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19)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老僧還是不緊不慢地,但卻是欣喜地說:「說來神奇,也是佛緣,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大約是寅時,天色還很黑,窗外突然明亮起來,我起身一看,是一個發光的淡紫色圓球,他不停地旋轉著向後山下移動。我悟到:是紫氣東來,是佛家常講的法輪。我不由自主地跟隨著往前走,直奔有一塊紅光的地方而來。到此處法輪消失了,有個人在這裡打坐煉功,看似佛家的功,可又不是佛教的,其實就是在修煉法輪大法。這個人原來是市裡退下來的一個領導,他已在這兒煉功五年了,不能細說啊。他告訴我:『這是佛家八萬四千法門的一個修佛法門。』他又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書,我兩天一宿時間看了一遍,心裡就像開了一扇窗,這才是我此生要尋找的佛法!」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喬舅說:「您已經修這麼多年佛教了,怎麼就改了呢?」

老僧又說:「李洪志師尊在書中說:『釋迦牟尼講的法,只是在二千五百年前給層次極低的那種常人,就是剛剛從原始社會脫胎出來的,思想上比較單一的這種人講的法。他講末法時期,就是今天,現在的人用那個法已經修煉不了了。末法時期廟裡的和尚都很難自度,何況度人。』我這回明白了,佛教中的法只是初級層次的法,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才是最高的佛法,也就是法輪大法,他涵蓋了所有正傳宗教中的法。」

「末法時期,其他宗教都救不了人了。就只有主佛下世,帶著最高的佛法,才能救度眾生。從開天闢地時至今,宇宙中就有法輪在轉。我們總說:『法輪常轉,佛法無邊!』可是法輪具體是怎麼回事?就不知道了。佛教《涅槃經》中記載:釋迦牟尼佛告訴他的弟子,末法時期將有『法輪聖王』下世傳法救人。這回就都明白了,可謂萬載難逢的機緣!我才學三年,領悟得還不夠深,淨明也是剛剛在看大法的書,還請老同修指正。」他最後謙遜地對華姨講。

華姨說:「您現身說法,講得很好!有緣千里能相會,得緣分到了才成!」她對喬舅說,「你可知佛教經書《慧琳音義》卷八中還載明:優曇婆羅花乃為天花,三千年一開,花開之際就是轉輪聖王下世正法度人之時。如今優曇婆羅花已在世界各地開放了,正應了這種天象的變化。」

喬舅說:「三千年一開花,誰見著了?」

老僧說:「還真巧了,這後山有一處,就有優曇婆羅花開了。」

唐舅說:「百聞不如一見,那就請您帶我們一飽眼福吧!」

在優曇婆羅花開的地方,已經有些人在圍觀。這正是在一個山路旁,一簇在光滑的鋼管電柱上生出七八隻,一簇在榛子葉的葉面上長了十幾隻,是銀白色的小花,花形如鐘。鋼管上還貼了一張紙,樹叉上掛了一塊紙板,不知是誰搞的《優曇婆羅花的說明》。人們紛紛談論著:

「真是神奇,鋼管上咋能長出花來呢?」

「神了,沒有枝沒有葉,只有一根莖,就開花?」

「可夠精緻的了,這花莖細的像金絲,真乃神花!」

「韓國、台灣、美國、悉尼,還有鐵嶺龍首山都出現了,是天象變化的預兆。」

有個老知識份子模樣的人,回頭看出老僧圓真是個出家人,便問道:「請教老師父,佛經上真是那麼說的?三千年一開花?……」

老僧令人很信服得點了點頭。

那人緊接著說:「那真就和李洪志大師傳的法輪功相吻合了!」

又是一陣議論:

「法輪聖王,真的是聖人出世了!」

「我早就說修煉『真、善、忍』的,到什麼時候也不會錯的!

「倒是幾十年來搞的運動,沒有一個不錯的!」

大家正敞開心扉地談說著,自然而然地流露著人本性上的純真。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次他們回故土來,除了招商引資專案外,要求是民間觀光考察,私下自由走訪。市裡雖然重視,但又不便出人陪同。市委曹書記說,讓報社找個人當當嚮導,順便報導報導吧…
  • 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打得下肢癱瘓了;「六四」時,剛結婚不久的兒子,死在了天安門廣場;還有陸伯母和他兒媳婦,……
  • 說是家宴,其實全是從王朝大酒店要的菜。人家很準時地送到了,開著送餐車,抬著保溫箱來的。上菜的同時一一報了菜名。陸伯伯正讓淑賢付錢,而唐舅早買了單,原來菜也都是他點的。
  • 華姨說到此哽咽了,在座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淚。我望著華姨那慈祥的面孔,不知為什麼,又對她產生了一種敬慕之感。
  • 我原來只認為陸伯伯命運不好,也從未深究過「為什麼」?這都是共產黨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都沒有這麼明確地太往深想!
  • 現在,可不同於當年的爭論,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實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讓你怎麼樣去鬥,你那個心念得正過來。不能再糊塗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小明明環顧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贊成,便童聲童氣地報幕,「下一個節目是獨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清晨,淅瀝瀝地下了一陣小雨。待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只是湛藍的天上,還有幾小塊灰霧狀的浮雲,正快速地被驅向天邊。小雨洗滌了灰塵,田野裡的空氣更顯得清新。
  • 唐舅對陸伯伯說:「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是我們兒時摸魚、撈蝦,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土改時,他家有六十畝地,還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劃成了地主成分。他家這些地都是祖祖輩輩,用血汗積攢下來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唄!可是土改工作隊說:不行,還得分車馬農具和房產。他們親自出馬,把老倆口從住屋攆到瓜窩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