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新生(7)

作者:翔龍 南雲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七)

28、公安一科辦公室 日 內

劉小邙給彙報工作。

呂頰善:有動靜嗎?

劉小邙:他們就是挪挪地方,跟沒事一樣。

呂頰善:這事上面已經給定性了,讓咱必須給整出個突破口來。

劉小邙:他們雖然不在乎自己的利益,可是他們很在乎功的名譽。

呂頰善:我向上面彙報一下,看能不能找一個專家或權威人物寫篇文章刺激他們一下。到那時候,只要能抓點人就好辦了。這樣就能把文章做大。

劉小邙:哦,對了,資料統計出來了,咱們區裏有大小煉功點130個,每個煉功點都有專門的負責人,全區共有煉功人員8千多人。

呂頰善:咱們區就這麼多人?

劉小邙:這還是經常去煉功的,咱們的人偷偷統計出來的。還有一些不常去的,就沒法統計了。

呂頰善:資料點有多少?

劉小邙:大小書店裏,賣煉功書的有十幾家。

呂頰善:多麼危險的數字,光咱們一個小小的區就這麼多人,全國該有多少人?咱們這個材料一報上去,嘿嘿,今年的一等功就是我的了。

字幕:1999年4月25日,天安門廣場發生了萬人大上訪事件,起因是天津的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社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覽》發表文章,汙蔑、栽贓法輪功。當地法輪功學員主動去教育學院澄清事實,遭到天津公安的抓捕,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天津公安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這次上訪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卻被中共江澤民集團歪曲成「圍攻中南海」。

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了對這個善良修煉群體的全面迫害。

29、新生書店 內 1999年7月19日夜

書店比新開張的時候更整潔了,分隔了三個區,每個區各掛一個標示牌,分別是「法輪功學習資料」、「普通書刊」、「閱讀區」。閱讀區有桌椅板凳,幾個放學的學生在那裏聚精會神的看書。

程玉明充滿留戀地看著書店,等到看書的人都走了,他把法輪功的書籍拿下來規整地裝進箱子。程嫂不知從哪弄來一個小推車,夫婦兩人趁著夜色把書推回家了。

30、程玉明家 內 清晨

程玉明神色凝重,出門前望了一眼程嫂。

程玉明:不管我回來不回來,你一定要堅持修煉法輪功,你一定要記住是師父和法輪功給了咱們第二次的生命,我們不能做一點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情,明白嗎?

程嫂:放心吧,我等著你回來。

31、新生書店 內 日

「法輪功學習資料」的標示牌已經不見了,程嫂從普通書籍區裏抱了一摞又一摞重新擺在這個區裏。聽見腳步聲,程嫂回頭,。劉小邙進來。劉小邙的視線停留在原法輪功書籍的區域裏,發現了某些變化。

劉小邙:程嫂,忙著哪,程哥不在嗎?

程嫂:小劉啊,你還不知道吧,同修們都去上訪了,程哥一早就走了,現在還沒回來。

劉小邙:大法書都搬哪兒去了?可得保護好啊。我聽說已經有人被抄家了。

程嫂:你放心,我們都安置好了。

書店門口有兩個人路過。

路人甲:太壯觀了,那麼多人呢!

路人乙:這功怎麼了,一夜之間就不讓煉了,人家去上訪也是合法呀,都被抓上大轎車帶走了。

路人甲:是啊,十幾輛車來回的運啊,體育場都裝滿了。

程嫂跑到門口,想招呼那兩個人,想抬手,又停住,向遠處張望著。

32、公安一科辦公室 內 傍晚

夏夜的天空被晚霞染紅了大半邊,鮮紅得像滲出的血,空氣依然燥熱。辦公室裏打著涼風,呂頰善愜意地品著茶,欣賞著水族箱裏的魚。

羅剛被劉小邙押進來。

呂頰善:(假裝熱情地)啊呀,羅剛,這是怎麼回事,四星級賓館的老總怎麼也煉上法輪功了?(對劉小邙)忙你的去吧!

羅剛:(不卑不亢)是啊,為什麼被抓起來,我還想問問你哪。

呂頰善趕忙招呼羅剛坐下。

羅剛不客氣地坐沙發上,端起茶几上的壺,給自己倒了了一杯喝了。

呂頰善:(連忙又給倒了一杯)渴壞了吧,多喝點。在體育館裏聽到廣播了吧,國家已經明確說了,這法輪功是邪教,要求所有黨、團員以及國家公職人員都不許再練了,你就別再練了,識時務者為俊傑。

羅剛:什麼叫識時務啊,難道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高標準要求自己的好人是不識時務嗎?

呂頰善:我這是為你好,你現在應該是副局級了吧,比我還高兩級那。跟你實說吧,我們內部開會時有要求,一切冥頑不化的頑固分子都要嚴肅處理。什麼叫嚴肅處理,就是該開除的開除,該免職的免職。你煉法輪功能當飯吃啊?你得為自己的前途想想。

羅剛:工作是我為社會做貢獻的管道和手段,職務是我努力工作的結果。難道煉功健身就要被剝奪其為社會做貢獻的機會嗎?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