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對酒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7月10日訊】
對酒
唐﹒白居易

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隨富隨貧且歡樂,不開口笑是痴人。

這是唐朝白居易的“對酒”。白居易在唐朝詩人中,是深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主張詩作要平易通俗,婦孺皆懂。包含了很多的人道精神,深受後人的景仰與傳誦。

這首詩的內涵,應是白居易在晚年,嘗盡人生百味之後的體悟。“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縱使功成名就,也只不過是在蝸牛角上的爭奪,縱然富貴百年,也只不過是石火光中的一閃。“蝸牛角上”和“石火光中”是多麼的渺小和短暫?但是即使知道這樣,在浮生若夢中的人們,卻仍然苦苦的追求著名、利、情,成也擔心,敗也擔心。然而凡是知天命、識天理的人都知道,世上的榮華富貴,各憑造化,榮祿平庸,早有安排。知曉真相的人。是不會為這樣的事情擔心的。所以,不開口笑才是痴人哪!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詩人知道有一個香積寺,但不知寺在何處,於是便安步當車、信步遊訪,顯出一派閑適、瀟洒的風度。走了幾里路後,竟然走入了雲遮霧繞的山間,頓時使香積寺給人一種幽遠、出塵、深不可測的感覺。
  • 可憐老頭子身上正穿著單薄衣衫,怕木炭賣不起價錢反倒願意天寒。
    昨晚下了大雪,城外積雪深一尺,今早駕著炭車,結冰路上留車跡。
    拖車的牛困了人餓了太陽已老高,停車在都市南門外的泥中歇口氣。
  • 王維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韋應物之古淡,是唐詩五言絕句中的三大頂峰,詩論家稱其「並入化境」。此詩正是作者古雅閑淡的風格美的具體體現。
  • 杜甫一生中固然費盡心力去發展詩歌技巧與方法,但他的名聲不是單憑詩歌技巧與方法就能成就的。其實,最主要的還是他關心人民疾苦、憂國憂民的那顆赤誠之心,使得世代後人永遠把他記在心中。
  • 王維的“鳥鳴澗”,全詩描寫春夜的寧靜。我們可以感受到春山的空曠幽靜,連淡淡皎潔的月光,都能驚擾沉睡的鳥兒。這個“驚”字,真是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不過,也唯有當人的心境十分寧靜悠閑的時候,才能對大自然的變化有如此敏銳的觀察
  • 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像詩中的王維,獨處也有他自己的世界。
  • 李白是著名的道教崇奉者,並且隱居深山、修道煉丹,亟力追尋成道之路。但當他和仙人們正在樂陶陶的升入仙鄉時,卻被人間的慘劇震驚了。
  • 唐詩中格律詩的對仗句子,巧妙地運用了古漢語詞組的構詞法和平仄讀音,自格律詩在唐代出現後,古人創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對句,這些都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值得我們代代相傳及誦讀。
  • 對李白來說,酒醇而人愈醒,借醉說醒言,醉裡看透千秋迷霧。後人為李白的詩中酒、酒中詩所陶醉,卻鮮少有人悟透真機。
  •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李白躊躇滿志,跨馬離家,踏進了長安的政治核心——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宏大的宮殿、大明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