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台湾,被誉为“美丽之岛”。其来有自:16世纪期间,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扩展势力,该国人士飘洋过海,到处寻找可扩展之处,有一天于航海时发现台湾,大呼:“Ilha formosa!”(美丽之岛!)
骑楼下的菠萝包
我看过一个美食视频,讲中国人喜欢见面问“吃了吗”的含义,是说因为以前人是饿着长大的,所以见面首先会问这个问题。而我对美食的理解是爱——全部关于爱。
张爱玲和弟弟 一个最悲凉的手足亲情的故事
在张子静曾是一个少年时,和他后来的生命晚期,都写过“我的姊姊张爱玲”这样的同类文章,晚年接受记者采访谈张爱玲。他很忠厚,回忆起父亲,母亲,姐姐,一律都有温暖底色。同样,他抱歉着自己这样平庸而寒苦的一生,实在是配不上那样才情飞扬的姐姐。然而,他以她为骄傲。
慈悲的一抹残红
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那边的山棱线上终于现出第一道曦光。我虽然只是一支莲叶,这么卑微的身份能够守候主人,守候美丽鲜妍的莲花,真是打从我土里的根柢觉得荣耀
我们牵手 我们放手
牵过的手,爱过的人,牵绊依旧?温暖依旧?曾经,大手抓握着小手,小手依顺着大手。曾经,有手在你的手心打勾勾。曾经,有手在你的手心画颗心。那人,那手,那情缘,模糊了?消失了?
【馨香雅句】现代版名媛和古代名门闺秀
上几期我们和大家分享了中国文化中六艺,但是这六艺在古代主要是男子所学的,那么女孩子都会学什么呢?
我所去过最远的地方
远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经大幅偏离预计航向,那就继续渡下去,通往某处亦未可知。操场逆时针绕向前,最后一公里,绕进地心。远方如果是原地纵向,如果是,内向的前进。
高贵的人格 超凡的勇气——高智晟的故事(下)
上期我们讲到,2005年11月份的下旬,高智晟到山东、辽宁、吉林调查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真相之后,给胡锦涛、温家宝写了第三封公开信,第二天,就郑重发表退党声明,并且说:这是他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挺住!香港12名抗争青年
12名香港青年为什么要逃离香港?有人说,中共承诺的一国两制根本没有兑现,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们却是无情的镇压,那他们只能逃离这被压迫之地。“逝将去女,适彼乐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张爱玲的家世 晚清历史里的先人
张爱玲的成长过程中,成天耳闻目睹的就是大家族里的亲人反目,显赫的家世背后,子弟的败落,现实生活中的窘迫。
高贵的人格 超凡的勇气——记人权律师高智晟(中)
上篇我们讲到,高智晟贫穷的家庭在母亲的坚持下,7个兄弟姐妹中,有5个孩子读完了初中,这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高智晟坚韧、善良的母亲。
散文:冷井情深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高贵的人格 超凡的勇气——记人权律师高智晟(上)
2017年8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失踪,至今已经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获得邀请用视频的形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用英文发言。
前言 “浮生六记”只能算是清朝的一部“自传体小品文”,在中华文化中确实没有“举足轻重”之地位,但是作者沈复(三白)在书中,细腻地写“活”了一个“芸娘”,让这薄薄的一本自传,广受后世芸芸大众之喜爱。沈复平铺直叙的笔调,也成为众多...
爱与哀愁的道程
所谓说好话,还包括言之有物。到今天我写文章的时候,就会想起母亲的训诫,发现对语感的表现帮助很大。其中有很多绝对不容许的用法,当我写诗时即会无意识地受到影响。常常有些很想使用的词汇或表达方式,却不得不涂掉改写,都是因为母亲的教导变成我本能一部分之故。
香港一名街头歌手的故事
一个普通的香港青年,一个安静的街头歌手,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他大概没有出现在游行队伍里,也没现身在集会中,他不是勇武派,大概也不是“合理非”。他只是在街头弹着吉他、唱着歌,他用他的方式表达着他心中的诉求……
张爱玲的母亲  五四精神实践者的一生
论起来,她们不过是各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一间和另一间出租屋里,各自过着独居的生活,然而,骨肉相聚和抱团取暖,于她们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不可企及。
闲话饮酒
“饮酒”一词,似乎有点书面语言腔。按江浙一带口语,不少人称“吃酒”,或称“吃老酒”。但酒是液体,到嘴后齿未动即流入腹中,“吃”字从何谈起?
蒙古族的语言 蒙古人的魂(音频文章)
这首歌是近几年在内蒙古最受欢迎的一首歌。她清新、深情的歌词,悠美、深沉的旋律,感动着所有蒙古族同胞的心灵。
浊世中的一股清流
五、六十年前,老董事长带着团队从台湾出发走向世界,用诚信建立了他的“不织布”王国,如今,八十几岁、静定的脸孔仍然焕发着睿智与自信…
长心眼
孩提时期,我和爸妈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里,房子年代久了,有点旧,但是古典气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里是那么宽阔,像一座雄伟的大殿,院内外面有两个被高墙围起来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里有一口井。
张爱玲的上海
隔着半个多世纪的时光,常德公寓张爱玲的阳台上,从这个角度看出去的上海静安,时间依然是张爱玲的,这里的气场,仍然是张爱玲的叙事地域——所有的离去都不会再回头,所有的告别都不会再重逢。
散文:爸爸在梦中对我微笑
又一个好友父亲病况告急,真可以理解她此时忧愁不知所措的情绪。没想到我居然在这么短的两个多月间已经有经验可以鼓励别人了。
在波洞桥河里抓鱼的年代
波洞河,盛产多种鱼,诸如油鱼、白条、红烧、鲶胡子、角角鱼、麻勾、色花、鳖〔团鱼〕、巴岩江、庵菜头、鳜鱼〔母猪壳〕……
散文:家乡那条河 
我的家乡波洞桥,门前那条河,自然就叫“波洞河”。河床平缓,河水流速也不急。人们习惯上把两条河水交汇的地方,叫做“两岔河”。波洞桥这条河,有两个有名的“两岔河”。其一是在“舞阳湖”水坝处。一条,由上塘河流经此处汇入;另一条,由波洞河汇入。波洞桥河的上游,在瓮安地界,有个小地名叫“白沙井”。在“白沙井”坡脚处,又分两岔,其一是“朱家山”河,另一条是“拦水—樟沟”河,都在这里汇合。
散文:梦幻空花
戴着斗笠,颈肩系着一条棉织的毛巾,双手套着一对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寻常的上班途径,他也只是路边常见的一幅风景而已。
疫情中,我们用善良仰望光明
接近中午了还下着小雨,天色阴暗,我挤在骑楼下排队购买饮料的人龙里,只能望见远处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鼎沸人声都听不见了。
散文:闲来找茶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散文:秋雨如泪
暑热之夏季,三伏已过二伏,偶尔之雷雨,带来丝丝凉意与爽快。及至末伏,雨水天气反倒频仍渐次多了起来。立秋后接续的炎热感,也缓解了太半。
散文:我的父亲母亲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