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实文学
黄色尘土弥漫南京上空。(大纪元资料室)
中国大约有六百万尘肺病人,每年死亡人数是其他工伤死亡总数的三倍。这是土地上一道巨大的裂隙。弥缝社会肌体的针线,却像是有意放过了这里。
南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一列南下的火车载着万念俱灰的柳在快速的行驶着,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象始终没有吸引她的地方。 列车已经进入南方的土地,比起北方肃杀的景色绿色渐渐多了起来,此时的柳脑海里显现的...
这里以前是撤军时丢弃炮弹的地方,罗应贵像是拔萝卜那样把它们拾起来,等待政府不定期地前来回收。
大年初四,吴琼瑶在家因为胆道癌过世。前年秋天,我在鹤山村的石拱桥头见到夫妻二人时,赶集归来的龚兆元背负着一个挎篮,腐烂的腰间无法约束皮带,半吊着一根裤腰带。吴琼瑶的情形看起来要好一些,但从内部开始的摧毁更为急剧。
腐蚀来自于一种叫做“砷”的物质,它和雄黄、鹤顶红、砒霜、硫酸这些在视觉上同样触目却相去甚远的化合物有关。 肺癌晚期的熊德明躺在一张沙发椅上,鼻孔里插著输气管,地上一台家庭制氧机没有间歇地工作,维持他的呼吸。
清早走猪人和他的猪总算来到,母猪配种后安静下来,被顺利赶回了圈栏。配种的钱去坎下邻居家没借到,只好欠著。邻居家早上刚买了两床走村的货郎推销的棉絮,花掉了一百六十块钱。
当时我看到的景象是溪水暴涨,洪流不断狂泻而下,原本的四线道只剩下靠山的两线,至于靠浊水溪的那两道,也就是往水里方向、我们正开着的那两道,根本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大窟窿!
一张泛黄的欠条记录了这段分手:协定上说明妈妈补偿给爸爸一万五千元,现给了五千,尚欠一万。
每则新闻都是人的故事。因为与“人”有了连结,新闻才有了温度。我从不把自己定位成“播新闻的人”。我,是“说故事的人”。
堂屋地面生出了一层青苔,黏土结成鱼鳞。陈年的门槛不足以隔住门外院坝的生荒气,只是阻碍了奶奶折叠成铁板桥的身形。
他告诉我,他不时会质疑自己的印度教信仰,但他也相信诸佛菩萨终有一天会还他一个公道,也就是让我回来。我的归来深深影响了他——或许这代表他心中长期的伤痛终于得以疗愈,也有人一起分担重担了。
当地的新闻媒体听说走失多年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人,无预警地出现在加尼什塔莱街头。地方媒体与国家媒体一同出现,电视台摄影机在我家门前一字排开。他们提出许多问题,大部分都是透过翻译,我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自己的故事。
最棒的是我的房间——我从没有过自己的房间。我在印度住过的两间房子都只有单间房,而在那之后,我都得跟其他孩子同处一室。但我不记得会害怕自己睡觉——或许我已经习惯睡在街头。可是我很怕黑,因此需要打开房门,并且确保走廊亮灯。
这一天我已经等了二十五年。以全新身份、跟着新家庭在地球另一端成长生活的我,不晓得是否还有机会能与母亲、兄弟姊妹再度重逢。此刻,我就站在幼年成长的地方——印度中部一座荒烟漫土的贫穷小镇上,一幢倾颓建筑的转角门边,但里面已无人居住,眼前所见尽是一片空荡。
家父纪育沣先生,中国著名化学家,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获博士学位后为报效祖国,于1928年返回中国,长期在厦门大学、浙江大学、西南联大、中央研究院、上海医学院、北平研究院等院校任教和从事有机药物化学研究工作。 骨肉相仇:长女亲共划界...
家父纪育沣先生,中国著名化学家,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获博士学位后为报效祖国,于1928年返回中国,长期在厦门大学、浙江大学、西南联大、中央研究院、上海医学院、北平研究院等院校任教和从事有机药物化学研究工作。 放弃离京:轻信中共承诺 19...
(shown)多想挽留住妈妈的生命,让她多享几年晚年的幸福啊,但她已经心疲力竭了,三年“大饥荒”给她的身体留下巨大病患,十年“文化革命”在她心灵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如今已是身心俱乏,回天乏力。但我总觉得她没走远,她的善良、仁慈、博爱,永驻我心。
(shown)那年月每人每月凭票的定量只能吃二十来天。父亲长期劳累加上营养不良,肝脏肿大,继而半聋了。母亲的脚面也出现肿胀。冬季的一天,她把两张整斤的粮票给了一个上门乞讨的老大爷。我生气了,她朝我笑了笑,淡淡地说了句:“比起他来,我们不强多了吗?”
(shown)父亲集木匠、泥瓦匠、小工于一身,从夯土打基础,和泥砌砖墙,建成一个砖木结构的新房。四年里与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互相帮衬,从上无片瓦之盖,下无立锥之地,到拥有了自己的蜗居。
(shown)缠小脚的母亲首缘早寡,木匠父亲常年在外奔波,战乱动荡中两人携手流亡他乡以求生,相濡以沫展开新的人生。
这不是我出生时的名字,也不是在往后的人生中,在不同的时期里,别人强迫要我接受的名字。这个名字,是我在获得自由以后,给自己取的名字。“晛”这个字的意思是“阳光”。“瑞”的意思则是“好运”。会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的未来将充满光明与温暖的日子,我将再也不会活在阴影的底下。
(shown)监狱里的狱官带我穿越过由泥墙围成的操场,来到一扇黑色的大门前。门锁匡当响,铁门发出吱嘎声以后往旁边打开。铁门的后面站了一个人,是我的母亲。
(shown)我一心一意只想找到我的家人。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我心想。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我都愿意承担。
(shown)我的心脏开始狂跳,使得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就像录音机播放出来的声音。“我是北韩人,”我说。“我想要求政治庇护。”
(shown)我告诉他自己是怎么样渡过了结冻的鸭绿江,以及自己在中国经历过怎么样的日子。听我说完以后,他伸出自己的手来握住了我的手。
(shown)我又换了名字。这次,我决定要叫自己蔡尹希。这是我的第五个名字。
(shown)我拔腿就跑——跑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我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看见亮着黄色灯光的空计程车朝我的方向开过来时,我像个疯子一样要它停下……
(shown)“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五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母亲下了班回到家。她看起来很累,心神涣散。她带了一封信回家,那封信是她的同事收到的。
(shown)厄运与危险咬著不放,稍微松懈立刻大难临头!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4000多个……
台湾空军军官在美国唐人街邂逅了美国华裔女孩,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开始了他们浪漫又凄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