一星期,這個毛病又發作了,這次發作在我的助理李秋玫小姐上,我原本的寫法是Lee,C,M,,改成了LeeC,M,信就送去了。

我曾請很多學生來親自看這件怪事,誰也不能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又請他們用我方法記錄姓名,都成功了。為什麼惟有我不能在某些人的姓氏後面加上「,」呢?對於電腦我是個宿命論者,我想這是因為我在暨大電腦的作業系統中有一個缺點,所以才會如此,我只有自認倒楣。

沒有想到的是,我在清大研究室的電腦也發生完全同樣的問題,解決的辦法仍是一樣,只要將姓氏後面的「,」去掉就可以了。有兩位清大的研究生可以作證,他們當然也完全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用同樣的方法記錄姓名,卻沒有問題。

我家的電腦一直是都沒有出現這類問題,可是在半年前,我家的電腦也出了同樣的問題,有一次,我要寄信給我的助理,被退了回來,我將她的英文名字後面「,」去掉,信就寄出去了。

有趣的是,這種現象,只限於和我很熟的人,舉例來說,學生之中,只有暨大的朱威達,靜宜大學的黃其思和清大的李欣樺,其他的人都安然無恙。其他的人只有系上的幾位教授,電機系的教授以及我的哥哥弟弟,都遭遇到了麻煩,我的幾位助理,當然人人遭殃。

這還不是我遭遇到最奇怪的事,有一天,我忽然不能使用我在暨大的電腦,又是一大堆同事來幫我的忙,七搞八搞,我總算是可以用了,但是我發現我找不到我的檔案,差不多一小時以前還在的檔案現在全都不見了。還好有一位同事發現了一件怪事,我電腦的桌面不是今天的,而是六個月以前的桌面。

我的同事好厲害,他們替我恢復我的桌面,我的檔案又找到了,這個現象,等於有人將我家的電話簿換了幾年前的電話簿,雖然別人的電話都在,我卻找不到他們的電話號碼了。

這個事件以後,我的同事給我一個嚴重警告,他們說我讓我的學生用我的電腦,是一件危險的事。他們勸我不准任何人用我的電腦。他們的建議,被我一口拒絕了。

我告訴他們,我絕對信任我的學生和助理,如果我連學生和助理都不信任,人生又有何意義?我告訴他們,我認為有外人已經入侵了我的電腦,只是我不知道他是誰,事實上我的電腦設定上的確都有一個漏洞,即使我關上電腦,只要電源還在,外人仍然能夠經由網際網路來開啟電腦的。

我終於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這封信是這樣講的:

敬愛的李教授:

我承認我輸了。

最近你所遭遇的一連串事件,都是我所做的,我做這些事情,並沒有對你造成任何損失。每一次,你們都發現如何挽救,你看過那部The Game嗎?在那部電影裡,男主角一直遭遇到各種災難,看上去這些災難都很可怕,但是男主角每次都化險為夷,無非是因為設計這些災難的人都沒有致他於死地的想法,所以他們總是設計了一套他能死裡逃生的機制。

為什麼我要搞這些鬼?我其實只有一個目的:我要使你不信任你的學生,沒有想到你仍然如此信任你的學生,我的挑撥離間,是完全失敗了。這已不是我第一次失敗了。上一次我侵入你的電腦,是十六年前的事,記不記得你當時的資料庫被人入侵了?那就是我幹的。

我是很厲害的駭客,我對你絕無惡意,也絕不會使你的電腦癱瘓的。入侵你的電腦,主要目的仍然是在挑撥離間,現在挑撥不成,我也不會再來騷擾你了。

駭客上

信上提到十六年前的事,我早已將那事件忘掉了,經過這位駭客的提醒,我才想起來。

十六年前,我在清大教書,當時我們系上只有一架主機,個人電腦還沒有問世,我們用的只是終端機,我當時在主機上建立一個有關演算法論文的資料庫,只有我的兩位研究生可以進入資料庫的內部,他們可以修改資料庫內部的資料,其他的人只能看資料。

有一天,我的一位在成大教書的學生打電話給我,他說我應該注意一件事,資料庫裡有一本書,書名有關性愛,一看就知道是色情書籍,但作者是李家同(英文名字是R.C.T.Lee),我趕緊上去查,果真找到了這本書。我並不能刪掉這本書,必須依靠當時的兩位研究生才將書刪掉,這兩位同學是王家祥和黃瑞榮。王家祥目前是清大的一個研究所所長,黃瑞榮是一位VLSI設計的專家。

就在那一天,我們發現一件更加可怕的事,在我們進入資料庫的時候,螢幕上會出現「打倒國民黨,台獨萬歲」這兩句話只出現幾秒鐘就消失了。

十六年前,這些話是不可以出現在公眾場合的,我們又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去掉這些驚人的口號,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弄進去的。現在回想起來,這位駭客的本領實在高強,我們的資料庫是自己設計的,沒有用任何資料庫系統,他如何進得去?我至今仍然百思不得其解。當年的電腦沒有什麼多媒體的觀念,他如何能將口號弄到終端機上,又在極短時間內消失掉,我只有佩服的份。

我們當時困惑了好久,但我一下子就決定一切照常,因為我對我的學生絕對信任,以後也就沒有這種事了。沒想到他十六年後捲土重來。

從各項蛛絲馬跡看來,這位駭客應該是有以下特徵的人:

1.他是電腦專家,他能將我的桌面換成六個月以前的,越過的技術門檻實在高。

2.他一直知道我的所作所為,我一直信任我的學生,他也知道。

3.他雖然入侵我的電腦,但並無意造成我極大的損失,十六年前他就可以刪掉我資料庫的全部資料。而他沒有做,只是塞了一本黃色書籍進入我的資料庫而已。

4.他很愛現。

究竟他是誰?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他是誰,可是我感激他來考驗我,我更感到高興的是,我通過了他的考驗,我信任我的學生,他想挑撥離間,不可能有成功的機會。@(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學計算機科學的人,都知道別人寫的軟體,我們最好不要去改之,因為我們永遠都不知道這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軟體,一但修改,可能有可怕的後遺症。
  • 我們應該建立一個觀念:攸關人類幸福的科技應該屬於人類全體,試想如果有一家公司掌握了可以改變氣候的技術,我們該怎麼辦?
  • 科學的重要性使得科技有了它自己的動力,沒有人能夠阻擋得了它。就在今天,人類正在花二千億美金製造一座新的太空船,荒謬的是,沒有人知道這座太空船要做什麼用。
  • 我們最近流行一種想法,認為我們只該提倡那些風頭出盡的所謂高科技產業,而將那些民生工業,一概列為夕陽工業,這真是大錯特錯,我們家家戶戶,每週去一次大賣場,買的東西不都是民生工業的產品?
  • 陸教授準備了一些書簽送給我們,書簽上只兩句話,一句中文:「天意難測」,一句英文:We may never be able to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of God .
  • 我越來越虛弱了,連痛都沒有感覺了,我知道槍戰仍在進行,但我已聽不見了。我用了所剩下的全部力氣,請爸爸告訴媽媽,我數學考到了九十分。
    這個小銀盒子離開了它的主人,卻帶來了中東的和平。
  •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
  • 到了這一時刻,他忽然非常後悔他是個優秀的醫生。如果他不知道他的病無藥可治,他一定會過得比較快樂。
  • 當年,這座鐘是用來傳遞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鐘敲十下,有人去世,鐘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鐘敲十七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