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自己所孕育的心靈兒女

文/高達宏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寫作是一種生養靈感、心思的過程,所以寫出來的詩詞、文章就是自己孕育的心靈兒女,因此捨不得是呈現人性,捨得是超越人性。

文人會相輕,大多是由於太過自我,其實文人甚至是對自己,都很自我。

對別人太過於自我,就會不把別人的作品看在眼裡﹔對自己很自我,就會過度的認為自己的作品字字珍貴,刪除不得。

經常的,人們都會認為自己寫的文章、詩詞,是添一字則過多,少一字則不足,別人動不得(未必比我好),也不得動(對我要尊重)。

也因為有這樣的體認,所以對於別人請我看看他的文章,有沒有什麼可以修改的地方,我大多數只是改改錯別字,或是,順順詞句,儘量的不有所異動,一是因為我改了不一定合於他的意思,二是改太多顯得不尊重,別人一定會不高興,三是既然是他寫的,就應該讓文章能呈現這個人的面貌。

說到文人相輕,這點我還好,對於其他的作家的作品,都存有一份尊重,請注意,不是一分而是一份,哈,如果是只有一分,那就是不尊重了。

寫得讓人讚嘆的,在拜讀之後,我會學習他們的結構和用字的創意與心思,寫得不完美的,我反而會用更多的心,嘗試著將之修改、重寫,看看自己能不能把這篇文章、這闋詩詞變得能讓自己感動。

這樣子可以藉著別人已經有過的努力,來增添自己在寫作上的能量。

所以文章不論長短,不論好壞,對我而言都是一塊可以耕耘收割的瑰寶。

其實,對於我自己最大的挑戰是看自己的文章。

寫作當然是一件心神交集的大事,除了文章的結構,故事的發展,用字遣詞,甚至一個標點的運用,都是費盡了心思。

所以寫完了文章,經過了多次的修改之後,會覺得每個字、每個句子都像是自己的兒女一樣,各個都可愛,而且自己愛他們愛得不得了。

也因為這樣,往往在有不少個寫得還不錯的卻與主題毫不相干的段落出現的時候,會產生掙扎,因為刪了心會痛,不刪卻像多了一塊沒有用的肉在那裡。

捨不得是因為這是自己的心血結晶,而且字句、意涵都很好,不得不捨是因為和主體不搭調,為了避免鬆散,讓文章的結構能夠更簡明有力,留不得。

我常常就在捨得與捨不得之間躊躇再三。

剛開始寫作的早期這樣的現象特別的明顯。

經過了多年的歷練之後,看多了、寫多了,就會很明快果斷的當留則留,當刪則刪除,不會猶豫不決,這情景就像一般當父母的人一樣,第一個孩子照書養,第二個孩子以後,就照豬養。

不過,哈,說是豬,也還是豬寶寶,這些刪下來的片段,說真的還是捨不得丟,到底也是自己的心血骨肉,所以就都存在一個檔案裡面,偶爾在似曾相識的情境中,靈光一閃的剎那就進去看看,往往垃圾就成了珍寶。

這時候就會慶幸當時沒有將他們完全的消除掉。

寫作是一種生養靈感、心思的過程,所以寫出來的詩詞、文章就是自己孕育的心靈兒女,因此捨不得是呈現人性,捨得是超越人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打字的時候,一不小心把二00八打成了二0八八,突然間,我愣住了。
      我問我兒子說:「八十年後,我在那裏?你在那裏?」,他說:「運氣好的話,我還看得到(意思是指他還活著)。」。
  • 對於法律,大部份的人都認為不需要用到最好,沾到了總不是好事。
  • 彩雲失色暗自飛
     散入天際無處歸
     影破形滅隨風去
     化雨落地百花醉
  • 他說,有時候內心真的是天人交戰不已,但是,若真的不顧一切的去愛,這樣的愛很可能會帶來傷害,傷害了我自己和我所愛的人。
  •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回歸真正的「自我」?很可惜的是,除了老年痴呆,忘了自己,或是,死了,沒了自己,大概沒有那種機會了。

    現代的社會只會讓我們越來越虛偽,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錢財(物慾)」會把人性更加的扭曲,讓我們變本加厲的戴上越來越多、越來越厚的面具。

    實際上,人的物質需要並沒有現代人所求的這麼多,很大部分的東西,我們認為需要是由於父母的期盼、社會的教育「讓我們認為我們需要」。

  • 我們常說,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但是,有時候會發生真假難分,甚至 連當事人自己都搞不清楚真假的,網路世界就是這樣。
  • 人生的旅途本來就充滿著挑戰,在坎坷的路徑上,所有的人都必須面對著他們自己遭遇的各種問題和困難,即使是全世界最平順的人,也或多或少也有不順利的地方。
  • 當我們還在母胎中,尚未出生的時候,媽媽就開始愛我們、關心我們,為了我們而吃這吃那,也為了我們而不吃這不吃那,為了我們而去聽音樂,為了我們而去慢走,為了我們而去……所以,人世間,唯一能讓人有「在我們愛他之前,他先愛我們」這樣感受的「人」,大概只有媽媽了。
  • 政黨有藍綠之別,國家沒有藍綠之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