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四十三)

王維洛博士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八七年五月,周培源為田方等人編著的《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撰寫了序言:「回顧這一段歷史,三峽工程所以長期上不了,看來主要問題在於僅就三峽論三峽,而沒有從長江流域
幹支流總體規劃,並結合國民經濟發展的要求和國家實力的可能性,從經濟發展戰略上來考慮問題……我們堅決擁護黨中央和國務院對三峽工程要重新進行論證的英明決定。但論證的主題不應是就三峽論三峽、單獨論證三峽工程蓄水位元一百五十米或壩高一百八十五米的問題;而應是論證先開發支流或其他優選方案,還是先建三峽工程,以及這一超大型工程是否符合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經濟發展戰略等宏觀決策問題……過去的教訓,是千萬不要急於求成,主管部門尤其不能主觀地追求興建一座超世界水準。(註):周培源是當年三峽工程研究的負責人。

巨型工程而聞名於世。否則欲速不達,適得其反。再說一句:如果不經過各個方面的反覆論證,沒有充份的科學依據,就倉促上馬,勢必後患無窮,後悔不及!」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九日,周培源上書中共領導人:「且不談三峽工程技術上的問題是否已經全部解決,即使決定立刻上馬,由於它投資大,工期長,見效慢,十幾年內只投入不產出,對於翻兩番的目標,也不能起推動作用。甚至可以說,由於它占用大量資金,擠掉了其他本來可以上馬的項目,反倒會拖翻兩番的後腿……我覺得,決定三峽工程是快上還是緩上,除了一些具體的技術上的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究外,主要因素是我國的財政承受能力問題。在我國目前的財力物力條件下,特別在物價,工資改革的關鍵階段,上馬三峽工程這一特大建設專案是不適宜的,如果硬要上馬,勢必通貨膨脹,加劇經濟動盪,影響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戰略決策的實現,還會對人民群眾形成心理上的衝擊,以致於影響深化改革所必需的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基於以上的考慮,我認為三峽工程快上不如緩上。等將來翻兩番的任務實現,國家經濟實力增強,科技水準提高了,那時再來考慮三峽工程的修建問題。」周培源把財政承受能力作為三峽工程緩上的主要因素,成為日後三峽工程緩建派受到主上派攻擊的致命薄弱點。

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戴晴作為六四的「幕後黑手」被抓入監獄,戴晴主編的《長江,長江》被禁,三峽工程反對派因此受到牽連,無法發出聲音。一九九○年七月十三日,江澤民、李鵬接見參見三峽工程論證彙報會的代表,周培源也出席了這項活動。周培源直接向江澤民、李鵬提出三峽工程有些問題還是沒有研究透,比如:人防是否安全,建議中共中央推遲三峽工程的決策。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魏救趙的故事發生在戰國時期。西元前三五四年,魏國進攻趙國,包圍了趙國的首都邯鄲。趙國向齊國請求救援,齊王命令田忌、孫臏率部前去救趙國。孫臏認為...
  • 國務院的中央防汛指揮部,為負責防洪防旱的權威領導機構,為了指導每年防洪防旱工作,中央防汛指揮部發表中、長期氣象預報,作為地方政府水利部門決定如何運用和調度其水利工程設施的依據。
  • 一九九一年夏,中國東部地區的淮河流域和太湖流域發生洪水災害。中國媒體大量報導洪水損失,目的是「增強人們的洪水憂患」。
  • 六四事件之後,趙紫陽下臺,江澤民上臺。李伯甯為三峽工程上馬,多次給江澤民寫信。一九九一年夏,江澤民在李伯甯的來信上作了批示:三峽工程要進行正面宣傳,可以下毛毛雨。從此,三峽工程進入決策的最後階段。
  • 「借屍還魂」的意思是:凡是有用處的事物,都不能利用,而腐朽落後、沒有用處的事物,要加以利用,利用沒有用的事物,並不是我受別人支配,而是我支配別人。
  • 田方和林發棠繼續努力,編輯《再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該書於一九八九年初出版。水利部部長錢正英等,於《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一書出版時,要求新華書店不能發售該書。到了六四之後,錢正英等又指責《再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一書是「宣揚資產階級自由化」,「為動亂與暴亂製造輿論」,並要求有關組織清查考察有關幹部。
  • 戴晴女士未參與八九學運,她其實沒有表態贊同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也就更不用說指揮或幕後操縱註。將戴晴投入中國級別最高的秦山監獄,其實是經過精心策劃,其目的不是對天 安門運動的清算,而是為打擊三峽大壩工程反對派。
  • 中國知識界的直言不諱的發言,終於打破了圍繞三峽工程理應展開的爭論中不應有的沉默寂靜,將一個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鮮明地提到了國人面前。
  •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底,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工作即將結束,論證領導小組原則通過了十四個論證小組的報告,長江水利委員會將在此基礎上撰寫工程可行性報告,計劃於一九八九年春季, 上報國務院審批。
  • 侯學煜為一介書生,不諳官場技巧。但馬世駿則任所長多年,在科協許多分會擔任負責人職務,通曉官場奧妙。針對生態環境專業組,關於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影響的初步結論是弊大於利,三峽工程論證領導小組在專業組長會議上,已有所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