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75)

第一一七回 智公子負傷追兒女 武伯南逃難遇豺狼(下)
石玉崑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智化將亞男慢慢扶在馬上,便問採藥二人道:「你二人意欲何往?」採藥人道:「我等雖則採藥為生,如今見這姑娘受這苦楚,心實不忍,情願幫著爺上送到陳起望,心裡方覺安貼。」智爺點頭,暗道:「山野之處竟有這樣好人。」連忙說道:「有勞二位了。但不知從何方而去?」採藥人道:「這山中僻徑,我們卻是曉得的。爺上放心,有我二人呢。」智爺牽住馬,拉著嚼環,慢慢步履,跟著採藥人,彎彎曲曲,下下高高,走了多少路程,方到陳起望。智爺將亞男抱下馬來,取出兩錠銀來,謝了採藥人。兩個感謝不盡,歡歡喜喜而去。智爺來到莊中,暗暗叫莊丁請出陸彬,囑將亞男帶到後面,與魯氏鳳仙秋葵相見,等找著鍾麟時,再叫他姊弟與鍾太保相會。慢慢再表。

  且說武伯南在溝內歇息了歇息,背上公子,順溝行去。好容易出了山溝,已然力盡筋疲。耐過了小溪橋,見有一隻小船上,有二人捕魚。一輪明月,照徹光華,連忙呼喚,要到神樹崗。船家擺過舟來。船家一眼看見鍾麟,好生歡喜,也不計較船資,便叫他主僕上船。偏偏鍾麟覺得腹中饑餓,要吃點心。船家便拿出個乾饅首。鍾麟接過,啃了半天,方咬下一塊來。不吃是餓;吃吧,咬不動。眼淚汪汪,囫圇吞的咽了一口,噎的半晌還不過氣來。武伯南在旁觀瞧,好生難受,卻又沒法。只見鍾麟將饅首一擲,嘴兒一咧。武伯南只當他要哭,連忙站起。剛要趕過來,冷不防的被船家用篙一撥,武伯南站立不穩,「撲通」一聲落下水去。船家急急將篙撐開,奔到停泊之處,一人抱起鍾麟,一人前去扣門,只見裡面出來一個婦人,將他二人接進,仍把雙扉緊閉。

  你道此家是誰?原來船上二人:一人姓懷名寶,一人姓殷名顯。這殷顯孤身一口,並無家小,吃喝嫖賭,無所不為,卻與懷寶脾氣相合。往往二人搭幫賺人,設局誆騙。弄了錢來,也不幹些正經事體,不過是胡掄混鬧,不三不二的花了。其中懷寶又有個毛病,處處愛打個小算盤,每逢弄了錢來,他總要繞著彎子,多使個三十五十一百八十的。偏偏殷顯又是個馬馬虎虎的人,這些小算盤上全不理會,因此二人甚是相好,他們也就拜了把子了。懷寶是兄,殷顯是弟。這懷寶卻有個女人陶氏,就在這小西橋西北娃娃谷居住。自從結拜之後,懷寶便將殷顯讓到家中,拜了嫂嫂,見了叔叔。懷陶氏見殷顯為人雖是譎詐,幸銀錢上不甚慳吝,他就獻出百般慇懃的愚哄。不多幾日工夫,就把個殷顯掛搭上了。三個人便一心一計的過起日子來了。

  可巧的這夜捕魚,遇見倒運的武伯南背了鍾麟,坐在他們船上。殷顯見了鍾麟,眼中冒火,直彷彿見了元寶一般,暗暗與懷寶遞了暗號。先用饅頭迷了鍾麟,順手將武伯南撥下水去,急急趕到家中。懷陶氏迎一接進去,先用涼水灌了鍾麟,然後擺上酒肴。懷寶殷顯對坐,懷陶氏打橫兒,三人慢慢消飲家中隨便現成的酒席。

  不多時,鍾麟醒來,睜眼看見男女三人在那裡飲酒,連忙起來,問道:「我伯南哥在那裡?」殷顯道:「給你買點心去了。你姓什麼?」鍾麟道:「我姓鍾,名叫鍾麟。」懷寶道:「你在那裡住?」鍾麟道:「我在軍山居住。」

  殷顯聽了,登時嚇的面目焦黃,暗暗與懷寶送目。叫陶氏哄著鍾麟吃飲食,兩個人來至外間。殷顯悄悄的道:「大哥,可不好了。你才聽見了他姓鍾,在軍山居住。不消說了,這必是山大王鍾雄兒郎,多半是被那人拐帶出來,故此他夤夜逃走。」懷寶道:「賢弟你害怕做什麼?這是老虎嘴裡落下來,叫狼吃了。咱們得了個狼葬兒,豈不是大便宜呢?明日你我將他好好送入水寨,就說夤夜捕魚,遇見歹人背出世子,是我二人把世子救下。那人急了,跳在河內,不知去向。因此我二人特特將世子送來。難道不是一件奇功?豈不得一分重賞?」殷顯搖頭,道:「不好,不好。他那山賊形景,翻臉無情。倘若他合咱們要那拐帶之人,咱們往何處去找呢?那時無人,他再說是咱們拐帶的,只怕有性命之憂。依我說個主意,與其等鑄鐘,莫若打現鐘。現成的手到拿銀子,何不就把他背到襄陽王那裡。這樣一個銀娃娃的孩子,還怕賣不出一二百銀子麼?就是他賞,也賞不了這些。」懷寶道:「賢弟的主意,甚是有理。」殷顯道:「可有一宗,咱們此處卻離軍山甚近。若要上襄陽,必須要趁這夜靜就起身,省得白日招人眼目。」懷寶道:「既如此,咱們就走。」便將陶氏叫出,一一告訴明白。

  陶氏聽說賣娃娃,雖則歡喜,無奈他二人都去,卻又不樂,便悄悄兒的將殷顯拉了一把。殷顯會意,立刻攢眉擠眼,道:「了不得!了不得!肚子疼的很。這可怎麼好?」懷寶道:「既是賢弟肚腹疼痛,我背了娃娃先走。賢弟且歇息,等明日慢慢再去。咱們在襄陽會齊兒。」殷顯故意哼哼道:「既如此,大哥多辛苦辛苦呢。」懷寶道:「這有什麼呢,大家飯大家吃。」說罷,進了屋裡,對鍾麟道:「走呀,咱們找伯南哥去。怎麼他一去就不來了呢?」轉身將鍾麟背起,陶氏跟隨在後,送出門外去了。

  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時報編譯張沛元/綜合報導〕英國太陽報報導,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地鐵已淪為野狗天堂,這些野狗不但深諳乞食之道,還聰明到懂得利用地鐵通勤,往返市中心與郊區。
  • 有位醫生告訴我他的一個故事:「有一天家裡來了一隻全身皮膚病的癩痢狗。看牠走路病厭厭的樣子,可能好久沒吃東西了。我同情心油然而生,就幫這隻流浪狗擦藥、給東西吃。第二天那流浪狗又來了,我又給予照顧。第三天流浪狗三度造訪,這回我想了:這隻狗天天來,身上又有皮膚病,在門口走來走去,會使病患者心生害怕。所以就拿棍子趕牠走。可是那條狗好像不肯走,不得已我就用棍子打牠。雖然我每天打牠,牠還是每天光臨!」
  • (自由時報記者林嘉東攝)鄭婦的女兒稱,媽媽收容的流浪狗很乖並不會咬人,只是喜歡和人玩,該次事件後,已經把狗綁在鐵窗上。吳姓婦人對鄭婦不把豢養的狗隻綁好,嚇到小孩的事,迄今仍忿忿不平。(記者林嘉東攝)鄭婦的女兒稱,媽媽收容的流浪狗很乖並不會咬人,只是喜歡和人玩,該次事件後,已經把狗綁在鐵窗上。(記者林嘉東攝)
  • 【大紀元3月31日訊】〔自由時報記者何玉華/北縣報導〕動物保護救援組織斥資3百多萬元打造「貓狗巡迴結紮車」,昨天首度亮相,車上配置顯微鏡、手術台兩座、高溫殺菌箱、氧氣筒等設施,未來每個月將安排4至5次巡迴,免費為貓狗結紮。
  • 流浪神犬加減乘除難不倒美髮師張小姐的愛犬candy,用叫聲答題,對數字超靈敏。
  • 寵物已是現代家庭一份子,日前國內爆發寵物食品原料出問題,導致500多隻流浪狗死亡。在各界努力下,行政院農委會已著手研訂寵物食品管理法,讓寵物生命權能有法制化保障。
  • 【大紀元2月10日訊】〔自由時報記者廖雪茹/竹北報導〕客委會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區近來流浪狗三五成群,幾已融入當地生活,但有市民反映,管理單位疑因最近有長官要來視察,準備「處理」這群狗狗;籌備處否認與長官來訪有關,而是擔心流浪狗恐越聚越多,希望提出妥善的處理方案。
  • 流浪狗HAPPY,被台中縣警察局清水分局大楊派出所長陳效恭愛心收養,搖身變為「治安小幫手」,成為地方上溫馨而傳奇的故事。
  • 〔自由時報記者王俊忠/台南報導〕小年夜疑被車子撞爆雙眼凸出的流浪狗小黃送醫後,2日將送往動物防疫所、面臨安樂死命運。保育人士不忍、提醒日後撞上流浪貓狗的肇事者,勿棄置不管,應將受傷動物送醫,如有醫藥費難題,可求助保護流浪動物團體。
  •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台北21日電)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田秋堇今天表示,監獄犬計畫可降低受刑人再犯率,也可讓流浪狗免於安樂死,在美國施行成效良好,呼籲法務部協助推動此計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