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貴的人格 超凡的勇氣——記人權律師高智晟(中)

作者:齊玉
高智晟
圖為2006年初身在陝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師。(葉霜 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1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上篇我們講到,高智晟貧窮的家庭在母親的堅持下,7個兄弟姐妹中,有5個孩子讀完了初中,這是一個奇蹟,而奇蹟的創造者就是高智晟堅韌、善良的母親。高智晟的母親是敬神信佛的人,雖然一生都在極度貧困的苦難中,但她用道德的力量教育影響著她的孩子們,在極度貧困的苦難中依然在扶助其他的窮人。

很多記憶是高智晟永遠忘不掉的:飢餓的兄妹7人有任何偷吃他人瓜果的行為,都會受到母親嚴厲的懲罰。

每遇集市,母親總要給年老的奶奶設法買點好吃的,之後是所有的孩子都被嚴厲禁止,不得踏近奶奶門口半步。

而高智晟的奶奶從來都是不停地在咒罵著母親,母親不被罵的時間是:吃飯、睡覺和母親不在家的時候。然而,被罵得淚流滿面的母親,每頓飯盛出的第一碗是端給奶奶的,而且是最稠的飯。剩下稀湯寡水的還能稱的上叫飯的東西,還要限量分給正在成長的孩子們。

天天挨奶奶罵的母親雖然傷心、委屈,但她告訴孩子們,奶奶早年喪夫、老年喪子,非常地不易,奶奶的世界裡只有咱們這家人,奶奶又不能罵別人,罵咱們若能解解可憐老人的煩悶,容忍一下沒有什麼。

母親經歷60年的貧苦生涯,並沒有因為自己貧窮而影響她對其他窮人的幫助。母親對那些出來討飯的窮人的幫助在當地是老幼盡知。到了冬季,不管來自哪裡、人數多少,母親都不厭其煩地將這些被迫出來討飯的窮人張羅到家裡,除了給他們飯吃,夜晚為他們提供睡覺的地方。

二十多年後,當高智晟成了在弱勢階層頗具聲名的律師,常有拄者拐杖、坐著輪椅、沒有交費能力的人被其他熱心的律師同行帶到高智晟的辦公室時,他總能想起母親幫助窮人的情景,他每每會心一笑。

有一年夏季的一天,一名討飯的母親帶著孩子到了高智晟家,可是恰逢家裡沒有一粒糧食,討飯人失望地帶著孩子準備離開,母親讓她們等一等,自己跑了出去。過了一陣子,母親手捧著兩個還沒有完全長熟的玉米棒,給了那位討飯的人。這兩穗還沒有成熟的玉米棒是母親從自家自留地裡掰下來的。

高智晟每年過年回家,常有一些他們兄妹不認識的人拖兒帶女到家來吃飯,這些人都是衣衫襤褸,每每問及母親,她老人家都是笑著回答說:「是咱家的親戚。」是的,高智晟的母親一輩子都是把這些窮苦的人當作自己的親人。

高智晟在回憶他母親的文章中這樣說:「母親是個有道德力量的人,我手裡的這支筆是無法窮盡母親在道德力量方面所積累的厚重底蘊。」母親的偉大品格持久地影響著我們、給了我們無盡的精神財富。

高智晟完整地繼承了母親的高貴品格。尤其在成為律師之後,他用和母親不同的方式幫助著需要幫助的人,和母親完全不同的是,母親幫助窮人沒有任何危險,而高智晟幫助這些人是要付出極高極高代價的。明明知道前面的道路坎坷不平,但是,他還是堅定地往前走。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在他將近十年的律師生涯中,為無數的弱勢群體維權,比如被政府強拆房屋而狀告無門的人、被政府強行搶奪財產而傾家蕩產的人,有政府強制實行殘忍的計劃生育政策下家破人亡的人……太多的不公、太多的冤屈、太多的黑暗讓高智晟看到這個體制的弊端和邪惡。高智晟在受理強拆房屋的案件中,百分之百地沒有打贏過,因為這觸及了官商勾結的巨大利益集團。

而這些常常讓高智晟悲哀而無奈。可是他又無法忽視那些在絕望中向他求助的人們。高智晟在他的書中寫道:中國和法制國家不一樣,每一個小小的案件,最終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問題。可是,當你有改變它的願望的時候,你已經很危險了。

然而真正改變高智晟命運的是他接手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敢於踏入這個禁區的律師,在當時全國的十幾萬律師中是寥寥可數的幾個人。而高智晟的正義感和良知讓他欲罷不能。

那是2004年12月,高智晟為第一個代理的法輪功學員案件奔走的時候,就被法院告知:法輪功案件一律不予立案;不允許你再作任何司法究責;法院還威脅他說,你這樣幹很危險,如果還要繼續的話,我們要寫司法建議處理你們。高智晟沒有理會他們的威脅,但他知道當局堵死了一切法輪功學員上訴的法律途徑。

無奈之下,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發出了 「致全國人大及吳邦國的公開信」,希望當局權力的介入能遏止這種非法剝奪公民權利和公民人身自由的惡行。高智晟說,作為律師選擇法律之外的途徑去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這是律師的痛苦。

高智晟在他的書中寫道,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如果全體公民整體性的視而不見,這個恥辱和道義的包袱我們還要背多少年?如果所有的律師悄聲無息,未來在這個問題上,律師有何顏面去面對歷史?

2005年10月,高智晟到山東調查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真相。2005年10月18號,高智晟發表了給胡錦濤、溫家寶寫公開信。信中披露了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抓捕,被殘酷地肉體和精神折磨,被失蹤、被迫害致死的令人髮指的行為。呼籲他們停止對法輪功的鎮壓。寫信的第二天,高智晟就接到了威脅電話。從10月20號開始,相當數量的便衣、警車寸步不離地跟蹤他和他的家人。15天之後,北京司法局強行關閉了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但是高智晟的公開信在社會引起強烈的反響。各地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紛紛請求高智晟去他們當地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11月29號,高智晟和他的朋友北京大學教授焦國標一起到了山東、遼寧、吉林三省,進行了半個多月的調查。

2005年12月12號,高智晟給胡溫又寫了第三封公開信,這封兩萬多字的公開信,題目是《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他在信中說:我們窒息般地聽取了一個個在這場迫害中死裡逃生.有的是多次從死裡逃生的受害同胞口述真相的過程,這曠古、曠世的血腥場面,凶殘的人性,慘絕人寰的折磨手段,其情其景,縱使魔鬼也會為之動容。

高智晟說,在和法輪功學員接觸的半個月裡,是在和一些聖賢(法輪功學員)打交道。她們不屈的精神,高貴的人格及對施暴者的寬恕襟懷是今天中國的希望所依,也是我們堅強下去的理由所在!那群一個個微笑著,用平和的語氣講述令人驚魂動魄的被迫害過程者,常常讓他感動得熱淚滾滾。

高智晟寫下第三封給胡溫公開信的第二天,也就是2005年12月13號,他鄭重發表退黨聲明,聲明寫道:它,中國共產黨!它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的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他聲明的最後一句話是: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轉載自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晨間話題

點閱【晨間話題】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