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伉儷寄「藥」

作者:鄭重
font print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古時有一才女,出身草藥世家。仲夏之夜,她思念遠離家鄉的丈夫,不禁仰天長嘆:「月圓人不圓,苦矣!」於是提筆寄書,傾吐衷腸。信云:

「檳榔一去,巳過半夏,豈不當歸耶?誰使君子,效寄生纏繞它枝,令故園芍葯花無主矣。妾仰觀天南星,下視忍冬籐,盼不見白芷書,茹不盡黃連苦!古詩云:豆蔻不消心上恨,丁香空結雨中愁。奈何!奈何!」詩中,借詠藥名,抒發了純真的思夫之情。

丈夫見妻子用十二味藥,集成書信,妙趣天成,感嘆不巳。這男子原是女家藥鋪的學徒,平日熟讀過李時珍的《本草綱目》,於是當夜挑燈鋪箋,也回了一封藥名信。書曰:

「紅娘子一別,桂枝香已凋謝矣!幾思菊花茂盛,欲歸紫苑。奈何山路遠,滑石難行,姑待從容耳!卿勿使急性子,罵我曰蒼耳子。明春紅花開時,吾與馬勃、杜仲,結伴返鄉。至時有金銀花相贈也。」

正是:
夫妻相親相愛,
巧以藥名寄懷;
充滿高情雅趣,
千古晶純至愛!

(事見清.褚人獲《堅瓠集》)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薛良興一見白刺史親筆書寫的堂匾乃「極其廣大」四字,以為是讚他家房高屋大,田產無邊,於是滿臉得意,令大放鞭炮,高高掛起。
  • 明朝律學家、歷史學家朱載堉,字伯勤,號句曲山人。他平生對吹牛說大話者深惡痛絕,常謔言諷之,並專門寫作散曲予以刻劃…
  • 梁代詩人王藉,根據自己獨特的藝術感受作了一首〈入若耶溪〉,內有「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之句。
  • 深秋一日,清朝才子袁枚重陽登高,瀏覽岳麓秋色風光之後,下到書院遊玩。書院掌教羅慎齋素聞袁枚輕世傲物,放浪不羈,故不願相見,只派了個弟子,陪其遊覽。
  • 陸龜蒙也是一位寫諷刺詩的高手,現在遭皮日休嘲弄,豈肯罷休?於是,以牙還牙,在「皮」字上,大作文章;
  • 明寧王在南昌權勢烜赫。家養一鶴,為皇帝所賜,寧王頗愛之,專門從府中挑選一僕人服待這隻鶴,不但飲食沐浴,精心飼養,而且還經常陪鶴上街遊逛。
  • 寫畢,要店婆貼於酒廳正壁之上,然後換了支大筆,寫了斗大的《開一天酒店》五個大字,落款「道州何紹基」。
  • 酒至半酣,明太祖興來,舉杯笑道:「自古墨人騷客,皆因雄雞精神抖擻、剽悍壯美而賦詩作畫,寡人今提議,以「金雞啼曉」,為題,各詠詩一首,以助雅興,眾卿意下如何?」
  • 把功名視如草芥的金聖歎,卻遊戲筆墨,佯裝愚才,援筆而書:開東城,西子不來;開南城,西子不來;開北城…
  • 一年除夕,大雪紛飛,老妻見他的學生還未送來柴米,便含怨而嗔:「老夫子啊老夫子,你口口聲聲說自然而然有弟子送柴送米來,怎麼臨近黃昏,至今不見蹤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