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花开(3)

寂寞之书

作者:张玉芸

脸书是一本寂寞之书,由众人写成。(Pixabay CC0 1.0)

  人气: 195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打开脸书,电脑萤幕跳出来一则三年前的照片贴文,自从脸书出现这种“历史上的今天”之后,总是让我频频回首,感叹时光匆匆。岁月的单位虽然仍然以年计算,经由脸书的提醒,又有照片为佐证,速度显然加速许多,让人印象鲜明心惊胆战。

今天我心血来潮,浏览三年以前按赞的朋友名单。这些名单中,有些朋友现在仍然定时来访阅读,宛如熟悉老友;有些人彼时经常出现按赞,现在已经好久不见。突然看见一个好久不见的名字,唤起回忆,他是一位年迈老人,我刚加入脸书的时候,他就在我的朋友名单中。他是一位基督教团契中从未谋面的长辈,因为是在团契里,又是长辈,内心存有尊敬,当然也是友善。

加入脸书之初,我总是友善,好像初生之犊,尚且不知脸书世界的险恶。再者当时加入的朋友都是熟人,或者朋友的朋友,所以理所当然的信任。渐渐发现, 可能是很多西方男士对于亚洲女性的好奇以及错误偏见,他们的言语坦白而直接,甚至轻浮。

我后来收到几次这位老人传来表达情意的讯息,而我也直接告知我的惊讶,同时请他停止这般言语,他从此不来按赞,当然也不再传来扰人的讯息,所以我也没有将他封锁,只是彼此形同陌路,不过原本也就只是陌生人而已。

当时的他,经历过几次小中风,虽然复健中,但身体健康逐渐走下坡。我其实很同情他,从他传来的讯息里,我解读了他的寂寞,也认识人性的软弱。不管年纪多大(他或许已经接近九十岁),不管他有多么坚定的信仰(他是众人心中的信仰领袖),不管是否有多年陪伴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总是在旁照顾他),不管儿女是否有事业有成(他的子女皆有专业),然而他依然寂寞。

距离上一次看见他讯息的时候,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得知他正经历一次严重的中风,身体行动不便,视力也受损,无法使用脸书,这则讯息来自他家人的转贴与公告。总之,这人在我的记忆中消失许久,今日因为这一则回顾,让我再度看到这位老人的名字,转而进入其脸书,得知他已过世,当然这也是经由他的家人转贴,也就是关于他丧礼的讯息。

现在,老人已经安息在上帝的怀里,一切荣与枯,欢乐与寂寞,如烟如灰消散。在他人生的尾声里,我们曾经在云端上短暂相遇,他露骨而大胆的对我这样的一个陌生人表白情感,现在想起来,也算是一种天真。

脸书是一本寂寞之书,由众人写成。@#

──节录自《最美的花开》/远景出版社

(点阅最美的花开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然界生物间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出设计完好的剧本,虽然残忍,却因此保持某种平衡与和谐。
  • “亲爱的,耐心等待观看人生的泥壤中将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绿色是阿珠的最爱,她说这是最自然的色彩,属于大地的颜色。
  •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每间老房子都有它们深具风格的细节,菱形、斜线、三角等几何线条简单排列组合的花窗,就足以让我目光多停留好几秒,有些窗边还以植物点缀,更是让画面变得像幅画作。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每个家庭都有自家的家传菜,不见得非有大名堂,但一定比餐馆中的名菜,更能打动家人的心,因为菜里有生命记忆的滋味。
  •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嬷的年味,都成了我记忆中的幸福滋味。
  • 那些食物的记忆,都是人生的好食光,如今是到了我反哺报恩的时候,也要让父亲晚年生活中仍然拥有最好的食光。
  • 妈妈想吃的食物,是她十九岁嫁给爸爸之前常吃的台南小吃,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想回味的其实都是童年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