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实文学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北方山区土耳其战机不时针对藏匿在伊拉克山区的库德斯坦工人党(PKK) 土耳其籍的库德族民兵进行轰炸,郊区婚宴厅里开心庆祝的亚兹迪难民们正将音量开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庆祝婚礼——还有活着的那个当下,没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会与今天一样……
这是一场漫长的告别 当雾霾初起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仿佛大难临头。此后日渐一日,昏昏沉沉,阴霾不开,也就习惯成自然,适应了天昏地暗的日子。偶尔雨过天晴,大风过境,久违了的白云朵朵,青天白日,会让大家好一阵惊喜:“你看,你看,好蓝的天啊...
王建中落户旧金山 王建中甫出监牢,生计艰难,很快寻至山中。老T自无二话,慨然伸手相助。王建中的作品书中有画,自成一体,我也曾见过两幅。《泰山日出》写得山川纵横,苍翠欲滴。《黄河》两字,则波涛汹涌,仿佛马上要从纸面呼啸而出,溅人一头一身...
诉江大潮 听闻老T的传说 2012年,习近平上位,遂即习王联手,雷霆反腐。活摘器官的幕后黑手周永康、薄熙来等一干贪官酷吏,如秋风落叶,一地狼藉,看似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弹指之间魂飞烟灭。 2015年,最高法提出有案必立,诉江一...
先生的泪,一滴滴 无声地流下 每当先生听着那首生日祝福,目光飘渺,神游物外,斜靠着椅背,以手托腮,眼角点点濡湿。我知道,先生又在回想劳教所的岁月,思念他的同道们。 我一声不吭,静静地陪他坐着。许久,许久,先生拉起我的手,轻轻抚摸着...
这个消息让我五雷轰顶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只觉得天旋地转,五雷轰顶! 什么?什么?怎么可能?动态网上居然有报导说,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我和先生膛目结舌,愕然相顾。 巨大的无影灯,蓝色的手术袍,闪烁的镜片背后...
老王的女儿 有一天,先生对我说:“一个难友的女儿,专业英语八级,在家闲着,能否过来任教?”“好哇,有何不可?” 几天之后,从胶东半岛来了一对父女。父亲人到中年,个头不高,那永远都在微笑的眼睛,和煦清澈,像清晨的一缕阳光...
他们放弃过去的传统住家,打破租金和房贷的枷锁,搬进旅行车、露营车和拖车式活动房屋,追逐美好的天气,四处旅行,靠旺季时的临时打工来确保油箱的满载。
青的儿子 那日,听到青被抓去劳教,我丝毫不感到震惊,身为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没有坐牢,少之又少。像老周一家,眼下已是三进宫,这次,居然连他尚在念高中的儿子都一并劳教,只剩下个十五六岁的女儿自谋生计。 青有一个独生子,生得眉清目秀...
曲阜访古 大年初六,寒风凛冽,我带着儿子去了曲阜老城。想当年,曾经和同学们一起口诛笔伐,万炮齐轰,批林批孔运动似乎早已让孔老夫子千夫所指,万世不得超生。所以,虽然身为山东土着,却从不曾想过去孔府一游。读过台湾王财贵教授的鸿篇大论...
老周哥的故事 一天,家中来了一男一女,一对精彩人物。男的面色黑瘦,个子高高,是回族阿訇之子。女的活泼爽利,笑语如珠,却是我汉家女子。幼承庭训,凡有客来,奉茶端水,即便退下,对先生之事向少开口。行走江湖,偶尔或露峥嵘,家门之内,一向谨守妇德...
先生初出牢笼 专程去接先生出狱,相握的手,一路没有分开。回家了,终于可以回家了,虽然一脸沧桑,人比黄花瘦,只要能活着回来,夫复何求? 一回家,先去公公坟上祭拜。告诉他老人家九泉之下可以瞑目,数年冤狱,儿子终于回来了。先生匍匐坟头,以...
把家里的大卧室腾空,从幼儿园借来几张桌椅板凳,虽然一波三折,困难重重,我的“蓓蕾作文班”终于在自家的小院里开张了。我们商业系统的孩子们,成了我第一批珍贵的学生。 又一次去探视的时候,我故作神秘地拿出了儿子写的一篇作文,递给先生后,一直...
第一次去劳教所 第一次带儿子去劳教所,秋风飒爽,北雁南飞。 进得门来,只见长桥小亭,睡莲卧波。路旁两行法国梧桐,叶子已经黄去,犹自在风中婆娑,绒球落了一地,看去清新可喜。行到深处,到了二重门,骤然风格大变,高墙电网,哨兵岗楼,气...
家属作说客 看守所其实离城不远,只是被几家饭店、一片树影轻轻遮住,寻常无从得见。走过一段荒僻的马路,到处盐碱斑驳,野草丛生,真的有高墙电网,哨兵岗楼,一如传说中的样子。刚刚经过红尘万丈,繁花似锦,骤然见此,心中怔忡,如进梦中。 最初...
补税罚税通知单 经此大劫,书店生意自然一落千丈,店员辞工,我只好一天一天拴在店里。一日,正坐在店里忽忽若有所思,突然,店门大开,前呼后拥进来一群身穿制服的。打头的人到中年,五短身材,方面大耳,颇有些官家派头:“你们书店偷税漏税,问...
一夜之间,风云突变 正是事与愿违,几乎一夜之间,风云突变。在中国大陆,西方大胡子马恩列斯才是天生祖宗,释道信仰乃是大逆不道。一方面,党中央国务院联合发文,强调炼功属个人自由,一方面声东击西,暗修栈道,各地公安登记造册,清点人数,学...
王临冬,父亲是画家王新光,1949年前流亡至越南,又从越南来到台湾,后来赴美国发展。流离失所,半生颠沛,终于尘埃落定,于新大陆度过安稳的生活。
王临冬以凝练又朴实的笔触,书写其经历的动荡时代。1949年,国权分隔的界线,战事频仍,风声鹤唳,王临冬自中国流亡至越南,再由越南到台湾。
爱书成痴 乐在其中 从小,爱书成痴。就像吞云吐雾的瘾君子,可以食无肉,居无竹,但若一天没有书看,便觉意兴阑珊,人生无趣。 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天塌地陷,死伤无数,整个夏秋季节,余震连绵,满村子人都不敢回家,只得在空旷之处...
梅花
回忆71年前,国共内战炽烈,中原成为国共内战的主战场。作者王临冬女士家园南阳一带情势更形险恶。1948年11月初,河南省南阳县驻守国军奉命撤退南调。南阳全城14所公私立高、初中师生共5千余人亦奉令南迁。辞别了父母、亲人,每个学生背着个小包包,随国军南下,开始走上逃难流亡之路。
“这是公安局, 不是威虎山” 一个月后,我按时履约,还是那个房间,还是一男一女对桌办公的公安干警。 “是你?” “是我。我来领保证金。” “不行啊,不符合要求。” “为啥?” “他违反了有关规定。”...
“老同学,老朋友, 我们彼此谅解吧” 作为本省最早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先生的被抓,正如暴风骤雨前第一道蓝色的闪电,刹那间列缺霹雳,丘峦崩摧,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震撼。 接到我家先生的“劳教通知书”,我即刻去请教一位老同学。 接...
道路以目 眼里是无尽的悲凉 2000年9月26日,夜色浓稠,天空如暗黑的大海。我家那两间小小的斗室,正如一叶扁舟。当巨浪如山头峰起,即将暴雪一样席卷而入, 我们一家三口正围坐灯前,或手执一卷,或低头书写,一室静谧,只偶尔有翻页的...
说起来,我家先生也算系出名门,乃宋武穆王岳飞第三十世孙,五子岳霆之后,世居山东岳家庄。 先生深目高鼻,长身玉立,天生卷发,宛如洋人 。 当年,因爱下嫁,婚后的日子却一直过得战战栗栗,如履薄冰。我那时在商业局同时做着好几摊工作,忙...
高永龄跑了一阵子,才敢回过头来看看飞机失事的现场,整架飞机都已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他看着那个有如炼狱般的火焰,实在不敢相信他在短短的一百天之中经历了两次飞机失事的惨剧,而他竟然都能活着出来。他就觉得这是他母亲平时烧香拜佛起了作用,上苍才会特别的眷顾他。
美国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观察现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个帝国由盛而衰的最大社会实验室。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越来越理解奶奶尊奉的“老令”和“旧礼数”了。——恪守着这些传统,活着,做一个顺应天命、顶风而站的人;走了,才能回到生命的来处——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