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竹:春來君可知

一竹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4月14日訊】春天來了,在經歷了天寒地凍、萬物蕭索之後!

且看那枯枝上的新芽,那是葉與花對春天的一次全新的初發,那是斷然去除了一切殘枝敗葉,對生命的一次全新表達。也許昔日的枝丫上曾經風光無限,抑或碩果纍纍,但經歷了嚴冬,這一切都會凋殘。所以,那些生命懂得:固守只能成為一種負重,一種羈絆;抱殘守缺無以生機重現!於是,在這萬物更新的春天,她們認真地萌芽,認真地舒展,認真地開花,認真地把握這更新的機緣,以最真誠的姿態展現生命的活力!

季節的春天,給了自然萬物一次更新的機會,而奼紫嫣紅、流連戲蝶、如茵芳草、鶯歌燕舞則是萬物以全新的姿態詮釋著春的生機。面對這樣的春天,我們是否也曾想過:人生是否也可以重新擁有生命的春天?我們應該以怎樣的姿態展現生命的春天?

曾經的純潔與天真,曾經的嚮往與追求,曾經的努力與所得……驀然回首中,漸漸發現,名利追逐的所謂成功似乎妝點了人生,卻帶走了我們曾經的純潔與真誠;物慾的追求成了揮之不去的精神負重、解不開的心靈枷鎖,彷彿越是追求越是沉重,越是努力越是禁錮。生活的沉重,人心的隔閡,內心的迷茫,即使身在春天,又如何感受得到春天的生機與美好?

我們是不是也要卸去這如許的重負,不再被名譽所累,不再受利慾誘惑,看淡人生得失,以一顆坦誠無私,寬容善良的心懷面對一切人一切事。一如萬物更新,我們也從頭做一次全新的開始,做一個符合人的心性標準――「真善忍」的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擁有生命的春天,才能真正體會到生命的美好。

對於春樹春花春草來說,盼春惜春,因為這樣重生的機緣,只在春天才有,所以只能虔誠等待春的垂臨。而對萬物之靈的人來講,卻格外得到上天的垂愛:生命存在的時刻,每一刻都可以成為新的開始!

春天來了,請您傾聽這春天的再次呼喚,願您莫錯過這萬象更新的機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等待,
    等待人間四月的芳菲
    等在鵝黃新綠的盼望裡
    等在杏花春雨的記憶中
  • 據明慧網報導,2009年2月,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盧廣林在盤錦監獄絕食抗議期間,全身多處被燙傷,牙齒被打掉,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獄方為了推脫責任,說是:「為了提高盧廣林體溫,護理時,不慎將他燙傷。」
  • 一朝一代的過往,一生一世的匆忙,當一切塵埃落定,當一切逝去如風,生命啊,還有甚麼值得追尋?還有什麼可以永恆?這是人類千萬年的冥思苦想,這是生命千萬年的上下求索。可有誰能真正參透,我們的生命來自哪裏,又要去向何方?
  • 據明慧網報導,2009年2月,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盧廣林在盤錦監獄絕食抗議期間,全身多處被燙傷,牙齒被打掉,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獄方為了推脫責任,說是:「為了提高盧廣林體溫,護理時,不慎將他燙傷。」
  •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有這樣一種特別的職業,被稱作「五毛」,大概他們自己是叫做「網評員」的,原本對此類人我是沒有什麼印象的,後來終於在我的視野裡發現了他們,並且看得很清楚。靜靜的看著他們的一言一行:可恨?可鄙?可笑?可悲?可歎?可憐?大概所有的「可」字詞中,唯獨缺少了「可愛」一詞。
  • 忘卻的事,往往是因為逝去太久;遺憾的事,常常是因為無法改變。十年時間,足可以讓人遺忘許多事情,也會留下許多遺憾。但,面對曾經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而且現在仍在發生著的事情,我們如何能夠忘卻?面對曾經無視與無知,或是曾經錯過或做錯的事情,如果我們還有機會彌補或改變,我們又怎能再留下遺憾?
  • 在內蒙古草原上有一種花,叫斷腸草,又叫狼毒花。這種花開的時候,預示著這片草地已經開始沙漠化了;如果不及時治理,繼而長出狼針,就表明這片草地已不可救治。
  • 柔柔的風中彌散著雨潤的微香
    晶瑩的草尖閃映著清澈的珠光
    無塵的小徑傾聽著足音的沙響
    我多麼希望 這一刻
    能夠分享這個世界的寧靜與安詳
  • 不是我偏愛雨
    偏愛這個雨季
    每個雨絲串起的都是
    從天上到人間的一段經歷
  • 總想將我的詩意收起 收在任誰也觸不到的心底 可是,當夜晚的風 搖落了窗前簌簌的微雨 我仿佛聽到了 夜吟的和聲中有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