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长篇小说
(七海提供)
源还没说完,国王就狠狠赏了他一巴掌。国王眼中带泪的说:“你是这个国家的希望,你不能只在乎一个人,这里(国王指著源心脏的位置)必须装着所有的人,从明天开始,不准你再去看雪伦,有荷叶照顾,你无需挂心。”源的内心气愤难平,他头也不回地奔离国王的书房。
(七海提供)
当天晚上,国王算了时间,半夜走到了王子的房间外,看着里面的灯光依然明亮。果然如他所想的,源是牺牲了睡眠时间去看小公主的,国王可不允许国家未来的领导者如此不知轻重。
(七海提供)
国王有着一头深蓝色的头发,不留意的话也许会以为是乌黑的,一旦他站在太阳下,那头深蓝色的发丝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的眼睛是灰色的,总是含着忧思;当他站在人群当中,那种顶天立地的威严,无人可比。
(七海提供)
雪伦一出生,王子源就被告知,这是代替他为国家牺牲的妹妹,因为他和妹妹都是王族血脉,众大臣及导师、教师们经由观察天象后,协议决定将这个使命交由公主去完成,留下源,治理国家并继承、延续王族血脉。
(七海提供)
国王发现了,头转向王后。他握住王后的手说:“她的生命,和这个国家所有百姓,以至于整个世界连系在一起,她是被创世主所选择的,藉由你的母体降生,她是一个独立、自主、纯洁的生命,不属于你和我,王后请务必明白这一点。”
(七海提供)
亚拓将房间里的灯石(一种在白天吸收阳光三十分钟,就可以使用十二小时以上的矿物)拿到桌面上,用半圆型物体将灯石罩住,顿时,房间里灯光比之前明亮了三倍以上。接着,亚拓命侍卫将其他灯石熄掉(放进黑色煤沙里),虽然只剩下桌上的那一颗灯石,但是发出的亮度比原本的四颗灯石更亮。而且,不需要吸收日照。
(七海提供)
石头先被送到“资源分类部门”。这里的修士有一种功能,能以立体的方式将物质一层一层切割来观察,然后快速分类、记录。石头的物质分析完成后,再被送到“矿石运作部门”。这些修士的功能是可以提炼出矿石里有用的成分,再由另一区的修士制成成品;而制成何种制品,是由“生活部”的修士来决定。
(七海提供)
三个月大的小公主,依然如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娇小可爱。寝宫内,王后正精心照料著小公主。那颗宝石在小公主的胸上透著微光,它极像一颗高贵的宝石炼坠。
(七海提供)
源,是水晶国唯一的继承人,是必须被保护的,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王子成为“人造精灵”,在国王、皇后、导师、贵族大臣,以至平民百姓都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九年后,上天给了水晶国一个意外的惊喜—皇后生下了一名小公主,取名雪伦。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月亮在无限邈远的高天上,镇子外头的湖,田野间的马路,被在有月亮的黑夜里放大成一个辽远的世界,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上了高速公路,扑面的光带,车阵的呼啸。她松了一口气,竟然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待到她被叫醒,要求付钱,原来机场已经到了。天色才泛青,机场却一派雪亮,人来人往,繁忙不已。空气里充满了机场特有的、香水混杂着咖啡的气味。那些机场的品牌店还不曾营业,雪亮的灯火罩着那色彩明艳的箱包、披肩、丝巾等。她想一想老家那老朽的、地板和门窗无一不吱呀作响的老房子,感觉自己是古墓丽影里跑出来的鬼。还好是跑出来了。
(七海提供)
一千多年前,有三位国家的导师,从水晶球中得出同样的预言,国家会在一千多年后面临水源危机,造成土地贫瘠,大地失衡,灾难接踵而至,那时,精灵人也会渐渐减少,最后消失,国家也就走向了灭亡。当地球上最强盛的帝国走向衰败时,也意味着其他的国家命运更是乖舛,全世界人类的生命将面临危机。
(七海提供)
王者治国,全世界共同维持自古创世以来的平衡。其中,有一个国家叫水晶国,科技遥遥领先各国。这个国家资源丰富,四季分明,气候适宜,风调雨顺,而它之所以成为世界强国,就是因为有许多修士。
(七海提供)
折腾了近二十个小时,看到小龙手术成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源也安排了休息室让大家休息,他发现七海不在其中,他走回了小龙的病房,果真在那里看到了七海。源端了杯咖啡走进病房,将咖啡递给了七海。
(七海提供)
七海哭着但语气坚定的告诉源,“小龙的声音是神赐给他的,他用生命,站在舞台上展现神的恩赐,所以……一定有别的方法!一定有别的方法!小龙不会死在这里的!绝对不会!”
(七海提供)
“喉咙?”七海压低着声音,眼泪不停的流下来,“这怎么可以?声音是小龙的生命啊!”小龙爸爸说:“这个孩子的梦想,就是站在舞台上唱歌,声音……就是这个孩子的生命,夺走了他的声音……等于夺走了他的生命……无论如何……身为父亲的我一定要……守护小龙的梦想。”
(七海提供)
电话的萤幕显示是小龙的手机,她开心的接了起来。“小龙……”“不!我不是小龙,我是安顺,我用小龙的手机打给你,听着,你要仔细听,小龙在来记者会的路上出了车祸,你准备一下,我会去接你,听到了吗?喂!七海,你有在听吗?”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们这样对峙著,家家户户都在过年。这户人家却是多少天不曾举炊,冰锅冷灶。那男孩走时吃的那顿饭,也是她们母女的散伙饭。 那床旧毛衣精心拼织的百衲毯,估计是母亲经手的最后一样东西了,没有完工,却不见踪影。家具间落着厚厚的灰尘,裁缝间里,客户的衣料、蚕丝和羊绒堆积著,上头蒙了一方大布。缝纫机的车头,裁剪板上,也落着一层灰。
(七海提供)
有一个人,在湖边,那个在梦中一直看不清他的脸、听不到他声音的男孩,他蹲在湖边,背对着七海,七海站在他背后的一颗大树下。“小龙,走喽!”另一个男孩催促着他。他转身过来,正面迎向了七海,但是好像看不见七海一样,“走吧!”说完,他跨上一匹白马,一行人骑着马离开了。
(七海提供)
七海不好意思再停留,快步离开了他们的房子。走出了大厅,电梯一开,听到歌迷们狂叫,一台保姆车正停在大门口,七海心想也许是源和广回来了,她喘了 一口气,还好早先一步离开。因为偶像的到来,转移了歌迷的注意力,七海就没有戴上帽子和口罩,往大门旁走出去。此时,却被高人一等的源看到了……
(七海提供)
他们两人互相微笑着看着对方,这时的客厅大门被打开了,银和太阳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七海,吓得叫了出来,用韩文问小龙:“她怎么在这?”“她怎么能在这?”“你在干嘛?被安顺姐知道她怎么跟公司说?”
(七海提供)
“没有,但是我们都喜欢七海,每个人,全部都喜欢,七海喜欢我们吗?”小龙笑着问。七海心里沉了一下,这时,她才想到,小龙虽然会讲中文,但是,只能对应普通的日常生活用语,要向他解释轮回、另一个空间、灵魂转世等事情,以小龙的中文程度是无法理解的,她笑了笑说:“当然喜欢,因为小龙像亲人,好久不见的亲人。”
(七海提供)
他们正在绿色环保团体的说明会上,听着针对海洋的污染、台湾稀有的白海豚面临绝种的报告,情况令人担忧又无能为力。每次参加完这样的说明会,心情都会很沮丧。七海手拿着资料、背着摄影器材和小叶边走边聊著。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如释重负地走回家,晓得母亲那里还有一关,然而没关系。母亲不会舍得她不高兴的。暮色里的小镇一片闵静,她心里觉得寂寞极了,真的不知道一辈子待在这种地方的人,都是怎么过的。人活着和死了没有两样,从头到尾都没发出一点动静。她想一想遥远的北京,从窗口望出去的都市灯火,如火山喷发,熔浆流淌,天都烧红了。
(七海提供)
夜里又下起了大雨,小龙起身看着表,时间停在凌晨一点四十分。他蹑手蹑脚下了床,拿出口袋里七海放的名片,突然,他心跳加速,转过身推了推睡着的银,确定他熟睡着,才拿著名片、手机离开了房间。
(七海提供)
源放下了手中的衣物,口气平稳的回答了广:“所有人看我,什么都有,有外表、有显赫的背景,但是⋯⋯我需要的是,当我一无所有时还愿意留在我身边的人。广,也许你觉得这件事有点夸张,我⋯⋯我是真的对这个女孩子心动了⋯⋯我不想放弃⋯⋯即使对方是小龙。”
(七海提供)
小龙脱了上衣,换上干净的T恤。“对我来说,这次来台湾好像就是为了遇见她,第一次在机场遇见她,我就对她有感觉了⋯⋯我能在上万人的演唱会现场立刻找到她。银⋯⋯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上她了⋯⋯只是⋯⋯只是⋯⋯我不知道源哥也⋯⋯”“这⋯⋯这怎么办⋯⋯?我们可是出道十年的偶像团体耶!我们的默契,我们的革命情感,我们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小龙,你想想嘛,这颗炸弹会炸掉我们十年的奋斗啊~~”
(七海提供)
小叶和七海在学生时代就是“拜把兄弟”,在小叶的眼里,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七海,可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他也非常清楚七海特殊体质所带来的直觉,只是,事情会如何发展,好像不是靠“直觉”可以推算出来的。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霍然地站起身,叫那男孩的名字,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母亲和那男孩都抬起头,齐齐地、警惕地看向她,且不约而同地都带着惧怕。知道她会和他们俩过不去,存了心的。
(七海提供)
小叶掉了头往别的方向开,一路开到了他们常去的餐厅。七海知道小叶为什么带她来这里,这家餐厅是他们两个人还是菜鸟时犒赏自己的地方,因为收入不高,一份四 百元的餐点,对当时的他们来说是“奢侈品”。只要完成了工作,得到了独家,他们就会来这里讨论下一个目标、未来的计划,在这里编织著两人对于媒体工作的热 情和理想。回到这里,就是“找回初衷”。
那一天,薛野在北京,十九岁,这个两年前的贵州高考状元是北大学生,在广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