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物語小說:落窪物語(3)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人氣: 116
【字號】    
   標籤: tags: , ,

【關於《落窪物語》】

該作品是日本平安朝前期重要物語文學之一,也是探討《源氏物語》世界必參考的重要物語作品之一。全書為中長篇作品,總共分為四卷;作者不詳,作品成立時間也僅能大約推斷為十世紀末。

【書評】

從被虐待到獲得幸福,此為「日本現存最古、最典型、最膾炙人口的一部繼母虐待繼子的古典小說。」可謂東洋版的《灰姑娘》。——本書譯者賴振南

********

大約是八月初一那天,落窪君獨自睡臥在床上,但輾轉反側,無法入眠,不禁嘆道:「母親大人啊!來接我和您一起去吧。女兒好痛苦啊!」

她又獨自吟和歌道:

慈母在天若有應,垂憐小女賜恩情,
返世攜兒共往天,如此方能離憂境。

落窪君雖獨吟抒懷,卻也徒勞。

翌日早晨,阿漕與落窪君談話之間,說道:「我的夫君對我提起這樣一件事,不知小姐意下如何?長此以往,小姐這輩子怎麼過下去啊!」

落窪君不做回答。

正當阿漕困惑之時,因為傳來上面吩咐的叫喊聲:「快給三小姐打梳洗水!」

阿漕只好起身離開了。

落窪君在內心深處想著:「不管今後會怎樣,我知道應該不會有好事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母親已不在世,我是個不幸的人,真希望能一死了之啊!」

落窪君認為,即便出家為尼,想必也離開不了這個家,她一心期盼著有好方法能一死了之。

帶刀來到左大將府邸,少將問:「那件事辦得如何了?」

帶刀答:「我已經照實傳達了,但阿漕說小姐毫無心思。看來事情還真的有得等呢!這等婚姻大事,要是雙親都健在的話,想必很著急,但是那家的老爺對夫人言聽計從,一點都不替落窪君的婚事著想。」

少將接著說:「所以我不是早跟你說過嘛,你就引導我進去她的房間吧。說實在的,要做他們家的女婿,我還覺得百般不願又沒面子。不過,如果我看了這姑娘還覺得姿色美麗,就將她迎接到我家來。如果不合我的意,就以『外界誹聞謠傳甚囂』來搪塞,之後不去不就沒事了。」

帶刀回應道:「看來還是等公子您在那事上下定決心後,我再幫您轉達吧!」

少將說道:「應該要先看到人才能做決定吧。沒確認清楚,要我如何決定呢?總之你給我好好辦事,我是不會輕易隨便置之不理的。」

帶刀馬上回答道:「『輕易隨便』,真是靠不住的言論啊!」

少將也笑道:「剛才我本來想說『長久難忘』,一時口誤,說錯了呀!」

少將一邊笑著一邊取出一封信說:「將此信轉交給那位小姐。」

帶刀不太情願地接下少將交付的信。

帶刀回去後便對阿漕說:「這是給小姐的書信。」並將信交給她。

阿漕說:「唉呀!真傷腦筋。你這到底要幹什麼呢?這等無聊的事,還是不要告訴她吧。」

帶刀接著說:「不,還是請小姐寫封回信比較好,這對她絕對不會有壞處的。」

於是阿漕便接過信前去落窪君房間。阿漕向小姐報告說:「這是之前向您提過的那位公子寫給您的信。」

落窪君說道:「這是怎麼一回事?要是被夫人知道了,應該不會被允許的。」

「反正夫人從來就沒說過好話,您就不用太顧慮夫人的想法。」阿漕雖然這麼說,但落窪君已不做任何回答。

於是阿漕點起燭燈,看起信來,信上只寫了這首和歌:

僅聞芳名存世間,戀眷早生心裡面,
素昧蒙面至今日,愛戀悶煩心難掩。

「寫得真是一手好字啊!」阿漕雖自言自語稱讚著,但落窪君的樣子似乎一點興趣都沒有,於是阿漕便將信捲好,放入梳妝箱後便離去了。

帶刀見阿漕回來,就問:「如何啊?小姐看過信了嗎?」

「沒有,小姐看也沒看,更不用說寫回信了。所以我只能擱下信就離開了。」阿漕說。

帶刀聽了之後嘆道:「唉呀!真是的。明明會比她現在的處境來得好,而且,對我們來說也比較有利。」

阿漕說:「總之,如果少將的心意值得信賴的話,我家小姐哪有不回信的道理呢!」

隔天早晨,落窪君的父親中納言於前往茅房途中,順道往落窪君的房中窺探了一下,看她身穿的服裝相當簡陋,然而她長髮垂肩的秀美容姿,令中納言心生憐憫之意,於是對她說:「我只專注於仍須照顧的其他孩子,而無暇注意到妳的現況。如果妳自己有什麼好的打算,就依照妳的意思去做吧。妳這個樣子實在令人於心不忍啊!」

聽完父親這番話,落窪君因為難為情,連問候也說不出口。

中納言回房後,就對夫人說:「我剛到落窪那兒探了一下,看她似乎很窘困。身上只穿著白色的秋服。其他女兒不是有穿舊了的衣服,給她幾件吧。夜裡不是還滿寒冷的嘛。」

夫人答:「我經常拿衣服給她穿,難不成都被她扔掉了?她一向都穿不久就不穿了。」

聽夫人這麼一說,中納言接著說:「唉!真是傷腦筋啊!大概是因為她娘早逝,心性變古怪了吧。」

夫人來到落窪君的地方,命她為自己的女婿藏人少將縫製正式的外褲裙,說道:「這件外褲裙千萬要縫得比以前仔細才好,縫得好的話,就獎賞妳一些衣服吧。」

落窪君聽了夫人這番話,感到欣喜萬分。

由於落窪君迅速且精美地將衣物縫製好了,夫人內心感到十分滿意,便將自己穿過的老舊綾羅棉襖送給落窪君穿。適逢季節交替冷風日愈增強,落窪君原本擔心日後寒冷日子怎麼過,為此她感到些許高興,會這麼想或許是因為她的心性過於卑屈的緣故吧!

這位女婿藏人少將個性耿直,好惡分明有什麼就說什麼,壞事會痛批,好事不吝讚賞。他看到這件外褲裙,便讚美道:「這件衣服縫製得相當出色,手藝真巧緻。」

侍女們把這話如實地告訴了夫人,夫人忙說:「安靜點!這些話可不能給落窪聽見,不然她會得意忘形。像她那種人,讓她低聲下氣一點比較好。這也是為她著想,才能受人重視和疼愛。」

同情落窪君的侍女們私下說:「夫人說得實在太過分了,明明是這麼惹人憐的小姐。」◇(節錄完)

——節錄自《落窪物語》/ 聯經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為什麼全國都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殺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門才會自焚?為什麼2001年前沒有自殺自焚,2001年後也沒有自殺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 江澤民豈肯罷手,不謀殺胡錦濤,似乎他睡不著覺,成了心病。
  • 在中共黨魁江澤民訪問冰島之際,中使館花錢僱了很多華人前去歡迎。安卿已定居國外多年,對中使館的作秀,早已諳熟。他帶著妹妹去開開眼,順便去撐他的鐵友——劍龍先生。
  • 夜深人靜時,劍龍先生看著滿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現,漸入佳境。心中感歎到:這顆閃亮的星星,原來是為了讓每個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閃爍著。這星星意味著甚麼呢?或許,就是愛和責任吧。
  • 他們兩人互相微笑著看著對方,這時的客廳大門被打開了,銀和太陽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了七海,嚇得叫了出來,用韓文問小龍:「她怎麼在這?」「她怎麼能在這?」「你在幹嘛?被安順姐知道她怎麼跟公司說?」
  • 共產黨的毀滅早在其出現時就註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無產流氓造反起家,後經馬克思蠱惑:「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無產階級要以暴力革命砸碎舊世界⋯⋯」巴黎公社砸毀了巴黎街頭無比燦爛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後來,列寧、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殺了蘇聯大批異己分子或所謂的敵人。
  • 習進平正式上位後,為了身家安全和集權,也為了在思想和精神上凝聚拉攏人心,提出了恢復中華傳統文化、實現中國夢、依法治國等口號。為實現這些口號,他立即改革中央的部門機構,成立了四個領導小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分別由習進平自己擔任組長。
  • 再說,過了一週還問不出什麼話來,習找調查組組長問話。組長說:「幾天前,武警總司令王建平去探視譚紅,不久譚紅就死了。」習進平呆呆了一陣,吐出四個字:「殺人滅口!」
  • 從被虐待到獲得幸福,此為「日本現存最古、最典型、最膾炙人口的一部繼母虐待繼子的古典小說。」可謂東洋版的《灰姑娘》。
  • 伊奈忠次,天文十九年(一五五○年)生於三河國幡豆郡小島城。在他十四歲那一年,一向宗的門徒煽動民變,他的父親伊奈忠家是家康的臣子,本來應該率先趕往家康身旁,幫忙平定叛亂才對,結果忠家卻待在小島城靜觀其變。叛亂平定後,忠家的行徑令家康大為光火。
評論