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a Around Us

大蓝海洋(三)

作者:瑞秋•卡森
冬天海岸景色。(Pixabay)

冬天海岸景色。(Pixabay)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冬天鳕鱼悄悄产下鱼卵,一颗颗玻璃珠迅速长成小鱼

秋天的树叶在凋零之前,必定先换上鲜明的色彩,同样地,秋天海面上的磷光,也昭示著冬天即将到来。鞭毛藻和其他微藻在经历短暂的繁殖新生之后,开始逐渐削减,最后只剩下寥寥无几,虾、桡足类动物、箭虫和栉水母也是如此。海底动物的幼体早已发育成熟,各自迎向自己的未来,就连来回游动的鱼群也离开海表,迁移到较温暖的低纬度区,或在大陆棚边缘的平静深海中,找到同样温暖的住处,然后这些鱼类会开始进入半冬眠状态,渡过数个月漫漫的寒冬。

这时候的海面成了冬天凛冽寒风的玩物,阵阵强风激起巨浪,冬风从浪头呼啸而过,激荡著海水四处飞溅,形成许多泡沫,就这种情况看来,生命似乎永远不会再回到这片区域。

作家康拉德在《海之镜》一书中,曾描述冬天海面的情景:

广大的海面全是灰濛濛一片,寒风吹乱了浪花,海面上布满泡沫,随波上下起伏,就像是纠结的白发。狂风阵阵的大海,因而显得苍老、黯淡、阴郁、毫无光明,仿佛大海是诞生在没有光亮的时候。

但即使是灰暗苍凉的冬天海洋,也仍然存在着希望。我们知道陆地上冬天一片萧条的情景其实是假象,只要仔细观察树木光裸的枝干,虽然看不到一丝绿意,但却会看到叶芽埋藏在每根枝干里,在一层层隔绝交叠的树皮之下,安然隐藏着春天的盎然绿意。如果你从树干上剥下一片粗糙的树皮仔细看,会发现里头藏有冬眠的昆虫,如果拨开积雪挖开土壤,会发现许多蚱蜢卵,这些卵会孵化出下一季夏天的蚱蜢。除此之外,你也会发现许多冬眠的种子,这些种子将来会长成小草、芳草和橡树。@#(节录完)

──节录自《大蓝海洋》/柿子文化

作者简介

瑞秋•卡森Rachel L. Carson

美国最伟大的自然文学作家、环境保护运动的重要先躯,并被誉为“生态环保之母”。

(《大蓝海洋》/柿子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海上航行的邮轮。(Pixabay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卡尔大桥是捷克首都布拉格市内,一座跨越伏尔塔瓦河的著名的历史桥梁。老城桥塔经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令人惊讶的世俗哥德式建筑之一。该桥上安放有30座雕塑,其中多数为巴洛克风格,竖立于1700年前后。(Pixabay )
    卡尔大桥是布拉格的地标与捷克的首要映象表征,更博得“欧洲最美丽桥梁”的美誉!桥面两侧合计有30尊精美的圣徒雕像,是一条长达516公尺、宽10公尺的巴洛克艺术大道。
  • 飞机在高空上的景色。(Pixabay)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王齐叟长得帅,个性豪迈海派,有气节,喜爱帮助人,平时最爱唱〈望江南〉词。他哥哥王岩叟曾经在乡举、省试、廷对都考第一,又称“三元榜首”,做人处事高风亮节,曾在朝中当副宰相,受到司马光、苏辙、吕公著等大臣名士的高度评价。
  • 宋仁宗嘉祐三年,被誉为宋诗的开山祖师梅尧臣五十六岁生了一个儿子,在“三朝洗儿”的宴会上,欧阳修带头写了一首洗儿诗,表达祝贺之意。
  •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 《雁城谍影》(远流出版 提供)
    我写这封信时,仍然难忍满目的泪水,几次坐在打字机前写了头一行,便写不下去。但我想到两位失去爱子的悲痛将更胜于我,下面的话我必须告诉您们,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写完这封信。
  •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刚刚好的时光》。(三采出版)
    而李慕白和玉娇龙这两个最强者的对阵,则是《卧虎藏龙》另一个多层次的漩涡核心。 玉娇龙得了宝剑,引来李慕白夺还,过程中意外发现剑法乃同门,而玉的资质之高,让原已退隐的大侠动了心,兴起收徒之念。
  • 《心悦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