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捧燭光夜捧星,

    心伴長夜思君情。

    英魂笑傲九霄外,

    正神助我天地行。

  • 迷霧愁雲溪邊柳,

    翠影戲魚水間誘。

    紅塵浮萍彈指去,

    鏡中之花夢中嗅。

  • 這裡想說的詩詞韻,不是格律與押韻,而是詩詞背後的內涵。一個對仗押韻完好的詩詞,未必具有極佳的「韻」味。
  • 細雨纖纖江南曲,紅塵靄靄芳涯許。
    兩情依依歎別離,淚珠滴
    曠古別情今朝遇。

    歲月悠悠多情女,魂斷淒淒獨離去。
    舊夢渺渺似相識,與君詩
    問君可識鬢中菊?

  • 上週六的上午,華盛頓DC,我們在新申請的草坪上煉功,就在航太館前。下起了雨,像是要下的更大,雨粒急起來了,沒有一個人動,沒有一個人起來,說到這兒我得介紹一下,聽我先生從前告訴我,先前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在國會前靜坐還是煉功,冰天雪地,他們在那裡呆了數小時,議員震動了,說﹕你們這樣吃苦,一定有什麼大的冤屈,於是,那些故事,那些生死的故事,得以讓更多世人得知,也包括了議員。
  • 凌波拂袖水上飄,
    翠羽為裳勝妖嬈。
    不與群芳竟佳色,
    聖潔人間無語描。
  • 一朵玫瑰花,
     花姿招展的,
     驕傲的,
     在冰天雪地裡開了,
     就在白茫茫的山巔尖峰上。
     那一點點的紅,
     給這寒冷冰凍的天地,
     綴入了生命。

     世人們在讚嘆、歌頌中,
     渴慕的遙望著。
     暗地裡,
     玫瑰卻嘻嘻的竊笑,
     他們不知道,
     我是一朵人造花。
  • 為了防止一具完好無損的史前嬰兒猛獁象屍體解凍,科學家計劃將這具遠古動物的屍體帶出實驗室,重新埋入冰天雪地的世界裡。
  • 在經歷了數天的冰天雪雨之後,4月3日的溫哥華迎來了一個豔陽天,當天晚上,風靡全球的神韻藝術團在溫哥華拉開了在加拿大西部地區四城市14場演出的序幕。容納2600座位的溫哥華最負盛名的伊麗莎白女皇劇院滿場觀眾無不為神韻巡迴藝術團的精湛表演感動、喝采。生活在這裡的中國人更是為之感到自豪。
  • 波士頓洪門致公堂春宴於3月2日晚在中國城帝苑酒樓隆重舉行。儘管戶外冰天雪地,華埠各界名流、僑團代表、嘉賓和現任職員及元老,賓主五百多人齊聚一堂,共同歡慶乙丑新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