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5)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喬舅好似打圓場,慢條斯理地說:「也難怪順福兄,跟共產黨半個多世紀了,長了就形成自然了。說共產黨給的飯吃,在國外,人們都會笑話的!你共產黨的飯是哪來的?不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嗎?自古道:百姓是為官者的衣食父母。這個黨把一些東西都給顛倒了!」

華姨也平和地說:「到底是誰養活了誰?其他國家的政黨,哪有用國家稅收給什麼黨的官員開資的?和發達國家比,中國的老百姓還多養活了一套黨的官員這個寄生蟲。漢唐時期拿俸祿的官員與平民的人數比例是一比幾千,現在是一比二十六,而且是一群貪官汙吏。正是像你這樣千千萬萬的中國民眾,養活了共產黨。你的養老金,是你年輕時流血流汗付出而應得的回報!」

唐舅笑著說:「在哪兒幹不給養老金?我公司給員工的比你的都多,他們也沒說是我給的飯吃呀?我給你每個月開一萬元,你也說我是『偉光正』好了!你革命,革了一輩子命,是革了自己的命,都把你家革到這份了,你咋還不明白?還要感謝它:『偉光正』?!」

我原來只認為陸伯伯命運不好,也從未深究過「為什麼」?這都是共產黨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都沒有這麼明確地太往深想!

陸伯伯的思想被觸動了,過了一會兒才說:「我的內心也很矛盾,年輕時,爭強好勝,充當積極。被『抗日救亡』、『世界大同』等激情的口號,弄得頭腦發熱,親人的話、同學的話都聽不進去,和大家分了手,才這麼走了下去!後來,給你們寫信,誰知大多數都被扣下了,還落個裡通外國的罪名。

官椅沒坐上,倒坐上了輪椅,現在這腰還老疼痛。最可歎的是兒子沒了,孫子天生出世,是蒙生,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他爸爸的面了。老伴多次上訪,被「住京辦」和當地員警多次折磨,後來精神崩潰走了。兒媳婦冬梅憂鬱成疾,得了癌症,無藥可醫只能等死。修煉了法輪功痊癒啦!她也更加賢慧了,真心孝敬老人。在當今社會,這樣的兒媳難找啊!我勸天生他媽:冬梅,你年輕輕的再找個人吧!她說:我怎能拋下您這一老一小!可未曾想,又第二次被勞教了。這兩年,多虧曉靈和她媽媽照顧了!……

「可是,在這個社會又能咋樣?順其自然吧!我想,很多事情,將來都會正過來的,胡錦濤、溫家寶和以前的還有所不同,現在不是說搞和諧社會嗎?還要連續三年長工資,哪個黨也都是一樣!」

華姨說:「那個口頭上的和諧,怎麼還相信啊?他是鬥爭哲學,『與人鬥其樂無窮』!它奪權以來害死了八千萬人,人命關天哪!從土改到現在的所有運動都搞錯了,年歲大的人有三分之二,都挨過整。大陸的人都習慣於『紅色恐怖』下過活了,人人都恐懼它,順從它,這就是它的和諧了。人心服萬民樂,才是真正的和諧呢。」

唐舅憤慨地說:「說和諧,沒看他動點真格的!它把天安門軋死人的事,給昭雪了;把法輪功給正過來,把天生他媽給放出來!嘴皮子和諧有啥用?!假話把人都欺騙苦了!」

華姨又語重心長地說:「順福兄,順福兄啊!順福,全順從了不一定是福啊!來時多麼希望你的境況好!而大家看到的……你太可憐了!革了一輩子命,竟落個一老一小,祖孫二人孤苦伶仃。過去的年月,你受騙上當,已經成為歷史了,再無法挽回來,過去也就過去了。可是,現在你心裡得明白過來!這個黨已經腐敗到頂點了,天將滅中共,不能再當它的陪葬品!老哥哥呀,要是你能儘早地清醒過來,這輪椅你也算沒白坐!!」

華姨的話不知有一種什麼內在之力,是那麼震撼人的心靈,我的淚水嘩地流下來。陸伯伯眼圈紅了,淚珠滴落下來,雙手捂住了低下的頭。……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次他們回故土來,除了招商引資專案外,要求是民間觀光考察,私下自由走訪。市裡雖然重視,但又不便出人陪同。市委曹書記說,讓報社找個人當當嚮導,順便報導報導吧…
  • 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打得下肢癱瘓了;「六四」時,剛結婚不久的兒子,死在了天安門廣場;還有陸伯母和他兒媳婦,……
  • 說是家宴,其實全是從王朝大酒店要的菜。人家很準時地送到了,開著送餐車,抬著保溫箱來的。上菜的同時一一報了菜名。陸伯伯正讓淑賢付錢,而唐舅早買了單,原來菜也都是他點的。
  • 大陸知名媒體人江雪的文章《長安十日——我的封城十日誌》,記錄了一些封城細節和感受。在嚴厲控制言論的牆內,作者只是用平和的文字表述,但仍然難掩內心憤怒的吶喊。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