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父亲写的散文诗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心中的明灯——短文二篇
刚开始,经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口水都会流出来。慢慢等他大一点,他会拉着我的手,自己走几步。再大起来,他就喊着广告词,变换着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着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们欣赏龙山路华灯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赏着我们这一对母子。
散文:干校棚友杂忆
朔风吹。1968年底,一辆“跃进”卡车把我们一批知青载到了南汇东海农场老九队的海边。 中港一带的护塘东堤脚泥滩上,已经扎起了两排芦席为墙,稻草复顶的草棚,一排十间, 每间五张上下铺的双人铁床,住八个人,另一空床,上铺堆放箱子行李,下铺放些面盆之类。
散文:春将至
儿时就经常老人们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时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节。儿时的记忆里这季节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乐的去滑冰的季节。而现在的天气却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惊奇、咋舌。
送别母亲手记
我的妈妈有10个兄姐,她是老幺,从小备受外婆与姐姐(4个姐姐)的疼爱。她的个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机灵古怪的,喜爱捉弄别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欢kitty猫,喜欢狗狗小动物。她早年从事美发业,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熏陶,所以她对美感有着特殊的见解,服装打扮都走一点可爱风,又不失体面。
傲立绽开的台湾百合
蔡银妹与周雅川夫妇共同在这座岛屿建立家园,让外省军人与客家政治受难者家庭结为秦晋。她为周家撑起一生一世的生命奋斗过程,以及温柔、勇敢而独立的台湾女性精神,如同台湾百合的傲立绽开。蔡银妹的故事,不仅是后人面对未来横逆挑战最好的典范,也必然是大时代里台湾族群融合最浪漫的传奇。
记忆中的鲫鱼干
作者以修炼者的心态回忆起多年前父母因上访遭遇迫害后家庭的经历。
天涯咫尺
谢谢你,台北世纪合唱团最资深与最忠实的粉丝。从此,你将永远在观众席上缺席了,可是我仍要继续为你歌唱,我的生命是你赋予的,人生是你造就的,你曾经把我摇在你的怀里,教导我怎么认识这个世界。我要以音乐颂赞你,你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歌声里,在我的快乐与悲伤里。
考试作文如何获得高分
作文可以综合体现考生的写作能力,文学水平和心胸才智。过去的科举制度,最重要的环节就是作文。在现在的语文考试中,作文也是占据很大的分量。大家都很重视作文,可是有些同学的写作能力很强,却总是很难得到高分。现在作文的命题不再生僻冷门,作文的评审也不在于强调辞藻的华丽,使用平实准确的词语,也备受青睐。
冰花,冰天雪地的精灵
冬天,即使温暖的室内,在靠近窗子的地方,还是有丝丝的冷意,寒暖交锋,玻璃上,便会留下形态各异奇奇怪怪的花来。这些短时间内绽开的冰花,有的像奇峰怪石,有的像飞禽走兽,有的又像奔跑的巨人;有的则似菊非菊,似莲非莲,看似这个,又像那个……这些窗上的冰花,一身素白,笑对冬天的肃杀,一身傲然之气,它们简直就像冬天里的精灵
看火车的日子
火车跑得很快,时光跟着在大地奔驰,男孙小恩要上大学了,望着桌上的小火车模型,又回忆起小恩小时候的情形。
新年随想
时间真快啊,元旦即将到来,新的一年又将开始了。 此时的大陆,北方已经是冰雪覆盖,北风呼啸了。而南国的景象还宛如夏天一般,竹林、椰林、芭蕉林郁郁葱葱,鲜花遍地。
散文:冬日随感
又是一个冬日,大雪已过,天却未寒,只等此次风雨过后温度骤降。想来学生时代,对冬日有着无尽的幻想与期待。也曾附庸风雅地在雪落之时泡一壶茶,叹一声“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也曾夜归之时自诩为“柴门闻狗吠,风雪夜归人”。想起曾经种种,不禁莞尔。
散文:守灵时刻
我最亲爱的母亲大人蔡丽瑛于昨夜飘然仙逝了。以她素来的康健体质,尽管已高寿,我们都理所当然以为她再活个五年当不是问题。前晚她还一如以往推着她可爱的助步车和我一起出门散步,经过家门还不想回家,又邀我一起去逛水果店和在外晚餐。可惜一切都太突然。
云游红尘:碧水清清涤凡尘
杨柳青青,绿水悠悠。城中河穿过整个市区,蜿蜒向东南方向流去。河边新修了绿化带与人行步道,并在多处设置了些健身器材,这里便成了中老年人健身的好场地。
云游红尘:合欢园里黄花开
合欢园坐落在南郊二环的路边上,是一个小小的街边公园。占地面积不大,园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树,特别是临街边的迎春花、桃树、双瓣海棠、梨树、丁香等,每当春天花开时,那真是姹紫嫣红,分外妖娆。现在虽已是秋末,树上的花朵没有了,但地上的菊花却在黄澄澄地盛开着,金光灿烂,不是春光胜似春光。
云游红尘:夕阳无限好
正是金秋十月,天高云淡,阳光明媚。季节虽已过了寒露,但这几年的天气却是极其的反常,本该是秋风送爽、黄叶飘零如蝶飞舞的季节,气温却依旧徘徊在二十五、六度,树上的绿叶仍然青翠欲滴,丝毫没有深秋的味道。公园里丝棉木已是硕果累累,一簇簇红色的果实衬着碧绿的叶子,犹如秋之花,非常美丽、动人。
散文:生命从冬天开始
阳光倾泻而下,若是没有风,空气暖暖的,让人通体舒爽,使人想到造物主的恩赐,即便在严寒肆虐的日子。人和万物何尝失去他一刻的眷顾?
松街的故事之十九:讲“聊斋”故事给我听的范表舅
前言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中国,只能用“兵荒马乱”来形容,在浩劫中遭“骨肉离散”的家庭比比皆是。我这在台湾成长的第二代外省人,除了父母与我老哥之外,就没有其他直系亲属在台。但父亲方面的堂亲,与母亲那儿的表亲倒是有好几位,我的表舅范如仲就是...
散文短章:金秋
绚丽的秋天,浩大而奢华,令人迷恋,陶醉。此时,遍地的金黄,是对金秋最妙的诠释。人们笑意盈盈,心灵也满贮金子的色彩,怎么能不开心呢?秋天是淬炼金子的季节,也是在彰显金子的纯度,秋之神采,凝重而丰饶,让你无时不被幸福所萦绕。
散文:行在秋风里
水绕着山转,路顺着溪行,车子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疾驰。眺望远处,山重水复,路好像到了尽头,待到近前,豁然开朗,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散文:在回归的路上
那年夏天,我们登上了海拔两千公尺的拉拉山,说是避暑,其实另有目的,应该说有其寓意,只是大伙心照不宣。 我们的小巴士在北台湾的崇山峻岭间盘旋,第一天就攀上了峰顶,大家站在布棚下迎着凉风,看着脚下支支杈杈蜿蜒的山路,身旁有人吐了口大气说:“总算上来了。”我觉得,像经历了一段曲折的过程。
韩亦言:其味无穷之“兮”字
兮,汉典的解释是助词,相当于“啊”:“表示感叹的语气”或者“表示赞叹、肯定的语气”。但在实际的使用中,尤其是用在诗词中,一个兮字所能表达的意思或所起的作用远远多于上述二点。本文简单谈谈我个人使用的体会。
不死药的神话,从嫦娥说起
药能治病救人,药能长生不老。人们对无病无灾的福份向往,沉淀了一种持久的文化理念。古人对药的崇信,引发出许多神话故事,让我们来看看中国古代文化之中的“药”的神话寓意吧。
随风飘逝的炊烟(下)
眼前的河滩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河滩。那片记忆中广袤无边的槐树林早己被砍伐一空。那河岸边开着雪白芦花的芦苇丛不见了,那长着硬邦邦蒲棒可敲木鱼的浦芳草也没有了,那有着紫红穗子的秋芒也失去了她的芳影。长着甜甜草根的叶子像韭菜叶一样的无处不在的间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风飘逝的炊烟(上)
村落虽然还是过去的名字,但早已经物不是,人非昨:过去的沙土路不见了,墙也不是处处可见青苔绿痕的夯土墙,街上、庭院没有了枝繁叶茂的槐树、榆树、椿树和婀娜飘逸的杨柳,更填平了用吱吱扭扭辘轳吊水的水井。房舍也不再是过去典型的一进、二进院落的四合院。
散文:月圆之夜
月,照进囚室。这里原是堆放杂物的小仓库,一扇窗的玻璃碎得七零八落,挂满灰网。夜里,骤起的风吹得身上冰凉。前两天,闷热的晚上,加上蚊虫的叮咬,她根本就睡不着,转眼间,就像换了季。
前言 十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服兵役的那一年”,详细地交代了我那自觉“骄傲”,在花莲与马祖前线服兵役之经过,时间点大致是1968年的下半年,加上1969年的上半年。当时正值“八二三炮战”十周年,两岸局势不宁静,我在马祖的服役地点是“白犬...
乡野间,敲起纯朴的响板
“赖阿姨”这个称号,久已响遍台湾南部纯朴的村里间,老的年青的、男的女的都这么亲切的叫,您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喜欢这个称呼;现在就跟着赖阿姨的板声,体验她的乡野传奇。
尤利娅‧孟德尔:我在乌克兰的家人的故事
我的曾祖父曾经很富有。他拥有大量的土地,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座风力磨坊,这对面粉的生产是至关重要的。 当共产党人夺权之时,他说服了人们要接受这种新的政治,以便使乌克兰成为苏联的一部分,而不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他认为这是他对俄罗斯帝国的崩溃所做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