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乘著歌聲回家

文/王金丁
徐明義畫集(六)—間奏(彩墨)。45×56。(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85
【字號】    
   標籤: tags: ,

一、
七然爺瞧著了前面一段小山坡,揚起皮鞭朝驢子屁股甩了兩鞭子,那驢子不痛不癢似的,甩著兩片腿股子小跑起來。七然爺跟驢兒有了默契,惹得車棚子裡的梅姑悄悄笑著,這時,一陣涼風,從高大的梧桐樹下吹來。

上山時,懷著尋訪古調民歌的心裡,也想著暫時離開世道不古的城市;此刻,驢車下了坡,瞧著路邊一位老漢不停招手,七然爺拉緊了韁繩,驢車緩緩停了下來,七然爺往坡下遠處望去,琥珀色琉璃瓦層層疊疊,不就是個莊子?嘴裡招呼著:「快上來吧。」揹著大包袱的老漢一陣風躍上了驢車,攀著竹柵一聲吆喝謝了七然爺:「瞧師父的神色準是去那南莊了。」七然爺眼光沒離開那莊子:「兄弟好眼力。」那漢子不急不徐地:「咱半輩子就在這山南山北跑,」朝竹柵裡:「師父準是去找那南莊唱民謠的老村民吧。」

七然爺笑開了:「我可找對了人了。」那漢子也爽朗地笑了:「唱民謠的老村民來去無蹤,可不好找啊。」漢子跳下驢車,將背上大包袱放草地上:「兜裡裝滿了日用細軟,就是跟山前山後的村人,換了山貨野茶帶回城裡,村人還塞了許多城裡沒見過的東西謝我,要我下回早早來呢。」漢子揹起包袱向七然爺抱了拳:「師父後會有期了。」一溜煙不見了,七然爺心裡想著:「這漢子渾身純樸稚趣」。

二、
驢車在莊門口停下來時,許多村人早圍攏了過來,兩個孩子端來兩碗山茶,烏亮的大眼睛瞧著梅姑,梅姑摸著孩子的頭:「過了晌午,梅姑跟阿爹在村前茶棚子裡彈琴唱歌,大夥兒可要來聽歌啊。」村人們興奮地嚷著:「快快吃了飯,咱們聽歌去。」一道風都散了。

看著茶棚子站滿了人,梅姑響起竹板子:「南莊人生來好歌喉,梅姑跟阿爹,謝過村人捧場了。」人群裡一陣掌聲叫好,梅姑拋起手裡黃絲絹兒,這時,阿爹的弦音響了起來,梅姑拉高嗓門:「咱南莊世代唱古調,樸素純真好歌聲,大夥,把歌兒唱上雲霄吧。」瞬間,群眾也唱響了:「遠方來的歌兒好曲調,梅姑姐姐的歌兒,咱們儘喜歡聽。」梅姑手裡的絲絹兒揚得更高了。

連著在茶棚子裡唱了三個晌午,這個夜裡,在借宿的貴婆子院裡,七然爺坐在窗前,隨手撥了兩根弦,說:「梅姑,咱們唱了這回後,先回家鄉走走吧。」梅姑也想起了家鄉:「阿爹想家了,咱回去看看鄉里吧。」這時,月亮正貼在窗外高大的櫸樹上,忽然,院子裡一個細微清晰的歌聲傳來,梅姑傾著耳,看著阿爹:「貴婆子唱的歌。」七然爺輕輕點著頭:「從沒聽過的聲音,覺著從遠古的地方來的。」自然地撥動了幾聲弦音:「梅姑把這旋律記熟了。」貴婆子歌聲仍然綿密地傳來,七然爺望著窗外:「這聲音就是咱們要找的」,看了一眼梅姑:「我們待下來了。」梅姑疑惑著眼光:「阿爹,不回家了?」

三、
這個日子,梅姑跟著七然爺來到了那唱民謠的老村民家居,一堆小孩兒指著山頭嚷著:「爺爺幾天不見了。」一老婆子站低矮屋簷下:「雲遊去上啦。」梅姑敲了兩聲竹板兒問孩子們:「喜歡唱歌嗎?」村人儘答著:「喜歡!」梅姑拉開嗓門:「南莊男女老小好歌聲」,孩兒們熱烈鼓起掌來,那簷下的老婆子也唱開了:「咱世代唱著歌兒,世代傳承著老曲子,」七然爺的弦音碎步趕了上來,老婆子來了興致了,手指指向天空:「唱著歌兒,咱等著純正的道啊。」弦音跟著飄上山頭迴盪。

「師父好久不見,城裡瘟疫正蔓延著,人人傳說神佛已下世渡眾生。」賣雜貨細軟的漢子驚歎地說著。「好兄弟終於出現了。」七然爺轉頭看著梅姑:「咱們走對了路了,咱們用歌聲幫助下世的神佛渡人吧。」忽然一個清朗的聲音從曠野中傳來:「咱祖輩等待千百年的正法大道,終於降臨人世間。」七然爺心想,準是那唱古調民謠的南莊老村民了。

七然爺欣悅地望向山頭,一旁的梅姑攛緊黃絲絹兒,七然爺的聲音顯得更豪壯了:「鄉親們啊,大夥唱著歌兒返回去,乘著歌聲回到咱原來的家。」山腰上,那漢子正揹著大包袱,朝七然爺不停地揮著手。@*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個北風呼呼的早晨,六叔仍打著赤膊,扛著沉重的大麻袋踅過曬穀場,進了左面護龍廚房裡。大廳前紅燈籠下,籐椅裡的老奶奶早瞧見了,頻頻點著頭。我蹲坐這邊門檻上,看著奶奶的皤皤髮絲在風裡飛揚,心裡興奮地嚷著:「要過年了。」
  • 人類發展到今天,環境已遭受到嚴重的的破壞,科學的進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創造的危險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飲食問題,嚴重者,各類重金屬、化學藥劑等殘留物侵入動植物,再經由食物鏈進入人體
  • 登上觀海樓望向大海,前面一片遼闊的綠黃水田綿延至西邊堤岸,緊緊接著天際,近處水田旁,一排木麻黃在風中搖曳。忽然發現,田裡有幾個白點跳動,從身邊的望遠鏡裡看得就清楚了,幾隻環頸鴴站在田裡
  • 純樸的故事永遠不會褪色,五十年前,公車裡上演的寫實劇,至今,戲中人物仍時常浮現腦海裡,那位率真性情的老太婆最是色彩鮮明。
  • 在貧樸的歲月裡,一切都是那麼清新、簡單、自然,倏忽幾十年,是慢長也是瞬間;現在,環境變渾濁了,人情也趨淡薄,幡然驚覺過去的東西不見了,開始回味縈繞心中醇美的愁緒,渴望陳舊的鄉愁的溫潤,也回憶起那質樸、淳淨、青澀的感情。
  • 梅姑坐驢車裡正擔心著那瘦驢兒,一旁白髮老人卻抓著車篷柱子,鎮靜的一聲鼓舞,驢兒聽到了,仰起頭,兩股大腿用了勁,驢車一口氣衝上斜坡,這時,一陣風掠過來…
  • 正興奮找到了生命完美的終點,卻剎那間了悟,一個新的層次正在展開;在環境遭受破壞,人心紊亂的時刻,在這個久遠歷史的轉折點,對於人類來說,選擇是至關重要的。
  • 從茶席中體會茶道,了解茶文化,進而了解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從茶道中,了解修道修心,找回傳統道德,最後,讓人類回歸宇宙初始的純樸境地。
  • 唐代詩人司空圖,是一位看淡名利的隱士。他的這首《山中》活潑有趣。全詩僅僅二十八個字:「凡鳥愛喧人靜處,閒雲似妒月明時。 世間萬事非吾事,只愧秋來未有詩。」 風,時小時大,時緩時急。
  • 四季循環往復,春天降臨了。那天手機跳出了老張傳來的訊息:「去年冬天在深山裡採的野茶,炭焙好了,味道不錯,阿漢,你招呼大夥上山喝茶,老地方,就那竹林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