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南柯一夢

蔡大雅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9日訊】拜別劭家莊後,徐霞客在邵卜的帶領下走出錯綜複雜的龍洞。在寺院和和尚聊起劭家莊的一切時,才聽說在怪石叢之後,竟是萬丈深淵……

但白天經歷的感受是如此的深刻,而又恰與現在的感覺形成強烈的對比,使他的心靈受到劇烈地衝擊,剎那間了解了「家」的意義。原來他不停地行走四海,其實在潛意識中,是為了尋找回家的路——這個「家」,並非此生此世的那個「家」,而是先天生成自己的那個地方,只有那裏,才是自己永恒的歸宿。

每個人其實都想回家,只是人對「回家」的印記十分深刻,但對「家」的記憶卻只在隱約中浮現,才使人在世上不斷地尋尋覓覓,努力地追求著某項自己認為很重要的東西,認為這就是人生的目的了。於是有人追求權力財富、有人追求真理道路、有人追求長生不老、有人追求生活幸福……,其實每個人真正想追求的,都是一條回家的路。

「回家!我想回家!」徐霞客喃喃地念著,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離開邵家莊

徐霞客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淚流滿面,他想了一想,才發現自己做了好長的一個夢中夢,夢中所思所悟,仍清楚地留在腦海。他急忙梳洗完畢,來到堂上,早有僕人進去稟報,所以邵拓不久後就出來相見。二人寒暄一陣,徐霞客向主人致謝後,便迫不及待的開始敘述他昨日的經歷與感受。邵拓依舊帶著淡淡的微笑,靜靜地聽著徐霞客說話,直到他說到自己想到要「回家」的時候,徐霞客感覺到邵拓的笑容中閃爍著一絲欣慰之意。他自己也笑了。二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隔了一會,徐霞客開口向邵拓辭別,邵拓也不多加挽留,令邵卜為徐霞客帶路,領著他仍舊從龍洞出去。徐霞客再次道謝後回房去整理行李,邵拓又細細交代邵卜一番,才回後院。二人用過早點後隨即啟程,不一會功夫又來到龍洞之前。跟來時一樣,二人點燃了火把,預備好替用的樹枝,就往洞裏走去。由於徐霞客事先已向邵卜表示,因為時間尚早,想順道觀察龍洞內石龍的狀況,所以他們便在龍洞裏走走停停,直到替用的樹枝也快要燃盡了,才離開龍洞。

他們來到初次相遇的地方後,徐霞客就請邵卜留步了,於是二人在樹下作揖道別。邵卜看著徐霞客轉身離去,又在樹下逗留一陣子,才又鑽進龍洞去。

在執著中迷航

由於在龍洞逗留的時間太久,徐霞客下山的路只走到一半,天又將黑了。他辨明方向,來到他之前曾經借宿過的寺院,準備求宿一晚。寺院裏的和尚見他數日後還在附近徘徊,很是納悶,便詢問他這幾日的經歷。徐霞客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和尚聽的個個瞠目結舌,好一會,才有一個老和尚開口說話,告訴徐霞客,那怪石叢中是無法通行的,況且在怪石叢後就是萬丈深淵,只有無盡的浪濤拍打著峭壁。這番說法徐霞客當然無法接受,而和尚們也對他的經歷感到相當疑惑,雙方各持己見,最後決定明早由一熟悉附近環境的僧人為嚮導,跟著徐霞客去做實地確認。

這個晚上,徐霞客又是懷抱著無數疑惑入睡。次日一早,他隨眾僧用完早齋,便和導僧一起來到怪石叢前。他憑著記憶尋找入口,卻無論如何也找不到石堆中的那條縫隙。於是兩人沿著怪石叢的周圍走去,想藉此繞到石叢後面去。兩人費了好大功夫,披荊斬棘地緩慢前進,直到前方臨空而斷——懸崖與峭壁的橫亙證實了眾僧的說法。


圖 ◎ 蕭素惠

徐霞客還不死心,堅持要從怪石叢的另一側再走一遭,導僧無奈,繼續陪著他冒險而行。又是一路的披荊斬棘,與殊歸同途。徐霞客呆呆地望著懸崖下的海浪不斷地拍打著峭壁,心中實在無法置信這一切的現實:「那麼前幾天我到底在哪裏?」

導僧見天色漸暗,催促徐霞客回返,兩人又沿著怪石叢走回。當他們經過徐霞客與邵卜分別的地方時,徐霞客隱約看見樹幹上似乎掛著一件物事。他走近一看,發現是封信,收信人正是徐霞客。他吃驚地取下信,馬上拆開來看,只見信上僅寫了一首詩:「誤入桃源境,復出欲何為?可憐執著迷,何處是南柯?」 (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33期【歷史新觀】欄目 (2009/08/06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35/6765.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