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37) 降天罪-七星山河3

作者:云簡

北斗七星。(公有領域)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七章 七星山河(3)

禍王用盡全力,終至深闕第八層,突然,天羅地網,困頓於此。邵奕贊力相助,禍皇甫脫困境,憤懣不甘,待要發力,卻被邵奕攔下:「禍王,方今天下,大事未決,何必浪費氣力於幾隻螻蟻?」

「嗯……」禍王暫且停手,道:「右丞言之有理。」眾人退出深闕,玄沙小兵呈上夢主之信。禍王閱畢,輕蔑大笑,道:「好個玉瑤瑛,自己送上門來。」

「何事?」邵奕接信閱畢,道:「放虎歸山,遺禍無窮。」

禍王即刻下令:「追殺玉瑤瑛!」

邵奕道:「且慢,不若行誘敵之計,禍王修書一封,微臣親自送至,再以玄沙大軍助陣,玉瑤瑛必葬身中原。」

「此計甚妙。」禍王道。

毒姥姥道:「禍王,瓊林尚有俘虜和百姓,如何處置?」

禍王眼神狠戾,只道一個「殺」字,全身玄毒盡出,黑霧過處,片甲不留,寸草無生。

瓊林千年基業不存,遍地哀鴻,屍骨滿路,慘絕人寰。

瓦礫硝煙處,玉嬌容抹著眼淚,四處搜尋。「就算萬中不幸,收買屍骨也好。」泣涕悲愴,騁目及遠。耀日之下,熟悉衣衫,翻轉過來,正是辛元——灰塵滿面,口角溢血。原來七子琴陣被禍王打亂,眾人散落各處,辛元落於此地。

「辛元……辛元……」玉嬌容扶住其身,伸指探鼻,尚有一絲游息,心下掠過一絲安慰。耳聞馬蹄聲響,立時心驚膽戰,回身卻又呆立:「是你……」

那人道:「瓊林已滅,玄沙瀰漫天下,你二人離開罷。」說罷,鬆開韁繩,飛馬身負四座所贈禮物,來至嬌容身邊。玉嬌容抽噎一聲,將辛元扶上馬背,駕馭飛馬,騰空而去。

****************************

玉玄雪甫驚大變,心神難寧,加之身受重創,再度暈厥。未知許久,終於醒轉。

「王上……」碧水兒扶其坐定。玄雪失魂落魄,道:「本想索性沉眠,奈何還是會醒來,知曉此番驚變,並非噩夢一場。」

碧水兒道:「周遭皆是玄沙士兵,吾等該當速速離開。」話音未落,驚聞洞口響聲。碧水兒手按劍柄,悄然步出,未見有人,心下猶疑。

「或許是鳥雀吧。」玄雪道。碧水兒抽劍,但在草木悉簌之處,連刺數劍。果不其然,跳出兩個女子:「碧水兒休動!是吾。」二人摘下面紗,原來是希珠與曇湘。

「你二人在此作甚?」碧水兒劍尖相向。

曇湘道:「吾聽聞夜掌門言四風台巨變,憂心王上安危,才與希珠前來此地。」

「希珠?」碧水兒劍指其人,道:「爾難道非是金山之人?正好四處捉拿王上。還有你……」劍指曇湘,道:「爾不去巴結禍王麼?」

「碧水兒說的甚話。」希珠道,「昔日地動之時,王上曾救吾之命。當其之時,吾便發誓,此生性命,全為玄主一人。現如今,又豈會賣主求榮?」

「你呢?又有何理由?」碧水兒喝道。曇湘道:「吾既然來此,又怎會有二心。」

「不必為難她們。」玄雪走出山洞,碧水兒見狀,持劍護衛。玄雪道:「你二人心意,吾已心知,然則現下本宮自身難保,免得拖累,爾等回轉玄沙罷。」

「王上!」此二人跪地道,「願報玄主救命之恩,敢效死命!」

「既然如此,今後便再無反悔。」玄主道。

「屬下竭盡所能,護主安危,絕不反悔。」二人跪地叩首,玄雪躬身相扶。

碧水兒道:「你二人自禍王處來,可有聽得什麼消息?」

希珠道:「禍王已下格殺令,包括王上、夢主玉瑤瑛,還有皇甫亦節。」

「皇甫亦節?」碧水兒不解。

曇湘道:「皇甫亦節本為納蘭庭芳而來,夜洋騙其說納蘭庭芳已被玄主所殺,是以皇甫揚言要替其報仇,隻身挑戰玄主,卻不想遇上禍王。後來不知怎地,三番兩次竟從禍王眼皮底下逃脫,絲毫未傷。」

「竟有此事?」碧水兒亦感好奇,但見玄主抿唇不語,探問道:「王上,可有未解心事?」

「本宮只有一個問題……」玄雪回神道,「禍王究竟是非吾父?」

希珠嘆了口氣,道:「曇湘尋吾之前,吾曾悄聞金山與步沙塵密語。其之所言,王上並非禍王親生,而是於雪國神壇之下,被丟棄的女嬰。」此言一出,玄雪心下一沉,道:「那母后呢?豈非夢境聯姻之人,玉瓊珏?」

希珠道:「聽聞王后自來雪國之後,鬱鬱寡歡,不久身亡。身後並無子嗣,是以禍王尋得玄主。」曇湘續道:「時有傳聞,公主降生之刻,便是雪國首次降下玄雪。」仰望天際,晴空不再,嗖忽風寒,粒粒玄雪,隱隱飄散。曇湘出神道:「便似此雪一般。」雪落掌心,化作墨水。

碧水兒道:「既然如此,四階臣緣何不早明說!再者,此等大事,緣何玄沙國人,竟能做到,全體沉默,緘口不言。」

「騙……他們,騙得吾好苦……」玄主驚聞其事,方知此前種種拼搏,種種奮鬥,皆是別人手中之提線木偶,心痛無可言說,又恨自己,究竟如何愚蠢,被人欺騙至此。

碧水兒道:「禍王既如此無情,王上不可坐以待斃。」眼見玄雪失魂落魄之態,碧水兒心焦更甚:「王上……須保重自身……」

希珠道:「碧水兒言之有理,此地距瓊林甚近,玄沙早晚搜尋到此。吾等還須儘快,護送王上離開。」

碧水兒道:「王上親征四海之時,江南吳世桐似是忠心之人,吾等投奔其人,重整旗鼓,未知玄主意下?」玄雪默然不語,微一點頭,三人向東南方向而去。

行不至一個時辰,前方草叢晃動,走出一人,一身布衣,卻是皇甫亦節。皇甫亦節見是玉玄雪,殺意陡升,提劍喝道:「為納蘭庭芳償命來!」玉玄雪定立不動,三人護衛,其人不得近前。

碧水兒喝道:「逆君糊塗,玄主既救納蘭庭芳於雲天關,緣何又能殺之?休上夜洋之當,借刀殺人!」皇甫一心報仇,哪裡入耳,舉劍再要拼殺。兩廂對峙之時,竟被玄沙大軍團團圍住,走出一個妖豔女子,正是胡姬:「爾等追殺玄主,速去!」玄沙兵士領命,玄主見勢不妙,四人掉頭而逃。

皇甫待要再追,卻被胡姬一鞭攔下。大軍過境,只餘夕陽山風,靜靜飄送一語:「爾三番兩次,僥倖逃脫,緣何還不離開?」胡姬道。

皇甫滿頭大汗,喝道:「孤無須爾之施捨!」說罷欲走,身前一鞭,塵土飛揚。胡姬喝道:「觀爾昔日作為,智冠絕倫。緣何現下,卻似莽夫?」

皇甫冷笑一聲,道:「孤雖不知,爾為何三番私放於孤;然則爾若敢棄暗投明,孤倒是可以封爾將軍之位。」

「你……」胡姬大怒,卻又傷心,幾欲落淚,低首道:「你走吧!」

「哼!」皇甫拂袖而去。胡姬抬首相望,只餘寒鴉數點,落寞淒涼:「唉……」

忽地,東南方向顯出一道亮光:「玄沙信號,不好。」胡姬提步趕往,四階臣齊聚,將玄主四人團團圍在垓心。

玄主指問毒姥姥:「緣何欺騙於吾?」

「吾等何曾欺騙?」金山上前一步。

玄主喝道:「吾非禍王親生之女,緣何不早言說!」

毒姥姥陰笑一陣,道:「公主記憶發生錯亂,不記得從前事,緣何責怪吾等欺騙。」此言一出,胡姬但感心口鬱滯,頭痛欲裂。奈何立身眾人身後,無人察覺。

步沙塵道:「現下言此問題,還有意義麼?禍王已下格殺令,公主主動就範,或可留下全屍。」碧水兒大怒:「賊人膽敢弒君,且問吾之利劍!」三人見狀,皆抽劍以衛。

金山冷笑一聲,揚著手中金算盤,道:「四對四,公平得很,動手罷。」

「慢!」玄雪喝道。

毒姥姥道:「念在同朝一場,公主或可自盡,吾等也好交差。」

玄雪手扶心口,道:「此前父王對吾恩寵有佳,然則突然翻臉,便是格殺之令,爾等不覺奇怪麼?」

毒姥姥冷笑一聲,道:「公主還是如此天真,一山不容二虎。現下禍王已然臨世,爾便再無需留在世上了。」

「如此而言,禍王行事,一向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爾等不怕有朝一日,同吾今日一般麼?」玄雪喝道。四人對視,皆大笑不止,森然恐怖。步沙塵道:「吾等早已將性命交託禍王,為即將到來的美好世界,死不足惜啦!」

「什麼!」玄雪聞之大駭,心道:「究竟何種美好世界,能令人連性命也可不要?」心思一轉,道:「禍王也曾言吾是公主,寵愛有佳,然則不過是為謊言,爾等還敢輕信其人?」

步沙塵喝道:「不信禍王,難道信爾麼?」

金山道:「將死之人,還在挑撥……」算盤金珠齊出,直取玄主,碧水兒等三人揮劍攔下。玄主退往後方,冷不防黑金鋼叉背後偷襲,再受重創,轉身視之,竟是昔日對己呵護有佳之毒姥姥。玄雪抹掉嘴角朱紅,眼見其狠戾雙目,冷笑一聲,道:「吾原該知曉,爾等遭禍王控制,早已非人……咳……奈何還心存幻想,以人言相勸……」哀極怒極之刻,勉力壓制傷勢,玄雪滔天,再現絕學,旋風過境,四人已不見蹤影。

「追!」毒姥姥大喝一聲。四階臣分頭追擊而去。(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