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鵲橋歸路》第六場

木童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11日訊】第六場 法輪初起

[場景一:吳老的家]

[內景] 洪海母親的家
一家人圍坐在母親身邊,大家的情緒十分低沉。吳大媽怀里抱著《轉法輪》,抑制著激動。
鄰居大媽——還是我給你收著,這樣安全。你要想看了,言語一聲我就到家來拿,或者我給您老送過來。
洪海姐姐——痴迷!完全是痴迷!(一副官場做派,十分冷峻)
洪海侄子——痴迷?我奶奶練功的時候一天藥沒吃,誰眼睛瞎了沒瞧見?(吵架)
洪濤——(制止侄子)大人的事孩子別插嘴!
洪海姐姐——這事很嚴肅,你們和媽談吧!

[鏡頭特寫]
面部表情:立場堅定的姐姐,猶豫不絕的洪濤,正義善良的嫂子,迷惑不清的洪海。
急速的敲門聲。
小女孩——吳奶奶!上面來人了,我爺爺讓我來給您報信。

[鏡頭特寫]
吳大媽的目光終于堅定了。

[內景] 吳老家的客廳
門開了,進來了三個領導干部。他們手里提著補養品。笑臉相映的臉,帶著虛偽。他們准備進臥室,月眉把臥室的門關上。
干部——我們代表校領導來慰問吳老。醫藥費實報實銷,請你們放心。
月眉——謝謝校領導對我媽無微不至的關怀。
干部——吳老是我校的老教師,又是老年俱樂部的負責人,人品有口皆碑,在我校很有影響力。所以我們還是希望她把個人的名譽和學校的榮譽連在一起,好好思考一下。再站在科學的角度——
月眉——(話音不高,語調不快,句句帶刺)你們累不累呀?我媽不教書了,也不搞研究了。你們三天兩頭把她叫去學習,灌得老太太滿腦子是新學問,最后病倒在醫院里。老太太剛緩過命來,你們就立馬找上門來,是備了轎子?還是准備了車?我告訴你們,我月眉不是修煉人,不真不善也不忍,偏就信老理儿。這行善呢,有善報,行惡呢,有惡報。我這輩子沒呵護過誰,對我媽我也沒机會護過,我就知道我婆婆是好人,我這儿呵護定了。你們誰說了什么?我內線儿一把清楚。我是暗里的人,不做明儿事儿。說不上哪天你們眼儿出了刺儿,腳扎了釘儿,孫子的牛儿讓狗咬了,孫女的臉儿叫馬蜂蟄了——備不准就是我‘跳大繩’給著來的。信不信由您,想調查證据沒處找。咱這儿京城是個事儿城,邪門怪事儿多著呢!想知道啊,找把年歲儿大的聊聊。別出門踩了一腳粑粑,嫌別人把世道搞的不文明——
(干部們嚇了。洪海出來了。)
洪海——你們都是有學問,有理智,懂法律的知識分子,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權力,怎么連老百姓鍛煉鍛煉身體,煉煉气功都要橫加干涉呢?這都什么年代了?你們還想倒回二十年,做二十年前的事嗎?
干部——這是上面的指示,高教局下達的命令,我們只是照章辦事。
洪海——我去高教局。

[畫面交替]
洪海去校信訪辦;母親在家練功。
洪海去高教局信訪辦;母親在家讀書。
母親教洪海“抱輪”,洪海支持不住。
母子歡笑擁抱,歡樂回到大家庭。

[場景二:站長看望吳老]

[內景] 吳老家的客廳
恢复了健康的吳大媽,拉著一個年輕人的雙手。年輕人(站長)目光安詳,面容和善。吳老顯得很慚愧。
吳老——我走錯了路。
站長——錯了不要緊,要緊的是及時修正。倒下還是站起來,全看你這顆心。
吳大媽——我真的很慚愧啊!
站長——“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吳老,您要堅強啊!
大媽——其他地方怎么樣?(大媽緊握著站長的手不放)
站長——上面已經動大手了,老站長們都進去了。看來,我們也會有一段時間不能見面了。
(吳大媽眼淚涌了出來。站長寬松地微笑著。)
站長——“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我給你留下了我女朋友的電話,她在北航讀研究生。万一您有什么緊急的事需要幫忙,就去找她。她是個好姑娘。
(門外緊急敲門聲,一個女孩推門進來。)
小女孩——吳奶奶,白貓警車來了。
站長走到孩子面前,看著純真的小臉,親切的扶摸著她的頭。
站長——怕嗎?
小女孩——不怕!“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
站長——多加小心!
小女孩點點頭。
吳大媽 ——(神色緊張的樣子)洪海,快送站長走。

[場景三:追捕]

[外景] 北京街道、路口。
白色恐怖:警察,便衣,對講机。

[內景] 出租車內
洪海和站長的出租車被盯梢。洪海讓司机擺脫盯梢,司机為難。
站長——不要難為司机。

[外景] 街道口
几輛警車把小出租圍住。洪海和站長下來,站長給司机車費。警察上來抓人,洪海擋住。
洪海——憑什么抓人?
警察——他牽扯一宗經濟案件。
洪海——出示證件。
警察把紙在洪海眼前晃了一下。圍觀的群眾多了。
站長坦然振作,微笑著看群眾。他仰望著天空。
站長——快變天了!早點回去吧!謝謝你,伸張正義!

[畫面]
站長被警察粗暴地推進警車里。
圍觀的群眾默不敢言,有搖頭的,有嘆息的,有看熱鬧的——
警車揚長而去。
洪海憤怒,坐上出租車。

[場景四:走上天安門]

[內景] 第一輛出租車
洪海——中國信訪辦。
司机——不是煉法輪功的吧?

[鏡頭特寫]
車輪下冒起的青煙
出租車緊急剎車, 洪海被吼出車去。
司机——(大叫)快下!快下!也不瞅什么時候?還專來捅馬蜂窩子?下去!下去!

[內景] 第二輛出租車
洪海——(指揮司机)右拐,左拐。

[外景]
天安門廣場:大敵如林,警車巡邏,便衣警戒。
司机——(平靜)哪儿去?已經繞了一圈了!
洪海——我記著信訪辦在這個地方,怎么找不到牌子。
司机——別是個煉法輪功的吧?
洪海——你看我像煉法輪功的人嗎?
司机——(笑了)太像了,不過你不是。
洪海——嘔?您眼神這么好。听說這陣子北京鬧的挺緊?
司机——(見多不怪的口气)何止北京了,鬧遍全國了。滿天下的人往這廣場走來啊!中國這事,沒人能說清楚的,運動哪次不都是十多年后老百姓才明白里邊的事?你就說這幫煉法輪功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兩重,一個個老頭老太太,跟人家槍杆子里面出政權的人斗。斗吧,還不講究個戰略戰術,斗的那個窩囊!
洪海——窩囊?
司机——看著都讓人憋悶!上訪,上訪,上前門你訪誰去?有話還不找后面說?咱這京城里什么事沒出過?今儿一批,明儿一批。大前門唄,起事都在這儿!啪!君子一手能遮天,黑的能變白了,白的能變黑了。咱北京人心里什么不知道?話說給誰听?毛爺爺那儿躺著呢,說去吧!

[外景] 交叉路口紅燈
車停下了,洪海一躍身起來,把錢往司机手里一塞,開門就下。
司机——(大喊)這不能下車,罰款!——什么人都有,不要命!(無可奈何搖著腦袋)

[外景] 天安門廣場
洪海雙目環視著天安門廣場。法輪功學員被抓。大法橫幅展開。警察制止游人拍照。外國游人惊疑的目光。

[鏡頭特寫]
洪海深沉的雙目

[畫面]
鏡頭慢慢橫掃天安門廣場。警察的雙目在搜尋。突然一個警察發現目標准備沖刺,被另外一個警察拉住。暗中一個便衣在控制局面。

[鏡頭特寫]
洪海雙手“抱輪”。(鏡頭由遠拉近出現背影,慢慢轉向正面特寫。)
游人身上背著照相机,看著他發笑。
洪海奇怪沒有警察上來。
洪海——給我拍照!我給你錢。
游人不敢拍照,譏笑地离開他。

[鏡頭特寫]
便衣警察走近洪海身邊,輕輕把他叫走。

[場景五:便衣警察]

[內景] 一家小餐館
桌上三菜一湯。洪海和便衣警察對面坐著。
便衣——這頓飯我請客!請你听我一言。——實際上,你一下飛机我就盯上你了。我知道你的全部檔案。你是一個有才華,有前途的年輕人,我很不希望你卷到這場事端里,更不希望無辜地毀掉一個科學家。你赶快回去吧!
洪海——政府錯了!
便衣——什么也不要講了,這儿不是你講話的地方。回去吧!

[內景] 首都机場登机口處
便衣警察深沉的雙目目送著洪海。
在离開祖國的大門前,洪海用目光對便衣警察深深一敬。
(鏡頭在兩人默默無語的雙目,慢慢暗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鵲橋,喜鵲架起的橋。傳說七月七日,牛郎織女相會,天上的喜鵲首尾相連,架起了鵲橋。牛郎織女走在鵲橋上,在銀河中相會。當他們雙腳踏在鵲橋上,回首看到從喜鵲身上墜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無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一句道出了相戀的情怀和對慈悲喜鵲的難以忘怀。
  • 紐約繁華的夜景,不同膚色的紐約居民。豪華与簡陋;富貴与貧窮;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雜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劇院。(預示人間舞台)
  • [內景] 洪海的公寓
    洪海回到公寓,留言机里是前妻石芳的聲音。他情緒很低落。他從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倒在沙發上。
  • [外景] 德國与北京
    畫面從德國轉到中國,由透徹清晰進入到灰暗茫茫,形成強烈對比。
    在揚沙的季節,霧蒙蒙中出現中國首都國際机場。
  • 《羅密歐與朱麗葉》是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最有名的戲劇作品之一,幾百年來一直活躍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故事講的是出生在兩大彼此有世仇的貴族之家的羅密歐和朱麗葉,在舞會上一見鍾情。即便在得知彼此的身分後,也選擇為愛情堅守,私定終身,甚至還偷偷在教堂結了婚。此後,羅密歐因殺死了朱麗葉的表哥而被流放,而為了能夠躲避父母強加的婚姻、與羅密歐在一起,朱麗葉選擇服用能造成人昏睡的藥水自殺,造成死亡的假象,但醒來後卻發現羅密歐在自己身旁自盡,於是最終殉情而死。
  • 《小紅帽》的故事,從東方流傳到西方,又從西方唱回東方。從公元前11世紀的古老詩歌一直演繹到19世紀的經典童話,經久不衰而常常翻新。天真可愛的小紅帽成爲孩子心中最受歡迎的清純偶像;而《小紅帽》的歌聲,也家喻戶曉、耳熟能詳。然而,在21世紀的東方,小紅帽揭開了一個驚天祕密,原來,小紅帽本不是小紅帽,而是小黃帽,她的遭遇恰似一場噩夢,令人扼腕長嘆、發人深省。
  • 莫笑我一星螢火 半霎微明 且看他殘夜將盡 如夢方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