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56)驚天爆炸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47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五十六章 驚天爆炸

十點鐘,手機傳來信息:出發了,十分鐘到。李參謀回頭看了一下身邊一位手裡拿著電子裝置的軍人,軍人點點頭說道:「準備好了,等您下令。」

望遠鏡鏡頭裡,從遠處駛過來四輛軍車,逐漸靠近了營房門衛。

李參謀屏住呼吸觀望著,車隊在門衛處停了一會兒,營房電子大門打開,車隊魚貫進入。

李參謀仔細觀察著,心裡數著數字:1、2、3、4,四輛軍車全部進入營房車道內。

李參謀向後摔下手勢喊道:「開始!」

身後的軍人毫不遲疑地按下了按鍵,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團巨大蘑菇雲,升騰在營區的上空,眼見四輛軍車被撕成碎片,拋向上空,緊接著巨大的聲響傳遍了半個北京城,衝擊波衝擊著樹林,這裡距離營區至少五公里,李參謀臉上都感到了生疼。

埋設在地下半噸TNT炸藥,把半個足球場大的營區掀翻,所有在內的物體撕成碎片,到處飛揚。

李參謀滿意地點點頭,回過身來說道:「出發!」三輛軍車啟動,向著渤海灣方向駛去。

半個小時後,整個京城封城,周邊高速路也有衛戍區軍人設置路障盤查車輛。

這一次驚天爆炸,炸響京城,一尊在發生爆炸後,通過密道進入了西山軍事堡壘。

在堡壘一個密室內,一尊面色難看地看著周邊坐著的幾位親信,軍委副主席、中央辦公廳主任、政法委書記以及祕書長。

「你們是吃屎的啊!人家都打到家門了,連人家的一根毛也沒有抓住。」沉默了半分鐘,一尊爆發了,破口大罵起來。

幾個人低著頭坐在位置上一聲不吭。

辦公廳丁祕書長說道:「現在看來特勤局也存在內奸,二團代理團長李參謀已經失蹤,家屬和父母早已出國,這次爆炸是早已預謀的。」

「嗯!特勤局看來要重新整頓。」禿頂的軍委副主席發話了。

「哪個部隊接替他們呢?」一尊沉悶地發問。

「從三十八軍抽調一個大隊,衛戍區特戰大隊再調一個大隊。」軍委副主席面對一尊回答道。

「嗯!你們看著辦吧!」一尊疲倦地點點頭。

「陳祕書,你先接管特勤局工作,另外一定要想辦法查出幕後黑手。」一尊又對著一直低頭的政法委祕書長下命令到。

「好的,我立刻進入特勤局進行排查整頓。」陳祕書抬起頭慷慨激昂回答,因為一直無法破案,政法委一直被詬病,陳祕書抬不起頭來。

「都下去吧!」一尊搖搖手,讓眾人退下。

京城的政治氣氛卻在悄然發生著變化,過去不敢的聚會、串門開始出現,各種對一尊的非議和謠言也開始漫天傳播。

政治就是這樣,當一種絕對霸道的勢力受到挑戰,而且被逼迫地躲藏起來,其他沉默或者過去附和的勢力就開始蠢蠢欲動,興風作浪。

這為許一的策反工作帶來很多方便,同時過去壓抑的其他派別也開始四處串聯、集結。

許一選擇的重要目標則是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佐城,選擇這個目標,在於他是目前軍委比較專業的軍事人才,雖然不是科班出身的軍事人才,但自己勤奮努力,從一個師範生成長為軍事專家。

另外就是他過去沒有政治派別,所以被當今看中,一路提拔到目前重要崗位,掌握著軍事方面的決策權。

也許是這種體制的扭曲,提拔人才從來不是以軍事方面的歷練和素養為主,而是以政治的清白,政治方面的可利用性為主,李佐城就是這麼一個雙向考慮的人選。

對於目前軍委的第一副主席,許一認為沒有爭取的必要,他和一尊是穿一條褲子的利益捆綁體,本身也是一個草包,因為政治紐帶,被一尊任命為軍委第一副主席,成為一尊掌握軍隊的重要人物。許一認為必要的時候要予以剷除。

而這個李佐城則是可以拉攏的對象,在軍委裡可以算作一個職業軍人。

職業意味著存在著一定客觀、理性,而不是盲從、愚忠。

但是如果過去拉攏則是不現實的,人都是利益動物,尋求最大的利益目標,依靠一尊能夠換來飛黃騰達,光宗耀宗。

現在則不同,一尊的地位不斷受到挑戰,親信不斷被清除,那些不是鐵桿的就會考慮轉變風向,以尋求安全到站。

李佐城不屬於鐵桿親信,所以就有搖擺的可能,但如何說服他反叛則是一個高級的心理學、行為學課題。

李佐城還算清廉,一雙兒女都在國內,從事教學科研工作,所以想從經濟上抓他把柄比較困難。

許一和楊元商量許久,也沒有得出一個可行方案。

不過有些事不是強求來的,而是自然發生的,楊元被李佐城邀見。

令楊元感到莫名興奮和困惑,不知這個邀見的背景是什麼?趕緊找許一來商量。

許一慢悠悠地搖著頭,思索片刻說道:「老兄,你要升官了!」

楊元驚異地睜大眼:「老弟,你這消息從何而來?」

「哈哈!你不知道西部戰區司令剛落馬這個消息嗎?」許一狡黠一笑。

「知道啊!那個草包早應該下去,啥球不懂,就知道拍馬屁,居然爬到那麼重要崗位。」楊元說的是西部戰區前任主官徐志勇。

一個大老粗出生的老軍人,最近因為過去買官賣官的事情東窗事發而被解職。不過這種事情在軍內幾乎人人都有點,就看嚴重不嚴重。這個徐志勇被解職的主要原因還在任內繼續拉幫結派,讓一尊不滿。

「對啊,老兄你的軍事方面的素養在軍中排在前列的,這個李佐城是個軍事主官,當然更重視軍事方面的作為。」許一仔細分析。

「嗯!經過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楊元有所明白,軍中的幾位主官的軍事素養楊元還是清楚,大多數是酒囊飯袋。只是因為一尊需要一些政治背景清白的人,才被提升到目前位置,其實都是短暫就任,無法肩負起未來戰爭的要求。

這樣李佐城在目前西北部軍事氣氛緊張的情況下,需要一個有一定軍事歷練的主官負責西部戰區就是理所當然的推斷了。

「那我接受嗎?」楊元迷惑問道。

許一又開始搖晃腦袋,斷然說道:「不可以,至少目前不可以。」

「嗯!」楊元點點頭,明白許一所說的意思,在目前情況下,楊元京城衛戍區司令的位置十分關鍵,決定著這次反叛的勝利。

「那以什麼藉口呢?」楊元問道。

「你最近胃潰瘍好像犯了。」許一笑嘻嘻說道。

「沒有啊!」楊元認真地說道。

「那就犯它一次。」許一依然嬉笑說道。

「哈哈!還是你鬼機靈。」楊元明白了許一的意思。

在西山堡壘軍委聯合作戰室內,一位頭髮花白、虎背熊腰的老軍人正站在一個巨大中國西北部地區軍事布置圖前琢磨著什麼。

楊元被一個年輕參謀引入作戰室,楊元站在門口一個立正敬禮喊道:「參謀長,楊元奉命報道。」

老軍人回過頭露出笑容,快步迎上前伸開雙手握住楊元的手說道:「楊司令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啊。」

楊元和李佐城屬於同一期軍事院校培訓學員,過去彼此認識,在培訓期間也是惺惺相惜。所以李佐城對楊元沒有那種上級對下級的做派。

「參謀長客氣了,楊某接到您的邀見,誠惶誠恐啊。」楊元滿臉堆笑地說道。

「好了,楊元,我們是老同學,就不要那麼多咬文嚼字了,怪肉麻的。」李佐城顯然很欣賞楊元,幾句話拉近了距離。

「哈哈!參謀長說的是。」楊元隨坡下驢。

李佐城把楊元引到地圖前說道:「楊司令,今天找你來,主要讓你談談對西部發生戰事的一些想法。」

楊元不由地讚歎許一的聰明,果然被他測猜到,這李佐城是準備推薦自己擔任西部戰區司令。

楊元仔細端詳著地圖上密密麻麻軍事裝備、人員配置標記,沉吟片刻說道:「其實我們在西部戰區和印度的陸軍力量對比半斤對八兩,誰也不占優勢。但目前戰爭關鍵的是空軍力量的對比。」楊元簡短道來。

「說下去。」楊元一開口,李佐城知道他說到點子上了。

「我們目前配置的殲擊機-10、殲擊機-11都存在發動機的短板,也就是從俄羅斯進口的殲擊機-11B有一定戰鬥力。印度目前的F-16、蘇-35、陣風戰機,雖然戰機設計參數和我們差不多,但可靠性、實用性高出我們很多。」。

楊元說完,空氣變得沉悶。楊元沒有客氣,把實際情況說了出來,李佐城當然也了解。

最近幾年中國空軍看起來大躍進,一系列新型戰機型號紛紛出籠,而且裝備空軍,但空軍普遍反應出發動機故障頻頻,作戰性能達不到設計要求。

「嗯!你說的都是實情,但是趕鴨子也要上啊。」李佐城無奈地說道。

「能不打,是最好的結果!我們過去太浮躁了。」楊元理解李佐城此刻的心情。

「這哪裡是我們能說了算啊!」李佐城深深嘆口氣,他這個職位不好做,十幾年來經濟、政治的惡果在軍事上體現出來,真正有戰爭時就捉襟見肘。可是這個一尊性格剛愎自用,不知自己能吃幾兩飯。

兩人相對無言,沉默片刻李佐城說道:「楊兄,現在西部戰區吃緊,需要一個有能力的指揮官,你願意去嗎?」

突然楊元面色發白,大汗淋漓,疼得彎下身軀。

「楊兄,你怎麼了?」李佐城緊張發問。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述在戰爭中不幸死去的千萬以上的中華兒女,他們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沒有共產黨的叛亂造反,和出兵國外,他們本來不會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親人團聚在一起,創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 虧你飽讀詩書,薰沐文明,妄為讀書人,把知識都變成偽飾邪惡、讚頌獨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讀書人的恥辱,奸佞傳應該有你一筆...
  • 討賊檄文很快在軍內外廣泛傳播,它傳播了一個理念:軍隊屬於人民,不屬於哪個黨、哪個家族、哪個個人。這引起了軍隊譁然,以及廣泛的深思,可謂軍心動搖。
  • 大腹便便的他無法讓一身作戰服貼身,顯示出軍容來。他本來就是家中最沒用的紈絝子弟,經商當官全不會,只會嫖娼玩豪車。父母沒辦法,把他送入軍校培養,在多個叔叔的加持培養下,從一個連長很快當上了團長
  • 因為共產黨搶走所有老百姓的土地,所以必需用一萬到幾萬元,去向共產黨買一塊一米、原屬自己的土地,而且比買一米能住人的樓房價格還貴。
  • 四川核基地可以控制最有力的武器核導彈,福建六十三、六十四集團軍是一尊的親信掌握,靠近沿海,實在守不住了,可以逃離中國,去其他國家避難。
  • 工人進了公有制企業,如同載上枷鎖關在牢籠,和奴隸一樣,既沒有翻身解放做工廠主人,和坐上領導階級的寶座,更沒有過上一天共產主義的天堂生活。
  • 看到一路十幾輛裝甲運兵車提前進入大門,下來一色重裝備的特勤局隊員,吆五喝六地接守了大門以及路旁的防守位置,將原來的衛戍區戰士擠到一旁,並占據醫院附近的制高點,設置狙擊手位置。
  • 目前現實問題就是美國要圍堵中國,要劃清界限,會發生全面冷戰,甚至熱戰。如此不但中國內部經濟會崩潰,就是他們在西方的子女和財產也會受到牽連,這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情形。
  • 們可以從公有制的銀行裡批拿錢花,到倉庫裡取物,而且要多少拿多少,反正都是他們的。如果誰要是敢於反對或過問,中共非將他整得傾家蕩產,害死不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