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散文:中國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觀(下)

作者:屠赤龍

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後街上空蕩蕩。 (Stringer/Getty Images)

  人氣: 618
【字號】    
   標籤: tags: , ,


2020年2月7日,湖北黃岡的東湖小區內,本來是萬家團圓喜慶的元宵節,樓上一居民家傳來一陣哭叫:「讓我去跳樓,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媽拖著女兒的手:「要死,我們全家一起死。」

這戶人家一家三口全被感染了,因為醫院得不到治療,他們怕死在冰冷的隔離病房,不願去醫院。她爹躺在床上,已經有氣無力了。

這個小區原來規定居民一家一人一週二天出門購物,現在規定居民14天內都不能出門,連小區內散步都不行,購買的食物送到家門口。而且規定家裡人長時間聚集一起都不行,有一戶一樓的人家因一起打麻將被「紅袖裝」衝進來砸了麻將機。

因此,人們互相都不知道誰家生病了。

「給你姨打個電話吧,聽說她痊癒出院了。」等女兒平靜了,她媽幾乎有哀求的口氣說。

「沒用的,這種病有些人會自癒,但大部分是沒希望的。」

「死馬當活馬醫。」她媽要拿起手機打,不料女兒非常暴躁,一把奪過手機扔在沙發上。

「別丟人現眼了。」床上的她爹說。

她媽走到陽台,想鎖住陽台的門。突然,看到樓下的門崗有人在吵架。

原來是一個小伙子關在家裡日子久了,難受煞了,想去單位。門崗不讓出去,門崗邊上還有紅帳搭起來的體溫檢測崗,崗邊插著共產黨黨旗。他要強闖,便吵起來了。

「我沒有病,傳染了誰我負責。關在家裡,不能上班,自己都感覺得病要死了。」

「誰不是一樣的難受?現在都延期開工,你要上班必須有單位證明。」

據悉,中國有上百個城市封城後,單位都不肯復工,量體溫、戴口罩、開健康證明、打上班憑據成了幾億個城鄉百姓居家之外每天重複的動作。

整個中國沉寂了許多,不可知的災難,似乎在前面招手,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

突然,電話響了。他媽拿起一看,正是他姨打來的,說是姨,其實是一個遠親,在同一個城市,有時跳廣場舞在一起,來往較頻而已。

「正想給你打電話呢,聽說你出院了,太好了。現在我家二位比較嚴重,我前天開始也發熱。你是怎麼好的?」

「我的親家母煉法輪功,叫我退團,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真是靈啊,我念了三天,後來病症消失了。這個事我對醫生也說了。」

「啊!煉法輪功人說的,煉法輪功不是要被抓的嗎?」

「現在瘟疫橫行,也只有煉法輪功的人才記著我們,他們是為救人被抓的,這是共產黨迫害他們。瘟疫是天滅共黨來的,中共還叫黨員去抗疫,這是叫人送命。現在還在迫害他們,造假誹謗他們,這會有大禍啊,共產黨太狠毒了?醫院裡每天幾百幾百的拉屍呀。」

見對方沒出聲,在認真聽, 她停頓了一下:「我根本不是醫生治好的。」

「新聞每天說治癒多少多少,可是又說這病源不知在哪,怎麼傳播也不知道,沒有藥可治,你說新聞可信嗎?沒有多少病例的城市也封了,可能當官的預感這次病要命的。」

「因為大官的命都會被傳染,影響政權了,所以這麼怕,要是小百姓,才不會管呢。你記住法輪大法好,保命的。」

「記住了!」

突然,門崗吵聲大了。原來有好幾個人戴著口罩都參與吵架。有的說:「少走動,為別人為自己。」有的說:「健康人不讓正常生活是違法的。」有的說:「政府對個人只有做好保護和檢查工作,不能強迫,出去感染也是個人倒楣。」有的說:「惡意傳染,危害公共安全,尋釁滋事,都是違法的。」也有人說:「搞得像世界末日一樣恐怖氣氛,人受暗示心裡,都怕得想死了。」

門崗報警了。警察來了,帶走了那個衝門的小伙子。他到底是在維護人權還是尋釁滋事,誰也不知道,這個時期,只有隨警察說了。

天陰陰的要下雨的樣子。一城的愁容,一城的血淚。


我是救援隊的醫生。剛從蘇州被派到浙江去。路過蘇州園林的時候,看到景區已封閉了。景區門口貼著告示,為抗「疫」,禁止開放景區,何時開放等通知。

到了杭州後,我們被安排住在西湖邊的一家休養所。晚上,陳權國約我散步。陳權國是政府部門廳級領導,也是我私人至交,我當然去。

杭州是國際旅遊城市。每個小區都封閉只有一個出入口。也是兩個崗亭。除門崗要求登記查問外,門崗邊帳篷內外也站著一些「紅袖裝」,要求外來人測體溫並匯告來地。同樣,可笑的是不少小區都掛著黨旗,給百姓感覺好像是共產黨組織黨員在抗疫。死的是個人,共產黨乘機給自己貼金。為了權力,黨員個體的生命都只是炮灰。

而那些帳篷內外的「紅袖裝」,好像有點興奮。可能是長年累月生活平淡,現在見人就量體溫,這挺新鮮有趣。

西湖是世界聞名的旅遊景區,青山綠水,花紅草綠,曲橋長堤,亭台飛閣,景點鱗次櫛比。靈隱寺、淨寺、雷峰塔、葛嶺抱朴、岳廟……人文景觀都與神話或傳統儒家有關。沿著楊公堤逆時針走,上香古道、郭莊、杭州花圃、曲苑風荷等景區全封閉了,甚至連保椒山這麼大的山,所有上山路也都封了。諾大西湖,沒有什麼可玩了。

「天降大疫,世有妖孽,每個朝代末年都會有這樣異象。」陳權國居然這樣說。

「你黨員也信神?在蘇州還我與爭論?」

「黨員也是人啊,爭論不就是因為邊上有同事在嘛。人在順境時可以無法無天,但遇到絕境時,都會本能地求佛保佑。」

「為私為利求佛保佑,如凡人飛天,不行啊。」

「因此,平時要多為善。你看抱朴道觀,是葛洪煉丹飛升的地方,其實氣功是講善的,與政治無關,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之源。」

「你現在講話與白天開會時發言不一樣。」

「現在我們私下在生活中交流,白天是工作,講官腔,台上與台下是不一樣的。」

「你們當官的兩張臉面,不累嗎?」

「共產黨就是這樣,變異人心。」

「你說共產黨還能挺得多久?」

「末日了。上面都借抗疫在忙著爭權奪利,天災說不定衝著它來的。他們(它們)也驚慌。」

「你……」

看著我有點驚訝的樣子,他說:「約你出來散步,就是想起你前幾天跟我說的翻牆退黨的事,你幫我退了吧。」

《紀實散文:中國封城下的民生面面觀(上)》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武漢封城後,由於醫療物資緊缺,很多武漢肺炎患者無法得到救治,導致全家感染,甚至釀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同時,中共封鎖小區、封鎖消息,武漢被指成為人間地獄。
  • 武漢肺炎疫情快速延燒,自湖北武漢市封城後, 5日再有合肥以及遼寧全省採取小區「封閉管理」,除遼寧以外,大陸至少有35個城市實施規模不一的封鎖措施。
  •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蔓延,廣東確診病例僅次於湖北,並出現首宗死亡病例。各省市陸續宣布封省、封城後,廣州、深圳也宣布「封閉」。消息一出後,2月7日晚間起有大批民眾瘋狂湧入香港。
  • 2月10日,北京上海先後宣布全面「封閉式管理」,至此中國4大直轄市全部進入准封城狀態。而被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師之死,引爆了輿論憤怒並可能引發長期的後效應。多家外媒認為疫情危機已上升到了中共高層的執政危機。
  • 武漢封城後,大量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患者得不到確診,只能在家隔離,而很多非新冠患者更是有病無醫、處境非常艱難。此外,大量過年期間往來走動的人群被滯留在武漢,無法回家。
  •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下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因此,她的微博已被禁言。
  • 中國民間有句話,上頭動動嘴,下面跑斷腿。北京當局的一句「人民戰爭」,整個社會似乎又回到了紅衛兵時代,人倫慘劇不斷發生。北京當局防疫控疫掀起全國的「人民戰爭」,使全國立刻陷入了一片紅色恐怖。
  • 為應對疫情,全國各地各種嚴厲的「封城」措施有增無減;然而也出現越來越多暴力執法的現象, 恍如文革再現。另一方面,中共官方稱全國病例增加的勢頭已經放緩,然而隨著更多企業的復工,疫情進一步爆發的風險增高。那麼疫情到了拐點嗎?封城之下民眾是否能被人道對待?
  • 武漢肺炎發展迅猛,感染人數攀升,湖北省各大醫院被徵收為治療發熱病患,一般病患乃至癌症患者無法進行常規治療,再加上封城封村,難以越區治療,致使多數患者求助無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