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手法与顾及尊严

顺子
font print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看到电视报导大陆人士高调来台发放红包,有人拦路跪求帮忙,美晴老师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真想不透为什么有人积极寻求协助,可是阿正的母亲却拒绝申请额外补助呢?夫妻俩带着智能不足又有情绪障碍的孩子,经济上也不宽裕,她宁愿找一份月入一万块的工作,让自己能一边工作一边带小孩。每次美晴向她提哪个单位可以申请补助时,她总是说:“老师我们还过得去,这些留给更需要帮助的人。”

“其实接受捐助也不一定是件好事。”凯文老师说,“为什么?”美晴睁大眼睛问。凯文表示,多年前他在偏远山区小学任教,有一次电视台到学校采访,播出学校两菜一汤的营养午餐画面后,外界大量物资涌入学校,并累积了数十万善款。

刚开始家长群情激愤,认为外界捐款侮辱了地方居民的尊严,后来校长决定利用这笔捐款让弱势学生免费享用午餐,其他学生则部分减免。实施一段时间后,有些家长抱怨不公平,认为应该全校学生都免费,虽然要求不太合理,但是校长迫于压力,只好无奈地答应家长的要求。就这样,缺乏规划的大量捐助,虽然帮助了部分有需求的人,却也勾起他人依赖的心理。

听完凯文的叙述,我提出自己的看法,行善不只是帮助有需求的人,更重要的是改善需求本身。人的需求是什么?如弱势族群不仅要面对基本生计问题,更面临缺乏谋生能力、生活方式与态度消极的问题。所以不仅要供给受赠者金钱,更应该教导他们谋生技能,辅导他们改变生活态度和方式,努力脱离弱势。

而脱离弱势的最大力量就是尊严,尊严会让人对自己负责,避免去依赖别人,让人有再生的力量。爆发户式的粗糙行善手法,表面上好像照顾了他人的生计与需求,却忽视了精神层面的慰藉,更糟的是金钱会消磨人的尊严,如果下跪就能获取为数不少的捐助,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扼杀脱离弱势的动力。帮助他人,不是给了钱就算,培养自力更生的能力更重要,有句话说得好,与其给他鱼,不如给他钓杆!

阿旬的爸爸是植物人,妈妈独立抚养他们兄妹,为减轻母亲负担,小学五年级时阿旬就决定读军校。后来申请到行善基金会每年一万元的补助。这笔钱由我和阿旬共同管理,我用这笔钱支付他买参考书、考卷、牛奶的费用,让他朝目标迈进。每当他贪玩懈怠时,我就提醒他母亲的辛劳与期望,并适时给予鼓励。当阿旬毕业升上国中后,听到他依然保持优异的成绩时,就觉得好像看到他迎向光明的身影。

美晴听了以后有感而发,难怪她从没看过阿正向她索取东西,原来他母亲的态度培养了孩子的尊严,她认为阿正家庭目前虽然处于弱势,但是将来定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阿古在读后心得中写到,“以前我想,别人有的东西,我也要有,所以我偷合作社的钱,偷家里的钱去订羊奶、买饮料、买自动铅笔、请同学吃东西。我一直以为大家都不会知道东西是我偷的,结果还是被发现了。现在我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我不会再偷钱了。”
  • 学生行为问题辅导繁琐却有意义,真心与故事,让人看到了孩子正向的转变与他们美好的未来。
  • 近几年来离婚率的攀升让孩子们常得被迫提早适应大人世界的分离甚至愿怼,小小年纪也可能要面对“选边站”的无奈,信任与安全随之被抽离,取而代之的是日益增多的焦虑与紧张。而他们也成为制式管教方法下黑名单的常见客了。这也成为许多行为偏差的青少年的儿童写照。
  • 小强在类似单亲的家庭中成长,母子离乡背井到外地讨生活,生活压力不小,年纪小小的他懂得孝敬母亲,勤做家事,功课也维持得很好,是个优点很多的孩子,不能以他在校的偏差行为来论断全部。基于一颗柔软的慈悲心,我愿意花时间来导正他,慢慢找出他情绪缺口的来源,也希望自己不忘教育的热情与初衷。
  • 拿起这张特别的考卷,看着孩子笔下美丽灿烂的蝴蝶,犹疑着是否要在考卷上打大红叉,在分数栏内圈零,去否定一个天分在绘画,不在国、英、数的孩子。
  • 彼得、小班、安迪是辅导室的常客,也是全校师长都熟识的问题学生。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来自破碎家庭,或是单亲、隔代教养,或是住在寄养家庭。身为国小辅导主任的我,总觉得可以为孩子们的成长多做点事!
  • 悄然间,孩子们也变了,我不再为孩子们解惑答疑而劳累。瞧那一组组一对对,讲得是那么细致耐心;作业的正确率越来越高;你看他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两个楞小子,很快彼此击掌合好;一片祥和安宁,学习、纪律、卫生、劳动无一不在变。到底缘何:还是爱心,是孩子们的爱心筑就了我们这个安祥的大家庭。
  • 小芸一脸无辜到辅导室找我,说她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觉得很烦。我请她坐下来说明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 忍字头上一把刀,一时的冲动往往会带来不可想像的后果。关键时刻,试着别让那把刀掉下来......
  • 2011年1月25日晚上,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在韩国大邱寿城阿特匹亚剧场(Suseong Artpia)上演最后一场,即第六场演出。演员谢幕时,观众席上爆发出如雷的掌声与欢呼,为神韵在大邱的巡演画上完美句点。远自美国而来的布鲁斯・林伯格(Bruce Lindberg),是一所百年名校的校长。热爱中国文化的他,赞叹演出精彩至极,“演出中展现的不同文化、优雅与尊严,皆令人深深赞叹折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