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身入中山故宫博物院,我便已进入中华文物的浩瀚大海里,接受古典的熏陶,并且穿过时光隧道,回溯历史而上,面对先圣先贤,寻觅先人的履痕,激起无尽的怀思,虔诚的感恩…
这些纹身之猫,踦旎缤纷的皮毛,裹着的是大师的智慧之灵。那年,我的生命还很青涩,经历的世事资浅,总是在收藏过程中,学着一点一滴;猫说:彩绘的背面是素白,闹热的内涵是大寂,富丽的反观是无颜,有等于无,色就是空。
我走到仓库的另一端,看望这个夜。夜色让周遭景致尽皆暗沉,看不清楚、不知要走向何方,我们失去了方向,有灯火也不足以取暖。
猫的皮毛,是一袭订做的贴身服装,它们全身的机关都被这件皮草所覆盖,当遇到攻击时,柔软的皮毛瞬间变成钢铁甲胄,可防水、御寒、控制体温,更是一张全方位的讯息系统网,操控著猫的行为能力。
叶太偶尔会听见护理师的脚步声,但大家可能都不想打扰这位独自待在亡父病房的儿子,因此无人闻问。叶太可以放胆看父亲的日记,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这是一种如何的矛盾,明明想养牛犁田,为了生存,却必须考虑买大型铁牛才有办法做想做的事,这个世界怎么了?土地动都不动,一切如是收受。
说到底,他根本不懂英文的“小偷”该怎么说。万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定会被在场的美国人笑死。当然,就算用日语大叫“小偷”,只要语气够急迫,外国人肯定也能听懂(毕竟有个男人拿着包包飞也似地跑走)。但叶太办不到,因为他一路以来,都将“从容不迫”视为最高原则,绝不能在此破例。 活在各种耻辱中的叶太,原本想在中央公园的绵羊草原阅读最爱作家的新作,包包却被偷走,简直是奇耻大辱。
雷州歌也称雷歌,是广东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岛的民歌。以雷州话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来就是雷州半岛地区劳动人民的精神食粮。
知识激发想像,是想像力的能源。
他努力建立自己的名声,希望有一天能够威名远播,把影响力拓展到别的国家和遥远的海外。他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永享盛名,代代相传。而现在,他默默努力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就,在自己的家乡创建了自己的工厂,拥有一群自己的工人。
我越来越觉得,有时我们在生活与网路中游荡,是为了寻找一个自己所属的部落。
手表是随身之物,几乎与它的持有者“如影随形”,所以这篇“父亲的表”是围绕着父亲亲身经历过的一些故事而写的,它有一个很长的时空背景,几乎横跨了整个的上世纪﹝二十世纪﹞的时间。
游览名胜,我往往记不住地名和典故。我为我的坏记性找到了一条好理由——我是一个直接面对自然和生命的人。相对于自然,地理不过是细节。相对于生命,历史不过是细节。
我时常骑着车,在寿丰到市区的路上看着中央山脉的田园景致,随意吟唱,白日翠绿丰饶、夜里静谧如诗,这么美丽的纵谷,涵养我们多年的漂流岁月,我每每会多看几眼,深怕这一眼漏看,就会从此遗忘一样……
中国神话传说中骁勇善战的二郎神杨戬,演出力劈桃山,救出被压在山下受难的母亲、收服危害人间的七个妖怪的动人故事,杨戬的威武神勇被姜子牙赞为智勇双全。
朋友说,住在上海,就得学会挤车。我怕不是这块料。即使电车恰好停在面前,我也常常上不了车,一刹那被人浪冲到了一边。万般无奈时,我只好退避三舍,旁观人群一次次冲刺,电车一辆辆开走。
今天在市中心,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向许愿池投下硬币,并真诚的祝祷著。我的祈祷会是什么呢?
小时候喜欢乘车,尤其是火车,占据一个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这爱好至今未变。列车飞驰,窗外无物长驻,风景永远新鲜。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
由于樱花盛开期的“时间差”,全日本各地出现了“樱花前线”。这“樱花前线”是日本国的特产,也是世界特有的自然现象。
晋商的国际贸易远及俄罗斯、日本、南洋各岛等国家,贸易间频繁往来,需要大量的现金来支付。对于大宗的商品交易,随身携带上百万两白银,不仅耗时耗力行动不便,而且也存在很大风险。
看过奔腾的冰,该知道河不会冻死。果然,第二年早春,河就从冬眠中醒来,连一个懒腰都不伸,匆匆上路,要把一冬天耽搁的行程赶完。
大学毕业以后,我长年在东部生活,一边打工一边写作,寻寻觅觅,在理想与生存间拔河,从海岸到纵谷,流浪迁徙。不论住在哪里,都不会脱离乡下太远。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早春三月了,还是谛听不到花开的声音,更不见群鸟欢愉地浅唱。
我相信写作能力是后天养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感染熏习多于天授神予。今天回想,那时候就定下了我一生学习的态度。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许多鸟友喜欢为拍照而喂食、放鸟音,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真不该这么做,美丽照片的背后,如果夹带着破坏鸟类生态的情事,这样拍来的照片还称得上“美”吗?大自然并不以人类为主,虫鱼鸟兽都应该拥有它们本来的样貌,维持它们原生的状态,这才是令人陶醉的大自然!
无可否认地,任何行为,只要不是破坏性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唯有创造, 是人世间最美好最可贵的行为…
现在终于明白,死亡的意义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恶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宽容;只有负面的念头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补充;只有是非的念头死去,心中才会有宽博的仁爱,不分你我,不分敌友,一样地去爱。
今年的元宵节,遇上了爱尔兰百年来少有的暴风雪。北极风暴带来的极寒天气创下了零下十几度的低温纪录。爱尔兰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一年四季温和如春,冬天很少到零下,草也是绿的,所以有“大西洋上的绿宝石”之称。这场大雪是1982年爱尔兰大雪之后的最大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