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日記

連載:最後一個獨裁者的冬天(二)

夏禱
font print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聲天殺的雞叫聲吵醒。腦子裏一片空白,然後一絲絲模糊的意識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誰?我是這國家的主席?這大而無當的國家什麼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麽也減不了,邊界的人民偷渡到鄰國幾年又跑回來,他們的地還荒在那,誰也沒覺得少了誰。瘟疫洪水死多少人無所謂,多少人當炮灰更是無所謂,完全的無所謂的,這國家的人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們結紮起來他們會不停地生,和牲口沒兩樣。和賤價的糧食一樣。甚至勝過糧食牲口:這些人不敢生病。病了沒生產力躺在床上成個廢人,誰耐煩管他們?所以他們就不大生病。反正是,反正生了病他們也不去說它,咬牙裝沒事,免得討人嫌。這點他們很識相,我承認,該頒個胸章給他們在胸前掛著。不過為了這頒胸章歷來沒聽過,所以我們就都省了。和這些奴才來什麼客套?不可否認,這樣吃苦耐勞的老百姓的確是我們的優勢。虧了這些螞蟻般的人民,我們穩穩峭立在世界上,保住了球籍。

要能挑,我決不挑這國家做領導。這自稱是文明古國的國家純粹是頭老不死的怪獸,身下吊著幾百隻蝦蟆腳,沒人弄得清它是死是活,僵在那冷冰冰的像塊不知從什麼星球滾下來的隕石。人就怕碰到這種說不明白的老東西。就是這國家,我什麼時候成了它的主席。人不能不服命運,那時節這麼多人,它獨獨看中我這個那時啥也不是的人,凌空把我拎上皇位。那矮子看中我哪點?我恐怕永遠弄不明白,這長不高吃不胖的矮子挑我做接班人後老著臉坐在老子頭上一坐八年,終於兩腿一伸進了棺材,留下這大而無當的國家給我,還育一堆爛攤子,毒瘤似的國營企業扒在國家命脈上。幸虧老子有兩把刷子,把這一窮二白的國家硬是扯著頭髮朝上飛,現在連神五都上了太空,咱們算是和美帝平分秋色。選個日子去渤海那老和尚廟裏卜個卦,我到底是天上哪顆星下凡,今生享盡榮華富貴不說,還把這叫化子一般的國家拉拔到這步田地,大街上摩登的高樓兩邊站,寶馬桑塔納滿街跑,麥當勞肯塔基開了一家又一家。

這國家大是大,放眼望去卻是一望無際的孫子、奴才,誰配做這國家的主席?天生我絕對不白生,一切冥冥中早有定數。這些年熱鬧風光,老毛在天安門北面那塊挺屍,白白望著我在這馳騁。他心裏想什麼逃得過我?他躺在那裏妒火中燒,就差沒從水晶棺裏跳出來把我揪下去。老子在這坐得穩穩的,我打算一直坐到天塌地陷,天降烏雨。

我一直感覺我不會死。死和我有什麼關係?死和一切人有關係,這個我們可以肯定,但它和我沒關係。老子不受它管轄。這大好的江山,挖不盡的金子銀子,一車車全國運送來的美鈔毛苔,騾馬一樣奴隸一樣的人民,最要緊的,這麼多年輕美貌招之即來的女人把我服侍得骨頭要酥掉,死和我有啥關係?那是絕不可能,不允許。老子沒玩夠!這國家會生,生不完的臉蛋紅彤彤,屁股尖尖翹的姑娘們把人攪得安不下心,一班幹部正襟危坐開中常大會,她們不識好歹地冒出來,一忽兒躥到老子跟前倒茶賣乖,一張張粉臉彈得出水來,小紅嘴撅著就等著人啃去,搔得我……

極品虎鞭就要見底,得補上。還得再讓老肯薦個氣功師。這幾日頭髮又快要見禿。

※ ※ ※

12月8日
今兒個痛快。孔老二的「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算什麼?這才是做啥都不「逾矩」,逾什麼矩?老子就是矩,規矩都是我定下的,誰敢說二?就憑他們那點跳蚤大的膽子?單瞧著喬某那張漲得豬肝紅似的大扁臉就值。那麼多就差最後一口氣的老將軍一個個龜兒子似的縮在椅子上,蹩足了氣,瞪大了眼活似準備拍遺照,老子吃這些破槍桿子的苦頭不少,今天算將了他們的軍。瞧我的安兒正經八百夾緊她那雙迷人的腿直梃挺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粉臉襯著一屋子僵硬膩人的解放軍裝,那些等著進棺材的老人,叫人養眼窩心。咋沒早想到帶老子的情婦們去軍委會上亮亮相?好叫那些一年到頭蹲在家裏守著黃臉婆的窩囊廢痛心疾首。從心所欲,做國家主席連這點樂趣都沒?

我把這些破槍桿子捏在掌心,把他們一步步腐蝕、同化,讓他們專心一志做穩我的家奴。這就是他們實現自我價值的唯一道路,得把這給他們點破,這些茅廝坑裏的臭石頭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等我把他們握在手裏用綠鈔票給化了成灘髒水,他們這才弄明白誰是這國家的主心骨。

※ ※ ※

12月10日
這是哪來的沒見過世面的氣功師?讓他給老子運運氣通通脈,一進大廳,四隻狗眼瞪著牆壁上琳琅滿目的唐伯虎蘇軾朗士寧,眼珠從桌上几上地下擱的從故宮搬來的珍寶、銅器、玉馬、佛頭,一骨碌滾到紅木櫃裏密密麻麻的金錢豹、銀壺、象牙龍珠、越王墓裏的辟犀、玉璽,又一骨碌滾回牆壁上湖南拿來的楚帛,再睜大眼看廳裏的猩紅絲絨法國骨董沙發,德國巨無霸水晶燈,他的眼珠就這樣來回上下滾動,眼珠子活像守不住快要掉到地下,那副鄉巴佬的身材僵在厚如雲端、價值連城的新疆地毯上,嘴巴一寸寸自動門一樣張開,活像大白日見了鬼。

哪里找來這個這麼不上臺盤的?老子的身子骨能讓他碰?現在窩裏反的太多,就這號小氣功師都得防著。我一怒把這傢伙揮出去,他撒腿就跑頭也不回,像是生怕我把他一口吞下肚。@(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國的皇帝是從天際傳來的
    一道鵝黃封金的聖旨,由一頭肥鵝送達
    無論你在帝國的哪個角落 萬能的鵝
    會把你捕獲,你將流放到瘴癘之地 寫下
    驚世駭俗的傑作,客死他鄉
    沒有子嗣。一座木牢將嵌入你的肉體
    馬馱著,眾目睽睽下駛過國土
    一座移動的微型動物展覽館
    旅行的最佳方式。你自豪的父族的姓氏
    將在死後被更改,接近獸的血統
    為了報答你立下的汗馬功勞
    朕將穿一根鐵鏈入你的脛骨
    直到鐵生銹,生根
    難道你還夢想更佳的獎賞?
  • 把象形文字一隊隊列在宣紙上
    一營搖旗呐喊的兵
    文雅的中國皇帝挽起他柔軟的袖子
    填補帝國版圖蟲蝕的部分
    離開了臣子後他最鍾愛的遊戲
  • 一個意大利人對我說了許多滿溢欲望
    和生之喜悅的笑話,他的笑聲飽滿
    洪亮如青藍色地中海岸的銅鐘。然後他眨眨眼提醒我
    輪到我了。「我的同胞
    您想聽聽他們如何調侃生命
    和自己?讓我告訴您一個笑話那是
    我的父母對我說過一遍又一遍的
    在遙遠的童年的村莊
  • 所有歐羅巴懸岩上的古城堡
    所有歐羅巴玫瑰晨光中閃爍的十字架
    比不上一座跪在灰綠色田野裏
    農人謙卑的瓦屋
  • 世紀末,鬼湖水一般的碧眼灑下了粟雨
    三足鳥立起身來扇下火的陰影
    一頭紅騾子背著火種,縱身躍入枯井
  • 中國已死,為了什麼不名譽的原因卻得不到一個莊嚴的葬禮。我們應該結集起來,像是抖擻起精神發起最後一次革命,一塊兒走入深山去尋找千年的巨木,砍伐它們,打造一座舉世無雙的棺槨。然後讓我們勞動起來,像一群懂得勞動真諦的偉大人民,把中國百足之蟲的骨骸高高抬起來,輕輕地,溫存地放入那座棺槨,送走它,像送走一個心臟跳止跳動的老人。
    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老人的心停止跳動了很久,很久了
  •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我們用血肉築成的那座新的長城
    是誰把它大卸八塊搬回家
    做驚愚飾智的擺設。拿回來
    那塊我奉獻上的骨頭現在沒有人
    需要它。尊重它。現在
    人們探手入我的血液,誘惑我
    廉價出賣。那座新的長城在哪里?
    它的磚下埋著我一截沉痛的恥骨
  • 2003年12月1日
    冬天來了,我恐怕這是我最後一個冬天。夜裏立在穿衣鏡前,有什麼恍恍惚惚在身後晃,一股濁重的腥氣噴在脖子根上。有雙深邃的眼睛從鏡子裏望住我,像一潭深不見底的湖水。我那張鐵青、陌生人一樣的臉在幽暗的湖上晃,一股說不出的勁道朝下猛吸,把它捲入一輪深沉的漩渦。沒有人知道,我恐懼到了極點。
  • 雲煙起處問原由, 移步攀登上層樓。 風輕雲淡海天闊, 素月浮光不是愁。
  • 一入深秋便不同,一番貞烈換嬌叢。 蒼松歲老心難老,瑞木枝紅葉更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