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写美好的山水,是为了抒发仰慕义公之情。进而言之,又是为了寄托自己的隐逸情怀,希望自己能象义公那样,居于离尘脱俗的幽境中,修出青莲(佛眼)般的眼界,修成一尘不染的清洁心来。
反映着一个“归”字,以此反衬作者唯独自己无所归,后悔自己归隐太迟、受尽混迹官场的孤单和苦闷。
唐人琴诗,描绘了乐声、情感、山水,也写下了历史和人生。孟浩然豁达清淡,白居易无牵无挂,常建幽旷高远,李太白俊逸昂扬、亦发怅然悲鸣。苦乐喜忧、追寻感悟,都随古音流转。
盛唐山水诗,气象万千,展开别致的画卷:峰峦壮美、碧波荡漾、浮云漫卷,新雨沁荷香、明月照归舟。清新素朴、秀丽澄明,空灵典雅。
这首寓言诗全用双关写法,句句都是在写鸟,但句句也都在说人。作者心中满怀哀怨之情,但总以和缓的口气说出,有君子温柔敦厚之风,写得哀而不伤,是为五言古诗之正法。
聚焦盛唐诗坛,以“惊风雨”、“泣鬼神”的笔触放射出万丈光焰的李白也留下了几多愁绪、愤懑和忧思。不过,在李白笔下,纵使是愁,也挥洒得率真灵动,卓尔不群。
对于饱经离乱之苦的诗人来讲,浣花溪旁村居生活的环境处处事事都给人幽雅闲适的感觉。要在几句诗中写尽所有事物是不可能的,因此诗人精心剪裁,只选取了燕子、白鸥、老妻和稚子作为描写的对象。
师当时知道宣宗日后能成大业吗?多半是知道的。凡是历史上真正的高僧,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宿命通,即预知功能。可以预知几十年后未来事件的修行者是相当普遍的。
李白从青年时代就已经热衷于访道求仙,对于修炼人的生活充满想往和崇敬,就连修炼人居住的环境也在他的笔下变得格外优美,并且带着一种超凡脱俗的仙境气氛。访道求仙、甚至亲自炼丹修行的实践在李白一生中从未间断过。虽然史书上并未明确记载他最终的归宿,但他辞世的特殊方式始终是一些人猜测的不解之迷。
第五句用一个“枕”字把黄河、华山人格化了,再用一个双关的 “险”字,不但有“河山、秦关壮美险要”的字面内涵,而且隐含“北上京都求名逐利之仕途充满风险”之意;第六句除了字面意义外,“平”字双关,托出“西去事神的大路是平坦的”这一层含义。
王维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韦应物之古淡,是唐诗五言绝句中的三大顶峰,诗论家称其“并入化境”。此诗正是作者古雅闲淡的风格美的具体体现。
家住绿岩下,远离尘嚣,不受俗人烦扰。没有人造访,庭前杂草丛生又有何妨?新生的藤蔓缠绕着树枝和崖壁缓缓的爬下来,将生命的信息悄悄涂抹在自然的画面上。千年古岩,冲天而起,在风雨的侵蚀中始终保持着凌人的气势。
晚归的群鸟都知道倦飞而返,人也应当有个人生的归宿。这就是作者决心归隐、不再埋首尘世的理由。在那高远的嵩山下,作者一到那里,首先想到的就是要闭关修炼,与世隔绝、斩断世缘,其对修炼的向往和期盼跃然纸上。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云猜是汝。常时相对两三峰,走遍溪头无觅处。
许多人把记梦的诗都归入游仙诗,使人产生一种错误印象,好像记梦的诗也是以一种假托的手法来表达作者不便直言的思想内涵。再说,许多人认为记梦的诗即使真的在记梦,那也同样是虚妄不真的,和假托手法的游仙诗没有本质区别。产生这种想法的根本原因是这些人不承认梦和现实或未来事件之间有确定的联系。其实,古今中外都一直有人能够根据梦来作出对未来事件的预测。
可以告慰作者的是:你的诗歌也为你建立了一块丰碑!而且,它是建在炎黄子孙的心上,更经得起历史长河中泥沙的冲刷和搓磨!
李白知道朋友是入川去追求功名富贵的,因而临别意味深长地告诫他:个人的官爵地位是命中的安排、早有定局,用不着去问像严君平那样的善于卜卦的人。
你北面那山上的白云一片片,我安适的隐居生活使我欣喜。登上山头是想遥望你的住地,我的心正随着大雁向你飞去。
贵贱虽异等,出门皆有营。独无外物牵,遂此幽居情。微雨夜来过,不知春草生。青山忽已曙,鸟雀绕舍鸣。时与道人偶,或随樵者行。自当安蹇劣,谁谓薄世荣。
焦炼师已经得道上百年,她独自一人每天就炼丹。居住在孤峰顶隔世悠远,每天见三花似伴着春天。白鹤在青翠山气中飞翔,黄精长在幽深的溪涧边。我才知客居尘世的俗人,哪里比得上隐者在山间。
杜甫留下的诗作中,为后人推崇、传诵的有许多是感时伤乱的作品,特别是那些表现作者仁爱之心和真挚之情的名篇。仁爱与真情永远是产生优秀诗歌的源泉,也是历史用以造就圣贤和明哲的两大元素。
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战胜吐蕃,唐玄宗命王维出塞宣慰,并察访军情。这首诗就是他在去边塞的途中写的。
此诗简淡自然、空灵无迹,颇有随笔的味道。而在随意挥写间,不但勾画了江山风景,而且抒发了倾慕高僧慧远、向往隐居胜地的隐逸情怀。后代诗人和诗评家们对此诗推崇备至,认为是“一片空灵”的“天籁”。
最带普遍性的送别,而又有深挚的惜别之情,因此成为响彻千古的骊歌。此诗的巨大成功再一次说明了:一片真情远比万千艳词丽句更能耐受时间和人心的考验。
上篇说到集律诗大成的唐代,不论是否是七言诗,皆字数虽不多,但留传的许多诗作都很精练的记载了丰富奇妙的神传事迹。例如;赫赫名声的黄鹤楼,不独让唐朝崔颢留下传颂千古的《黄鹤楼》,诗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的诗作传世,不同的诗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写作风格,但都提及仙人踪迹。
坚定不移,心如磐石;千年不变心,万难能忍受;孤独更显其坚贞,风雨更见其深情;“化为石”也“不回头”,至死不渝的期盼著!这些可以感动每一个人的纯朴、美好、高尚的节操,已经超越了思妇望夫这一具体事件。
此诗所说的事情,平淡无奇;此诗所用的词语,简单明易。按理人人都能作、都能写,何以单单让孟浩然成就了这首唐诗中的名篇?意其真正奥妙,无非一个“真”字。有了这个“真”的因素,就能生出灵气、入人心扉、摇动性灵!陶渊明的诗能让苏东坡崇拜得五体投地,也无非至真而已。从这一点来看,也就明白为什么这首诗越读越像渊明的诗了。此理真平易,奈何人不知!
可是弹出的心声也要有人理解和欣赏啊,可惜此时身边却没有一个“知音”的好朋友!如果辛大在这里就好啦,他是能理解和欣赏我心之忧乐的。于是作者的心又掉入了对朋友的回忆、怀念和感概的意识流中。或许是情深意真、思之太切吧,作者竟在半夜的梦境中又继续梦想起朋友来了。听他的口气,他们似乎真的是在梦乡中见面了。
在现实生活中,人人都站着一个观察外部世界、体验内心世界的“高度”。自己的全部感情、生活以至整个世界的景象,都被这个“高度”所决定、所限制,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并努力去提高它。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本诗的精华和生命力之所在。它描写的是天赋生命的不屈不挠的捍卫生命权力的精神,是看似弱小、微不足道的生命携起手来,形成一片不可压制的美好前景的奉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