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辽东秋天的山里,山里红格外的惹眼。 一场场秋霜之后,山色变得愈加斑斑驳驳,绚丽而凝重。
在幼年的时候,夏日里与伙伴们游戏。到了夜间,我们的阁楼下就会飘来一些萤火虫。自然我们也会抓住几只,拿在手里看应该是李时珍说的第一种,但不知道是茅根所化。我们去高笋塘捉鱼,晚不能归在农家借宿,露宿在他们家晒谷子的坝子,也看见萤火虫,居然长如蛆蝎,让我惊讶了一番。
夏天,风是这里的常客,一声不响就把时光带走了。一些堆垒的呢喃,凭风而行的话,你是否也听见了?浮生若梦,不如删繁就简。原来所有的繁华不过是归于平静的过程。今天的小樽,如一座院子里的小花,开得热闹,却宠辱不惊。
如果说在中国诸多奇花异树里我最喜欢桃树,那么桃树所产之果,桃子,也自然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水果。
八月十五、中秋赏月玩月的名诗不少,历代中,诗才瑰伟的诗人们还创作了不少才思纵横、情怀洒落的回文诗,同时展现回转牵肠的情致!相思深浓处 ,秋月也将相思回向人间。
“不是人间种,移从月里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诗人杨万里的《咏桂》,是桂花诗篇里,最为点题的了。桂子是月宫里的那棵树,伴随着广寒宫里的仙子嫦娥。是仙子的一念慈悲,方得广种人间。于是,桂花的香,亦格外的体恤、可亲。桂子嗅起来,前调是一种温温的油气,仿佛烧柴火的灶头油烟,有一种温敦的暖。而后,桂花那种醇厚、馨甜的香,就浸润而来,一整个秋光里,空气里都是桂子在香。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竹编艺术家林根在的《玉花盘》,圆形花盘,口大底小,弧线从盘口向盘底缩小,织纹层层变化,纹路间装饰编花,更显得花盘的细致高雅。
“寻梦?撑一只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唐玄宗游月宫》,音乐优美、意境高远,让我有一种从没有的奇妙感动,思索著这感动时,脑海却又被唐玄宗与仙女在月宫里,翩翩起舞的景象吸引了过去…
《诗经.大雅.卷阿》:“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闻见录》言:“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
羊都数到连苏武都数不清了,还是没睡着。太热。
这一天,我决定从京都到名古屋搭新干线,从名古屋搭中央西线到盐尻,从那里转中央东线回新宿。因为想看木曾群山的红叶。
在具备现代都市气质的同时,格拉茨仍悠悠扬著田园风。历史浸润之下,她优雅的姿态,浪漫的风韵还有沈静的性格,是否让你心动了?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水芹是中国南方独有的一种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开天辟地就有了的罢,古早的时候,清亮的河水汤汤漫流,岸芷汀兰,临岸的浅水湿沼边,生长著一丛丛水灵灵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长在沙土中,柔曼有节,茎叶在水中亭亭伸张,随水招伏。
如果你真的来了,请在这个与咖啡相融的小小空间里,静坐着让思绪发酵吧!纵使四季更迭,森彦馥郁的咖啡香仍一如既往,从这小小民家缓缓飘出,如此动人心魄。被树叶筛过的光线舞著尘埃,丰饶的绿意在阳光中闪动的姿态叫人笑开了。
木雕艺术家丁宗华的作品《画面》在国立台湾美术馆展出时,一群小学生好奇地站在木雕前看着,猜不出两个木头人玩什么游戏,老师又一遍一遍地解释,小学生终于嘻嘻地笑出声来…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这一年我不曾割过后院的草,长到了过膝一般高,实在难以忍受,便寻来割草机,七嚓咔嚓一顿乱推,好不容易拾头利整,种了些花花草草,横是过一晚上就被五只猫霸占了,刚‘扫平中原’就给我‘五胡乱华’。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掀起窗帘一角,眯着眼看出去,不出意外,此刻雨又一次光顾着我家,那是比雪还要冷的雨。虽然隔着层窗户,也能嗅到雨滴中透著不甚友善的寒意。本以为已经习惯了它,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撩拨着你的底线。
趁著复活节四天假期,二话不说买了机票从澳门飞往台北。难得四月的周末如此晴朗清凉,独个儿跑去号称“台北后花园”的猫空逛逛。  游人不多,像我这样孤零零闲逛的人更少,但我不寂寞。无论在捷运、缆车厢,还是坐下来品茗用餐,身边都是熟悉的粤语。
英国人从女王到一般国民皆具有重视家庭的想法,也知道哪里是底线必须回头。我认为就是这种认知,而引发人类的坚强性格与聪慧的决定。
“当人类拥有地位时,就不想失去任何东西。然而一旦放手,只会讶异自己竟然也有那么忙碌时刻的回忆而已。因为人类已经能够适应,能安定下来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了。”
很多人觉得拿东西去修补,既麻烦又小家子气,我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连补衣的阿姨都说这破衣不能穿了,我还是舍不得,把每件破烂东西都说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爱。
然而不论何时,无论社会形势如何转变,也不会影响英国人内心就是要享受人生的一贯的心态。他们即使碰到不景气、或是遇到泡沫时期,还是能称赞屋龄很高的老屋是“成熟的家”,称年纪变老的自己“年纪增长了,所以我自由了”而感到欣喜。
爱做梦的猫,看似慵懒不问世事,可是它们最懂得圆融之道,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软必得经历千锤百炼的功夫;这些人生的体验与义理,猫一出生就明白。
大约一年多以前,我去银行办事,来来往往,银行职员不少,顾客似乎更多。
飞抵台北后,颇多惊喜,邓丽君歌唱的夜来香像中央研究院的桂花一样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我人还在中研院的学人招待所中,就已开始琢磨下一次如何才能从德国再来。台湾已不是邓丽君歌中的复兴基地,但依然是可以为自由奋斗,把人权伸张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