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79) 古弦吟-百年之競6

作者:云簡

唐 李昭道《蓬萊宮闕圖》卷。(公有領域)

  人氣: 162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一章 百年之競(6)

蒞日。

林西主持棋局,三局已過,日已西斜,送走了一眾學子,想來無事,便至街上,欲打壺酒喝。忽然看到後巷深處,幾個十七八歲的孩子,束髮帶冠,大聲吵嚷。心下奇怪,悄然近前,心下一驚。

幾個孩子正是棋部弟子:肖彰、蘇伊、陸崎、吳凡、仇越。再觀地上,一個孩子跪地,被人當竹馬騎,正是辛元。

「呀,小辛元,再轉三圈,這個肉包子,給你吃。」肖彰揚了揚手,包子落在地上,辛元流淚不已。「駕、駕,跑得這麼慢,不給飯吃!」

「你們在幹什麼!」林西大喝一聲,蘇伊從辛元背上掉下來。幾個孩子要逃,林西大喝一聲,盡皆渾身震顫,垂手而立,耷拉著腦袋。

林西近前,看著辛元,皺眉道:「爾父好歹也是一等優士,你怎可為五斗米折腰,屈身若此?」辛元置之不理,撿起地上包子,拍拍塵土,便送入口中。

「都跟我回棋庭!」林西大喝一聲,六個學生跟隨其後。

乾坤闕。

棋庭別苑,邵奕就座竹簾之後,一眾學生跪地,林西稟報狀況。「這幾個孩子,實在目無規矩,竟敢欺負同窗,理應重罰,以儆效尤。」

邵奕道:「五個欺負一個,這也是為師交給你們的麼?」

肖彰抬首,眼見竹簾之後,坐著首座師父,神神祕祕,高深莫測,心裡有些害怕。

「回、回稟師父,是、是肖彰讓我們這麼幹的。」吳凡戰戰兢兢道。

「沒出息的小子!」肖彰大怒,握拳要打吳凡,卻不知怎地,拳頭硬生生僵在空中,落不下去。「誰!誰搞把戲!」肖彰大怒,使盡氣力揮拳,連眼睛眉毛也擠在一起,豈知拳頭卻不受控制。突然,直直向上而起,帶得肖彰不由起身。肖彰有些害怕,道:「啊,怎麼回事?」不由分說,忽地以拳頭手臂為軸,呼呼轉起圈來,不可停止,越轉越快,竟成一道旋風。

「啊?肖彰怎麼啦?」蘇伊脫口道,幾個孩子皆嚇了一跳。

突然,旋風停止,肖彰「嗖」一聲摔在地上,「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看得幾個孩子一陣哄堂大笑,肖彰咬牙切齒,起身道:「我不服,師父欺負人!」

林西待要訓斥,卻聽邵奕道:「既然如此,這裡是棋部,你二人又是棋部弟子,不如對弈決勝負。」

「好!」肖彰道,「我贏了,就不准這小子再學棋。」說話間,向著辛元揮了揮拳頭,嚇得辛元不由自主,退後兩步。

「你若輸了,便不能再欺負人。」邵奕道。

「一言為定!」肖彰道。

「你呢?」林西問辛元,辛元嚇得一哆嗦,點了點頭。

棋局擺開,二十子方過,便現膠著。辛元身心受創,頭暈眼花;肖彰滿面敵意,誓要取勝。「他是不可能與我匹敵的。」肖彰滿臉得意,面向竹簾。

邵奕道:「那是自然,若你不能贏其二十子,便算輸了。」

「為啥?這不公平!」陸崎道。

「誒。」肖彰伸手示意,道:「死小孩,我便能贏他一百子,讓他永遠記住這痛苦的教訓。」

辛元視線迎向側方,雖有竹簾相隔,腦海中浮現出師父音容笑貌,期許目光,於是乎抹抹額頭上的冷汗,奮力一搏。

肖彰暗暗咬牙切齒:「這個小子,怎麼和蘇伊說的,不一樣啊!哼,蘇伊能贏他二百子,我憑什麼不能。」緊張之間,一揮手,甩下數滴汗水。

眼見收官將近,二人竟能下得勢均力敵,肖彰不由得冷汗直出,心意焦躁:「輸不可怕,但是輸給這個小子,爹爹豈不要打死我……哼……」冷笑一聲,落下一子,提起辛元十字。辛元面沉如水,落下一子,提起肖彰四子,看得肖彰瞠目,心內大叫後悔:「剛才我竟然沒看到!」

「這樣下去,恐不是辦法。」肖彰已開始默默數結果,還差半子才到二十子,如此不是輸了?緊張之際,忽地想起仇越日前炫耀之法,其人屢獲勝局,肖彰等人纏了他好久,方才讓他講出。

「三手之內,一決勝負。」林西道。

「啊!」肖彰心下一驚,如此豈不是要輸了,再觀辛元,好似木頭,心生蔑意,冷笑一聲,又落下一子。

「計算結果,辛元輸了二十子半。」林西道,拍拍辛元肩膀,道:「很有進步了。」

辛元眼垂淚:「我,又輸了。以後都不能……」話音未落,忽聞邵奕厲聲道:「肖彰,伸出你的右手,與我看。」

「啊!」肖彰大驚失色,雙手背後:「為什麼?不給。」林西見狀,反手一扣,肖彰手腕遭縛,五指立時張開,手心之中,正是一顆黑子。

「是,是我的黑子。」辛元脫口道。

「放開我!放開我!」肖彰掙扎著脫身,道:「這是我揀著玩兒的,每回下棋,手裡握著這枚棋子護身符,就一定能贏。」

「是一定能作弊成功吧。 」邵奕厲聲道,「誰人教你的?你又教過誰?」

仇越立時雙腿發軟,跪地叩首:「師父饒恕,師父饒恕。」

林西喝道:「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考試作弊,品行不端,不止逐出本部,連其它部也永不錄取!」

「啊?!」幾人一聽,皆傻眼了,跪地叩首。

邵奕嘆了口氣,道:「念爾等初犯,謹記教訓,下次不可再犯。」

「多謝師父!」幾個弟子跪地叩首,唯獨肖彰不跪。

「你幹什麼?」林西小聲兒道:「肖彰,趕快認錯,不要惹師父生氣。」

「哼!」肖彰趾高氣揚,道:「我沒輸,即便不算這子,辛元也差了我十九子半,我沒輸!」邵奕道:「你在作弊的時候,就已經滿盤皆輸了。」

「我沒輸!」肖彰揚起下巴,道:「反正是我贏了,辛元滾出棋部!」說話間,起腳提中辛元。辛元暈頭轉向,無有氣力,登時倒在地上。

「放肆!」邵奕怒然一喝,竹簾掀起,紗幔八方翻飛。肖彰但見竹簾之後,橫眉豎目,聲色俱厲,心裡嚇得空空,耳中不聞一聲,便教林西帶著,去棋庭取了自己東西,送回家中去了。

「肖、肖彰,就這樣被逐出棋庭了?」陸崎不可置信,小聲兒道。

「連別的術部,也不能去了?」仇越道。

「噓——」蘇伊食指點口,眾人收聲。

「你們,也都下去吧。辛元留下。」邵奕緩了語氣。

「是,弟子告退。」四人恭敬退出中庭。

辛元好容易站起身,便有金線加身:「辛元,你無恙乎?」

「弟、弟子無礙。」辛元扶住石桌,險些摔倒。

「脈象微弱,無有氣力,面黃肌瘦,不是生病,倒像是飢餓所致。想不到,瓊林之中,也會有人飢餓如此,唉……」邵奕心下一嘆,道:「你隨我來。」說罷,領著辛元至當日對弈小庭,指著桌上茶果:「吃吧。」

「弟、弟子不餓。」辛元拱手道:「請、請師父先用。」

「唉……」邵奕嘆了口氣,道:「我去去就來。」起身離去,取肖彰寶冊,交予林西一併送回。回至中庭,眼見桌上糕點一掃而空,摺扇掩口,道:「辛元,你過來。」

「啊,是師父。」辛元連忙上前拱手。

邵奕道:「中庭裡缺一個早晚打掃的小童,你願意做麼?」

辛元一愣,眼圈一紅,落淚拱手:「多謝師父。」

邵奕搖著摺扇,道:「男子漢,還流眼淚,趕緊擦乾,莫教人笑話。」

「是。」辛元連忙起袖擦乾。

邵奕道:「一會兒林西回來,你便去找他。」

「是,師父。」辛元說罷,走至庭前,抄起笤帚打掃。

林西處理完畢正事,回轉乾坤闕。按照邵奕交代,令人為辛元量體裁衣。辛元道:「師兄,為什麼師父對我這麼好?」

林西輕笑一聲,道:「師父對誰都很好。再者,你是棋部中庭的打掃,也不能穿著補丁衣服,給棋部丟人。」

辛元道:「敢問師兄,不知那……五人如何了?」

林西道:「肖彰已被逐出棋部,其它三部照理也不會再收。」

「啊?!」辛元不禁驚呼。林西道:「另外四人勇於改過,師父便減輕懲罰,只教他們幫忙清洗棋子。你這個孩子,也真是心大,想他們幹什麼,吃飯去。」

辛元摸摸腦袋:「其實,只要能吃飽,有處睡覺,還能下棋,辛元就已經很滿足了。」

林西一愣,但見其說得真誠懇切,想起方才之事,連他這個屢見市面的將軍,心中也生酸楚:「來,吃這個。」說話間,夾了一塊肉與辛元。

「多謝師兄。」辛元道。

「要是所有人都如你一般想法,估計就天下太平了。」 林西道,「記住你今日之話,吃飯吧。」

「是。」辛元道。

轉眼入夜,辛元喜氣洋洋,走至樹洞,喚出小黃鸝,只見其神情萎靡,緊張道:「小黃鸝,你怎麼了?」

黃鸝哀鳴兩聲,道:「有些著涼,發燒了。」惹得辛元一樂,道:「你是一隻鳥,怎會和人一樣,著涼發燒呢?」

「哪裡!」黃鸝跳起道,「小鳥也是生命,就不會生病了麼?」說罷,直挺挺躺在手心裡,嚇了辛元一跳,戳戳肚皮:「你怎麼了?」黃鸝咯咯一笑,撲棱著翅膀翻了個身,依舊躺著。辛元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師父讓我做中庭打掃,所以我又搬回這裡了。」

「真的嗎?」黃鸝雀躍而起,歡蹦亂跳:「真的嗎?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騙你作甚。」辛元道。

「太棒了!辛元回來啦!辛元回來啦!」黃鸝在手心上跳來跳去,惹得辛元一陣發癢,忙道:「你不是病了?如此歡脫?」

黃鸝忽閃翅膀,道:「辛元回來啦!什麼病都好啦!好啦好啦!」說話間,手心上打了個滾兒,又蹦起來。

辛元也很歡喜,道:「其實,我有得吃有得住,能下棋就很開心了。」此言一出,黃鸝卻不說話了,沉默一陣,竟然嚶嚶哭了起來。

「哎呀,你怎麼哭了?」辛元道。

黃鸝道:「嚶嚶……我是壞人……我是壞人……」

辛元不解:「你怎麼變成壞人了?」

「我……我……」黃鸝哽咽不語。

辛元續道:「我看你不是壞人,是壞鳥才對!」說罷,哈哈大笑。

「啊——你——哼!」黃鸝轉過身去,沉默一陣,忽地黯然神傷,道:「你說的我每日都有,但是……我還是不滿足……」

辛元道:「為什麼呢?」

「我、我要跟辛元在一起,才、才會開心。」黃鸝依偎掌心之中,蹭得發癢。辛元頭枕掌心,望著星空,道:「你是一隻鳥,我是一個人。可能我不到三十歲的時候,你就已經是鳥類一族的壽星了。」

「蠢人!笨蛋!」黃鸝哀啼兩聲,振翅離開,飛上枝頭鳥窩。辛元輕身跟上,但見黃鸝伸展翅膀,擁著一窩小鳥入眠,好生溫馨。少時,又有一隻黃鸝飛回,張開翅膀,蓋住一家人,沉入夢鄉。

「真是溫馨。」辛元落下古樹,回轉宿舍。(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