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游記(26) 洞賓酒樓畫鶴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洞賓既得云房之道,火龍真人又授以劍法,使游江淮。時有蛟精出沒淮水,或作雷雨,沉去州具民房;或乘風鼓浪,覆往來客船;或化為人,淫亂良家女子,亂者即病多死。人甚苦之。官府百計驅逐,不能制治。是時府縣正設醮出榜,求异人降服蛟精。适洞賓至,自言于府縣曰:“我能除此,汝勿多懮。”府縣甚喜,即請行法。洞賓拔劍揮舞,大喝一聲,望水中一擲,須臾淮水皆紅,一大蛟死于水面。其劍复躍入鞘中,眾皆惊异,求其姓名。曰:“吾回道人也。”府縣酬以金帛,皆不受而去。自是江淮間悉定。 洞賓斬蛟之后,游至岳陽,或施果于街中,或玩游于鄉村。欲得正心好善者而度之,通縣無有其人。适有辛氏素業酒肆,洞賓往其家,大飲而去,竟不以錢償之。辛氏亦不向索。明日又至,飲之而去。如此者飲之而半年,而辛氏終不与之索錢。一日复去其肆飲之,乃呼主人謂之曰:“多負酒債,未能一償。”命取桔皮畫一鶴于壁上。曰:“但有客至此飲者,呼而歇之,彼自能舞,以此報汝,數年之內,可以富汝矣。”主人留之飲,乃竟別而去。后人至飲者但呼之,其鶴果從壁上飛下,跳舞万狀,止則复居壁上,人皆奇之,于是遠近來觀,飲者填肆,不數年果大富。一日洞賓复至。主人見其入,延歸拜謝,大飲。洞賓問之曰:“來者可多否?”主人曰:“富足有余矣。”洞賓乃三弄其笛,其鶴自壁上飛至賓前,乃跨之乘空而去。主人神异其事,于跨鶴之處,筑一樓,名黃鶴樓,以記其事。后來有詩題其上云: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