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70)機降南京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75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七十章 機降南京

南京馬鞍國際機場距離棲霞山只有二十八公里,在機場附近軍營有一條地下通道直通棲霞山軍事堡壘。

馬鞍機場原來是一個軍用機場,之後進行大規模的擴建,逐漸變成軍民兩用機場。

軍事用途主要是起降一些軍隊運輸物資和人員的定期航班,往返各大軍區,同時也是軍區首長搭乘軍用直昇飛機和軍用載人飛機的起降點。

兩天後的深夜兩點,一架來自合肥的民用波音727大型民航飛機降落在南京馬鞍國際機場,從飛機上下來了二百多名清一色的年輕人。

首先奔襲、控制了機場塔樓控制台,以及軍用機場周邊幾個瞭望平台,不發一槍拿下了負責守衛的衛戍區警衛班和機場警衛。

這個機場是由衛戍區的一個連隊負責防務,在連隊營區內的半山腰有一條通向棲霞山的通道。

機場的民用和軍用部分被控制後,又先後降落了兩架運-20大型運輸機,一台台重型裝甲車從機艙門駛出。

自從波音727大型飛機降落,整個機場周邊的電訊號就發不出去,機場被電子屏蔽了。

十幾輛裝甲車滿載野戰軍特戰隊員,隨後還有十幾輛軍用卡車也是滿載特戰隊員,駛向五里處的軍營。

軍營大門崗哨前,崗哨詢問暗號:「塔山。」

領頭裝甲車一位軍官探出頭來回答:「葫蘆島。」這樣的口令是一天一換。

崗哨打開了營區電子門,十幾輛裝甲車魚貫進入了軍營,但他們並沒有按照領路崗哨指定的停車點,而是分別駛向各個營區的宿舍、辦公樓處。

最後一輛裝甲車停在大門邊,車門打開,下來五六個身穿野戰軍作戰服、頭戴鋼盔的戰士,將門口兩個崗哨拿下,又衝進崗樓拿下了上邊三位值班戰士。

而其他裝甲車則車門打開,分別向靠近的宿舍窗口、門內發射著毒氣彈,一會兒營區就被煙霧籠罩。

幾名頭戴毒氣罩的戰士首先衝進連隊指揮所,發現裡邊的值班副連長和通訊員已經口吐白沫,癱倒在地上。

整個營區內一百多名衛戍區官兵被毒倒,失去反抗能力,分別被捆綁,集中關押到營區食堂。

奔襲車隊留下十幾名野戰軍特戰隊隊員守衛營區,其他裝甲車以及軍用卡車向著半山腰的通道口駛去。

這個通道大門是電子口令和人臉識別二重密碼,領頭的野戰軍特戰隊隊長輸入密碼,人臉識別系統打開。

將俘虜的值班副連長拍醒,頭固定在人臉識別攝像頭幾秒鐘,只聽到大門「吱吱」地向上拉升,逐漸打開到可以通行裝甲車的位置,十幾輛裝甲車魚貫而入,轟隆隆向著棲霞山軍事地堡出口駛去,隨後跟著的十幾輛軍用卡車滿載一百多名全副武裝的野戰軍特戰隊隊員。

這個深夜不太平,同樣在堡壘深處,政委何光也沒有睡覺,剛剛接到一尊的電訊,要求他們必須徹底掌握東部戰區,立即發動反擊戰,粉碎中部戰區兩個集團軍的進犯。

何光連同防衛營的營長,叫醒司令何金元、參謀長周樹聲,以及參謀部的所有參謀,集中到作戰大廳,傳達一尊的指示。

防衛營營長帶著一連戰士,將整個作戰大廳圍得嚴嚴實實。

睡眼惺忪的一位位作戰部參謀,看著持槍荷彈、虎視眈眈的防衛營的官兵,大感驚詫,不知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何光站在作戰大廳軍事地圖前,宣讀軍委主席令,他身後站著十幾位全副武裝的防衛營士兵。

「東部戰區司令何金元、政委何光、參謀長周樹聲:

此令你部迅速展開集結,應對反叛集團的軍事進攻,務必在兩日內發起反擊戰役,打退反叛集團對南京、福州地區的圍堵,解除其軍事威脅。

有拖宕、延誤者,東部戰區任何官兵,有義務和責任將之以叛國罪處置。

中央軍委主席」

何光讀完電訊,一雙鷹眼環視著大廳每個人,最後落在司令何金元身上。

大廳裡其他人都不置可否地漠然處之,如果是在以前一定會群情激奮,紛紛請戰。

可是時至今日,每個人都從不同管道了解京城發生的事情,所以對未來充滿迷茫,於是最後所有人把眼神落在何金元身上。

何金元坐在首席座位上,身後站著兩個貼身警衛。他雙目微閉,雙手合十,不知在想著什麼,似乎沒有注意到何光的目光。

大廳裡非常安靜,輕微的咳嗽都可以傳遍大廳。

長久的期待之後,何光開口說道:「何司令,你還在猶豫什麼啊?快下命令吧!」

何金元睜開眼睛,呵呵一笑說道:「政委稍安勿躁,我們一聲令下,可是要戰士們血肉之軀去抵擋炸彈和槍彈的。」

「打仗哪有不犧牲的,何況他們是為保衛人民的政權,抵抗外國勢力的干涉而犧牲,死得其所。」何光口沫橫飛地說道。

「同室操戈,何其殘酷啊!」何金元感嘆說道。

「司令,您糊塗啊!那些反叛分子是企圖顛覆我黨、我們國家的政權,不再是同室,他們是我們不共戴天的仇敵。」何光說道。

「政委你想到沒有,這座城市生活著上千萬的平民,我們之間槍炮對立,死亡的絕大多數是平民。」何金元緩緩而談。

「何金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主席令明確指示,任何人拖宕、延誤,都以叛國罪處之。」何光威脅道。

何金元兩個貼身警衛迅速拔出槍來,毫不畏懼地注視著何光身後十幾名蠢蠢欲動的防衛營士兵。

大廳空氣頓時凝重起來,一副劍拔弩張的狀態。

「政委,您也要考慮一下,我們東部戰區的戰力和三十八軍比,哪個更厲害些。」參謀長周樹聲看到局面有點失控,及時出來幫腔。

「半斤八兩吧!」何光諾諾地說道。

「不是半斤八兩,而是半個等級的差別,三十八軍直屬軍委,配備我軍目前最先進的武器裝備。可是他們經不起美軍轟炸機的一輪轟炸,就基本一個師的建制被打崩潰了。」周樹聲耐心解釋道。

「那又怎樣?我們可以打時間差啊,趁著美軍轟炸機沒有到位,先將中部兩個集團軍打退,解除他們對南京和福州的威脅。」何光嘴硬地強辯道。

何金元用手按下兩個警衛,兩個警衛依從地將手槍收進槍套。

「政委、參謀長,這樣吧,我們來討論一下出兵的方略。」何金元為了進一步和緩氣氛建議道。

大廳裡其他參謀也鬆了一口氣,生怕雙方火拚起來,槍彈不長眼。

作戰參謀推開站在牆壁前的十幾位防衛營士兵,將整個戰區軍事布置圖打開,開始重新標記中部戰區集團軍進軍的位置,以及目前東部戰區各個部隊的位置。

何光無可奈何地依從何金元的建議,一揮手將防衛營的士兵撤出大廳。

作戰參謀開始一五一十地介紹雙方各個軍種的所在位置,以及到達戰場時間。

從空中力量來看,中部戰區的空中力量更加強大,殲擊機和轟炸機的機型都是最先進的,而且數量也比東部戰區多。

聽著作戰參謀的介紹,何光越來越不耐煩,如此分析下去,東部戰區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何況還沒有把不知何時參戰的美軍轟炸機計算在列。

可是一尊的密電裡明確告知何光,如果何金元拖延不出戰,何光可以取而代之。

這份密電就在何光的口袋裡,何光在觀察目前作戰大廳裡,有哪些人可以利用,畢竟軍事作戰他是外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何金元反而老神在在地仔細傾聽著作戰參謀的詳細介紹,還不時插嘴詢問。

何金元已經和李佐城聯繫上了,知道今晚中部戰區的特戰大隊會降臨南京馬鞍機場,通過地下通道直達棲霞山軍事堡壘,只要拖過一個小時,他們就能到達了。

快到三點的時候,何光再也無法忍耐了,他對著防衛營營長使了一個眼色,營長心領會神地向著大廳外揮了揮手,一隊全副武裝的防衛營官兵重新進入大廳,氣氛又緊張起來。

何光站起身子來,走向大廳的前方,轉過身子來,掏出一紙電令,準備宣讀 。

正在此時,大廳外傳來「乒乓乒乓」的槍彈聲,接著是大聲呵令「繳槍不殺!」

何光驚詫地望著防衛營營長,營長也是一頭霧水。

何金元一揮手,從作戰大廳的一個房間裡衝出來荷槍實彈的參謀軍官,分別衝到防衛營的官兵身後,用槍頂住了他們的腰眼,何光和防衛營營長也同樣遭此命運。

何光怒目圓睜大聲叱喝:「何金元,你想幹什麼?」

何金元站起身子來說道:「何光,倒是你想幹什麼啊?」

「你以為憑著你這幾把槍能擋住整個防衛營嗎?」何光譏諷地說道。

此時一個身著野戰軍作戰服,頭戴鋼盔的軍官帶領一隊特戰隊隊員進入大廳,衝到大廳前部,大聲喊道:「哪位是何金元司令?」

何金元身邊作戰參謀應答道:「在這裡。」手指向何金元。

這位特戰隊軍官快步跑到何金元面前,一個立正敬禮大聲宣道:「何司令,中部戰區特戰大隊大隊長李有光向您報到。」

「稍息!」何金元微笑回應道。

「都解決了嗎?」

「全部解決了,衛戍區防衛營除了小部分抵抗被擊斃外,大部分投降。」李有光大聲匯報道。

何光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兩個人的一問一答,歇斯底里地喊道:「何金元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辜負了主席對你的期望。」

何金元微微一笑,命令李有光道:「全部押下去!」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 對那些利用權力貪污受賄,或利用公有制和轉為私有制侵吞國家人民財產的,對靠政府官員和官員老子,或官商勾結得到不義之財的暴發戶,一律要追回他們的不義之財,沒收他們的非法所得,包括已轉移到國外的資金和財產。
  • 前邊那架直升機還是沒有迫降在海灘,而是衝進了海岸邊的山林裡,眼見著直升機翻滾起來,好在沒有發生爆炸,但機內的人員有的被甩出機艙外直接摔死,留在機艙內的人員估計也受傷不輕。
  • 在群眾運動非暴力的強大壓力下,如同蘇俄東歐共產黨一樣,中共必會自我解體。因此以後政權更迭,會像中東的茉莉花革命那樣,只要一根火柴燃起的火光,就可把中共推翻。
  • 這樣的原始森林在中國只剩下大興安嶺了,而在俄國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點。俄國遠東地區空曠如也,人跡罕至,大片的土地沒有開發,資源沒有獲得利用,沉寂在遠東深深冬夜裡。
  • 中共建政以來,共產黨對東北資源無休止的調撥,而當地居民卻沒有獲得應有的回饋,致使東北大地在資源枯竭之後,產業落後,年輕人就業無門,空有肥沃的黑土地,當地居民卻流離失所,到全國甚至國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這樣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地痞流氓,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來治國安民,中國人民除了忍受無窮無盡的苦難,哪能有好日子過?
  • 北方戰區最棘手的問題是靠近俄羅斯,而這個沒落帝國一直是桀驁不馴,虎視眈眈東北地區,就是當今世界老大美國對他們也怵頭,因為他們確實有危及美國本土的核實力。
  • 同時組織了一次十來位明星的小型舞會陪毛澤東跳舞。會散後,柯慶施單獨把上官雲珠留在毛澤東住的1號房,陪伴毛澤東喝茶。
  • 今晚將要會面的是北部戰區的情報局局長,顯然北方戰區的軍頭不那麼屈從北京的臨時維持秩序委員會的領導,妄想有所作為,那麼俄羅斯的態度將成為他們重要考慮的因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