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宇:清簫引

心宇

(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簫之為音,幽幽靜靜;遠聞近賞,如沐風清。若羈客之愁吟,似閑鶴之悠鳴;傳人世之滄桑,發志士之不平。一支在手,能解心憂;片刻千年,藉以優遊。或鳴之於月下,隨風斷續;或奏之於高樓,與雲獨語。或宣離情之萬般,惆悵慢訴;或傾鄉思之愴然,幽懷千古。凡此種種,意味深長;歌之以詩,以寄佳想。

我有洞簫紫竹身,斑駁陸離幽光縈。
龍騰雲繞紋其上,紅塵相伴天涯行。
春宵秋夜依興奏,孤鶴飛來指間鳴。
時弄古調思漠漠,萬物為吾傾耳聽。
閑音淡淡長空靜,白雲無心橫太清。
曲中來憶千年夢,悠悠盡是故人情。
蕭史雲中奏仙樂,鳳凰臺上和玉笙。
邀得弄玉雙飛去,神仙眷侶留美名。
揚州三月柳垂陰,杜郎如在只堪驚。
吹簫玉人無覓處,二十四橋月空明。
春風年年松陵路,白石一去草猶生。
簫聲長留詩句裏,人逐塵緣漫飄零。
往事匆匆隨流水,歲月迢迢歎崢嶸。
手中清簫依然在,惆悵無由尋舊朋。
夜來遠眺萬家燈,倚樓一弄晚風輕。
深山虛谷隱高逸,瀟湘別浦愁滿汀。
遠寺蕭然禪鐘起,塞鴻長飛暮江平。
千年幽賞有佳客,今朝心緒向誰傾。
神州極目寒鴉色,妖霧昏黃萬里凝。
魔樂紅歌四處濫,世人爭唱喜盈盈。
末劫大難看在眼,心之憂兮託雅聲。
更奏《普度》慈悲曲,隨風一夜吹滿城。

注:唐杜牧〈寄揚州韓綽判官〉詩:「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宋姜夔,別號白石道人。其〈過垂虹〉詩:「自作新詞曲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
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開天闢地有洪荒,女媧造人寄意長。 繁華如夢時明滅,紅塵幾度盡汪洋。 神州文明五千載,多少來者墜迷茫。
  • 三教共立封神榜,興周滅商開太平。 人間萬事皆天定,順天應人智者行。
  • 華夏自古有英雄,浩氣長存青史中。 危難來前顯身手,生死一笑江海空。
  • 故園一別萬載春,乾坤茫茫一閒人。 白雲無心偶相伴,明月有意常作鄰。 山中奏琴群峰響,湖上吟詩鷗鷺親。
  • 飛雪茫茫淨濁塵, 春來冬去轉乾坤。 凡花落盡心何在, 萬物歸根始見真。
  • 藝術本是一種精神之展現,其源泉來自於心靈的昇華。而心靈的缺場或墜落,帶來的就是藝術之花的枯萎,就像那些塑膠製成的花兒一樣徒有其形,失去了生命的芬芳,所謂的技巧不過是一些空殼。
  • 鳳兮鳳兮天上來,口吐蓮花五色開。 思入九霄覽煙霞,詩參造化錦雲裁。 清詞秀句意玲瓏,濟世破迷慈悲懷。 佳想縱橫成天地,鳳歌一路向仙台。
  • 何許真人跨鶴來,吟風嘯月青天開。 心奉大道真如意,詩成妙句造化裁。
  • 石火電光一閃過,紅塵萬載已蹉跎。 幾人記得太初願,欲海情天漫消磨。 我來匆匆竟何為,輾轉隨風長漂泊。 人世幾番不稱意,足踏東海洗滄波。
  • 垂線映波影,心空萬象賓。 非求漁者樂,為釣江上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